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5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5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克克鲁斯,怎会被一片贝壳弄伤呢?

她顿时生了气道:“你又哄我?你总是喜欢使坏!”

克克鲁斯坏笑道:“你又不是才知道,又何必着急呢?”

丛林十二即刻羞红了脸,狠狠地踹了克克鲁斯一脚道:“哼,不理你了。”说完,便向小鸟般向远处飞也似地滑了出去。

激起了海边一连串珍珠飞溅般的浪花。

要不是及时接到了旷古壁垒的符法传书,克克鲁斯恨不能永远留在这美丽的天涯海角,做一对神仙眷侣,再也不会到那战火纷飞的沙场去。

实际上,血魔王并不知道,这一份符法传书,本来已经遭到了鬼袭的怀疑而被截下了。但这批情报兵却不料撞上了间极诡,间极诡倒也根本闹不清楚这两军对阵间的尔虞我诈,只纯粹因为觉得鬼袭截下不让发的东西一定有问题,便要反其道而行之。就逼着那几个小卒发了出去。

这也叫做是天助东藏王计谋成功,如果是换了涅迦大陆的任何一个人截下了这传书来看,都绝不敢那么大胆地去把这书中的内容去发给克克鲁斯。

毕竟这一份情报看起来完全是鬼袭靠自己手下的谍报人员获取的东源大藏的机密。

除非是了解内情,否则任何一个稍微有些理智或说有些责任感的蛮骨族战士,都不可能那么果敢地判断出这情报的真伪。

即便是戟烈,只怕也难以做到。

间极诡之所以敢,竟然只是因为他连看都没有去看这份传书中的内容。

因为他不认字……

于是,克克鲁斯在接到这个误以为是鬼袭传来的涅迦方面的确切消息之后,便认定了空间之匙一定在魔骨潭,便毫不犹豫地带着丛林十二,赶了过去。

对于迷途之海来说,克克鲁斯所乘坐的这一叶小舟,就好像是一片羽毛般轻若无物。

只是眼下对于克克鲁斯来说,丛林十二的安然无恙,则比什么都重要。不然,以他的修为,不用任何工具,也可以直接渡过海去。

但是丛林十二的状况太不稳定了,做这样的横渡,让血魔王实在不放心。于是就随便找了条小渔船,以自身能力驱动,飘过去。

当克克鲁斯搂着沉沉睡去的丛林十二坐在小舟里的时候,任凭风高浪急,肆意飘摇,他却丝毫没有半点不安稳的感觉。

他觉得很奇怪,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甚至可以说,他几乎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过。

很快就要到艾雅陆域了,眼见前面的艾雅基雪山在海平线上露出银色的山峰时,克克鲁斯本来安安静静的心陡然一沉。

他忽然发现,那些刀光剑影的场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自己好远好远了。

怀里的丛林十二忽然嘤咛一声,有些不太清晰的嘟囔了一句:“哎呀,再……乱杀……,刮鼻子……”

然后翻了个身,又沉沉地睡着去了。

克克鲁斯觉得心里仿佛是狠狠挨了一锤般地,闷得半晌透不过气来。

当小船到达了艾雅陆域的时候,天色已很暗了,银色的月亮已经越过了西边那段悬崖的顶部。

克克鲁斯心里知道在那寸草不生的魔骨潭深处,一定有着难以预料的危险在等着他。但是他不知道,那不仅仅是来自这个世界的防御者。

还有一个来自另一个界位的恶魔。

至于戟烈,他虽然知道东藏王的目的,可是他也不能肯定,那个恶魔,究竟会不会来。

此刻,戟烈正和符羽烟,碧火寒几个人趴在草丛当中享受月光的沐浴。

“烈哥,尊上,究竟要我们在这里做什么?”碧火寒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句话,说实在的他已经憋了很久了。

戟烈叹了口气道:“事实上,东藏王的意思是引克克鲁斯到这里来和我们一起联手,杀了魔奥丁。”

“那为什么要在这里呢?”符羽烟不解地道。

“魔骨潭是个杀人的好地方。”戟烈笑了笑答道,“仅此而已。”

符羽烟银眸闪动,那里面掠过一丝疑惑,却也不再多问。

“是这样,一来尊上恐怕波及无辜,这里可是杳无人烟的,二来魔骨潭的毒性极强,没准能帮上我们的忙,。”戟烈指了指上回跳下去的位置道,“那个地方,你们可记住我刚说过的话了么?”

两人齐齐点头。

碧火寒问道:“你刚才还说过,那机会只有在太阳升起和落下的时候才会有对吗?”

