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8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8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那魔奥丁身上符文乱跳,暴显出一个比自身大出五六倍的魔像来,乱发血眸,容貌模糊,龙腰猿臂,身形诡异。陡然间反掌一探,就结结实实地按在了血魔王胸口。

这一拍真是虚幻如影,猝变难明,克克鲁斯不及闪躲,前胸好像轰然就被撞上了后背,只觉得两眼发黑,头闷闷地一重,哇地张口,喷出一大滩鲜血来。

戟烈巨斧一摆,空间里有一道比太阳还亮的裂缝狠狠地绽开。

“离神”银芒大湛,全无预兆间,便已平平砍在了魔奥丁的胸前。

那瞬息间,两人之间的景物竟蓦然扭曲变形,仿佛往中间骤地收缩了好大一块,竟是“离神”在戟烈驱使下的力量实在太大,将这一块空间给直接切开去了!

魔奥丁眸射赤炼,异型魔像再度自体内暴蹿出来,一条大手径直拱到胸前,猛一挥臂,便把那银色的斧芒生生反撞了回去。

山谷发出隐隐轰鸣,随之一阵摇摆,好像引发了远处的雷动般,久久为之不停。

戟烈虎口“嗤”地一声轻响,立时裂开了一条口子。火红的鲜血如箭标射,腕骨随之发出好一阵喀喀的声音。

他不禁咬了咬牙,惊怒得脸色大变。

那魔奥丁身上的魔息所形成的这魔像,只是这般一挥之力,竟能穿越了这数十尺的空间回来,如长了眼睛般地寻到了斧身上,震得他两双手折伤,这实力,实在是他平生所未见!

连退两大亚神级高手,魔奥丁不禁意气风发,目光如炬,炯炯而烧,那魔像应心而动,仰首向天,两臂张开,作出一个怀抱天下的姿态来。

而炼苍穹的铁拳,便乘着这个绝佳的机会,第三次摧枯拉朽地攻到了魔奥丁心口!

东藏王的拳头每一次出手,都寻在魔奥丁最需要喘息的那一刻。

这一拳,竟比那电闪雷鸣更短小数十倍的霎那之间,如同一条转瞬位移过虚空的蛇般,遽然闪到了魔奥丁的胸前!

众人眼前一花,几乎已经见到那拳头铁椎般椎入了魔奥丁的胸口!

那一声声喝采,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每一个人的信头震出热血沸腾的火花来。

但是魔奥丁,怎么会忘了个最危险的东藏王?!

魔像早已侧首向东藏王飞越过来的方向凝目回望,血红的瞳色如炼狱鬼焰般刺出恶毒的芒,巨大的手掌翻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自下而上,反掌缓缓推去。

在这种瞬息万变的时刻里,这样的一个举动就好像是蜗牛在爬一样,那只巨大的手掌上仿佛承载了千斤的力量。

可是,却偏偏没有一个人能快过它给这一整空间所带来的变化!

即便是东藏王,也在那一刹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前进的最后一分力道。

与此同时,眼前的一切竟以魔奥丁为中心,狠狠地向内一搐,好像断然吞噬了一片天地般,竟将本已打入他体内的那一拳硬是让了出来。

众人还来不及为这个变化惊骇失色,魔奥丁银眉微轩,已把左掌一振,整个山谷便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银装素裹的艾雅基大雪山,竟然被魔奥丁的巨力推得自地里向上猛升了出去。

整座山体裂成如房屋般大小的碎片,分开如一场气势翻天覆地的暴雨,将那令人粉身碎骨的山岩暴雨向众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扑打下来。

其中最主要的目标,自然便是东藏王!

众人见到这种气势,禁不住心里又凉了半截。

虽说这里的人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老将,无一不是天下屈指可数的高手,可是能把身体里的能量运用得如此神乎其技,叹为观止的,舍却魔奥丁,确实再无旁人!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场匪夷所思的暴风雨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其中的区别,也不过是有些人应付起来得心应手,但有些人甚至有些应接不暇,被逼的手忙脚乱。

也只有东藏王,在这种令人窒息的关键时刻,还能出手反击!

这时离魔奥丁最近的他,本是对这种可怕的压迫力感受得最为真切也最为吃力的。

可是东藏王却以一个最让魔奥丁难以想象的方式作出了反击!

他那本已被魔奥丁推开的拳头猛地一挣,张开了五指。

修长,而粗壮!

第二十章 老乌死了

 炼苍穹五指一张,便化拳为掌。

那掌心隐约有光。

紧接着,那手掌如幻象疾闪,竟迅雷不及掩耳地裂了开来。

不仅仅是手掌,整个手掌周围一尺内的所有事物,都仿似在一阵极刺耳的喀嚓声中迸碎裂开。

寸,寸——碎裂!

