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刻录炼金师 >正文 【174】选择

正文 【174】选择

作者:疯了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4: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4
    

    内城的地下已经修建了一个巨大的水池,那一千名尚未解除诅咒的鳞人被放了进去。他们的精神头并不是太好,被兽人抓住丢在大罐子里足有几十天,若是换了人的话,估计已经憋屈死了,也幸好他们的水之诅咒可以让他们在水中存活足够的时间。

    “圣师,我们告退了!”忠诚带着沙巴克鳞人安排好了这些同胞之后便来向李赫请辞。

    “不必了,我做的事情用不着瞒你,毕竟这是关乎你们鳞人的事情!”李赫并不想向忠诚隐瞒什么,一切都摆在面上就好了,没有必要弄得神神秘秘的,那样只会更快的失去鳞人的忠诚。

    “是,圣师!”忠诚没有期望什么,李赫让他留下来也只不过是让他明白这件事情的不可逆转而已。

    李赫拿出了一个盒子,开始讲话:“鳞人们,欢迎来到我的领地,在这个水池的水泄露完之前,你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是相信我能够解除你们身上的水之诅咒,还是随着水一同消散在天地中!”

    他的话竟然通过盒子翻译成了没有解除水之诅咒的鳞人使用的声波,而且这声波夹杂了巨大的精神力量,容不得你反抗,也容不得你有什么别的想法,逼迫着这些鳞人不得不好好想一下刚才李赫所说的一切。那个盒子便是李赫炼制的扩音魔导器的控制部分,被李赫添加了翻译的功能。

    忠诚面上古井无波,圣师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才会被称之为圣师,圣师的无所不能源自于他们的无所不能的技艺。李赫能够通过一个盒子发出鳞人的声音,这本就是他的技艺,一种让人感觉到没有任何**可言的恐怖技艺。即便是李赫现在告诉忠诚他其实没有真正地办法来制衡他们,忠诚也不会相信,因为圣师二字所代表的强势和力量足够让人窒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恐怕传说已经让鳞人彻底对圣师产生了天然的恐惧心理,所以即便是李赫什么都不做,任由他们造反,恐怕也只有智慧一个人会站出来。

    水面开始下降,一点一点的下降,而李赫却偏偏在那水池的中央树立了一根会让人明显感觉到水面下降的标杆,看着水面一点点地顺着标杆下降。那是对这些鳞人心理上的折磨,然而李赫却释放出精神力威压,死死的压制着他们不准许他们恐惧,逼迫着他们去考虑刚才李赫问过的问题,是生存还是死亡。

    “告诉我,你们考虑的结果!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人将会得到部落首领的位置!”李赫严厉的眼神扫过了水中每个鳞人的脸,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想必鳞人之中也会有吧。

    死一样的安静,李赫有些奇怪地看着那些鳞人,却发现鳞人们隐隐都在看向同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有点高傲感觉的鳞人。李赫瞬间便明白了这个鳞人的身份,王族之人,最少也是个王子或者公主之类的。难怪这些鳞人不肯屈服,看来他不得不动点狠辣的手段了。

    “鲁本,你看着些鳞人哪一个比较适合你做实验?”李赫看了一眼鲁本,淡淡的说道。

    “那个,那个,伟大的圣师!”鲁本活脱脱一只猴子,蹦着跳着指向了那个所有鳞人都在关注着的鳞人。

    忠诚眉头皱了起来,作为一个鳞人能够皱起眉头来。说明他的内心的确是乱到了足够地程度。他当然认识那个众望所归的鳞人,那不是别人,正是鳞人的王子。而他自己也曾经是这个王子地侍卫队长。

    “很好,他归你了!”李赫的手动了几动,那个鳞人王子身边方圆五米处的地方开始迅速的结起了厚厚的冰层,冰层之中多出了很多炼金符文。冰层将鳞人王子与周围的鳞人隔开,然后慢慢地从水中升起,缓缓的飞到了鲁本的面前。鲁本也是有使唤的人,一挥手,立刻便有三个十三级的高手过来扛住了盛着鳞人王子的冰锅,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鲁本这个家伙在暗地支持下,使用**魔法阵收服了很多十二十三级地高手,十四级的也有,不过都被暗要去了。

