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2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2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化级高手结下的无上封印,仍然是难于登天。

若不是奥卡伊努已经进入了九阶位,想要解封简直是不可能的神话。

在海那面的神化级战斗下,这一场迅猛无比的暴风雨卷过了整个涅迦大陆的每个角落。淋得像个落汤鸡似的老流氓费了十二分的力气,才气喘吁吁地把封印重新撕开了一个裂口。

奥卡伊努虽然八面玲珑,素来两面三刀,擅长溜须拍马,但是这一回,他依然在慎重考虑之后,选择了皈依自己本族。

一来妖界那边还有足够扫平整个涅迦的千军万马,那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势力啊。奥卡伊努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一旦圣族大军倾巢而出,将会在这个涅迦大陆抖落出多么可怕的动静。

若是典异亲自打破封印过来,看到自己不忠于妖族,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另外,东藏王在临走时说的话,对他确实有很大的触动。

虽然魔奥丁现在是很信任他,但毕竟这个魔神那颗邪恶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怜悯之心。一旦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自己这条贱命,真的是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但对于圣主典异大人来说,自己毕竟是本族人,只要自己不犯什么太夸张的错误,该不会轻易下狠手。

因此,思虑再三,奥卡伊努毅然决定,还是要帮助自己本族实现万年以来的愿望——

回到涅迦!

可让他惊讶不已的是,裂口才刚刚打开,便有一阵浓重的慑人气息便从里面迫不及待地透了出来。

那是一股熟悉,而浑厚的能量波动。

奥卡伊努倒抽一口凉气,两腿发软,噗通一声伏倒在地。

“主,主上……您,您终于来了。”

老流氓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呼吸困难地道:“恭,恭迎……主上!”

一个黑影从封印里侧出了半爿身子,应道:“嗯,很好。你来得很是时候。”

话音未落,正东面的天空发出了一声轰隆隆的暴响。

遥远的天际乍然翻卷,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暗色漩涡,用一种令人窒息的力量一收一卷,便将那边天空的整片云层狠狠地裹了进去。

那可怕的能量远远传来,就连化古净地都明显在发出轻微的颤动。

暴风雨那近乎狂啸的声音貌似在逐渐减弱了。

然而实际上,唯一改变的不是这场人为所导致的天灾之浩瀚程度。

唯一改变的仅仅是它的方向。

雨水不再从天上落向地下,而是从地面回升向天空。

包括一些碎石砂尘,甚至泥土杂草,都随之一起,向东面天际的那个黑色大洞飞升而去。

最靠近艾雅陆域的格隆半岛平原,甚至发生了强劲的地震,山洪爆发,将整个碧绿色的草原崩得四分五裂,然后几乎全部淹没。

劲鬃野早在戟烈的通知下有所准备,带着整族半马族牧民移居到了天山上。

然而即便是天山上,天象也变得极其恶劣。

暴雪狂风连绵不绝,致命的雪崩,泥石流和山体坍塌更是随处可见。

劲鬃野咬着牙望向艾雅陆域那边的天空,那个贪婪地吸收着一切的黑洞清晰可见。

“尊上,大督军……”他涨红着脸,褐色长发在片片雪花的带动下舞得狂野不羁,口中只喃喃道,“你们……一定要回来啊。”

“放心吧,劲哥……”凄笑花站在他身旁,捏紧了丈夫那滚烫的大手,一脸肯定地道,“他们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迷途之海中心的剑港岛上,数十万的帝国大军聚集,刀枪林立的中心大营里,阿塔尔身披白金作战法袍,头戴紫金皇冠,面色凛然地端坐在王座上。

冰艳星眸,映日绛唇,绽着寒气的雪肤花貌里透出一股不可侵犯的神圣。令刚刚从营门外急切地奔进来的哈尔希德无端感到了一丝心惊。

他不仅感到,西利卡的这第三位帝国至尊,似乎成长得太快了些。

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尚未开口,阿塔尔已经先出言问道:“元帅,外面的雨停了吗?我听着声音,怎么有些奇怪?”

哈尔希德微微怔了怔,才答道:“启禀陛下,雨不但没停,反而下得更大了。可是,不是从天上往地下落,而是从地上往天上飘呢。”

“什么?”阿塔尔虽然目露惊异,但是表情依然显得很镇定,看来这些时日以来,这位年轻的君主所得到的历练,确实让她成熟了许多。

“启禀陛下,东南面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洞,整个艾雅陆域似乎都已在沉入迷途之海后,又被吸了进去。我估计是东藏王他们的战斗震动实在太大,使得原来的艾雅陆域所在的空间发生了扭曲,空间被撕破所导致的意外。”

阿塔尔目中异色一闪即逝,忽地问道:“东藏王……可有消息么?”

