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0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0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3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倒透出一股比以往更为坚毅百倍的烈芒!

他咬了咬钢牙,那乌黑发亮的潭水被激荡开来,啪啪脆响,他身旁流转波动,在水中让开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幽深无底。

可是下半身已经被蚀得不堪入目的炼苍穹,那伤口周遭烂开的肌理,还在拼命地向里面迅速绽开,收缩进去。

鲜血如雨如注,直流向湖面上。

炽红如火。

“尊上!!!——”戟烈面色惨白,呼地再度从空中运息调整,竟顺着符羽烟的风势荡了回来,扑向东藏王大吼道,“尊上,你……怎样了!?”

东藏王一摆手,将戟烈的身形拒在一丈之外,喝道:“别过来,我全身是毒!”

符羽烟镇定住心神,连施百把飓风刃,助戟烈顺势调整身形,不至于掉进魔骨潭水里去。

“哈哈哈哈,想算计我?!”魔奥丁仰天狂笑道,“我早有防备了!炼苍穹,你想用空间之匙来诱我,骗我跌入潭中?哼哼,幸好我有准备,否则这湖水虽不致我性命,但毒性太强,却也要大费我一番功夫。”

远处的克克鲁斯看得毛骨悚然。

他不是不想杀魔奥丁,可刚才,他刚要出手,却在那一瞬中脑里暗电疾闪般地犹豫了一下。

要不要……帮东藏王?!

很明显,这时如果不帮助东藏王,之后恐怕是想帮,也没有这个命了。

他很快做出了决定。

帮!

可是就这么闪电般的一犹豫,碧火寒,符羽烟和戟烈的合攻竟已无功而返。

更可怕的是,东藏王已经失掉了半个身体!

克克鲁斯只觉得魂飞胆裂。

这或许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感到恐惧。

这个家伙,就连东藏王在他面前,竟也是如此不堪一击的!

我们……如何能打败这样的邪神?!

从未退却过任何艰险的克克鲁斯,竟生平第一次想到了逃。

毕竟这本就不是一场他心甘情愿要打的仗。

克克鲁斯,深吸一口气,心中竟不断地开始问自己:我……还要不要在这里继续下去?!

他暗自心忖:如果自己能先躲过这一刻,捱到圣祖驾到,以圣祖神威,这个家伙必然没那么容易讨得了好去!

他心思甫动,魔奥丁的唇便已诡异地一咧,侧首向他望来,嘿嘿笑道:“血魔王,你就是那妖界的血魔王……你怕了?”

克克鲁斯愣了愣,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这个愣神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危机。

他还正自一呆,魔奥丁身形一闪,竟已到了跟前,猿臂轻舒,伸手便捏住了他的脑袋。

戟烈刚从东藏王的面前退回来,这时听见魔奥丁出言讥讽,才省起克克鲁斯是自己这时唯一的强援,急回首间,已来不及冲过来相救。

而符羽烟和碧火寒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伸出援手。

眼看克克鲁斯就要被魔奥丁捏碎了脑壳的时候,忽听一声娇叱,如同一道冷不防的暗箭划破开雪山崩塌的轰鸣,冷飕飕地钻入了众人的耳膜。

“放开他!”

而数十颗缤纷绚丽的彩弹,更正如这突如其来的娇叱一样,疾速从天空中穿刺过来,自魔奥丁背后射向他的双目和心口。

魔奥丁头也不回,反手一捞,便抓住了那一束飞弹中的绝大部分。

却有两颗,一前一后,疾缓不一地向他的脑后冲过来。

正当魔奥丁的大手抓向先头那颗红色弹子时,后面一颗褐色弹子却啪地击中了前面的那一颗。前面的红弹立即借这一弹之力,加快了冲势,奇巧无比地钻过了魔奥丁的五指缝隙,“哧溜”地向魔奥丁的颈项处直奔进去。

魔奥丁面色一凛,猛地一仰首,居然硬是用背项处的肌肉抵住了这颗飞过了百丈远,自上元古弓之中激射而出的飞弹。

本已万念俱灭的克克鲁斯心头不由一阵痉挛!

这是……丛林十二的飞弹!

我不是已经把她安置在前山休息了吗?!

我的控血术,竟没能将他催眠整夜之久么?

这个傻丫头……终究还是找到这里来了!

