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9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49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8: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经在永翼城了呢,我以为你一定会在劲鬃野那里的。”

戟烈心里微感诧异,也没仔细再听婕儿唠叨个不停,只把赤眉紧蹙,侧首便向婕儿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里静静地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好像在那里已经站了一万年之久似的。仿佛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便已经与这一片天,这一片地,这一片人群和城墙融为了一体。

第三十五章 回到人间

 若不是婕儿说起,戟烈知道自己决然不可能感觉到那里还站着这么一个人。

蜷曲的长发轻轻舞动,飘向天空,肤色微暗,泛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光华。那双金色的眸深处,隐约透射出足与日月争辉的神采。

戟烈的呼吸莫名急促起来。

那人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神色亲切,没有半点不友善的气息。

然而那具比例完美,矫健结实的身体却让戟烈感觉到一种巨大无比的压迫力,直逼至眉头!

一股森寒之意自心底里升起。

戟烈不由缩紧了瞳孔。

“退后,”他伸出胳膊,将婕儿揽到自己背后,并沉声吩咐道,“帮我把人群疏散。”

他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像霹雳一般凶猛起来,边上的金毛狻竟一阵抖嗦,把全身的金毛都根根倒竖起来。

“戟烈,怎么了?”婕儿感到了气氛的异常,不由问道,“那人……有什么不对吗?”

“马上离开,这里危险。”戟烈想也不想地道。

“为什么?我不明白。”婕儿大奇,上前握住戟烈的胳膊劝道,“他是好人,这一路上他一直待我很好啊。”

“你应该听他的话,孩子。”那人终于开了口道,“这里的确危险。”

“……因为我是典异,罗刹界的圣主典异。”

“我是来毁灭你们的。”说着话,他淡然一笑。

那笑容怡然,竟恬静得如同此时的天空。

婕儿张大了嘴巴,骇得完全发不出声音。

周围的空气顿时紧张得像一枚贴住了咽喉的刀片。

那感觉……

只微一用力,便即见血封喉!

元帅府邸里,刚起床的哈尔希德正在用早餐。

“吃笋叶烤鸠蛋好不好?”一个装扮入时的贵妇在他身旁温柔地道。

元帅夫人不仅仅温柔娴淑,而且是一位优秀的七阶位火符师,她做的八宝饭在很多年以前就征服了哈尔希德的心。

本来,现在已经贵为元帅夫人的她没有必要再亲自动手做饭了。可是眼看刚从破碎的伊瑞亚归来的丈夫身受重伤,这让蕙质兰心的元帅夫人很是心疼,这两天顿顿亲自下厨,给哈尔希德做些好吃的补补身子。

“昨天已经吃过了哎。”哈尔希德用力地挠挠头道。

“那吃清蒸雪蜊?”夫人又问。

“昨天中午我一口气吃了八个呢。”哈尔希德说着,脸不禁有点红。

“那么……红烧犀蹄儿?铁板龙犀顶?你知道那些有利于你内伤的恢复。”夫人一脸关切地道。

“这两天我可是天天在吃那些玩意儿……”哈尔希德苦着脸道,“搞得我现在只想来一碗稀饭。”

“那怎么行?”夫人俏脸生寒,立即把两道柳叶似的眉毛直直地竖了起来道,“你根本是在开玩笑,你的伤连一半都没好,怎么能不吃写好的补补?”

哈尔希德还欲再说,门外忽然来报道:“女皇陛下驾到!——”

两人吓了一大跳,也顾不上再做争执,赶紧出门迎接。

“我刚送走了戟烈。”等夫人退开,剩下两人独处,阿塔尔便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请他助我和蛮骨族重新签订一份盟约。今后我们划海而治,天下太平,开通商业往来,发展人民生活。”

哈尔希德点点头,道:“陛下英明,这样比用战火去侵略来得更有意义。”

“可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那是什么?”

“找回末日孔雀。”说着,阿塔尔清亮的双眸中竟不经意地流过一缕惋惜的神色。

哈尔希德眉骨一动,这才发现在那一晚遇难之后,女皇陛下这是第一次在人面前露出温和的神色。

这些时日以来,她无时无刻不是红靥覆霜,双目湛寒的。

在百万军士前是如此。

月下一人挑灯独坐时,亦然是如此。

相比半年之前,阿塔尔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两圈都不止。

哈尔希德不禁心中感慨。
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女皇陛下是高高在上的,却也是寂寞无依的,谁能了解她心里的苦楚呢?

