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1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1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出来。

那猩红的光环耀亮了整个魔骨潭的上空!

在以往的战斗中,只要是对方受伤流血,克克鲁斯便能控制对方身体里暴露出的哪怕一丝鲜血,将敌人致于死地。

可是这次,魔奥丁身上流出的鲜血却在魔息的浸润之下,在魔奥丁体内流动的竟然不是液体,而是一股烟,若烬若尘。

作为控血术的大师,克克鲁斯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根本无法操控这种与魔息化为一体的魔血。

所以眼下,他能够操控的,仅仅是自己的鲜血。

他的蝠翼,在刚才便已经被扯伤了。

血本来流得很缓慢,伤口甚至已经开始愈合。

可是那伤处却在这时陡然冲出一枝猩红的芒,横空飞掠,直钻入魔骨潭漆黑无比的潭水中去。

魔奥丁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看似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举动。

他怎也不会想到,已经被魔骨潭的毒水吞蚀掉一半的东藏王,在最后的时刻,依然决定了一个不容小觑的杀招!

戟烈举目望天。

此时,正是黎明!

魔骨潭底的那眼圣泉,已经开始咕嘟嘟地冒泡泡了。

炽色风暴头顶短发如戟,根根倒竖起来,忽然圆睁双眼,咆哮一声,振起两条铁臂,那上面如山岩般块块隆起,紫筋挣得犹如无数虬龙在奋力纠结交错。

离神再次绽出亮过太阳的火红光芒,拧出数十道几乎可吞食了天地的赤练拼命在目能所及的范围内凶猛翻滚,将天空和大地中的元灵之气瞬间抽动聚集起来。

整个艾雅陆域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哀鸣声。

离神自戟烈手中喀喇喇地切开了一条空间裂隙,在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响中对准了刚从空中饿虎扑食般冲下来的魔奥丁当头劈下。

而血魔王的双手则掠出了一片齐腰粗的白虹。然而随着他目光闪烁,双手一分,那白虹竟飞散成了千万枚细小的针,每一根都凝聚了锐不可挡的力量。在整个气劲翻涌的残破山谷中转过各个不同的角度后,才从四面八方向魔奥丁狠狠扑了过去。

见到这样可怕的劲力,就连魔奥丁的面色也不由稍稍凝重了些。他目色一沉,虎躯狂震,那铺天盖地的魔息当即排山倒海般向外荡开,竟如沉雷滚滚,轰然打开一圈坚不可摧的屏障。

那黑色电芒翻搅,无坚不摧的烈芒将这个几乎已是一片废墟的山谷耀得满目疮痍,一片狰狞。

就如同凭空在这个残破的山谷中心陡地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太阳!

只听“砰——”地一声弘天爆震,每个人的脑袋里仿佛是挨了一万把铁锤重击一般,一时间山摇海动,天翻地覆。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已经奄奄一息的丛林十二,险些都被这一生巨响震脱了魂魄去。

克克鲁斯手指轻轻挑动,低声呢喃道:“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第二十四章 空间碎!

 永翼城外,阿塔尔女皇那顶紫金色的皇冠在头顶上迎着黎明的第一道曙光,闪烁着威严庄重的寒芒。

她的符力场并不强大,世界东南角远远传来的滔天波动,她仅仅能隐约感应到。

但是,整个天空和大地的震动却哪怕是一个稚嫩的孩童也能感觉得到的。

地面微微颤抖,河水的波浪不断翻滚,每一分钟过去都显得愈发浑浊,与平时大不一样。

沉重的乌云撕扯开彼此的脸庞,摩肩擦踵地挤满了整个天空,豌豆大的雨点随着尖嘶的风声,在整个世界命地互相冲撞着,自头顶倾盆泻下。

空气里,竟微有血腥的味道。

远处传来隆隆的声响,仿佛是这个世界在不由自主地颤栗。

就连永翼城都在这暴风骤雨中止不住地摇晃。

仍年少且美艳的陛下,竭尽全力平静自己乱作了一团的心扉,彻夜都目色凝重地望着那仿佛狂怒地扑近下来的天空。

“陛下,您确认我们要出发吗?”哈尔希德走过来道,“天气很糟,整个迷途之海都几乎要翻过来了。”