哈尔希德对女皇的这个反应似乎有些意外,但也并没放在心上,只是淡然摇头道:“还没有。目前,接近那一片海域实在太危险了,即便是九阶位的高手,想要自由来回只怕也是有些困难。所以……我们还不能得到那边的任何消息。”

阿塔尔面上似乎隐有一层悲凉,但却很快消失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闭目不语。

哈尔希德见陛下没有说话,忍不住又道:“海浪很猛很急,看来整个迷途之海有不少地方都发生了海啸,我看一定都是空间扭曲所导致的副作用。陛下……您真的要强行渡海,赶往伊瑞亚吗?”

阿塔尔闻言蓦然睁目,双眸中精光暴湛,火红的头发仿佛映下了一整片红云在她如花朵般艳美的容颜上。

“我知道,这确实是危险而且艰难的,但是如果不尽快行事,只怕东藏王所做的一切部署便将付诸于空谈。我们不能再耽误了!”她斩钉截铁地道,“听着,稍作休整,尽快准备渡海,登陆伊瑞亚,我们要是不赶在奥卡伊努将妖族的大军都过来之前作好准备,那么整个涅迦大陆的安全,都会毁灭在瞬息之间!”

天空中那个比一整个怨息之巢还大的窟窿在世界的东南角上整整吞吸了一天之后,才渐渐消弱下去。

第二天黄昏,黑洞已减小了大约一半,拿原本汹涌的力量也几乎快感受不到了。

第三天黎明的时候,更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大小了。

直至第三天晌午时分,用肉眼已经几乎看不见它的存在了。

终于到了傍晚,一个完整空间本身自有的修复能力,让这个被异力打开的黑洞最终成为了历史。

然而,这一战所带来的影响仍旧不可估量。

整个艾雅陆域都在这一场战斗中被吸入黑洞,消失在那个变形的空间里。原本四大陆浮在一个迷途之海上的世界格局,变成了一个三足鼎立的形式。

许多地方连续遭到了不同程度地震,山洪,或者风暴的袭击,许多山岭变成平原,丘陵变成高山,就连世界第一大河血汨罗河也改道分流,在下游开出三道小支流,分开奔向迷途之海。

这一场规模空前宏大的浩劫席卷了整个涅迦大陆,无论是人类,蛮骨族,还是所剩无几的树神族都在这场灾变中历尽劫难。

“这个世界愈发美丽了。”典异衷心地赞美道。

他修长的手指拈起了一朵刚在风雨后盛开的小花,洁白如玉的花瓣在他掌心轻轻散开,随着那温柔的晚风,一荡,一荡地飘向远处去。

“我真是没有想到啊,”典异的嘴角轻轻扬起,那微笑像一朵花开般地安静而寂寥。

他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道:“我手下的三巨头,竟会在此次计划中无一幸免,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奥卡伊努小心翼翼地道:“主上,血魔王大人现在下落不明,或许……”

典异轻轻地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克克鲁斯虽然未死,但我知道,他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

“这……为什么?”奥卡伊努大感诧异。

典异没有回答,却侧首向老流氓饶有兴趣地注目而视。

奥卡伊努被那双金色的眸子看得毛骨悚然。

良久,典异才双眉一挑,轻笑道:“奥卡伊努,你……果然很有一套啊。”

老流氓吓了一跳,赶紧伏下身道:“主上,老,老奴……只是想留着这条贱命,为……主上,效效犬,犬马之劳!”

典异呵呵笑了,他站起身来,亲自走到奥卡伊努身旁,将老流氓扶了起来道:“不要害怕,你做得不错。不仅自身实力大大提高,而且再次破坏了重新结起的禁古封印,帮助在通道中只有一半力量的我出来。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仰首挺胸地回到这片万年前的家园,大展拳脚了。”

奥卡伊努受宠若惊,赶紧站起身来,拼命擦着额上沁出的豆大的汗珠,唯唯诺诺地跟在典异的身后。

两人站在化古净地的一块高地上朝不远处那残破的禁古裂隙凝目望去,妖族的大军正如潮水般从那失去了禁制的通道中源源不断地奔涌出来。

第二十六章 你死我活!

