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36节

灵卡猎人_第36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0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1
造成的,古今中外都是一样。”

    这句话,对林天来而言实在太过震撼了。

    “你应该非常清楚,光明分会是收人潜能或是智慧的,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历史上,有这项实力的猎板者,当他得了天下时,往往成了明君。”

    王老头成了另类的历史老师:“以石板制术为工具去控制臣民,人民即便是再怎么辛苦,也歌颂着君王的伟大,其实是被一群猎板者控制而不自知。”

    林天来猛力地摇头,他不相信!

    王老头没在乎他的反应,继续说道:“灵卡协会成立之后,物以类聚,才成了六大分会。

    “但是,为了争夺‘人民-,光明分会和黑暗分会之间,便延续着自古以来的冲突,加上灵卡比灵板更加强大,所引的战争便更加恐怖了,几次的世界大战及东方的中日战争,都是如此啊。”

    林天来还在摇头。

    “到了现代,制卡术已经展到了极致,医学、科学等各项技能在制卡术的协助下,已有了空前的成就,导致人口呈倍数成长,这对以人灵为能量来源的光明及黑暗分会,有着莫大的好处,他们由自然死亡或是天灾所收得的人灵便已足够,不用动大规模的战争。”

    王老头这么说,让林天来想到了那天遇到雾妖的情景,他和冷秋芜都猜测,雾妖很可能是受到黑暗分会的灵卡猎人控制,而造出车祸的。

    “本来这也好,相安无事,但近年来,黑暗分会似乎不安于现状,不断在世界各地制造大大小小的事件,前几年的911……”

    “911!”林天来大叫一声,现在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烤熟了,这人说的实在太过劲爆。

    “对,911及南亚大海啸,一**一天灾,都有黑暗分会操作的痕迹。”

    “天啊……”

    “黑暗分会虽然也是灵卡协会的一分子,但其实他们自己有自己一套完全不同于其它分会的组织,黑暗分会的领名为黑暗大君,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能臆测到他的想法,即便是灵卡协会的现任会长索非斯也无可奈何。”

    王老头叹了口气,又说:“灵卡协会的基石在于一块‘科学系统-石板,这也是世界科技进步的来源,为了那块的石板,黑暗分会多次向灵卡协会挑衅,看来,这个世界即将步入混乱了。”

    梦醒之时,林天来清楚地记起王老头的每一字每一句,心中无比的震撼,但随即又一副这事和我何干的态度,在他心里,只要老妈、家人、兰妮不出事那就好。

    “唉,兰妮啊兰妮,你在哪里啊?”想兰妮、思兰妮、念兰妮,整个心肝脾肺都是兰妮,林天来很想冲出去找人,然而一到门口,毛婆婆的那团迷雾却仍然存在,现在形同是被软禁。

    王老头在争取时间,他往林天来的住所里灌入大量的瞌睡虫,中午没到,林天来又昏昏欲睡了。

    “不会吧,连睡午觉也来闹。”林天来一被王老头叫醒,马上做此反应。

    “第一句。”

    “哇靠。”

    “第二句。”

    “老头,我们商量一下,你别为难我,因为我对你说的没太大兴趣哩。”林天来连珠炮地说着。

    “第三句,你的额度用完了,今天要上课的内容是‘相生相克原则。”王老头毫不留情,不给林天来废话的机会。

    “火炽风助、风起土裂、土掩水绝、水淹火灭。”王老头喃喃地说着一堆字眼。

    林天来简直是快疯了,他脑子里全是兰妮的影子,原本有个痴想,可能那张”进阶英习卡”出了点小问题,他还特地拿出来,像清洁cd般地小心擦拭,期待梦中不再出现这个怪老头。

    希望落空,又不能反驳,他干脆任这个怪老头唱独角戏,来个不闻不问,索性连眼睛也闭了起来。

    奇怪的是,这怪老头像足了大学里的某些古板老教授,自己说自己的,也不理会学生能否吸收,就这样,这堂课给度了过去。

    林天来醒来时,他现脑子里并有没残留什么特别的记忆。

    林天来自语道:“莫非,这真是梦,而不是灵卡在作怪?天啊,我好好的有美女不梦,梦什么老头啊?拜托,拜托,希望今晚不要再出现那个老古板。”

    当然,王老头的课还没上完,他哪会轻易放过阿来呢?