“出发。”阿塔尔挥了挥手,淡淡地发出了命令。

数十万大军地毯般向奥尼陆域的南部海岸线神速前进过去。

“妈妈……你不会让他们失败的,对吗?!”她咬着牙轻声低语。

残碎的艾雅陆域上,东藏王用已经几乎快要耗尽的生命精元在圣泉底部把潭水围拢过来,紧紧地包住了那稍纵即逝的圣泉泉眼。

冥冥中所注定的一切,都仿佛是在与众人开玩笑。

在他坠入魔骨潭,发现即便是这里的剧毒之水也不能穿过魔奥丁的护身魔息的时候,他几乎已经要万年俱灭了。

却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件令他惊异万分的事情。

就连石头都能蚀坏的魔骨潭毒液,却竟溶化不了鲜血。

他猛地心中一动,赶紧抓住魔奥丁扑向山顶的丛林十二的机会,把一个新计划告诉了戟烈等人。

已经历过连连重击的魔骨潭山谷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级别的互拼,向四处崩塌坍裂。

整个艾雅基大雪山的最后宿命,竟是化成了无数爿残片,如同一场漫天喧嚣的羽毛,在整个艾雅陆域的上空弥散。

整块大地开始发出如泣如诉的悲鸣,黑水迅速自地表的裂缝里漫上来。

很明显,整个艾雅陆域在开始缓缓的下沉。

空间支离破碎。

魔奥丁的护身屏障竟也被这样的斧劲和风锥的合力攻击下打破了。

他发红的双目恶狠狠地瞪着这群他一直以来认为的自不量力的凡夫俗子们。完全没料到对方竟能将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他深吸一口气,想要将震散了的魔息重新凝聚起来。

这是个所有人都在触底反弹的空隙!

然而……

魔奥丁却并未想到,这时来的,才是真正的杀招!

一个矫健的身躯鬼魅般自魔骨潭刚被抽干的潭底暗电般掠到他身后,在这个原本是决计不可能捕捉到的,魔奥丁唯一的喘息时刻,闪进了他壮实的背影里。

他心窝里遽然一凉。

好像是漫天纷飞的羽毛,在这个电光火石般的瞬间,悄无声息地飘入了他的心坎深处。

一股寒气渗入骨髓,冻得他一个激灵,差点没喘过气来。

不对!——

是真的喘不过气来了!

魔奥丁心头一震,低头向胸口望去。

一汪碧蓝如水的寒芒,从心口处透出了一个锐利而小巧的刀尖。

如果不是被魔奥丁绵绵不绝的魔息黏住,这时的蓝芒一定会化成一抹流动的光芒返转回碧火寒的手中。

可是现在,就连碧火寒也动不了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么?!”魔奥丁深邃的血瞳绽出一对可怖的鬼火,面上露出一个轻蔑的神色道,“我已修成不死之身,你这点伤害,对我来说不过是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样。”

碧火寒的四肢百骸都好像僵死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

就连呼吸都觉得极为困难。

他咬着牙,用尽力气答道:“不错,确实……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即便伤了你,却也无法杀了你。可是……”

捱到这个时侯,碧火寒的元息已几乎要耗尽,话说到一半,竟已说不下去,一阵气喘吁吁,头重脚轻,几乎就快要从半空中落将下去。

魔奥丁见他已说不出话,哪还有的这么好耐心,这时他已心生杀意,反手一掌,便将碧火寒打飞了出去。

戟烈已经提步飞跃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见碧火寒一大口鲜血往外喷出来,眼见便要不活了,不由得怒发冲冠,咆哮一声,举斧便向奥丁头顶劈去。

奥丁在空中缓缓下滑的身形稳如泰山,任凭天地飘摇,兀自渊停岳峙,目光如炬。

他只单手一挡,便接下了离神巨斧。

另一只手掌随即反撩,就好像是将一整座山从底下倒掀上来似的,戟烈人在半空,哪里顶得住这样巨大的劲力,一个筋斗就被倒抡出数十丈多远。

奥丁低头看了看被离神砍中的左臂,那上面有一道通红的印痕。

他一对银刀般的眉毛微微跳动了几下,目中闪过一丝愠怒。

“敢伤了我!”他咬着牙,忿忿地道,“我要让你们这些爬虫形神俱灭!”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克克鲁斯奋力一挥手臂,从远处激射过来一枚超九阶位的暴风锥,“我刚才将我的血射入了魔骨潭中,浸透了毒水,给你作礼物。”

魔奥丁嗤之以鼻,挥掌打散了那枚暴风锥,狂妄地咧开大嘴道:“哦?这毒潭不溶鲜血么?那又如何?!我有魔息护体,那些毒液根本伤不了我!你的控血术根本无法突破我的身体。”

不料克克鲁斯笑得比他更狂更诡,哈哈地道:“你说的没错,可是,刚才碧火寒用天行术下到了魔骨潭底,用凝断获取了我的那滴被毒水浸透了的毒血!”

魔奥丁闻言一惊,道:“你的血……在我身体里?!”

“而且是带毒的!”克克鲁斯愤愤地道。

他的笑容简直毒得像一把刀。

魔奥丁呆了呆,静心感应间,那身体里果然有一些部分已经开始蚀伤了,禁不住大怒,他本也是一个智者,即刻惊醒喝道:“这都是东藏王教你们的?!”

