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刻录炼金师 >正文 【171】斯坦

正文 【171】斯坦

作者:疯了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3: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4
    

    一个年轻的魔法师站在卡鲁那帝都佣兵公会的公共情报面板前面,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他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反复的提醒着他:“你也是赫氏门徒,你不能丢了赫氏的脸!”

    “斯坦,你怎么了?”旁边的红发女子看着激动地青筋暴露的年轻魔法师,奇怪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看到竟然有屠龙任务,有点激动而已!”被称作斯坦的年轻魔法师淡淡一笑,平复了内心的激动。

    “屠龙任务?那可是一条火系巨龙,你一个火系魔法师激动什么?人家可是火系免疫的呢,就算是已经有十四级,你的火系魔法能破开人家的火系魔法免疫吗?”红发女子奇怪的说着,不过那语气并不像是在质问,而像是在担忧。

    “呵呵……”斯坦笑了笑,不再看面板,眼睛看向了提拉特的方向,仿佛从那里看到了什么,他的嘴角画出了一个弯弯的笑容,想起了半个月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情。

    百多位老老少少,在一队凶神恶煞的士兵的押送下蹒跚前行着,还时不时被人踢一脚。他们便是出手帮助了惩戒骑士弗里德刺杀李赫的施耐德家族,队伍里正抱着一个孩子,扶着一位老人的年轻人正是化名为斯坦的斯坦德维尔。

    “你们背叛了领主大人,死不是对你们最大的惩罚,你们将被流放到提拉特以外。永远背负背叛者地罪名!”一个士兵大声的呵斥着,再一次打击了他们本以脆弱不堪的心灵。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你们杀了我吧!”施耐德状若疯癫的抓住了一个士兵的领子,大声的哀求着,但是被推倒在地,没有人愿意杀他,杀他只会脏了手。

    “父亲……”斯坦德维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件事情本不该发生的。但是他没有阻止父亲和家族某些人的野心和报复之心,而他也只有选择与家族共存亡。

    突然之间暴风大作,那百多人地队伍突然之间消失了,有一些暗中监视的人忍不住跳了出来,但是迎接他们的便是残酷的屠刀。李赫与暗都没有派人监视。但他们却派人在这里等着那些监视的人自己跳出来,杀掉之后顺藤摸瓜,清除这些隐患。

    斯坦德维尔等人并没有死,他们是被鳞人地沙漠领域转移到了沙层之下。并且快速的运到了沙巴克部落的秘密城堡之中。在城堡里。施耐德与斯坦德维尔见到了正在饮酒的李赫,李赫并没有什么生气地迹象,反而招呼两人过去一起喝酒。

    “施耐德阁下,失去爵位被迁徙您经历了。造反也造过了,往后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怎么过日子了?”李赫看着一脸愧疚地施耐德,若说以前的施耐德是一头高傲的孔雀,那么现在他就是一只自卑的山鸡。

    “老师……”斯坦德维尔站了起来,想要说什么,却被李赫伸手阻住。

    “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找你们算账地!斯坦德维尔。你还记得老师曾经答应过你什么事情吗?”李赫温和的笑着。测试文字水印3。不等斯坦德维尔回答,继续说道:“我说过。不管你们家族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放他们一马!现在,我来履行我的诺言了!”

    “啊……”施耐德父子同时惊讶的抬起了头,看着李赫,眼中充满了希望的光芒。

    李赫淡淡一笑,说道:“你们只不过是被人利用了地炮灰而已,从你们一来暗就已经想好了安置你们地方法,虽然对你们来说从一开始就别人和我算计是很不公平的,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公平只有在实力强大地情况下才有的讲,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愤愤不平,而且连续两次的挫折应该已经告诉你们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了。”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一个是去卡鲁那,那里距离提拉特比较近,我想要关照你们也容易,一个是去帝梵诺,那里几乎没有人认识你们,你们可以重新开始!不管选择哪一个,你们家族都要有两个人必须留给我来安排,一个是斯坦德维尔,他是我的学生,我还没有教给他足够多的知识,一个是我已经留下的孩子,应该是斯坦德维尔的堂弟,叫波尔,他很适合学习炼金术,我会派人教他炼金术,等他成年的时候,便会知道所有的一切,我也会派人带他去见你们!”

