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31节

灵卡猎人_第31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9: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1
是一名乩童。”

    “啊……乩童?”

    “嗯,在鹿港的一间小庙里当乩童,他预言的能力,来自于祖上传下来的一块名叫‘天妈-的石板,每当起乩时,便由石板内的古神附身,可以断**福。”

    一听到田子房说到鹿港两个字,毛婆婆心里非常的震惊,之前东方说过,马克每三个月便到鹿港的一间小庙拜拜,莫非他是去找杜天化?

    田子房感叹地说:“很神奇吧,市井之地还真有奇才哩,一间庙里的乩童竟是‘隐灵卡猎人。”

    毛婆婆强忍住心中的狐疑,询问着:“这和灵卡协会有什么关系?”

    “你前阵子不是和‘天资潜能开公司-的马克起了冲突吗?”

    毛婆婆瞪大了眼,田子房的侦搜能力真是强啊。

    “我知道你们还查出了马克私设‘恶魔领域-,唉,说来马克也真是的,他忍不下光明王子克利斯高涨的气焰,不然的话,他或许可以真的查出什么。”

    “到底马克来台湾的任务是什么?”

    田子房没回答,反而回问:“小毛,马克的父亲是谁你知道吧。”

    “休思马克,光明分会的副会长嘛。”

    “呵呵……”田子房神秘地笑了两声,然后瞬间转为很凝重的语气说:“除此之外,他还是有名的预言师,这点你可能就不清楚了。”

    “那又怎样?难道他也会起乩?”

    “呵呵,不,他了不起的地方并不在预言。”田子房忽然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他缓缓的说:“他最厉害的是能‘预知预言师的预言。”

    “‘预知预言师的预言-?“这句绕口的话,让毛婆婆搞胡涂了。

    “简单的说,就是他能预知预言师将会有重要的预言出现,这么说吧,他很久以前便预知杜天化将有重大的预言,所以才派他的儿子来台湾,表面上是他的儿子被光明分会所贬,实际上马克在台湾执行他父亲交代的任务。”

    “这点和灵卡协会重要人物纷纷来台有何关连?”

    “因为半年前,休思马克中了灵卡协会的‘心灵吐真术-,所有侦得的内容全被灵卡协会获知,不料最近灵卡协会被黑暗分会闹得焦头烂额,事情便传开了,据我所知,休思马克得到的消息,让灵卡协会以及各分会紧张万分。”

    田子房眼中闪出了烁亮的光芒,他啜一口咖啡,空气凝结,密室里寂静无声,咖啡流过喉头的”咕噜”可以清晰听到。

    他缓缓地将咖啡杯放下。

    “休思马克得到信息的总结是——杜天化的预言将关系到灵卡协会的存亡,他将解开……”

    毛婆婆的瞳孔放大,斗大的眼睛盯着田子房。

    “……‘四象人之谜。”

    “磅”的一声,毛婆婆手上的咖啡杯掉了,黑黝黝的咖啡流了一地……

    第二章阿杜起乩啰

    “十八啦……”一阵阵豪气的声响划破长空,一群老人围着一裸榕树旁的香肠摊掷着般子嘶吼着。

    这里是台湾鹿港附近一处靠海的乡下地方,农历年前天气特别的冷,加上海风一吹,会让人直起哆嗦,这些老人们一个个穿看厚重大衣,把身体包得密密实实的,人手一杯米酒,你一杯我一杯,在冒着热气的香肠摊前使劲的吐喝,倒也十分热络。

    榕树旁有一间小庙,看来香火实在不怎么样,要说是替村民消灾祈福,倒不如说是提供老人们无聊聚会的地方,这个顾香肠摊的不是别人,却是小庙的庙祝兼乩童,这名乩童有一手掷般子的好功夫,每次都杀得老人们哇哇叫。

    其实说到香火,这间小庙并不是一直不好,至少在日据时代,听说是不错的,但为什么会成这样子?