克克鲁斯轻轻一笑,虽不言语,却喜上了眉梢。

魔奥丁咬牙切齿地道:“你不要以为,们你能得逞,我……我可以用魔息将它逼出来!”

“我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机会的!”

随着这一声怒吼,戟烈的身形再次猛虎般扑了过来,将魔奥丁运息调理的计划完全扼杀在萌芽之中!

戟烈振起全力,一斧连着一斧,红电疾闪,厉芒狂闪向魔奥丁绵绵不断地劈去。

魔奥丁只觉得身体里有一只肆无忌惮的老鼠,不但在五脏六腑间到处乱跑,还竭尽其所能地在所过之处不断地撕咬。

这种感觉让他无法用心应对戟烈排山倒海般的攻击。

大雪山在漫天的霜屑横飞中土崩瓦解,宛如一场震碎了寰宇的浩劫。两个孔武有力的身形在碎石瓦砾形成的烟尘中掠出数十道难以用眼睛真正捕捉到的幻象。

魔奥丁只是以一双肉掌与戟烈的离神巨斧不断交锋,竟也挣得金铁交鸣之声大作,那动静直响彻了云霄。

这一个黎明的天空,云层被搅得象一团团不断破碎然后由揉合在一起的棉花絮,用令人发指的姿态涂抹着艾雅陆域的上空。

克克鲁斯如一抹灰烟般风驰电擎,紧随在两人之后,一把把切金断玉的暴风锥仿佛是看不见的跗骨之蛆,从未离开过奥丁背心半寸的距离。

而他那只右手上,五根修长的手指却从未停止过神秘的舞蹈。

这舞蹈令魔奥丁身体里的那滴毒血象受了惊的耗子般疯狂乱转,在魔奥丁的胸腹里腐蚀着他的每一寸血肉,就好像一根铁钳在使劲地搅动着他钢丝般的神经,令魔奥丁苦不堪言。

在抵御戟烈惊世骇俗的进攻同时,他还要不断地修复着自己身体里的伤痛。

可那滴毒血,却好像一只狡猾的兔子,怎也抓不住。

此刻他就好像在面对两个劲敌。

戟烈,和克克鲁斯。一里一外,合而击之。

魔奥丁真是怒不可遏!

这群爬虫,真的会致我于死地吗?!

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东藏王!

炼苍穹不仅伺机将这个绝无仅有的作战计划吩咐给了戟烈等人,还在整个艾雅基大雪山崩溃的重压之下,抚平了魔骨潭毒水的溃散,保护了在空气中会蒸发殆尽的圣泉。

碧火寒也是因为东藏王在圣泉泉眼旁,才成功地用天行术闪入了圣泉泉眼里,成功用凝断的力量把那滴毒血转送至魔奥丁体内。

这个伟大的人,即便身死,战斗的意志,却仍不肯灭。

魔奥丁脸色愈发惨白,身上的恶魔符文已经开始逐渐淡化。

他那曾经动摇过整个界位的魔息,也明显不如刚才那么浑厚浩瀚了!

相反,戟烈和克克鲁斯却愈战愈勇,不依不饶地对这个涅迦大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个敌人作着最后的打击。

“啊!——”

魔奥丁忽地须发皆张,狂吼一声,睚眵欲裂的眼眶,血红的眼珠几乎要弹破炸出,两臂分开,一左一右,向戟烈和克克鲁斯分头击下!

众人眼前的空间被劈啪作响地撕扯开来。

克克鲁斯眉头一动,赶紧大喝道:“戟烈,他的内脏全烂了,这是他最后的力量!杀……”

最后那个“杀”字才刚迸出牙缝,戟烈便一步跨上去,以一个超越霹雳的速度闪至了魔奥丁头顶,奋力举斧,一拧熊腰——

当头劈下!

魔奥丁横眉怒目,振臂一推。

喀喇喇的响声刺穿了人们的颅腔,这里的世界仿佛被那一刻的电光绞了个粉碎。

第二十五章 艾雅的消失

 化古净地已经有整整一万年没有这样凌烈的风吹过了。

在上古禁咒的保护下,无论涅迦大陆的其他地方遭到多么可怕的撞击,化古净地始终如我,一片祥和宁静。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魔奥丁虽然给化古净地重新上了封印,但却与万年之前的那一次的结印大不相同。魔奥丁心中有着对东藏王等大陆群雄的顾忌,并没有在封印上耗费过多的力量。

因此这一个封印与当日奥丁古神气定神闲时所下的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甚至于在化古净地周围,都没有下什么防护符阵。

尽管如此,要破坏这个神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