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8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8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8: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事情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克克鲁斯轻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想我不会再战斗了,我会陪着我心爱的女子,长相厮守,直至终老。”

说这话时,丛林十二始终看着他微笑,两人的双手紧紧握住。那情形,任凭天地发疯一般翻滚咆哮,也绝不会分开似的。

孔雀冷艳的面容在眼前一闪而过,戟烈小心地叹了口气,终于道:“走吧。”

“最后,我们在烙谷分的手。”戟烈忆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相信他们。要知道,如果他真想那么做。当时在魔骨潭,他们完全可以杀了我。”

阿塔尔点点头,轻声道:“我虽然没经历过,但我想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她侧脸的剪影在晨曦时犹如薄雾般蒙着一层淡淡的忧伤。顿了一顿,她才继续道:“东藏王,……那是我父亲。”

说完,年轻的人族女皇终于开始抽泣起来。

开始肆无忌惮地宣泄自己的悲痛。

戟烈则张大了嘴巴,一张微蓝的脸涨得紫红,山一般的身板好一阵摇摆。

“你是……尊上的骨肉?”他惊道。

阿塔尔点了点头。

素来高傲自大的人类,数千年来一直奴役着蛮骨族。

谁也无法想象,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族女皇,身体里竟然会流着蛮骨族的血液。

而且还传承自蛮骨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领袖炼苍穹.天地之眼。

即便在结盟共御外敌的数月之后,那些贵族们依旧会为这个惊动天下的消息心率不齐,血压升高并且叫嚣不已。

然而这些终日在豪门深处养尊处优的老老少少们实在太低估这位年轻女孩儿的承受能力了。

论起毅力,阿塔尔比起她的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竟然以绝不承让须眉的宏大气魄,在戟烈到达永翼城第二天晚上的接风宴上,当众宣布了数十年秘而不宣的事。

“我是炼苍穹.天地之眼和依依露.西利卡的女儿。我的身上,有着勇敢的蛮骨族留着相同的血液。”她如是说道,“从今以后,蛮骨族与人族平起平坐,再无优劣,天下万民,一视同仁。”

还未从重伤中痊愈的大元帅哈尔希德对阿塔尔女皇的这一做法惊诧不已。

这种做法一定会让那些早就对西利卡最高权位觊觎已久的贵族们有足够借口逼阿塔尔退位的。

可是阿塔尔却不以为然地道:“戟烈以亚神级修为硬生生阻止了空间扭曲所导致的环境恶劣变化,阻止了山洪,地震,海啸,等种种灾难给我们带来的浩劫,难道还不够我们对蛮骨族的勇士们改变以往的看法吗?”

众人哑口无言。

包括目瞪口呆的戟烈,他也没料想到这个敢作敢为的阿塔尔竟然就这样把这件事公告于天下了。

这太令天下惊骇了。

无论是西利卡帝国的千万人族,还是远在东源大藏的蛮骨族,都将对这个事实感到难以置信。

即使阿塔尔那高挑的身材和一头火红的长发确实极具蛮骨族特征。

第二天清晨,女皇请戟烈帮忙,要将自己的意愿昭告于天下,传述到迷途之海东岸的东源大藏去。

那里还有数十万蛮骨族人,和数万名树神族残余百姓。

戟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是他却向阿塔尔女皇道,他也有一个请求。

阿塔尔不由心中一阵感慨。

父亲与戟烈相识数十年之久,亦师亦父,感情深厚。他的难过一定不再自己之下。

同时她又不禁千般羡妒。

好歹,戟烈与父亲一起共事了那么久。

父亲的许多习惯,许多思维方式,甚至许多生活细节,都能在戟烈身上隐约可见。

可是自己,却仅仅只有短短几次转瞬即过的见面。而且那时少不经事,竟丝毫也没珍惜那些来之不易的相聚时光。

现在想起来,阿塔尔不禁感到无比懊悔。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甚至于……

自己还没来得及叫他一声——

“爸爸!”