    所有地鳞人都恐惧了起来。也有愤怒的。不过愤怒的人基本上都被丢到了地面上,晒成了鳞人干。忠诚带领额度沙巴克部落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圣师的存在让他们早就忘记了什么鳞人王族,这个王子不肯归顺圣师,就算是当场被杀那也是死有余辜,有圣师在,混沌百族的人们基本上不可能对本族的王者有任何的依靠念头。

    “我的耐性最近很差,而你们,让我失去了耐心!”李赫的眼神变得冷酷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寒意。

    “我们愿意追随圣师!”剩下的鳞人们在死亡的威胁下纷纷高呼了起来,但是李赫却离开了,因为恐惧而得来的忠诚长久不了,而且他也没有依靠恐惧让这些鳞人顺服于自己的想法。

    水面迅速的升了起来,所有的鳞人都心中松了一口气,心说这个恐怖的家伙还不算太坏,带走了他们的王子,杀了死硬分子,却把他们生存的希望留下了。但是鳞人们并没有高兴多久,水面又开始了慢慢的下降了起来,直到他们不得不全部都躺在水池的底部,水面才再次上升,如此反复,但却并不会重复着相同的过程,而是时快时慢,最后留下的水量也不一定,让他们不知道下一次水面下降的速度和留下的水量是否足够他们活下去,所以他们始终处于对死亡的恐惧之中,越是恐惧,他们想要活下去的念头就越是强烈。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忠诚则带着已经醒来的智慧来到了李赫的书房,他觉得李赫的手段有些过于残忍了,所以他准备向李赫建言。“圣师,您完全可以把这些人鳞人交给我们来劝说,不必这样折磨他们的。”忠诚低着头,这是他头一次向李赫质疑。

    “是啊,那你说我为什么要折磨他们呢?”李赫顺着忠诚的话反问。

    一旁的智慧神色复杂地看着李赫。她很清楚李赫的想法,他就是想要让那些鳞人在恐惧之中崩溃掉,然后他再去施恩收服,这样恩威并重的手段绝对要比单纯的施恩或者恐吓效果都要好的多。但是她却不确定自己以前做的是对是错了,她发现自己小瞧了身为圣师的李赫,她只看到李赫地本体力量的孱弱,却没有发现李赫占有的天时地利人和。并不比传说中的圣师差太多。

    “对不起,圣师,是我错了!”忠诚无法回答李赫的反问,但是他有一样好处,不知道那就不装知道,老老实实的认错,做回自己。

    “智慧,你说你担心鳞人都沦为我永远的奴隶,其实我也担心,所以我才会不让你们学习我的技艺。尽量不给你们安排太多的任务,让你们自由的发展,但是我这样做地结果是什么?你,这个沙巴克部落的智囊,竟然想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我的决定,这就是你对我解除了你的水之诅咒的报答,这就是你对我几乎不限制你们自由的报答?”李赫话锋一转,直指智慧。

    不等智慧接茬,李赫继续说道:“我不知道远古时期的圣师是怎么对待他的附庸种族的,但是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够好了。却只换来你们这种结果,我很失望,所以我决定让以后每一个被我所救地鳞人都记住。我才是他们未来的主宰,不服从者只有灭亡一条路!”

    忠诚的头低得更低了,一句话也不敢说,这不是他想要地结果。智慧也低下了头,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为何那样的着急同意了李赫给他们解除水之诅咒。现在却是没有了任何自由的机会。

    “好吧,智慧,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退去大祭师的位置,留在忠诚身边,但不准你再参与沙巴克部落的任何事务;二是在你生下孩子之后离开沙巴克,你自由了。但是你要记住。绝对不允许透露任何事情给别人,否则你将会面对自己孩子的追杀!”李赫地声音之中不带一丝感情。完全是一种**裸的威胁。

