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32节

灵卡猎人_第32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9:5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1
连自身都难保。”村民们心里想着。

    当警备总部的侦防车开入这个小村落时,家家户户紧掩门窗,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恐惧,仗还没打起来,天妈也还没开始接炸弹,小庙反而先遭殃。

    “你是灵卡猎人吗?”警总的车子内出来一名高大的年轻人,直入小庙后对杜天化说了第一句话。

    杜天化前晚喝多了,”哼”了一声,很不耐烦的说:“我是王八十三级,你也好不到哪里,乌龟十五级。”

    这个警总的年轻人正是年轻时的田子房,他稍愣了一下,严肃地说:“你别嘻嘻哈哈的,如果你不是灵卡猎人,你会有大麻烦,造谣生事、为匪宣传,你没枪毙也要关个十年八年的,值得吗?”

    “灵卡猎人?呵,什么了不起的,我倒是会石板制术。”杜天化眯着醉眼,带着不屑的语气,他是猎板者!

    田子房伸出手,握了阿杜一下,”杜天化先生,得罪了,我想你不会把预言告诉我吧?”

    “当然。”虽然杜天化满身的酒气,却是十分笃定地说,一点也不含糊。

    “嗯。”田子房点头,手一挥,就要众人离去。

    “处长,这嫌犯……”田子房身边一名穿着中山装、长得有些猥琐的警总人员嘀嘀咕咕的。

    “啪!”田子房竟然反手给那人一大巴掌,恶狠狠地瞪了他两下,冷冷的说:“什么嫌犯!你眼睛给我放亮点!灵卡猎人是你惹得起的吗?”

    田子房看了杜天化一眼,骤然转身,头也不回的步出小庙。

    一群人浩浩荡荡前来,却偃旗息鼓而去,杜天化逃过一劫,他终于可以恢复平静,因为再也没有人敢来庙前高谈阔论了,连那天起乩的事也成为了禁忌话题,慢慢的人们把那件事遗忘了。

    当然,没有反攻大6,没有打仗,天妈也没接到炸弹,只有杜天化心里清楚,有一件事不一样了。

    (附注:那年,林天来诞生,起乩的那天正是林天来生日的前一天。)

    口

    时间:民国八十八年(公元一九九九年)

    地点:鹿港地区偏远的一个小村落

    事件:阿杜第二次起乩

    经过第一次的起乩,阿杜恢复了”正常”——不再起乩,村民们本来因为警总的关系,对阿杜有些敬畏,但时间一久,又恢复了原本看不起阿杜的态度。

    无法起乩的乩童,和一个废物没什么不同啊!更何况天妈的预言落空(村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会打仗,甚至有人因此而移民到巴西去),而那时起乩的六芒星,更没人弄得懂,也没人想去弄懂。

    十八年后,民国八十八年(公元一九九九年),风霜催人老,阿杜由年轻人成了中年人,他终于第二次起乩。

    这次的起乩,村民就有兴趣多了,因为这时的台湾早已解严,也没了警总,到处都流行着**彩,村民们疯狂的签赌,大大小小的庙也因此都了一笔财,只有阿杜这间小庙还是门可罗雀,所以这一次的起乩让村民为之疯狂。

    一样的情景,杜天化又画出了六星芒,一样的,他在四个端点各别插上一支香,比上改多了点不同的,这个六星芒的外头,他画上了一个大圆圈,他缓缓地说了句话:“天妈传人既出,科学系统之主,号令天下,孰敢不服。”

    这次围观的村民竟是看热闹的居多,没人理会杜天化在说什么,还有人调侃着:“阿杜,你说错了,号令天下的是‘屠龙刀-吧,哈哈。”

    “喂,你看这会是几号?”连调侃的话,也没被注意,大家都仔细地看着这难得出现的图案。

    “我看是o6,你们看外边那个大圈圈是o,搭配六角。”村民甲肯定地说。

    “o4才对,他特别插了四支香。”村民乙指指点点的。

    “46啦,四支香压中六角星。”村民丙。

    “不对!”阿狗的儿子大声说话了:“我记得我阿爸有说过,阿杜上一次的起乩有说过‘四二分出,世界要翻身了-,所以很清楚的是42才对!”

