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6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6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山谷里的轻轻地吹着,小心地在魔骨湖乌黑发亮的水面上漾开阵阵的涟漪。

戟烈不由自主地望向那一次被迪波拉的罪赎劈开的山体裂缝,那山腹之中显而易见的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洞穴,那便是当初与婕儿一起逃生的地方。

这数月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时光如梭,往事幕幕仿佛白驹过隙,转眼即逝。从争夺玄离镜,到旷古壁垒与孔雀的初见,天梯坠与婕儿的邂逅,然后同往暴月天堂杀敌,打败戒古拉,闯入神庙,晋升亚神级,一直到封魔狱和孔雀重逢,再到现在。

一切就好像是黄粱一梦。

眨眼之间,一睁一闭,人生本不过大梦一场。

只是梦醒时分,有谁真正知道,一辈子苦苦追求,究竟是为了什么目标。

力量,情感,权势,美女,金钱……

究竟什么才是我真正要想要的?

戟烈心头一片惆怅,自从封魔狱的闭关修行之后,孔雀身上那种奇异的妖劲已被他完全融入了身体里,实力再度成倍增长,此时的他已远远超过了在暴月天堂时的戒古拉。

再加上重生的神斧“离神”,若此刻再与克克鲁斯对阵,他绝对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拿下。

但是虽然本身实力愈发超凡脱俗,却眼见曾与自己共患难的战友和同生死的爱人一个个失去在自己的面前而无法有任何作为,真是让戟烈心如刀绞。

他开始再次怀疑起自己,一直不懈地追求着让自身不断地再强大些,更强大些,是否真正有价值呢?

孔雀不知下落,婕儿也负气失踪,若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没办法保护,戟烈不禁对自己极为恼恨:我要这一身蛮力,又有什么用?!

只见天上的星星也在一起微弱的闪烁,戟烈无可奈何地悄悄在心里叹了口气。作为一个军人,他此刻不能想得太多了,如果不一鼓作气除去魔奥丁,整个涅迦大陆,或许就会毁在自己这时多余的踌躇之中。

恍惚间,风势极细微地一变,空气中隐约传来一丝基本无法用任何知觉能探索到的诡异。

第十七章 联敌

 戟烈感觉自己猛地嗅到了一股刺鼻的腥味。

好重的血腥气!

那气味并非是用鼻子闻到的,而是直接从心头里透渗出来的一种知觉。

戟烈皱了皱眉头,伸手轻轻捏了下边上闭目养神的碧火寒,碧火寒会意,轻声问道:“烈哥,是谁先到了?”

“克克鲁斯。”戟烈沉声道。

“别出声,把元息之力全部关闭,没有我的指示千万不要有任何举动!”他虽然已经超出符羽烟不少级数,但是若不凝神知觉,还是很难发觉符羽烟的存在,但此时靠得极近,他基本也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转首出声示警。

空气中传来轻柔的应声,戟烈依然无法感觉出她准确的位置。

不过这样一来他也很放心,这时他的能力已经超出了血魔王克克鲁斯,如果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符羽烟的存在,那么克克鲁斯就更不可能了。

谷口处腥风大作,一个背后扑腾着一双肉翼的修长身躯如同一只巨大的吸血蝙蝠,悄无声息地飘进了谷来。

克克鲁斯竟然已经变身,显然是提防着会遭到什么埋伏,那恶魔般的身形似幻似真,轻轻在谷内脚不沾地地兜了一圈,显然是在看看附近有什么埋伏。

这家伙果然狡猾多疑,幸亏戟烈等人早有防备,找了个极为稳妥的藏匿之处,由戟烈设置了能量封锁,没露出半点能量波动。竟未被他发现。

血魔王没有察觉什么破绽,便放下了心来,身形略缓,返至山谷中心,落在魔骨潭边。

他低头去望着墨玉般的潭水。

这一整潭水都散发这一种诡谲的灵气。

克克鲁斯虽然不是涅迦大陆的人,但潜伏在涅迦多日,也听说了这个魔骨潭的奇异之处。

难道说……那空间之匙,便在这魔骨潭的下面?

他眉宇间掠过一丝异色,俯下身去,竟将一只手缓缓地伸向那腐骨蚀肉的黑色潭水中去。

戟烈等人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条极隐蔽的岩石裂隙中向他注目而视,只见血魔王轻轻地将手伸进了那传说中剧毒无比的黑色液体里的同时,立即有一种暗红色的光芒逐渐氤氲在他的全身。

那表示着控血术的符力已经混在了克克鲁斯的元息内劲之中,两种迥然不同的力量被他一起发挥到了极致。

血红色的元息流动至全身,紧紧的将主人裹了起来,似乎是怎也不肯让他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克克鲁斯轻轻旋动手掌,魔骨潭平静如镜般的水面很快被他翻动起来,强大的力量以克克鲁斯为中心向外卷起一层一层的波浪。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那乌黑绽亮的浪头便一波比一波高,一波比一波急。

片刻之后,那城墙般巨大的波浪咆哮出暴怒的声响,由近及远,狠狠将整个魔骨潭掀卷了起来。

整个魔骨潭中的剧毒之水,都竟然被克克鲁斯以一人之力,抽向了天空中去!