魔奥丁一见即时脸色大变!

他只觉得心底一沉,整个身体禁不住为之僵硬了千分之一秒都不到的一霎,狠狠一惊!

这东藏王,果然厉害!

本来,他必须要用到强大到足以挪移空间的无上魔息,才卸开了东藏王的拳。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这已经很是不易!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东藏王竟然在已被逼的只剩下招架之力的时候,突然在咫尺间的距离里,奋力逼出自身元息内劲,以同样的方法反其道而行之,措手不及地炸裂一段尺余见圆的空间。

那元息竟震碎了这一尺内的所有东西。

包括空间!

魔奥丁的胸前第一次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仿佛开了一朵花。

那色泽凄艳得叫人一见之下,便不禁自心底里泛起一种灼痛了的感觉。

好烫的红!

魔奥丁面上一变再变,他全然不曾想到自己会受伤。

这些个凡夫俗子!

不过是一群卑微的爬虫,怎能,伤得了我?!

我,奥丁!——

怎会受伤?!

“你,你们……竟敢伤了我?”他竟止不住地呆了一呆道,“……你们,竟敢伤我?!”

他的眸焚出比火更烈的芒来,怒极反笑,身形一振,向后仰去。

那胸前的伤处,血滴更如一场肆无忌惮的乱箭般,向外四散喷射!

东藏王一击得手,便撤手疾退。

同时左突右闪,避开从天而至的那些纷乱下坠,慌不择路的艾雅基山体碎片。

直到这个时侯,众人的喝采仍旧不及叫出来。

克克鲁斯,符羽烟和碧火寒都是因为拼命闪躲和挡格那些岩石雨,而戟烈不是。

戟烈是因为看见了东藏王那只右手。

原本钢条般坚韧的五根手指现在已是残缺不全,掌骨明显扭曲变形。

他心头狠狠一搐,强大到能震碎空间的能量,果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以东藏王现在的修为,不禁还不能象魔奥丁那样驾驭得行云流水,手到拈来。甚至会导致自己的受伤。

如果换作是东藏王刚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收缩胸口处的空间来躲避敌人的攻击,只怕胸腔里的那些心肝脾肺肾,都会无一例外地被挤压成一团血浆。

就连一块完整的骨头大约也难保住。

可是炼苍穹的脸依然像一块冰冷的铁一样,一丝也没出现半点波动。

戟烈心里一阵哆嗦。

“太勉强了……”他用力地咬着牙,暗暗嘀咕着,“这个魔奥丁,确实太强大了,究竟要怎样才能战胜他呢?”

时间等不及他深思。

魔奥丁的狂笑仿佛掀动了一场地动山摇,他身形摆动,那魔像双臂齐振,天地间厉电翻卷,气息腾涌。

天空和地面陡然一动,魔像凭空抖了抖,猛地好像生出了七手八脚,几乎同时间向众人当头搂下。

那一股究极的力量将整个空间里的空气抽干殆尽,力量稍差如符羽烟和碧火寒两人,已经觉得胸口压着一块无形的大石般,怎也喘不过气来。

其他人也各运元息符力来抵挡那汹涌澎湃的魔息劲力,一时之间,魔奥丁的气势大涨,竟在瞬间同时牵制住涅迦大陆这群最巅峰级别的高手!

天空好像是一锅烧糊的粥般倒了过来,它仿佛被扯得越来越近,魔骨潭黑浪腾空,向天上绽起一条白长多高的乌练,随着气息的牵动已极大的幅度左右摇摆。

那些在空中飞舞的霜岩和山石,一旦被这条黑线触及,便立即会发出一阵嗤嗤的响声,好像被一头看不见的魔鬼抱在嘴里直咬似的,转眼就烂开了好大的一个个缺口。

普天之下最为剧毒的魔骨潭水,是即便强大如魔奥丁,也不敢轻易接近的至邪之浆!

可是这时的山谷内,竟然下起了这样一场见血封喉的暴雨!

谁不忌惮?!

魔奥丁面露狞笑,拍了拍胸脯,那魔息仿佛一团浓重的烟般在他伤口处凝聚,不过瞬息之间,那伤口便迅速愈合,结疤再生。

本来溅射而出的滴滴鲜血,则化成几缕暗红色的雾,转而在风里消散不见。

即便是素来对这些腥红的液体拈手可得的克克鲁斯,也无法操控这些被魔息凝固了的血滴!