当时对末日孔雀的欺害,是阿塔尔性格尚且不成熟的表现,但也是一种痛苦的宣泄吧。

老流氓一死,阿塔尔大仇得报,整个人仿佛从一个千层炼狱中解脱出来一样,对于许多事情的理解,开始从大局去着眼。

而对于过去曾犯下的那些错误,她也是心存悔意,只不过作为一个万乘之上的君王而言,有些事,即便是错了,也要坚持下去。

哈尔希德抿了抿唇,略作思忖,才沉声道:“既然如此,我即刻派人寻找孔雀的下落。陛下放心,我一定会做得隐秘些的。”

阿塔尔轻轻颔首,唇角微掀,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她想了想,刚要再说些什么,猛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从远处迅雷不及掩耳地响起。

大地骤然上下摇摆,门窗喀嚓喀嚓地崩碎成大块大块的碎片,纷乱地落了一地。

柱子和房梁刹那之间裂开数条拇指宽的裂缝,整个房屋摇摇欲坠。

两人脑中都是被这一记巨震轰得嗡嗡作响,齐齐变色,掠出房间察看。

元帅夫人第一时间跳在了院子里,招呼下人们出房避险,哈尔希德稍许叮嘱了几句,便与阿塔尔一起跃入了空中去。

刚跳起五丈高,一整间石屋便从阿塔尔的头上飞了过去,险些撞落了阿塔尔头上的紫金皇冠。

两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永翼城的整个东城门口,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那是戟烈离去的方向!”阿塔尔一声尖叱,衣袂声响处,已经象大鸟般疾滑过去。

哈尔希德紧随其后,他重伤刚愈,竟不如阿塔尔行动快捷。

一路看去,永翼城的屠龙广场东面那块区域,地上甚至被擦出一个百丈余长,数十尺深的痕印。

原本在那痕印之上的建筑物全都不翼而飞,两边所有的房屋都东倒西歪,断壁残垣,夹杂着几段残缺不全的尸体,看得两人心魂俱断。

在那巨大痕迹的端头,站了两个人。

远远一望,就认出靠近这一边的便是戟烈。

可再往另一边一看,两人都是猛地一个哆嗦,只觉得脊椎上的冷气飕飕直抽,险些从半空中掉下来。

典异!

怎么可能……竟是典异?!

哈尔希德和阿塔尔面面相觑,惊得合不拢嘴。

这个典异……竟然能从那个空间断层里逃回来?!

“陛下,你肯定当时典异是死了的吗?”

“即便没有死,他也不可能回来的!当时那里的空间已经和这里折断了啊!”阿塔尔怔怔地道,“这……怎么可能?……”

……这个恶魔,怎可能轻易便……回到了人间?!

哈尔希德不敢犹豫,赶紧横身拦在阿塔尔面前,左腕一翻,一朵血红的花丛他掌心一摇,一摆地滋生出来。

花芯像蛇的信子一般晃动,姿态妖艳!

他另一只手中,银亮的光华在一个巨大的风符文上绽现出来,仿佛清泉涌动,把整片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就好像在两人与戟烈典异之间立起了一堵矗向天空去的墙壁,在无形之中在永翼城和女皇陛下前面加上了一层比弥钢块还坚固的能量防护。

阿塔尔咬着牙道:“哈尔希德,快些退后,你的伤还没好呢。”

“不行……”哈尔希德只做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防御措施,便已经脸色煞白,赶紧下降到地面上,气喘吁吁地道,“臣,必须为陛下的安全考虑,宁死也要保陛下安全!”

“没有关系,”阿塔尔淡淡地道,“一旦戟烈败了,我们无一幸免。”

“烈哥是不会败的。”

边上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兀然像风雨中的铃声般跃入耳帘。

两人微吃一惊,齐齐侧首。

婕儿双手握在胸前,凝着那双平日里巧笑倩兮的银眸,如望穿了秋水般,定定地投向场中。

“你们何时听过戟烈会败?”她蓝色的肌肤如丝绸般润滑,小脸上竟有一丝信心满满的笑意。

金毛狻在旁边用力地发出低嘶,仿佛是在努力去相信这是个事实。

“或许吧,”哈尔希德咬了咬嘴唇道,“典异被丹尼尔的魔杖伤得不轻,能量场已经大为缩减,不如从前了。”

“所以,烈哥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败的!”婕儿再一次,用无比肯定的口吻低声倾诉。

只听喀喀一声爆响,一道赤练凭空乍然出现!