克克鲁斯心里一痛,整个心扉就好像忽然挨了一针般地抽动。

他不禁情不自禁地一急。

这一急,精神就竟自陡然一振。

克克鲁斯竟顾不得魔奥丁的手还捏着自己的脑袋,就趁着敌人回头张望之时,疾速探出双掌,十指如刀,自下而上,反插向魔奥丁手臂。

魔奥丁骤地一惊,那骨肉被撕裂的声音已清脆入耳。

克克鲁斯毕竟是亚神级高手,魔奥丁万没料想本已斗志全无的他竟然在被自己捏着头颅的状态下敢于出手反击。这一下猝不及防,竟被伤了右臂,两人第一时间同时起脚,往对方身上奋力蹬去。

嘭地一声闷响,两人顿时分开,摔向两边。

戟烈抓住这个机会,飞也似地扑上前去,对准魔奥丁的胸膛,一斧劈下。

魔奥丁仰面朝天,背对魔骨潭,无处借力,这一斧巨劲,竟难格挡。

他单臂接住离神,斧刃与指掌间擦出一簇赤红的火花。

可是他的身体却在无可避免的下沉,向那窒息的水面不断接近。

如果不是他的护体魔息在推开这四周围拢过来的黑色波浪的话,那么他的身体此刻多半也如东藏王一般,即将化为一滩脓血。

可是魔奥丁的神化级强者身份确实绝非浪得虚名。

在这种绝对劣势之下,他竟一扭腰,把戟烈向湖水下面扯去,自己则借力上腾,向空中跃去。

如果不是符羽烟在远处弹出数百把飓风刀,戟烈一定会在这黑色的潭水中灰飞烟灭。

另外,还有天空中射下的数十颗彩色飞弹,也在同样的帮助戟烈这种一人难以维系的攻击。

魔奥丁不知道这些比碧火寒的匕首更精准的飞弹究竟来自何等高手的手中,竟然分毫不比碧火寒手中的凝断差了半分。

一时不备,左足竟被射中了一颗,虽不曾打破,却也是疼痛难忍。

他不禁恼羞成怒,面上怒意大炽,只反掌拍向湖面,激起一阵大浪,身体借力弹向空中,御风直上,踩在空中被他神力激起的万千碎石上,向那神秘的射手腾挪靠近过去。

克克鲁斯身形飞退数丈远,见到此景,竟不顾内脏受损,狂嚎一声,手指轻舞,捏出一个血红色的符文来。

刚才魔奥丁臂上被重伤开的伤口本已快愈合,却在那符文透出的诡异红光下发出啪地一声脆响,嗤地加速裂开,鲜血如泉喷涌。

第二十三章 杀招

 那一抹骇人的红,只轻轻流转,就凝成了一只通体炽艳的鬼爪!

只迎风一招,就好像开了一朵令人不寒而栗的花。

弥散着刺鼻的腥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捏住了魔奥丁的咽喉。

魔奥丁微微一惊,却也不在意,只伸手轻拍,魔息到处,伤口便再度愈合。

他反手握住锁喉的鬼爪,只微微一抖,便震散了那鲜血凝固成的鬼爪,只在脖子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白印。

他知道血魔王克克鲁斯擅长血控术,手指轻弹,那飞溅在空中的鲜血转瞬化作烟烬,随风消散。

倒塌了大半的山顶已经近在眼前,魔奥丁暂时无心估计脚下的敌人,前面有一个纤弱的身影正连珠炮般地向他发出了数十次弹无虚发的远攻。

魔奥丁双手一阵乱舞,便将这些彩弹尽数反弹回去。

丛林十二眼见他扑近,这位妩媚到极致的碧发女子崭露了一个不肯屈服的微笑,柳腰轻扭,纵身便向谷底跳下去。

在她翻身的那一刻,又射出了近百颗五光十色的彩弹,在她身前舞出一串颠倒了众生的艳芒。

正如她一如既往的妖娆。

另外,她心里很清楚:下面,还有戟烈和其他人会帮助她。

这一上一下,不过一秒钟的间隙,却足够这里的任何一个非同凡响的人做许多事情。

戟烈正要紧随魔奥丁之后疾掠上来,可是东藏王那轻微却坚定的声音却在这时阻止了他。

他已经大半个身子陷入了潭中,竟还凝着一口气,怎也不肯逝去。

“等等……”他竭力咆哮,面向能够看见他的每一个人。

戟烈,碧火寒,符羽烟,还有克克鲁斯。

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不由自主地给予了东藏王最大的信任。

天空中疾坠下来一个人。

那在空中翩翩摇摆的身姿,除了丛林十二更无别人。

然而紧随在她脚跟后头的,则便是老羞成怒的魔奥丁。

克克鲁斯不假思索,疾跃上去,大吼道:“十二,你为什么要来!”

一双精灵般的银眸好像一剪秋水般流转出令人微醺的眼波。

“我不要……失去你。”

她的笑容有些狡黠,但却那么真实。

克克鲁斯从魂魄到身体,从头发到指尖,都仿佛经历了一次微妙的颤栗。

这感觉,完美……无瑕。

他一伸手,便接住了丛林十二。

接住了这个美丽的女人,接住了他宿命里注定的精灵!