    “波尔还没有死!”施耐德父子再次面面相觑,继而欣喜若狂,整个家族就少波尔一个,却想不到李赫早有安排。

    “怎么样,你们意下如何?”李赫又喝了一口酒(果汁),扬眉问道。

    “我们愿意去帝梵诺为领主阁下创下一份产业!”施耐德的选择说明了他想要离提拉特越远越好,不过任谁被暗狠狠地算计过之后也不会愿意留在靠近提拉特的地方。

    “也好,这里有一些属于同一个家族的宝物,还有一些钱财,你们带着这些去帝梵诺,应该会很快过上远超于普通人的生活。”李赫轻轻打了个响指,便有鳞人捧着一些器物和金币宝石走了过来,竟然满满摆了一地。这些都是沙巴克部落不断收拢沙漠里的蜥蜴类生物搜索而来的,不仅仅是这样,就连现在提拉特养活那二十多万人的钱也基本上都是靠沙巴克部落在梅西走廊沙漠里拾荒弄来的钱币宝物来支撑的,不过现在提拉特因为商业贸易开始正常流转基本上快要做到自给自足了。施耐德苦笑,李赫给的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拿了他地东西是可以过上舒服的日子。但是不可避免的就又要欠下人情,不过他们的命都是李赫放过的,再欠点人情又怕什么呢?他当即一咬牙,说道:“多谢领主大人厚赐,只要我们家族的人还有一个人在,就绝不会再有背叛领主的事情出现!”

    “言重了,言重了!施耐德阁下,此去帝梵诺路途遥远,不知道日后我们是否有机会再见。请多保重吧!”李赫并没有想要算计施耐德家族,他想要的只不过是斯坦德维尔和波尔两个人而已,若不是其他人不照顾得好一点,这两个人不会听话,他才不肯费这么大的心思给他们这么多好地条件呢。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产生了误会李赫也没办法控制,不过能听到这样的誓言倒也不是件坏事。

    沙巴克部落的鳞人带着施耐德等人离开了承包,朝着帝梵诺的方向行去。以他们的速度。估计五六天后就可达到。

    斯坦德维尔双眼红肿地站在李赫的背后,看着李赫的背影,他突然觉得李赫像是他的父亲,虽然李赫并不比他大很多。

    “斯坦。你地名字太长了,以后就叫斯坦吧!”李赫转过了身,笑吟吟地说道:“经历了这些事情,你该长大了点吧?现在还记得你的猫圣女吗?”

    斯坦德维尔有些脸红的摇了摇头,在经历了家族兴衰,生死存亡和生离死别之后,他已经长大了。有着与他的年纪不相称地成熟和沉稳。他现在的确是忘记了猫圣女碧依丝。即便是他想到那只可爱的猫儿正腻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爽的。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他还有很多要背负的责任,爱情若不能心心相印,一厢情愿的事情还是早早了断地好。

    “据我所知,最近北风之王佣兵团基本上全都收缩到了卡鲁那境内,想必是兽人要从卡鲁那那边开始这一次地战争了,这次是你报复他们的绝佳时机!我这里有两件新炼制地装备,都是加入了露珠炼制的,若是你对这两件装备进行魂炼的话,它们便可以随着你的实力提高而提高品级!”李赫拿出了一根顶端镶着火红色锥形晶体的法杖和一件类似于圣衣的炼金魔法铠甲递了过去,还有一张艺人面罩,要加入自己仇人的行列,不改变一下容貌怎么行呢。

    “老师,我……”斯坦德维尔的眼睛再次模糊了。

    “好了,我是你的老师,我一天不宣布你出师,你就永远是我的弟子,想跑都没门儿!不用如此惺惺作态,老师我需要你做的可不仅仅是报复北风之王佣兵团那么简单,我要你尽可能的控制这个佣兵团的一部分力量,若是有机会,直接控制了北风之王佣兵团也没有问题!这是我对你的期望,也是对你的考验!”李赫拍着斯坦德维尔的肩膀说道。