戟烈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道:“稍纵即逝。”

符羽烟看着那恬静的月光,轻轻地道:“我在想,我们要如何才能让那克克鲁斯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呢?”

戟烈想了想道:“空间之匙。”

碧火寒和符羽烟一起用疑惑的目光瞪着他,明显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克克鲁斯狡猾异常,如果明确跟他说我们要借助他的力量,合力一起杀魔奥丁,他必然会多心。也许不但不会帮助我们,没准还会横生是非。这个计划如此凶险,我们可容不得半点闪失的。”

符羽烟连连点头道:“因此尊上就利用他们两方都对空间之匙早有觊觎这一关键,安排下这计划,将他们引至一处,让他们不得不打成一团。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好趁虚而入了,是这样吗?”

戟烈赞许地点点头,刚想表示同意,忽地眉头一蹙,道:“不对,有人来,快先躲起来。”

说完他一个翻身,就将粗壮的身躯避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碧火寒挑了一下眉毛,赶紧也跟了进来。

隐匿对于树神族长古氏的符羽烟来说,真是太易如反掌了,戟烈话音未落,那窈窕身形便已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小心翼翼地向山谷内移动了进来。

同时还伴随着一连串呼哧呼哧的声音。

这动静好生熟悉。

戟烈脑袋里面嗡地一声响,禁不住喃喃道:“该死,难道是……”

话没说完,边上的碧火寒已经拼命地挤起了眉头道:“哎?这个声音怎么有点像老乌?”

两人忍不住便把脑袋伸了出去。

第十六章 人生如梦

 果然,只见婕儿趴在老乌宽阔的背上把一截粉颈伸得长长地东张西望。

“你说他们人呢?老乌……”她忽地想起了什么,一拍老乌脑袋,欣喜地道,“我知道了,他们一定还没来呢。快快快,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先!”

老乌不屑地撇撇嘴,呼噜呼噜地哼哼着,意思是说他们没准已经躲起来了,就凭你能发现得了嘛。

戟烈气得差点晕过去。

婕儿性子执拗,淘气不听话也就罢了,这次居然老乌也有那么大胆子,竟敢带着婕儿到这里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正要跳出来,忽然见着老乌肥硕的屁股后面黑影一晃,居然还有一个。

原来是萨雷摩的那头金毛狻。

戟烈再也按捺不住,和碧火寒一起从岩石后现出了身形,一下子冲到婕儿的面前,把这几个擅自行动的家伙吓了好大一跳。

“你为什么不听话?!硬要闯到魔骨潭来?!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有生命危险的吗?!”

戟烈这回真是气急了,连珠炮地一连串喝问,把婕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小丫头大眼睛扑扑地闪动了几下,紧接着便小唇一瘪,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戟烈七窍生烟,却也真是拿这小丫头实在没办法,哼了一声,不再去看她,只转过头去狠狠地瞪着老乌。

没有老乌的帮助,以婕儿这时的修为,是绝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到达魔骨潭来的。

老乌见老大发了火,也知道这次的计划事关重大,自己贸然带着婕儿前来,确实凶险非常,弄得不好,不仅仅自己丢了性命,更有可能会使得计划失败。

这头猪也是流氓做久了,虽然不敢跟老大顶撞,但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这种把戏还是很熟悉,赶紧一本正经地把面孔扭向其他方向,满目严肃,东张西望,一副忠肝义胆帮老大望风的样子。

他背后的金毛狻最近跟老乌混久了,知道老乌有几斤份量。见老乌看到戟烈也竟有几分怯意,自是也不敢捋戟烈虎须,连忙缩在老乌的大屁股后面,连头也不抬。

戟烈额上青筋暴绽,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东藏王曾经在手谕中向戟烈再三提及,象魔奥丁这样的对手,只可一击而中!若错过这一次,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好机会。以魔奥丁的智慧,也是决计再也不可能上当了。

因此成败在此一举,若一旦有所差池,整个涅迦大陆的和平灰飞烟灭,世界沦陷,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他看了看那金毛狻,又转过头来恨恨地向老乌讥道:“这位……是你新收的小弟啊?”

老乌不知所谓地呼哧呼哧了两声,向南面的山岗上仔细观望片刻,又用猪蹄子搭起了凉蓬,朝北面更仔细地望去。

“少来这一套,”戟烈怒不可遏地道,“我现在不需要你在这儿给我刺探军情!赶紧给我回去!”