    鹿港这个地方自古是靠贸易起家的,来来往往商旅云集,搏得了”一府、二鹿、三艋岬”的美名,由于都是对外贸易,全靠海吃饭,讨海人生死无常,只能祈求神明的庇佑;加上大6各地移民来此地,都将故乡的神明分灵过来,以至于小小的鹿港三、五步就一家庙。

    到处都是数百年老店的情况之下,这家小庙原本一点也没有吸引信徒之处,盖庙的时候是日据时代,比历史输别人,比地点更惨了,它位于整个大鹿港地区最荒僻的地方。

    虽然如此,在日据时代末期,美军轰炸台湾的时候,听说这闻小庙方圆半里之内,竟然都没被”光顾”过,因此住在这带的人都有个传言,说庙里的主神——天妈,会接炸弹!传言越说越穿凿附会,香火也就越来越旺盛。

    景气衰退,噢,不,”庙气衰退”是有原因的……

    开庙者是名老庙祝,他自己身兼乩童,庙小也还应付得来,但是”接炸弹”的神迹传开后,不少自称有神缘的,先后想来庙里担任乩童,奈何这位庙祝就是不收。

    二次大战结束后,这名老庙祝不知从哪边带回一名孤儿,这名孤儿便成了老庙祝的接班人,在老庙祝过世之后,顺理成章地成为新一任的庙祝兼乩童。

    这个年轻乩童非常的怪异当乩童却不起乩(注1)。当地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大家都以为神灵跑了,慢慢地,来庙祈福的人越来越少。

    在庙多竟争大的鹿港一带,这样下去可想而知,初一、十五偶而还会有一、两人来上个香(可能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治疗行为吧),平常庙里是空空荡荡,庙外则是人声鼎沸,老人赌殷子,小孩乱跑,所以庙祝才干脆摆起香肠摊,卖香肠糊口饭吃。

    这新庙祝身材清瘦单薄,脸颊有颗长了长毛的痣,年纪轻轻的,额上已有不少皱纹,加上不修边幅,活像个苦行僧。他每天卖香肠、和老人聊八卦,怎么看也没有灵性,让人感觉到他像在混吃等死。

    就这样一天过一天,直到他第一次起乩,全部的村民吓了一跳。

    口

    时间:民国六十九年(公元一九八o年)

    地点:鹿港地区偏远的一个小村

    事件:阿杜起乩

    保守的村民有着纯朴的习惯,早早睡觉、早早起床,只要过了下午七点,天全黑时,几乎整个村子都进入停顿状态,路上没有半个人,偶而不知从哪传来一、两声狗叫。

    如果是没有月色的夜晚,那就更黑了,只有村口一盏孤伶伶的路灯伫立着,大家七早八早就上床就寝(或许这就是这个村子的人特别会生的原因吧).

    本来每天都是一样的,村民们吃饱饭后,一个个睡觉的睡觉、”办事”的”办事”。

    这天,也是乌云罩月一片漆黑,稍稍有些不同的是,这个夜太宁静了,连虫的叫声都没有,甚至连风刮过树梢的声音也不存在,整个村子像是定格的画面。

    没有人留意到什么时候一轮明月破云而出,月光洒在村口,随着云的飘动,慢慢地移向村尾,像是有人在半空中,拿着探照灯对着村子直射窥视。

    月光最后停留在村尾庙前的那棵大榕树上,形成一个古怪的画面,庙的这一头无比的黑暗,一线之隔的大榕树,却是明亮皎洁,似乎有个管子固定住光束一般。

    “呼……咕噜咕噜……”由庙里传来年轻庙祝的打呼声,外面的异象并没有干扰到他。

    突然间一闪,”磅”的一声,一道脆雷响起,接着霹雳乱响,那年轻庙祝整个人跳起,像是感应到什么。

    很快地,”刷刷”声响,闷了半天的雨由空中倾泄下来,长串的水柱像一根根的箭,由空中射下,配合着雷呜,真如千军万马奔腾厮杀。

    天一样的黑,乌云密布却留个小破口,让月光穿透,那棵榕树就这样诡异地沐浴在月光中,蒙雨中的雷电交叉斜射,一道道竟是往榕树的附近劈去。

    离榕树最近的一户人家,最近刚办完喜事,那是阿狗和他媳妇的新居,两人正在happy,却给这场突然来到的闪电吓着,老婆问老公:“阿狗,雨下得真大啊。”

    阿狗没答话,努力地继续耕耘。

    “噢,阿狗,你怎么流这么多汗啊?”媳妇本来想,老公最近太操了,身体虚了吗?”咦,不对……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媳妇醒悟过来。

    “啊,不行,阿狗,屋顶在漏水!”