    “我……”智慧恐惧了起来,他紧紧的抓住了忠诚的手臂,却发现忠诚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选错。

    “你可以慢慢考虑,在你生产之前都可以,我有的是时间等!”李赫看了一眼这个聪明到了不知进退的女人,站起了身来,居高临下地继续说道:“我不反对我手下地人离开我,但是既然你成为了我的手下,就说明你欠了我地,想要获得自由,断了与我的瓜葛,很简单,那就把欠了我的还给我,你就可以获得自由,你自己想一想,你欠了我什么,该付出什么来赎回自己的自由!另外,做别人的属下,只要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你应该做的,不要拿着你能做到的事情来作为砝码向我要求什么,你之前和现在,甚至以后做的事情,只不过是为欠我的一切付利息罢了!”

    智慧浑身颤抖了起来,又惊又惧又怒,但是她却找不出一丝反驳李赫的理由,是啊,谁让自己欠了李赫的呢,若是自己不欠下这笔债,又怎么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呢?

    忠诚看着智慧,他真的很想告诉她:若是不欠下这笔债,你又哪里能够坐在这里,又哪里能够体验离开水的自由呢?做人要知足啊。

    李赫看着智慧和忠诚这对严重两极分化的夫妻,心中对刻录法则又产生了一些怀疑,但并不是怀疑刻录法则的功效,而是在想刻录法则对生物取得的忠诚效果为什么会出现只会这样的叛逆。不过万事都无绝对一说,出现一个与普通不一样的个例并不奇怪,但是谁不希望自己的手段百试不爽呢,弄出来个特例虽然理论上讲得通,真出现了貌似也没几个人接受的了。

    “今天的话,你们回去好好想一想,如果觉得我做得不对,你们尽可以找我,我会还给你们自由!”李赫知道这种事情多说无益,还是留给他们点念想就好了,而且马上会出现一支彻底效忠于自己的鳞人,与沙巴克形成竞争关系,他们若是还看不清形式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了。

    李赫再次回到了那些还在忍受着煎熬的鳞人面前,用充满了诱惑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们想要活下去,要想活得更好,就要信仰于我,永远忠诚于我,你们的信仰越是虔诚,忠诚越是坚固,你们就会发现你们生的机会就越大!”

    鳞人们默不作声的看着李赫,李赫在他们的心中不亚于魔鬼,但是那句话却像是摆在他们这帮饿极了的乞丐面前的美食,哪怕就是有人手持着棍棒在看护,也不能令他们绝了抢来吃掉的想法,很快便有鳞人开始默念着什么。

    李赫笑了起来,让这些鳞人慢慢的强化对自己的信仰和忠诚去吧,时间到了,自己自然就可以收割成果了“伟大的圣师,我已经找到了那个小王子的记忆,请您来看一下吧!”鲁本那模仿着鳞人说话方式的声音传到了李赫的耳中,李赫一闪身便来到了在内城刚开辟的实验室。

    鳞人王子正在一束束的白光钉在了半空之中,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扭曲,痛苦之极。李赫这才发现这个鳞人王子竟然没有在水中,却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李赫一眼便看出了鳞人王子的水之诅咒并没有被解除,能够做到这样,恐怕是鲁本这个家伙的**魔法阵搞出来的。

    鲁本笑眯眯的奉上了一块晶体切成的板,上面不断的浮现着一些杂乱无章的文字,甚至是图像。李赫接了过来,发现这块晶体板连接的是鳞人王子的记忆,他直接用刻录法则录了下来,然后拿出一个魔脑刻了进去,令他惊讶的是竟然一下子占用了几乎整个魔脑的存储容量,想不到这个鳞人王子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记忆。

    “做的很好,我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记忆,把你看到的也忘掉!”李赫看了一眼鲁本,挥手破掉了鲁本的**魔法阵,鳞人王子摔到了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鲁本看了看那个倒霉的鳞人王子,手中多了一把小刀子,慢慢捅死了那个倒霉的王子,一边捅一边可惜自己没有机会再看他脑袋里面的那些神奇的东西了。

    
书籍 【刻录炼金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