戟烈的“离神”在谁也没有看清楚的那个瞬间,竟然已猝地劈到了典异的身前。

典异的左腕大约比戟烈的拇指粗不了多少。

可是他只一伸手,就死死地捏住了“离神”宽大的斧刃!

然后猛一抬腿,戟烈便横空飞出二十多丈远,喀喇喀喇地一阵大响,直撞入边上那座楼房里去。

房子象是随意堆起的积木,这时便噼噼啪啪倒成了一团。顶上的旗杆啪地拦腰折断。吓呆了的风符师这才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重重地跌倒在青石砖铺成的街道上。

骨裂的脆响爆豆般传出数十尺之外。

这小子的脊椎肯定保不住了。

轰地一声,一根横梁从废墟中腾空而起。戟烈从下面一跃而出,稳稳地跳到那风符师的面前,伸臂轻挑,将那连声音都喊不出来的小子反手扔了出去。

刚才另两个挑衅的年轻人这时早溜得远远的,站在赶来的永翼城禁卫军背后屏息观看,忽见凌空飞过来一个人,当下不及思索,伸手便接。

三个人狼狈地跌成了一团,只听远处传来戟烈冷冷地喝声道:“走远些,以后少惹麻烦。”

几个小子魂飞胆裂,吓得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刚才的嚣张跋扈,早已不知所踪。

大家多给点收藏,让我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我吧,多谢啦~~~

第三十六章 再杀戮一次

 离神”泛着炽红的光芒,在典异比弥钢条还坚硬的手指间象蛇一般拼命扭动,仿佛是在对戟烈誓死效忠。

典异面带轻松,好像丝毫也不把这柄神斧放在心上,他露齿一笑,忽地发力,将巨斧往地下掷去。

轰地一声闷响,那斧身直没入地面,直露出一个小小的尖端在青石砖上。

离神果然已如神器般极具灵性,脱离了典异的掌控,刚入地面,便化作红电疾闪,喀喀声响处,竟如同百万条灵蛇窜涌,急切奔入戟烈掌中,汇聚成形,化为巨斧形状。

典异毫不在意,只是伸手朝戟烈点了点手道:“你们在伊瑞亚灭了我苦心经营的五十万精英大军。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我想要做的事,没人能够阻止我。”

他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戟烈心知有异,一个箭步抢过来,双手横持巨斧,向典异拦腰劈到。

典异好整以暇,双臂分开,巨大的金色电流自他掌心源源不断向外倾泻而出,汇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网,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向外张开。

哈尔希德圆睁双目,眼睁睁看这眼前的电流凶狠扑至,所谓的防御屏障如同一张犒纸般不堪一击,一触即碎,哪里还来得及躲,正想回头保护女皇,一把墨色巨剑横身拦到。

他这才想起,最近这把罪赎,一直在女皇陛下的身边,倚着神剑之威,这一回本该是做臣子的保护皇上,却不料竟是陛下及时拔剑,救了自己一命。

“当——”地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在耳畔响起,轰得大元帅和女皇齐齐飞身而起,向后弹了出去。

四周的建筑物由近及远,都逐个散架,零碎成一片碎石残木飞向半空中去。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将整个永翼城撼得摇摇晃晃,天地轻轻颤抖,整个永翼城的东南角都变成了一片废墟。

稍远些的楼房被那强劲的金色电芒余劲扫了一圈,都好像是一批大小不一的豆腐,顶上被齐齐削去了一块似的,天花板和屋顶全都不翼而飞了。

戟烈的离神一斧砍在那电网上,总算为永翼城挡下了至少三分之二的伤害,但劲力反震到他双臂上,也仍然向后踉跄倒退了六七步,才勉强拄斧,稳住了身形。

“就凭你这样蝼蚁般脆弱的力气,能阻挡我吗?”典异两手一摊,桀桀笑道。

他那两条细长的眉毛骄傲地飞扬起来,金色的眸中精光熠熠,怵人心魂,浩瀚神息已全部被他肆无忌惮地放了开来。

那其中的暴戾之气已狂盛得令人魂飞魄散。

“你们不熟悉我,或许这是我的错。”趁着戟烈还没缓过气来,他又满面谦逊地笑道,“虽然这种事以前我也经常做,但近千年来,确实做得已经很少,实在有些生疏了,很抱歉。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决定再陈恳点向你们介绍一下自己。”

他说着又一挥手,一道齐腰粗的金芒再度腾空而起,径直冲破了穹天而去。

众人抬头,只听见那云霄里发出令人窒息的轰鸣声,如一万道天雷由远及近地逼下来。

云层隆隆直响,缓缓翻卷开来,竟裂开了一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