 而化古净地的中心很快出现了一架巨大的金色战车。

这是圣族典异大人的御用战车“梵罗己”。

这个十丈见方,高达七十余尺的铁塔全身以澳金浇铸而成,秘银丝穿透了它的身体以加固,另外,也可用以渗透符法能量的贯穿流动。齐腰粗的弥钢锁错综复杂地盘绕住了这个庞然大物的整个下半身,然后向四个角上伸出去。

四头妖界魔兽黑库鲁被紧紧地拴在梵罗己的周围。

四只十吨重的怪物一起飞翔在空中牵动这辆战车的规模,用脚后跟想,也能判断出那场面有多么气势雄浑。

而典异则是驾驭这四条超九阶魔兽的主人。

除了他以外,又有谁能够轻而易举地驾驭这种实力超凡的异类魔怪?

典异气定神闲地端坐在“梵罗己”整个唯一的宝座上。

除了他本人以外,任何一个接近这个宝座十尺范围内的人都会被处死。

这是圣主大人高高在上,绝不容得丝毫侵犯和逾越的权威的象征。

早在很久以前,拥有无上神力的典异,便已是太古妖族的主宰了。他的真实年龄,甚至比奥卡伊努在这个世上存在的时间还要久远得多。

可从外表上看,却丝毫也见不到半点岁月留下的痕迹。

除了那一双闪烁着炯炯金光的神瞳之外,皮肤微暗的典异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成年妖族男性而已。

甚至在他进入涅迦之时,本该因拥有太过逆天的能量而导致的天谴也没有遭受到。

显而易见的是,就光是在掩藏自己的实力这一方面,他比起魔奥丁,做得已经好很多了。

这倒不完全是因为典异的实力超过魔奥丁,而是因为魔奥丁的性格本身是不完整的。本身是被奥丁古神从灵魂中分裂出来的他继承了奥丁身体中所有的劣根,暴戾,跋扈,骄傲,贪婪……

他根本不屑于去掩藏自己的实力。

实事求是地说,在这世界上,本来也没有多少存在,会令他感到有必要去掩饰和隐藏自己。

可是典异不同,他的性格非常完整。

他内敛,沉稳。

没有人能触摸到他内心真正的思想是怎样的。

正确的说是没有一个活人能触摸到。

那些曾经触摸到或者曾经试图去触摸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这里面包括了孔雀的生母宁曦茹。

典异看着自己准备就绪的这五十万精英大军,竟有接近三分之一都是八阶位以上的强者,而剩下的,则也都是七阶位的高手。

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有了这支队伍,自己便能在涅迦大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从今往后,这个世界就是属于我的!

我只需轻轻跺一跺脚,都可以令这天下风云变色,寰宇痉挛。

典异想到这里,不禁十分满意。

虽然失去了戒古拉,克克鲁斯和旭狨这三名亚神级存在,但我还有着百万能呼风唤雨的精英大军。

他们不仅仅受过严格的训练和挑选,更重要的是,个个都出自名门,出身显赫。

这注定着他们变身后的能量能吞噬这整个苍穹!

典异薄唇微启,终于开口,下令道:“全军将士坐下,我有话要说!”

他并未有意纵声大喝,却如千万把重锤,骤然猛击在每一个妖族军士的心头。

这五十万妖族高手本来都在做各自的准备,已是随时待命,听见圣主开口吩咐,赶紧都将注意力集中过来,望向这边来。

一百万道如炬的目光齐刷刷地扫过来,气势万钧。

奥卡伊努站在梵罗己边上,心头仿佛中了一阵战鼓狂擂,顿时也是斗志狂焚。

“一万年前,圣祖元殧便被奸人暗算,同我们圣族人数万同胞一起,被放逐到了罗刹界。”典异目光如千万刀剑翻搅出的厉光,扫向每一个人脸上,不紧不慢地说道,“那里终年被三个烈日轮番灼烤,大地龟裂,河床干涸。我们衣不遮体,饥无择食。好不容易熬到了今日,禁古封印终于被我们打开,我们……终于可以回到这阔别了万年已久的家园了!”

他握拳一晃,五十万大军人头涌动,人潮如波浪般掀腾起来,发出一阵山呼海啸,欢声雷动。

典异将手一摆,面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大家不要心急,我们还有一些最后的事情要做。”

人们即刻安静下来,除了沙沙的风声,竟只有法袍随风轻舞的响动,和这群高手们绵长深沉的呼吸,不注意听的话,几乎要以为这一群人是石头雕出来的,站在晌午时的烈日下,竟纹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