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4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4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以来一直都存在的一道冰寒弧线!

端头在间极诡的手,而那尽头,——却正是鸠萝的后脑勺!

第十四章 笑到最后

 眼看鸠萝已要中刀,可老姑妈却呀地一声怪叫,猝然挺胸仰首,仿佛是生怕这月轮扎不中自己的脑袋一样,把头往刀尖上撞去。

间极诡瞳孔急遽收缩!

这个动作与戟烈在神庙中躲避月轮的方法一模一样!

这老太婆,尽管疯癫,却果真是极具才华的。

只看了戟烈那一次,就领悟了这月轮飞旋切割的轨道走向。

那刀尖从她鼻子前面几乎是擦着她的皮肤旋了过去。随即却就转向了叶莉茜。

刀劲激舞间,时光在那一格停止!

叶莉茜的四肢百骸无一例外地麻木僵硬,失去知觉。

那力量逼得她几乎要停止呼吸!

也许这次是真的要断了呼吸!

鸠萝见状不由大喜,心想你误伤自己的同伴,这倒比我出手效果却是更好!

可这个想法只来得及在她脑中闪了一下,那月轮的刀环已经错过了叶莉茜苗条的腰肢,在她身周转了一圈,兜转回向间极诡手中去。

间极诡玩这双大小月轮已经玩得炉火纯青,怎会不把这轨道算得清清楚楚,这次老姑妈可算是失策了。

但是间极诡同样有失策的时候。

他的元息劲力实在太强,乃至于当月轮圆刀接近叶莉茜的时候,叶莉茜完全被逼得失去了符术控制力。

另一边裹着鬼袭的空气漩涡因此消退散开。

鬼袭的身体恢复了大半,一经解禁,即刻从里面窜了出来。

而他的第一个目标,竟然也是——

叶莉茜!

间极诡鬼火一般的眸里绽出一种能将人焚伤的颜色来,嘴角怒不可遏地抽动了一下:“卑鄙!”紧接着横身跨步,已抢在鬼袭头里,向叶莉茜的位置冲去。

可是鸠萝已经离得叶莉茜太近了。而且女符师的飓风刃对于鸠萝的厚皮糙肉来说就好像是被鸡爪子挠了两下似的——

疼管疼,却不至于伤命。

她甚至都没用天图腾,只一拳就捣破了风符术的旋风防御,势头不减,改拳为抓,枯树般的大手探到身前,一把就捏住了叶莉茜的肩膀。

叶莉茜只觉得那手指一根根如同精铁枝条一样,捏在肩膀上彻骨疼痛!老太婆笑得像一头地狱里钻出来的夜枭,脸上的伤疮恶毒地抖动着,把叶莉茜骇得喊都喊不出来。

间极诡只比鸠萝慢了半分,这时已经到了对方身后,月轮一划,刀尖即刻逼到老太婆咽喉。

而大月轮早已被他轻轻反撩,再次飞旋出去,竟也迎面扑向鬼袭。

这个间极诡,虽然少了一条手臂,可是单手舞双刀,居然没比双手时生疏了分毫,一前一后分击两人,反而好像玩得比刚才愈发顺手了。

可是鸠萝已经抓住了叶莉茜……

她反手就把叶莉茜往间极诡的月轮上狠狠地砸了过去。

间极诡吓得骇然变色,赶紧缩腕收招,向后急拉月轮。

他应变已是急速,可是仍旧在叶莉茜雪白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极小的伤口。

一切发生得太快,叶莉茜能力又相对弱小,根本来不及惊叫,只见得眼前一花,身体腾云驾雾般挪了方位,脸上就火辣辣地疼,也只大约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是鸠萝,拿了自己去挡间极诡的刀!

她连眼都来不及眨一下,定睛看时,间极诡脸上的神情仿佛是一刀裁中了一朵心爱的花。

那心疼又懊悔的模样。

然后是惊怒。

那锯齿般的两排小牙竟颤抖着挤出几个字来道:“小茜……你没事吧?”

叶莉茜也是呆了呆。

这是间极诡第一次这样唤她的名字。

两人双双一怔。

这一怔虽是电光火石,却已太久太长。

来不及回过神,间极诡只觉得背心一痛,竟已中了一刀!

从后肋下一直捅到了前心出来,弯弯的,深深的!

既刺穿了左心,又割破了右心!

逼近了的鬼袭不知从哪里又捏出一把弯刀来,切入了他的身体,在他脑后桀桀阴笑道:“这次,你还能活下来么?”