就在丛林十二像一颗美丽的流星般落入克克鲁斯怀中的同时,所有的全力攻击一触即发。

碧火寒的凝断和戟烈的离神同时化成一大一小的两道霹雳,疾扑向紧追下来的魔奥丁。

天与地被一种极为可怕的力量翻卷着,扭曲着。

所有自山顶坠跌下来的的碎石,都在这个刹那间在一阵刺耳的咆哮之中化成了粉末。

艾雅基大雪山的最后根基也在这种狂暴的力量下逐渐崩溃。

这一次的进攻,比刚才那一次更猛烈二十倍!

光是戟烈带动“离神”的斫砍,便不亚于那一场魔奥丁刚刚解困时的天谴!

可是魔奥丁银眉暴闪,目露不屑,双臂振起,那力量竟让整个天空猛地压近下来。

整个世界风卷云扑。

魔奥丁的身体突然停在了空气之中。

然后他只伸出一只手,就轻轻地接住了那把能将一整座艾雅基大雪山刺个透明窟窿的凝断神匕。

这是碧火寒有生以来,作出的最犀利的一次攻击。

戟烈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剑刺出之后,碧火寒终于超越了他的偶像兼导师,同样也是自己的死敌兼知己,天下第一刺客——雪枫蓝.长古荆棘。

可是却被魔奥丁只伸出了三根手指,就牢牢地拈在了手里!

没有人能想象丛林十二究竟是用怎样的手法打出这总共三千七百一十四颗弹珠的。

只可惜,这幻化出漫天残影的无数彩色弹石,却无一例外地被奥丁身周的那一团浓重魔息挡在了身体的三寸之外。

好像生生凝结在了空气之中扎了根似的,一进入魔息缠绕间,立即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只有戟烈手中的“离神”,如同连接穹天的一道巨大霹雳,由戟烈的双臂紧紧持住,立在了世界正中。

紧接着他忽一拧腕,便将这个天地翻转,那翻绞着赤炼电劲的力量纠结成一股可怕的巨力,劈向魔奥丁布满诡异符文的咽喉。

魔奥丁身上的黑色符文仿佛拼命闪耀起来,仿佛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群魔乱舞,黑色的电劲如同一群黑蛇在他身上跳动,与离神绽出的强光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一声宏天巨震,连大地都被亟裂了数道狰狞的碎痕。

魔骨潭在众人的身下飘摇起伏,不时有少许黑色的液体一荡起在半空中,便凝成了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黑色露珠,然后在两股巨力的撞击中炸得粉碎。

戟烈闷哼一声,一个踉跄向后退去。

他一脚踩在摇摆不定的湖面上。

左足鞋底顿时烂开。

但他总算也已借力弹起,向后迈出第二步。

右足鞋底也立即溃烂。

戟烈的身体却仍未能保持平衡,不得不向后迈出第三步去。

一个雪白的人影疾扑过来,挡在了他身下,竟替他做了肉垫!

戟烈心里好似被蛇咬了一口般地急颤,暗叫不好。他赶紧一脚踏入实地,再俯首望去,却是树神族唯一的九阶位风符师符羽烟!

以她一命,换了自己的一条腿!

那娇丽温婉的容颜,转眼就溃不成形。

戟烈心里象烈火狂焚。

符羽烟甚至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不及发出,这十数年的琼姿花貌,便已经香消玉殒。

碧火寒和丛林十二也被这惨不忍睹的一幕骇得失声惊呼,神志一乱间,竟被魔奥丁双手一分,一手一个,抓在了手里。

克克鲁斯一见,便觉得指尖竭力狂颤。

就好像千万根针渗入了脊髓里,他只一个念头一转,便痛得钻心。

丛林十二!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刚这么一想,丛林十二手里的金光便挑起一道直破入云霄的电弧。

树神族的女子,外表再柔弱纤巧,也是绝不甘示弱的。

涅迦大陆的勇士,向来是宁死,也不肯屈服的!

魔奥丁一侧脸,闪过自脸颊上擦过的上元古弓,那白痕让他怒从心生,心中大一阵恼火,熊腰反拧,双臂一抡,竟将两人奋力砸向山谷侧面已经坍塌半爿的石壁上去。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丛林十二,被砸进了那一堵已经饱经折磨的石崖里,整段山体被轰成了一段残骸。

而碧火寒却在就快要撞到石壁的那一瞬,以天行术消失了。

“十二!——”

这一下,克克鲁斯再也耐不住了。他目射劲电,暴吼连连,双掌一合,紧接着十指翻动,又将控血符文召了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