    在众人争论声中,老村长的儿子年轻村长下结论了,”o4、o6、42、46四个号码包开,天妈十多年来才报一次的明牌,一定中,我们村子要大了。”

    村民们振奋不已,每个人都抱个财梦。

    只可惜这个梦没多久就破了,四个号码全都杠龟,小庙又回复原状,这次更惨,因为大家都以为天妈的神灵早就离开了小庙,阿杜又过着没人鸟他的苦日子。

    (附注:这一年正是林天来十八岁。那是灵卡协会公定的成年年纪。)

    第二次起乩的半年之后,冷清的小庙来了一位陌生人,这个人似乎不太懂得这里的风土民情,说起话来,常会多了”喔——卖尬的”的语助词,这种保守的小村,信耶苏基督的非常少,因此也格外的引人注意。

    这人每隔三个月,就来小庙一趟,他便是天资潜能开公司的总裁马克先生。

    注1:“起乩”即”降乩”,民间寺庙宫坛做法事时,神明附在乩童身上以传达旨意。

    第三章预知预言师的预言

    “灵卡协会的噩梦来了。”田子房说完杜天化的故事,起身清理毛婆婆打翻了的咖啡,简单擦拭了地板,又帮毛婆婆泡上一杯。他把咖啡递了过去,嘴角似笑非笑地,眼盯着毛婆婆,毛婆婆出神了好一会儿才惊醒,接过了咖啡。

    “老田,你没问杜天化那图案的意义吗?”毛婆婆藉由问话来掩饰心中的局促不安,老马克所说的”四象人之谜”和阿来会不会有关联,她急切地想知道原委,却又不得不努力保持平稳的语调。

    “你说的是六芒星上头插着四支香吧。”田子房轻轻搅拌着手上的咖啡,吐出了两个字:“没问。”

    毛婆婆点点头,她思索着如何套出她想知道的答案。

    “应该这么说,我不想打扰杜天化。”田子房啜一口咖啡,缓缓地说道:“小毛,这咖啡味道怎样?”

    毛婆婆的脑子全被心事盘据,随口而出:“喔,不错,很好喝。”

    事实上,这杯咖啡毛婆婆还没入口,田子房看在眼里,心中自有计较,他不愧出身国安局,心思十分缜密。

    “唉……我和阿杜只有一面之缘,在那短短的几分钟内,给了我一种感觉。”这下子,换成田子房有些出神了,他像是在回味着年轻一段美好的回忆。

    “满身酒气之下,他却有着清澈的眼神,唉……小隐于野,大隐于市,他真是个世外高人啊。”

    “只要是‘隐灵卡猎人-不多是如此吗?”毛婆婆有感而,出口才觉自己失言,一手急掩着嘴巴,两眼灰溜溜的转着。

    田子房轻笑着,毛婆婆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眼里,只是,他明白什么事该涉入,什么事该装胡涂。

    他当成没听到毛婆婆这句话,继续说下去:“其实马克去了,也没捞到什么好处。”

    “你怎么知道?”

    “呵呵,毛小妹。”田子房有些调侃着说道:“我这个克妖处长不是干假的,马克要是对阿杜不利,我早就出手了。”

    什么是朋友?有的人相交了数十年,喝酒吃肉在一起,一旦出事,撇个干净。

    当然,也有像田子房和杜天化这样的,只见过一次面,说话不过十句,但却有条线将他们牵在一起,也许杜天化也永远不知道田子房曾为他做过什么。

    君子之交淡如水,却也是情重如山。

    “马克怎么知道去找杜天化的?”这是毛婆婆最好奇的地方。

    “杜天化第一次起乩的那句话‘四二分出,世界要翻身了-,让马克的父亲听见了。”

    “什么?”毛婆婆更惊讶了。

    “我刚刚说过马克的父亲‘可以预知预言师的预言-,其实那种能力说穿了就是预言师的言语或是想法,都可以传达入马克父亲所持的‘预言平方卡。”

    毛婆婆越听越胡涂了,不禁地问:“难道只要说话都会传达入卡,不管多远吗?”

    “不管多远。”田子房点头。

    “那不成了顺风耳?”