他身上那些黑色的诡异符文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光华来,仿佛是一群吐露着异样寒光的蛆虫在他粗壮的躯干上蠕动。

任谁见了也不禁胆战心惊。

戾息冲天的魔奥丁向众人戟指一划,厉啸道:“你们这些爬虫,竟敢伤了本神!我要你们,要你们形神俱灭!——”

这句话一说完,一条性命拦腰中断!

这个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猩红夺目,犀利异常。

天空,忽然骤现一个自山顶凌空扑下的身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用一个乍然爆裂开的雷暴把那巨大的魔像震散。

众人身上如去泰山,齐齐抬头望去,却不待那身形落地,奥丁魔像便腾空拔去,翻掌拍向那来者的头颅。

魔影一闪,那沉重的身躯即刻血肉模糊一片。

戟烈压力陡轻,急仰首间,刚好一眼看了个真切。

这一眼,便如是倏地死了过去,又措手不及地活了过来。

他虎躯暴搐,心头狂震!

那个身影……

居然,正是老乌!

戟烈霎那间如中了一千道雷击,十万道利箭穿透了心窝,还钻在了每一根神经里翻绞!

那痛楚搅得他魂不守舍,浑身剧烈颤动,毛发根根倒竖,手脚冷得像凝在躯干上的冰砖般僵硬沉重!

他甚至几乎忘了运息去抵御魔像的攻击。

胸腔中气血腾涌,喉头一热,立刻哇地喷出好大一口鲜血来!

那瞬间侵入进来的魔息像一场海啸般在身体里涌动。

戟烈神志顿时大乱。

老乌……

那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从来不肯向任何人低头的八阶位灵兽……

总是装着一副傻乎乎的模样,却与自己在这十多年的战斗中配合最为默契的兄弟……

那总是嬉皮笑脸,用难听已极的哼哼声来讥笑别人的流氓猪……

竟只一个照面,便就……

死了!——

老乌死了!!!

这时,其他人也已看清楚了那坠下来的尸体是谁的。

这里就连克克鲁斯都知道,老乌和戟烈是亦友亦仆的铁杆关系,自然猜得出老乌的牺牲对戟烈这时会造成怎样的打击。

这一刻,老乌用性命换来的那一瞬轻松,比这世界上的任何宝物都珍贵。

群情激愤下,东藏王率先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他本是离的魔奥丁最近,一步间缩地成尺,仅剩的左拳一探,竟已打到了魔奥丁的腰间。

魔奥丁人在空中,壮硕的身形竟如一片羽毛般随风飘忽。

他也不着意躲闪,只轻轻一晃,那魔像便又飞快地凝聚起来,向着东藏王扑来的方向弯腰俯身,双臂一抱,十指犹如巨龙利爪一般合拢来,向东藏王照头抓下。

碧火寒的速度在现在的整个树神族之中足可说是首屈一指,经过这些时日来的磨砺,即便是雪枫蓝复生,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在这样的移动中占据上风。

这个满腔怒火的天才少年只是一伸手,便已到了魔奥丁的背后,凝断一抖,竟化匕为剑,他奋力一挥,便向那魔像拦腰斩去。

符羽烟紧随其后,飓风刃铺天盖地,万重光影,齐扑那奥丁魔像,和碧火寒一起,想要阻止魔奥丁攻击东藏王。

在这几个人中,克克鲁斯的攻击欲望毫无疑问是最为单纯的。

他不会因为老乌之死而被打击,不会因为东藏王遇险而转移了攻击目的。

他出手的唯一意图就是,致死魔奥丁!

在戟烈心神大乱,东藏王与魔奥丁正面交锋的这当口,克克鲁斯竟当然仍不让地成为了此番战役的第一利器!

他十指轻舒,带出一千刀劲风,顷刻间穿过漫天狂啸流动的碎石群,直袭入魔奥丁背后的浑厚浓重的魔息中去。

克克鲁斯的飓风刃比符羽烟至少要强出一百倍,不仅急切,而且密集,更可怕的是,还带着一股螺旋的劲势,如同一千枚陀螺般飞旋的钢钉般,随着他的移动,刺向魔奥丁的背后,

将魔奥丁层层裹在中心的浓重魔息仿佛经历了一场天翻地覆的风暴般被冲散开来。

魔奥丁猛地转首,自那魔像深处将两道如炬的目光射向克克鲁斯。

“谁也别想……偷袭本尊!”他双唇甫动,右手已奋力挥出。

一千把飓风刀的升级符术“暴风锥”,被魔奥丁只将腕子一翻,就捏在了手里。

那千刀万剐,转眼都烟消云散。

魔奥丁甚至都没用魔像来还击,便把克克鲁斯的暴风锥全部化解了。紧接着他想也不想,一头就往克克鲁斯怀里狠狠撞了过去。

这一撞,就把咽喉要害都避过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