整个潭底竟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不好!”戟烈瞥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天空,心头一震,暗道,“马上就是屠魔的最好时机,那圣泉之水不能见着空气,若被他破坏了魔骨潭这一处天然机关,只怕对我们极为不利!”

他身形一长,大喝一声:“阻止他!”

话一出口,人已经自山岩间疾扑出去,像一道极威猛的暗色霹雳般,直亟向血魔王克克鲁斯的背后!

这时的戟烈已与当日在神庙中与血魔王对峙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扑夹带着雷动九天的劲势,血魔王刚惊起有人突袭,竟已如同被一座山狠狠在背上捣了一下似的,不及转身,便横飞了出去。

左翼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了个稀巴烂,几乎完全都张不开来了。

鲜血直流!

克克鲁斯惊骇失色,全想不到这谷内,竟然有这样骇人的对手埋伏,疾转身,拧腰舒臂,一拳便向紧随而至的敌人腰眼处奋力轰了过去。

戟烈猛一弯腰,双手只一抱,便把这一拳接在了怀里。同时微侧身,卸开这一拳山崩地裂般的拳劲,才腾出双手来,死死地捏住对方臂膀。

随即他暴喝一声,挣起双臂风车般地旋转了半圈,便将克克鲁斯那魁梧的身躯如炮弹般向空中疾甩了出去!

血魔王毕竟是两个界位都屈指可数的亚神级高手,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便被拿下,空中遽然翻身,一对厚厚的肉翼及时挥动,硬生生地将身体去势给顶住了。

紧接着突遭暗算的克克鲁斯已是气得怒发冲冠,怒不可遏,长啸一声,猛地俯身,又向戟烈面前不可抵挡地冲了过来。

这时戟烈才发现,这个元息劲力深涵,控血术精湛的克克鲁斯,竟然还是一个精通风符术的强者!

他的肉翼或许能为他在空中带来一定的平衡能力,可是要做出这种雷电般的御空飞行,绝不能光靠这一只半残伤的翅膀,便能做到的。

最多为他的风行术增添少许基础风力而已。

戟烈眉如火燎般地微微晃动,右手反肘一探,几乎已经摸到了左耳下的焰纹火玉!

他做了一个电光火石般的踌躇,最后还是没有将巨斧拔出。

现在的戟烈一旦拔出斧来,克克鲁斯多半毫无抵抗之力,这对待会儿魔奥丁赶来之后的合战多半极为不利。

戟烈心中一动,橘眸绽芒,双肩陡沉,凝步站桩,如渊渟岳峙,硬生生将自五六丈外巨豹扑击般冲撞过来的克克鲁斯顶住了!

两人的双手如同老树盘根般恶狠狠地绞在了一处!

那霎间,砂石狂舞,魔骨潭毒浪滔天,水花暴溅,艾雅基山体微微震动,发出沉闷的轰鸣。

符羽烟和碧火寒赶紧向后疾退,这气劲强横四射,就连这两大高手应对时也觉得微有吃力。

地面喀喀地被戟烈的双脚踩陷下去一个两寸来深的凹坑,龟裂开七八道触目惊心的裂缝。潭边各处那些光秃秃的岩石,也竟被震起在四处翻滚跳跃,发出轰隆隆的乱响。

克克鲁斯目中露出极为惊讶的神色来。

虽然说一个照面中他就发现了戟烈的实力大为增长,但也没想到竟然达到了这个程度,居然能够三番两次硬接下自己的全力重击!

这在上一回相遇时,还根本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惊惶万分,竟忘了再度出手。

这时却听到戟烈沉喝道:“想拿到神器么?”

克克鲁斯没料到在这种时刻,敌人竟然会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呆了一呆,道:“什么意思?”

戟烈冷冷地道:“想拿到神器的并不仅仅是我们。”

克克鲁斯也不笨,他在旷古壁垒中也便已经听说了魔奥丁杀死依依露和侍神尧两大高手的消息,稍加思索,便道:“那个……魔奥丁?”

“我们在这里的争斗,他在千里之外便能轻而易举地感应到,你认为我们之中无论那一个在争斗中存活下来,剩余的力量能打败一个神化级的强者吗?”