    当晚睡梦中,他又出现了,授课的内容是”妖物分类及古神妖探密”,林天来又如法炮制,反正躲不了,只好继续装傻。

    就这样,一天里分两次,午睡及晚上王老头都前来授课,七堂课里还有着”器皿及灵石”、”制板术及制卡术”、”妖物沟通法”、”判断与抉择”。

    这七堂课里,前几堂都只花大约一次睡眠时间,到了”妖物沟通法”,花了足足两天时间,而最后一堂的”判断与抉择”竟然需要五天的时间来学习。

    王老头眼见这样太耗时,他放的瞌睡虫越来越多,到后来,林天来一连昏睡数日,直到课程结束。

    第六章爱情的滋味甜甜的、酸酸的,真令人着迷

    当林天来醒来时,他依稀记得授课的名称,至于内容则一概没记半项,整个人恍恍惚惚,全身疲累又酸痛,尤其是那两颗眼睛都起了黑圈,还真像只熊猫。

    他喃喃地咒骂:“这个死老头,害人不浅。”一边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肩膀:“现在糟了,也许连作梦都看不到兰妮,唉……”

    林天来慢慢地走出房门,看到斜对面兰妮的房间,心中一片怅然。

    “也不知道她最近好吗?是不是还在生气?”

    “如果在她的床上睡个觉,那也许可以梦见她。”他痴心妄想着,现在只要见到兰妮就好,也不用穿什么赛车服了。

    他有些怕又有些想,推开兰妮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原本自己的猪窝,也就是后来兰妮的闺房,然后提起勇气,脱下拖鞋,大胆的爬上那张大床,躺在那美轮美奂的床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哇……好舒服喔。”这辈子还没睡过这么高档的床,何况空气中到处都有兰妮的芬芳气息,彷佛她就在自己身边。

    “兰妮,我好想你……”林天来脑中想起,猎捕台蛆时的她,躺在自己的身上;在别墅屋里她握住他的手,依偎在身旁;在小鬼湖过溪背着她、在爱河边拥着她。

    “好难过噢!”林天来突然大吼一声,用力抓起一个枕头把头埋进去。

    没多久,就见他开始辗转反侧动来动去,此时此刻,如果能和兰妮抱在一起这样打滚……嘿嘿,不知道该有多好,一股强烈的**油然而生,侧着睡、躺着睡都无法入眠,干脆趴着,紧紧夹抱着棉被好像抱着兰妮。

    “嗯……啵……”他竟然用力吻着枕头,正沉浸在幻想中……

    突然,”啪!”一声巨响,林天来屁股开花,整个人由床上跳了起来,回头一看,兰妮正瞪着眼、手叉着腰地站在床旁。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在我床上干嘛?找死!”

    林天来这下惊吓不小,这真是太丢脸了……

    “兰妮,你,你回来啦……”

    “废话!不是我难道会是白灵啊?”

    “我不是那意思……呃,反正你回来就好……”

    不知该如何解释,红着脸低着头,急忙想溜。

    正当他从兰妮身边走过,就听到一声厉喝:“你给我站住!”

    “兰妮小姐。”林天来本来已改口叫兰妮,不加小姐两字了,现在又退回了原点,真是衰啊,如果不是有白灵那件事,自己也不会这么狼狈。

    “我,我,我……”

    “我”字越来越小声,像是犯了大错的学生,惶恐着等待老师的责罚。

    “把我的棉被、枕头都拿出去!”兰妮说道。

    林天来有种想哭的感觉,好不容易盼到心爱的女人,这般狼狈样实在丢脸,唉……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碰到这个野蛮公主,全成了软脚虾,比起一名佣人还不如。

    兰妮冷冷瞪着林天来,不过,看到他那明显的熊猫眼,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不会整天不睡,赖在自己床上吧。

    林天来是有苦难言,心里嘟嚷着:“真是有够衰的,这几天被糟老头整,现在好不容易等回了兰妮,看来她还在生气,唉……”

    抱着枕头棉被,出了外头,小琪过来,小声地对他说:“大哥,小姐的父亲到台湾了,她心情不好,你要体谅。”