婕儿见戟烈暴跳如雷,心中竟是一阵委屈,这些时日以来心里一直憋着的情绪再也忍不住,当下干脆放声大嚎起来哭道:“你你你就是会欺负我!”

戟烈喝道:“我哪里欺负你了?我喊你在格隆半岛等我,谁让你过来的?!”

婕儿自小生得牙尖嘴利,立即反驳道:“别拿着羽毛当令箭,你说你说,若是孔雀,你会要死要活地不让她跟着你吗?就算你不让她跟着她也跟着来了,你也绝不会像吼我一样吼她!”

这一句话顿时重重地给了戟烈一记当头棒喝,一时之间只顾得愣愣地瞪着婕儿,居然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若戟烈的反应是立即破口大骂婕儿一通,那多半还好,可像现在这种不知所措的反应,更让婕儿的情绪宣泄达到了一个极点。

因为这更说明了戟烈对孔雀,确实是用情至深的,是自己怎样也比不过的。

婕儿把一切危险啦,命令啦统统一古脑儿抛在了九霄外,转眼哭得梨花带雨,痛不欲生。

“你就是欺负我!我一直都对你那么好!可是你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你一直都对我那么不屑一顾的。你只把我当成是小孩子!”

“你就是个小孩子!”戟烈气不过,狠狠地甩了一句过去。

符羽烟和碧火寒见两人这一回吵得真是好凶,连忙过来劝解。

“算啦算啦,”符羽烟过来搂住了婕儿的肩膀,柔声劝道,“烈哥还不是怕你出事嘛。你又何必故意惹他生气啦。”

“烟姐……呜呜呜……”婕儿好像找到了大靠山,一下将脑袋埋到了符羽烟胸脯里抽泣个不停。

碧火寒也拍了拍戟烈的手道:“烈哥,你跟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生气的,待会儿让老乌带着她躲远些,不就行了嘛。”

本来这两人正也找个台阶下,就等边上的人劝劝,也就没事了。可偏巧碧火寒用词不当,用了“小丫头”这个婕儿最反感的字眼,立即象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般跳起来急叱道:“你才小呢!你你你你,你才多大啊!”

戟烈见她如此嚣张,还不知错,甚至还要迁怒他人,也是一股火直冲脑门,当下再不跟她多言,向老乌一摆手,喝令道:“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把这么个疯丫头带到这里来做什么?!滚滚滚,快滚!”

老乌尚未答言,婕儿已经彻底气疯了道:“滚就滚,你嫌我烦是吧?好好好,你这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说完一个转身,身形骤闪,两三个纵跃,竟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婕儿这一走,众人皆呆在了当场,半晌说不出话来。

符羽烟反应最快,一跺脚,向戟烈道:“你呀你,怎么还不去追?”

戟烈嗤之以鼻,冷冷地道:“不追了。总是使小性子,真是惯坏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去为这么个小孩子浪费时间不成?”

“话可不能这么说,”符羽烟毕竟是女子,心思细腻,担心地道,“万一她正好撞上了克克鲁斯或者魔奥丁怎么办?不仅小姑娘要有性命之忧,只怕还会对我们的计划有损。”

碧火寒跳上前一拍老乌道:“老乌,要不你就在走一趟,快些带婕儿回来?”

老乌这时也知道自己待着碍眼,赶紧点点头,呼哧呼哧地答应,扭转屁股就要走。

“等等。”戟烈忽地喝止他,眉目一黯,竟似已经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声,沉声道,“你和金毛狻分头去,找到了她就赶紧带她往天梯坠方向走,离得越远越好。”

两只灵兽点头答应,即刻转身,奔向山谷口的黑暗中去。

一场莫名其妙的风波过后,原本萧杀的气氛竟似仿佛柔和了少许,这一片死寂的山谷之中,很快又只剩下了戟烈,符羽烟和碧火寒三人。

碧火寒抬头看了看天,那月色饱满丰韵。他银眉微轩,碧蓝色的凝断剑芒在整条右臂上如一抹烟般氤氲流动。

“东藏王他们什么时候到?”他忽地转首问戟烈。

“快了吧,估计总在天明之前,必定要来了。”

“那克克鲁斯呢?”符羽烟又问。

“我们的探子一天前报信说看见他们自东源大藏乘船渡海过来,估摸着这时也该登陆了。”戟烈想了想,橘眸愈发凶亮,沉声道,“我们暂时先埋伏起来,以逸待劳。不等魔奥丁出现,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两人当即点头答应。

毫无疑问,在这几人的一生中,这一次黎明的到来一定是最为难熬的了。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