天命元宫中,亘古金殿内,阿塔尔端坐在王座上,轻轻闭上双目,抿紧了嘴唇,竭力阻止自己不去想这些。

第三十四章 挑衅

 “我一定会让魔奥丁得到应有的惩罚。”东藏王在最后一次临别时拧紧了双眉,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

但是他想了想,又向阿塔尔道:“我希望你能满足我和贵国先皇的愿望,让天下万民和睦相处,亲如一家。”

阿塔尔想到这里心头一颤。

那时,他就预料到自己回不来了吧。

女皇双眸如炬,信誓旦旦地道,“戟烈先生,你是拯救整个涅迦大陆的勇士,一次又一次地解救世界于危难之中。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帮助你。”

“把孔雀给我。”戟烈沉声道。

说这话时,他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伤楚。

孔雀啊孔雀……

那个玉簪花一般柔弱的女子,究竟怎样了?

他的身体如同磐石般坚强,可是一想到这个名字,他就觉得自己要一点点化开来了,那心痛象冰雪一样,覆满了城外的凝泪湖。

阿塔尔不禁轻叹一声,颔首答应道:“孔雀不在我手上,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一定尽力帮你找到她,把她带回你身边。”

戟烈向她凝目而视。

从这个尚显稚嫩的女皇面容中,竟有着与其同龄人完全不相符合的坚定和沉稳。

那种感觉,竟然……时曾相识。

戟烈浑身一震。

竟然像极了尊上!

他满意地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阿塔尔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道:“你带回来的碧火寒到现在为止一直昏迷不醒,我看还是先留在宫中治疗吧,他现在显然不太方便长途跋涉。”

“我明白,”戟烈点头道,“这正是我急着赶回这里的最大原因。在克克鲁斯屠戮了旷古壁垒之后,我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水族死伤大半。已极少有高手能医治碧火寒。我想也只有西利卡的符术疗法才能将他解救过来。”

“我们一定尽我们的全力。”阿塔尔轻轻用手指抚着从额前垂下的一络长发,若有所思地道,“我想,他是树神族现在最需要的人才了。我不会让我们的树神族兄弟们失去他的。”

戟烈摸了摸耳下吹着的那颗焰纹火玉,点头道:“好,既然如此,我这就出发。”

转过身,他伸手入怀,面上掠过一丝犹豫,稍作思忖之后,他没有再说什么,大踏步走出了亘古金殿那十丈多高的大门。

下了三天三夜的倾盆大雨终于停了。

雨过天晴之后,永翼城的天空像一大片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的蓝色丝绸,偶尔飘过几朵雪丝绒般的云朵,犹如是天上的仙子在闲庭踱步。

大街上的人们熙来攘往,显然没有被糟糕的天气影响,在一场史诗级的大战之后,各自奔忙着自己的生活。

小贩们像以往一样将货物堆满了沿街的摊上,卖力地吆喝着。虽然天色还早,但是已经有不少人出来兜兜逛逛了。

有符术学校学习的低阶学徒,有在元息武校修炼的年轻武者,也有一些年长的修行者,不时地向一些小贩们商讨着价钱。

据说在这种黑市里,有时候也会无意中淘到一些好东西的。

不过戟烈认为,这种可能性比魔奥丁从异界爬出来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摔死的几率高不了多少,所以他通常完全没有兴趣凑近去看。

路上的行人偶尔会用充满敌意和警惕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望向戟烈。甚至有些路过的符术师,或元息武士,会故意向这个蛮骨族人投来挑衅的目光。

戟烈也懒得去理睬,只是故作不知,径自向城门口走去。

尽管如此,仍旧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符术师鲁莽地挡在了他面前。

“嘿,蛮夷……”这个家伙咧着嘴往戟烈身前一拦,轻蔑地笑道,“永翼城是个高雅而神圣的地方,不适合你这肮脏的脚丫子进入,明白吗?”

这个人的头顶只到戟烈的腰部,眼睛却直翘到了天上。

戟烈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沉声道:“让开。”

“嘿嘿嘿,你知道吗,蛮夷?”这个目中无人的年轻人把大拇指朝后面两名身背巨剑的武士翘了翘道,“我的两个朋友跟我打赌,说我不可能在两分钟内把你放平。”

戟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进入了亚神级后,他的元息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让这些个新手一点都感觉不到的话,那么只要他走进这几个浮躁的娃娃三百丈之内,就会让他们闻风而逃。

“我给你两秒钟的时间离开,否则我就浪费我一秒钟的时间,把你挂到那边楼顶的旗杆上去。“戟烈仍旧懒得看他一眼,只用嘴朝三十码外的那幢楼顶有一根旗杆的方向努了努。

年轻人放肆地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一双年轻气盛的眼中恶芒大炽,五指一拨,一枚三阶位寒冰箭即刻疾电般射了出来。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后面两个三阶位元息武士的手已经伸在了背后,紧紧握住了那两柄玄铁巨剑,死死地盯着戟烈。