间极诡鬼眸闪动,却已一个字也挤不出口。

身体里的血液在拼命地顺着破开的口子往外流。夹带着间极诡如海深厚的元息劲力,源源不断地向鬼袭的身体里奔腾而去。

鸠萝见鬼袭得手,即刻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天之刀手起刀落,又砍断了间极诡的左手,这一下,间极诡双手尽废,终于是再也没有还击的余地了。

老太婆不禁大为得意,连忙向间极诡戏谑地挤挤眼睛道:“没想到啊,间极诡,你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人族女子,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

她本来痛恨间极诡,这时见大局渐定,那本性里淘气的性情又放了出来,恨不能好好戏弄这个把自己的脸弄成这个模样的罪魁祸首一番。于是便抖了抖肥硕的胸脯,阴阳怪气地道:“你这品位,真是比戟烈那小子更差劲……”

话说了一半,忽然见鬼袭面上涨得通红,知道他在用吸血术吸取间极诡的精血,猛地想起一件事来,急喝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道:“鬼袭,他的血不能喝!”

鬼袭正吸得开心,哪肯放手,嘴里只是道:“为什么,这家伙可是我修习血魔法以来最好的猎物了啊,哈哈哈。”

鸠萝大急,她本与鬼袭并不算很和睦,但鬼袭知道她厉害,也不愿意跟她弄得很僵,因此向来油嘴滑舌,哄得老姑妈倒也开心,否则这次他派个小卒子去通知鸠萝,怎会那么快就到了。

“他血里有毒!”

这一句话刚说完,间极诡猛地用最后的力气,暴喝一声,竟将胸腔内鬼袭紧握着的那把刀,生生崩断,脚尖一点,趁着鸠萝迎上前来警示鬼袭的时候扑了上去,对准鸠萝那高耸的胸脯就是一口!

鸠萝的惨嚎惊天动地!

她手掌一翻,天之光随即爆开一声宏天巨震,顿时把间极诡震飞向半空中去。

却还带着她的半个乳房,在间极诡的嘴里。

鸠萝杀猪般地嚎叫着,痛得在地上打滚。再也顾不上抓紧叶莉茜,任那女风符师惊呆了站在边上。

鬼袭可算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他算计了炼苍穹,算计了柯古伦,算计到了叶莉茜有帮手,也算计到了他们有意要将自己引到铁头崖来单打独斗。

却偏偏忘了算计那几具被剧毒蚀成了脓血的尸体!

待到鸠萝姑妈一身提醒,他才醒悟过来,身体里却已至少吸取了三分之二间极诡的血。

毒血!

只沾上一滴,就足够毒死两头龙顶犀,三只厉豹的剧毒之血!

如果是克克鲁斯,这时还有办法通过控制自身血液,为自己排毒治疗。

可是他毕竟是个控血术的初学者,哪有血魔王那么神乎其技的能力。

鬼袭现在只恨自己不会死。

因为剧毒一旦开始发作,就在转眼之间蚀烂了他的心肾脾肝肺,然后是骨髓和大脑。

可由于猛犸魔晶的灵力,被破坏了的身体又会立刻开始复原。

于是这种比死还痛苦一千万倍的折磨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身上循环。

鬼袭这时看到鸠萝姑妈在惨叫了片刻之后,那间极诡唾液中的毒素已经渗入她身体里,五脏六腑一旦被侵蚀,叫声就一点点微弱下去。这对他来说竟已感觉到羡慕不已。

原来死亡会是那么令他向往的一件事。

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

鬼袭声嘶力竭地惨叫着,扯破了声带,再任由它复原。

他没想到叔叔对他的宠爱和期望,会变成自己最后受到的永远的折磨。

就像他叔叔也没想到对他的溺爱会造成这个卑鄙小人最后的卖主求荣一样。

叶莉茜看着这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在铁头崖上一阵折腾,吓得脚都软了。

一直到鸠萝断了气,她才逐渐恢复了镇定。

鬼袭还在不断地复原和腐烂,这种折磨让这家伙根本没有余力再去注意到她。只顾得蜷在地上,拼命痛苦地痉挛。

叶莉茜冷静下来,赶紧站起身,向间极诡刚才被天之光炸飞的方向飞去。

奄奄一息的间极诡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看得出,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叶莉茜赶紧俯下身,将间极诡扶起来,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手肘内侧,身体放在自己的腿上。

“大人,您怎样了?我给您喂点药。”她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包药来,想给间极诡服下。

间极诡艰难地伸出断掌,推开了她的手。

“我……心脉俱断,失血又过多,肯定,肯定……不行了。”他笑了笑,唇角却不断流出血来。

他笑起来的样子仿佛一个恶魔在全力地作出一次啮咬。

可是叶莉茜觉得似乎与以往有些什么不同。

事实上,这是间极诡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的笑。

叶莉茜心里一动,刚才那一声“小茜”,还有那一声轻唤之后的错愕。

若不是那错愕,那间极诡一定不会中了鬼袭这一刀。

她心里不禁十分内疚,忍不住落下泪来了道:“大人,都是我不好,我连累您了。”