克克鲁斯咬了咬牙,没有回话。

如果在旷古壁垒,就听闻涅迦大陆的人要与自己一起在这里合战魔奥丁,以血魔王那狡诈多疑的性格,多半是不会相信的,但此刻,戟烈尚未把一起打败魔奥丁的计划说出口来,他心头便已激起了这个念头。

尤其是在见过了戟烈成长了数倍的力量之后。

当然,这一切发展,原本就都在东藏王的计划之中。

魔骨潭自形成以来,只怕再未曾有过这般一波三折的夜晚,先是婕儿的不请自来,然后是克克鲁斯的如期造访。

然而在两人刚达成暂时的停战协议后,魔骨潭还不及将那被掀动了的湖面静止下来,戟烈忽地眉头一蹙,沉声道:“好……快!”

他浑身仿佛过了一股极强劲的电流般颤栗个不停,蓦然间再度伸手,一把将耳下的焰纹火玉扯了下来,“离神”即刻在他掌心炸开一圈银光,凝固成形。

克克鲁斯,碧火寒和符羽烟齐齐将目光唰地转向他这里来。

只见戟烈用一个股几乎要将一口牙都咬碎的劲力将接下去的话迸出了唇间。

“……魔奥丁,到了!”

黑暗中又一阵轻风微漾,戟烈知道那是符羽烟对这句话的反应。

魔奥丁,这个当世唯一的神化级强者,终于就要进入这个东藏王费尽心机设下的陷阱了!

空气里,一种邪恶的意味愈来愈强烈,一种强大到铺天盖地的压迫力不断地向附近逼过来。

戟烈用力地蹙起眉头,尽量将自己的元息内劲都收敛得点滴不剩。只是纯粹用精神力量在抵御这那种刺鼻的腥味对自己的侵蚀。

直觉告诉戟烈,那便是……魔息!

成神便有神息,化魔后自然也有魔息!

这可怕的感觉一寸寸地接近,让戟烈在失去了元息的保护之后迅速地头昏脑胀起来。

戟烈下意识地侧首去看边上的碧火寒,只见他眼皮都耷拉了下来,显然有些支撑不住了,赶紧拧了他一把,轻声喝道:“提起精神来!”

碧火寒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抖擞精神,全力逼迫自己不被魔息所侵蚀。

戟烈小心向周围又低声喊道:“符羽烟,集中意识,千万别让那魔息侵入你的精神里去!”

符羽烟在看不见的某处轻轻应了一声道:“好。”

他又看了看克克鲁斯,这位血魔王果然强横,毕竟他自己也是修炼邪恶力量,看起来显然比涅迦的这群高手反应好得多。

好在魔息侵入意识,也不过在最初的瞬间最是危险,之后有了防备,以符羽烟和碧火寒的修为,问题该不会很大。

然而空气愈发僵冷沉重,气氛极为萧煞,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在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成败在此一举!

第十八章 那一隙的踌躇

 稍过片刻,谷口处风声大作,两个雄壮的身躯已一前一后,踏入谷来。

为首的一个,正是嚣张不可一世的魔神奥丁!

后面则是忍辱负重的东藏王。

大步跨入谷内,魔奥丁用力抽了抽鼻子道:“刚才这里有好大的能量波动啊,东藏王,你感觉到了没?”

东藏王点点头道:“不错,而且那能量有明显的死灵符术特征,我看妖族的人也已经发现这里的特殊了。”

魔奥丁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目中的犹疑一掠而过,冷冷道:“‘空间之匙’,究竟在哪里?”

炼苍穹耸了耸肩,摇头道:“我只知是在魔骨潭附近,具体在这里的哪一处,我并不能确定。”

魔奥丁面色一凛,重重地哼一声道:“如此含糊不清,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欺骗我?”

炼苍穹从容不迫地答道:“如果我骗你,说空间之匙的消息是假的,那么妖族的人到此何干?”

魔奥丁哈哈一笑,面容骤然一寒,目中凶光暴射道:“或许,全是你安排了这一切,专门要来对付本神的呢?”

这一句话尖锐深刻,一阵见血,倘若一般人被他这突如其来地一喝,恐怕确实要乱了阵脚,然而炼苍穹脸上只是露出了一个捉摸不透的笑容,便古井不波地应道:“那么我安排的这些人有必要在你尚未现身之前,便做出暴露自己的举动吗?”

魔奥丁略作思索,也觉得妖族与涅迦联手的可能性实在太小,沉默片刻,唇角骄傲地一挑,轻蔑地道:“我可以告诉你,即便你有什么阴谋,却也决不能奈何得了我!”

说完这句话,奥丁便迈开大步,继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