一旦同伴吃了亏,他们就会立刻拔剑冲上来相助。

可是戟烈动都没动。

只听啊地一声惨叫,那人竟然已经到了戟烈刚才说的那根旗杆顶上,头下脚上,吊在了上面。

两人吓得目瞪口呆,互望一眼,没想到竟然连发力拔剑的机会都等不及,同伴便已经一败涂地。

而且还败得那么难看。

那名符术师的寒冰箭一出手,便像泥牛入海般不知所踪,还在没人能看见的速度下被人倒吊在旗杆上哇哇大叫。

看情形,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估计早就有人断了气。

“还不让开吗?”戟烈向前跨了一步,抬起头,若无其事地又问了一句。

为了节省麻烦,他故意放了一点杀气出去,好让这个突如其来的风波快点结束。

或许是有点过了头了。

“噗通”——

前面的一名武士竟吓得一个踉跄,重重跌倒在地。边上的那个哪还敢再多说什么,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出糗的同伴扶起来,脸色煞白地往后退去。

在永翼城有好几所知名的符术学院和元息武校,平常这种年轻气盛的学生们当街争斗的事时有发生,加上戟烈的动作实在太快,这一切竟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小贩们依然在吆喝着推销自己的货物,顾客们则仍旧为自己看中的宝贝在讨着价钱。

戟烈也不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举便要往前面走,忽地发现刚才那个人摔倒的地方,有一样小物件掉落在了地上。

他皱了皱眉头,俯身去拾了起来。

是一个精致的小圆筒,上面刻着几个古老的符文,看起来,年代也有些久远了。

戟烈心里忽地一震。

不知为什么,第一次见到玄离镜的场景,直到合力击杀魔奥丁,这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如翻书般一幕幕犹在眼前。

那一刻漫天血污……

戟烈皱紧了眉头,不禁用手轻轻揉了揉额头。

转眼之间,秋枯客,符脊,东藏王,迪波拉,符羽烟,萨雷摩,老乌一个个在这场战争中离开了。

碧火寒自从艾雅基陆域回来之后便始终昏迷不醒。

而孔雀和婕儿,竟然也先后离自己而去,至今生死未卜。

戟烈不禁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侧首望向四周陌生的人群。

这个战后的城市显得忙碌而安详。

这一场染红了整个涅迦大陆的战役,终于结束了吗?

也许吧。

一切……

都该结束了。

戟烈长长地叹了口气。

孔雀啊孔雀……

你到底去了哪里?

眼看就要走到了城门口,眼前忽地扑过来一个人。

一下子就窜到他的怀里。

戟烈呆了一呆,张开双臂,一把将来人紧紧抱在怀里:“婕儿!你,你都跑到哪里去了?!”

这个扑倒他怀中的小姑娘正是在艾雅基陆域赌气离去的树神族游侠婕儿。

后面跟着的那头庞然大物,却是那头萨雷摩的遗宠金毛狻。

婕儿只哭得梨花带雨,娇躯乱颤。拼命抱着戟烈,呜咽了半天,总算把后来金毛狻赶在他们和魔奥丁争斗起来之前,拖着自己离开艾雅基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戟烈突然与婕儿重逢,自是喜出望外,高兴地拍了拍金毛狻表示感谢,看着老实巴交的金毛狻腼腆的样子,却又想起了老乌,不由得面色一黯。

“老乌呢?”婕儿偏偏抹着眼泪很不恰当地问道。

这段时日来,婕儿和老乌的关系确实保持得相当不错,何况她也知道老乌与戟烈是怎样的关系,相伴作战十余年,极少分开,这时见老乌没和戟烈在一起,便出言相询。

戟烈用力地舔了舔獠牙,有意避开了这个令他心如刀绞的话题。

“你怎么会在这儿?”他有些奇怪,本来如果不是为了碧火寒,他多半不会来奥尼陆域,便问道,“是金毛狻带你来找我的吗?”

“不,是他。”婕儿乍遇戟烈,兴奋得又哭又笑,见戟烈询问,便信手指向站在不远处的一人答道,“我们在迷途之海上遇见的,他好像很厉害喔,救了我和金毛狻的命。然后我说我要去找这个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勇士,他就说他能帮我找到。然后他就带我来这里了,我一开始还怎么都不信你已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