    “呵呵……比顺风耳还厉害,预言师的自制力要是不足,连脑袋里的想法也会传达出去。”

    “啊……好可怕的‘预言平方卡-,连名字都取得奇怪。”

    田子房一根手指抚着鼻头,说:“‘预言平方-的意思就是预言乘以预言,这张卡片用了无数人的潜能、记忆所成,马克的父亲就靠这张卡片跻身光明分会的副会长。”

    “这么说他不成了级大预言师?”毛婆婆知道这事和自己有关了,她强忍住内心的激动,表面上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那‘四二分出-的意思是什么?”

    “‘四二分出-应该是指‘四象人-、‘二重人-同时出现。”

    “四象人我有听过,什么是二重人?”毛婆婆问道。

    “如果一个人的体质在风水火土四象奇高,称为‘四象人-,这点你清楚;但如果一个人同时拥有高的光、闇体质,那便是‘二重人-,这和四象人一样难得。听说‘二重人-将会统一光、闇两分会。”

    田子房长叹了口气,又说:“阿杜的预言偏又和灵卡协会里的一则传言不谋而合,所以才会衍生这么多事端。”

    “什么传言?”

    田子房喝着咖啡,毛婆婆越急着想知道内幕,他说得越慢,他想吊吊毛婆婆的胃口。

    “传说西方的石板制术不少是由东方盗来的,在数百年前,东方出了一位伟大的猎板者,他造出了一些强大的石板,其中甚至还包含如何让人得以长生的方法。”

    “长生石板!自己和王老头拥有的长生石板,天啊,这椿事情,田子房居然也知道!”毛婆婆心里太震惊了,她握着咖啡杯的手不停打颤,只好低下头喝咖啡,她害怕自己会露了馅。

    田子房继续说着:“西方的猎板者设计陷害那人,谋夺了长生石板,并且利用那人的研究所得合着一些西方理论,造出了一块‘科学系统-石板,那块石板也是西方文明进步的基石。”

    还好田子房知道得不完全,长生石板并未被夺走,毛婆婆内心呼了一口气,至于”科学系统”石板她略有所闻,这不是什么大秘密,灵卡协会如果没有科学系统石板,根本就制约不了六大分会。

    “奇怪,这件事我怎么没听说过。”毛婆婆现在只得乱扯蛋。

    “因为,那是段被阉割的历史。”田子房很感慨地说:“东方的数千年文明,在十八世纪开始跟不上西方,问题便在于那块‘科学系统。”

    毛婆婆双手一摊,说:“这和杜天化说的那句话有什么关联?”

    “这块的‘科学系统石板-上头,有着那名死去的伟人部分的魂魄……”

    “磅”一声,毛婆婆又掉了咖啡杯……林老大的魂魄!这,这怎么可能,当年林老大死的时候,是王老头和自己亲自埋葬的,他的魂魄怎会被夺!

    这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毛婆婆感到这个密室内的空气彷佛被抽干了,窒息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强抑住想要大吼的心情。

    “林老大啊,林老大,你当年含屈冤死,过了数百年了,我们无能为你复仇……”毛婆婆感到悲愤填膺。

    “如果死后尚不能生,我和王老头还有何面目留在世上?”

    她的心脏和脑袋像要炸开一样,可是耳朵旁依然响着田子房的声音:“这伟人的魂魄受到控制,无法不提供智能给‘科学系统石板-,但也出预言,预言的内容却与天妈石板预言不谋而合,那便是当世界同时出现四象人及二重人,科学系统石板必会易主。

    “其实这点很有道理,因为要取下科学系统石板,必须用巨大的能量,在石板上的‘光-、‘闇-、‘风-、‘土-、‘水-、‘火-六个象限同时动手……”

    说到这里,田子房觉毛婆婆不太对劲,但他似乎有些事不吐不快:“小毛,当年灵卡协会的创始者班尼卡列拉斯,便是依‘科学系统石板-创出灵卡世界,‘科学系统石板-假若不再接受灵卡协会的指挥,灵卡协会不大乱才怪。”

    □

    时间点:民国九十一年(公元二oo二年)

    事件:休思马克给儿子的任务

    每当马克的父亲传达杜天化可能会起乩的时间点,马克便得易容,风尘仆仆地到鹿港附近那个鸟不生蛋的小村落,在那里,没有人认识他,他也不能找帮手配合,对他这个高贵的美国人而言,简直是个酷刑。

    “让我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喔——卖尬的,我好想离开这个令人厌恶的岛屿。”很会抱怨的马克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