    “是,老师!”斯坦德维尔强忍着泪水,但仍旧哭了出来,李赫对他的恩情是他一辈子也报答不完的,像李赫这种只给予,不索取的人一生只需要碰到一次就可以了,想不到他却不止碰到一次,这是他的幸运。

    “去吧,去吧,哭哭啼啼的,很娘啊!”李赫闪了。

    “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斯坦握紧了拳头,现在的他已经是北风之王佣兵团的一个掌管百人的队长级人物了,这才只不过几天而已,虽然越往上越难走,但是他却充满了信心,现在北风之王佣兵团正在致力于大肆扩张,这其中便有着无数的机会。

    “快走了,走了!”红发女子拉起了斯坦的手臂,飞快的朝着外面跑去。

    一个醉汉模样的人从不远处桌子上爬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一道精芒,但马上就恢复了原样,继续伏下去睡着了。这个人是李智,自从当初从提拉特领离开,他就与李仁等三人分开了,闯荡了一番的结果是四处碰壁,最后成为了一个流浪的佣兵,终日喝的烂醉。不过这只是他的表面,其实他总会在夜深的时候以超出常人极限的强度修炼着,他知道自己无论是智力,还是能力都不是最出色的那种,但是他很有自知之明,他巧妙地蛰伏了起来,迷惑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认为他就是一个烂泥糊不上墙的家伙,他在等待,等待着一声召唤,他便会出现在最该出现的位置上。

    与李智一样的还有三个,那就是李仁等三人,虽然他们没有像李智那样隐藏自己,却都做着很普通的工作,隐姓埋名的活着,但是却都枕戈待旦,等待着李赫的召唤。这一切都是因为赫氏门徒的出现,虽然只是一个虚名,却让原本可能会忘记李赫对他们的恩情的他们将自己打上了赫氏门徒的烙印,并且时刻准备着为这个身份献出自己的一切。

    “主人的势力越来越强了,我们当初选择离开是不是做错了呢?”就在佣兵公会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上,已经闯出了一番名声的哈恰和奥伦巴姆相对而坐,人手一坛烈酒,面不改色的灌着。

    “不离开的话,你我可能已经被主人干掉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主人自从去了兽人那里一趟之后就变得多疑了起来吗?”奥伦巴姆话虽这么说,但是对李赫的感激和忠诚之心却一点也没有减弱。

    “也是,哈哈!”哈恰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

    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桌边,拿起桌子上的一坛酒就灌了起来,哈恰和奥伦巴姆都没有阻止,因为这个人他们太熟悉了,赫然竟是火舞。是的,是火舞,而不是炫舞,而且她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哈恰和奥伦巴姆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心说这姐妹该不会是被主人甩了吧,听说最近主人和欧兰雅打得火热,而且连自己的学生都收了……(这异界的狗仔八卦一点都不比地球的高科技差)

    “你们看什么?”火舞已经有些醉意了,醉眼朦胧的指着面前的两人,她看自己的手是指到了这两个人,其实是指在了两人的中间。

    “你为什么要离开主人,你走了谁保护他的安全?”哈恰这个曾经的贴身侍卫忍不住问道。

    “我丢了东西……”火舞突然哭了起来,哭得非常伤心,更是哭得两人莫名其妙。

    “丢了东西?”哈恰和奥伦巴姆面面相觑,该不会是丢了**之身吧,不过貌似她早就想要献身了,只不过李赫不肯要而已。

    “我丢了东西……”火舞又哭了一阵,然后继续喝酒,然后醉倒。

    “难道她把她的姐姐丢了?”哈恰问道。

    “我怎么知道,还是把她送到主人的身边吧,放在外面太不安全了!”奥伦巴姆看了一眼火舞那惹火的装束,皱了皱眉头。

    “还是我来送她吧!”一个老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书籍 【刻录炼金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