    说来可笑,就这么巧,雨水由屋顶的小破缝滴在媳妇的脸上,屋里一片乌漆抹黑,老婆开始没留意,还想到买补品给老公试试。

    阿狗一腔的热血转瞬间掉入了冰柜里,本不想理会,但漏水滴滴答答真是碍事,他不得不暂停动作,很不情愿的下床,想去拿个脸盆来接雨水。

    “咦,外头怎么这么亮啊?”他好奇地贴着窗子往外头看,刚好看到怪异的场面……

    榕树前,那个年轻庙祝兼乩童兼香肠摊老板,正神经般的在大雨中乱跳,他手持着一块石板,高高举起,这么的巧,月光及闪雷全都聚焦在他手上的石板,无论他跳到哪里,月光及闪电就跟到哪里。

    阿狗两只眼睛看直了,口中直呼:“老婆,老婆,阿杜起乩啰!阿杜起乩啰!”

    他的媳妇起身穿衣,轻笑着:“你见鬼啦,阿杜会起乩,那太阳不就从西边出来。”

    “真的啦,老婆……真是怪!怎会这样?”阿狗话一说完,他的老婆正下了床,也来到窗边时,咦,雨停了,闪雷也没了,乌云散去,月光匀匀地洒在大地之上。

    他老婆凑到窗前,看到那个年轻乩童全身湿答答的,全身却像长满了虱子一般,抖个不停。

    “夭寿喔,阿杜起乩啰!”阿狗的老婆拉开窗子,大声地喊出。

    因为闪电大雨的关系,很多人都无法入眠,离阿狗家近一点的全听到喊声,才一下子,村尾各家跑出十多人,议论纷纷又让村头的人也全都醒了,这会儿,全村七成的人都聚拢在榕树前,对着紧闭双眼、全身抖动的阿杜指指点点。

    “快,准备香炉,神明要出示旨意了。”太久没起乩,大伙都愣了,那德高望重的村长镇定地指挥大家。

    阿狗结结巴巴的对村长说:“刚刚,我,我,我……看到异象。”

    一些村人对着阿狗嗤之以鼻,阿杜起乩虽然是第一次,但也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

    “肃静!”村长喝止众村人,他详细地问阿狗,让阿狗把事情说明白,村长越听脸色越是凝重。

    “不要等闲视之,我年轻时也遇到一次类似的景象。”老村长大声说,他想起当年,美军开始轰炸的前几天,这间庙的前任庙祝也是起乩,也是有着奇怪的异象。

    就在这时,村人已由庙里拿出了一大桶的香灰,村长将香灰铺在榕树前,他跪下,全村所有人全都跟着跪了一大排。

    村长持香喃喃地对阿杜说道:“‘天妈-神明在上,弟子施正盛恭迎‘天妈-下降……”

    阿杜头一直摇,嘴边”呜呜”作响,突然拿起身旁的一把香,在那香灰地上画符了。

    “咦,这是什么啊?”没有人弄得懂阿杜画出来的图案,那是一个六芒星,其中四个端点各别插上了一支香。

    “村长,你说当年老庙祝起乩时,也有画出这个奇怪的图案吗?”有人好奇的问着。

    “是啊,但是没插上这四支香!”村长直盯着地上看,他心中泛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天妈-的法力无边,当年美军轰炸时,‘阿兜仔-的炸弹一个也没能打进来……”村长说起这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只要是这附近的人都听过”天妈接炸弹”的传说。

    “神明退驾了……”村长说到一半,说得正爽的时候,杜天化倒了下去,手上死死地抱着那块石板。

    众人急把他扶起。

    “阿杜,神明画的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啊?”众人问。

    阿杜揉了揉眼睛,他看了看六芒星,抱着石板,没理会众人,只抛出了句话:“四二分出,世界要翻身了,唉……”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回小庙,留下一群错愕的村民。

    众人听到世界要翻身这句话,脸色大变,一名村民小声地说:“村长,会不会是……阿共仔要打过来了。”

    “乱说!你不要命了!是我们要反攻大6才对。”村长大声喝斤着那人。

    村民顿时紧张了起来,上一任庙祝起乩是因为要打仗,莫非……天妈再次示警,台湾和大6之间要打仗了?

    一传十、十传百,庙前成了鹿港地区最热闹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在小庙前、榕树下讲起那天起乩的经过,只有当事人杜天化反而理都没理会。

    这件事惊动了有关单位,也传入了警备总部,在民国六十九年,还没有解严,加上是美丽岛事件的来年,”造谣”是件严重的事,很快的杜天化有麻烦了。

    “天妈,不要说是保护村民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