“嘿嘿……”间极诡只是笑笑,然而神色欣慰,却又吐了两口血道,“不,即便刚才没失了神,他们两人联手,咳咳……我也总是要死的。可是如果真没有失神,我,我就是死了……也,也不……开心。”

“大人,您……”叶莉茜心头微震,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要……叫我大,大人,”间极诡那一大一小的鬼眼里竟露出几分欢喜,“小茜,我很高兴,因为你,让我……知道了,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是什么感觉。我……不后悔……为你……死!”

他声音越来越轻,一直到听不见。

只是他生命的这第一次微笑,便笑到了最后。

第十五章 埋伏

 本来克克鲁斯便是完全不相信东藏王故意传出来的那个空间之匙在烙谷的消息,仅仅是将计就计,让敌人误以为自己已将此事信以为真,好看看对方之后究竟是打什么主意。

另外,顺便带着最近情况一直非常不稳定的丛林十二到处走走,散散心,好让她恢复得快些,便顺着禁锢山脚下的海岸线一路往南边走。

从禁锢山到逆钢堡,踱过了醺月湾,前面就是离人半岛,登上了宁静高地,就能看见前面的烙谷了。

猩红斑驳的大地表面,时不时地漂浮过几丝酸涩的空气,依稀还能感觉到数月前那场恶战的惨烈。

克克鲁斯有意绕远了,只让丛林十二和自己在临海的浅滩上漫步。

前天到今晨,丛林十二又昏迷了整整三十多个小时,于是一见她醒过来,克克鲁斯便带她到海边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发觉最近丛林十二从前那些歹毒,冷酷,风骚,贪婪的性子愈发收敛了,更多表现出来的,都是些温柔妩媚的小女人性情。

这是自然的,那些人格都忙着打仗呢。

以血魔王的修为,自然感觉到丛林十二体内的异样争斗。他也出手帮助过丛林十二很多次,可是那股精神波动实在太强,就连他也觉得难以战胜。

他不明就里,怎么也搞不明白,一个在神庙中侥幸存活的低级蛮骨族人,怎会有如此坚忍不拔的精神力量。

不过眼看着丛林十二愈发可爱,克克鲁斯隐隐约约也开始觉得,或许这不是件坏事。

以前风骚入骨的碧发美女,现在则愈发的小鸟依人起来。

看着她一步一跳地走在沙滩上,光着脚去踢踏着雪白的浪花,那银铃般的笑声如柳丝般轻轻漾开来,只把血魔王铁石般的心肠融得越来越柔。

丛林十二这时欢喜得花枝乱坠的样子,只让克克鲁斯禁不住悸动得只想将她紧紧捧到手心里去,好好疼爱。

克克鲁斯这么想着,竟然觉得很幸福。

但他却又总觉得这感觉如流水一般潺潺,一捧起来就会流散了似的,让他不敢轻易去拈动。

以自己以往那样总是不择手段地去得到一个女人的感情和身体,会是不是太阴狠,太卑劣了?

我可不能把这些招都用到她身上。

嗯,不能!

那样一定会伤了她。

会触痛了她。

会让她不开心。

她若不开心了,自己也就不快乐了。

克克鲁斯静静地站在一旁,微笑着看丛林十二蹲在沙滩上捡了好多贝壳,然后用自己碧绿的长发编串起来,跳跳蹦蹦地走到克克鲁斯面前,帮他戴在脖子上,道:“给,送你的。”

血魔王觉得有些好笑,柔声道:“送给我?”

“嗯啊,”丛林十二眼波流转,嘴唇一嘟道,“怎么了,不喜欢吗?不好看?”

克克鲁斯赶紧摇头道:“没有啊,挺好看的。”

他摸了摸那小巧的贝壳道,“我很喜欢。”

贝壳锐利的边角让克克鲁斯感觉到一丝心惊,他灵机一动,让那贝壳将自己的手滑破了。

鲜血汨汨流出,染红了一整串项链。

丛林十二吓了一跳,急切地道:“你怎么了?伤着了?哎呀,怎么流那么多血啊!”

她着急地将他的手指放在唇间吮着,忽地想起来了道:“不对,你怎会被这小贝壳弄伤的?”

一块石头撞在血魔王的身上,多半也会被象蜻蜓撼石柱,螳臂当车一样撞得粉碎,亚神级强者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