    林天来愣了一下,对啊,那时兰妮的哥哥有说过,他老爸要来台湾,还说看她怎么向老爸交代哩。

    “明天,小姐就要回‘风灵研修会-去了。”小琪又说。

    “风灵研修会?”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什么灵修的组织。

    小琪解释道:“就是风象分会在台湾的据点啦,小姐的父亲马休毕许先生正是这个研修会的名誉会长,听卡洛卡尼说,毕许老爷要在台湾办‘亚洲风灵大会-,届时,所有台湾的政商名流都会参加。”

    “为什么?”林天来不解地问,政商名流和风象分会有什么关系。

    小琪露出有些受不了的神情,说道:“大哥啊,我以前说的,你全忘了?不要说是台湾,全世界都是一样,几乎所有重要的政治人物、演艺人员,都是咱们风象分会的成员哩。”

    小琪开始说比如像台北市的某市长、某立委、演艺界的综艺天王、亚洲歌后、第一名模都会参加这个亚洲风灵大会。

    “每个风象分会的成员,都有一张魅力卡,他们便在梦中训练着如何说话、如何穿着、国际礼仪等等。”小琪很骄傲地说起为什么这些名流都隶属风象分会的缘由:“所以,风象分会的成员才能在以魅力取向的职业里出类拔萃啊。”

    “这又如何,亚洲风灵大会和兰妮心情不好有何关联?和自己有关吗?”

    小琪像是识穿了林天来的心事,向他点点头。

    林天来明白了,自己算哪根葱,虽然现在也算是亿万富翁了,但是有谁知道了,何况,这点小钱和兰妮家比起来,有如大海滩边的一颗小沙子,兰妮的父亲连看也不看一眼的。

    名望、身分地位,没错,风象分会最重视的是这个。

    林天来小声地哼了一声,小琪以为他生气了,林天来轻笑着:“我是笑自己啦。”

    他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小房间,他想到了克利斯的身分与自己的身分,他想到了兰妮哥哥的态度,他想到了一句话——”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自己就是那只长了瘌痢头的小蛤蟆,对啊,小时候的外号不就是烂梨吗?林天来不禁笑了出来。

    这天晚上好多人都失眠了,林天来睡不着,兰妮当然也睡不着,过了今夜,兰妮就要离开这里了,谁睡得着呢?这几个月生的事太多了,也太复杂了。

    也许,人家说门当户对是有一定道理的。

    夜里,外头只要有个小声响,都会让林天来惊起,他将耳朵贴着门扇仔细辨别;他有些怕,怕兰妮和小琪会不告而别,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们了。

    一下子坐在床上,一下子在小小的房里绕圈圈,一下子又偷偷地开个门缝,看看对面房里有什么动静,他实在受不了了,干脆打开房门想到客厅坐一会儿。

    哪知,兰妮在客厅里!她盘腿坐在沙上,双手摆了个古怪的姿势,像在做瑜珈。

    林天来稍稍吓到,连忙说:“我,我,我口渴,起来喝个水。”

    兰妮慢慢地回复正常,缓缓地说:“从小,我父亲找人教我的练身术,可以帮自己静心,也可以帮自己累积更精纯的灵性。”

    “灵性?这点不敢说,但是说静心,这个野蛮公主什么时候静过啊?”林天来轻点着头心道,不口渴也得去倒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一边又偷偷地瞄着兰妮。

    “过来,我教你做个几式。”

    可以和她接触,林天来当然马上放下杯子飞奔过去,看到兰妮穿着上下两截式紧身的韵律装,露出小肚脐,加上出了汗水,流在衣服上,那会让人喷鼻血的身材就在眼前,林天来眼睛大吃冰淇淋,虽然冬季的夜里有点寒冷,但他的内心是沸腾的。

    可惜,他高兴不到两秒钟。

    这种古怪的强身法如果不是从小练起,会十分的困难,主要在于成年人的骨头都僵硬了,兰妮将林天来的手往后折。

    “啊……啊……我的妈啊。”正盯着兰妮胸部的林天来,鼻血还来不及流,就开始尝到酷刑了。

    “你不是很厉害吗?还能帮白灵接骨。”兰妮整他时,还不忘边酸他几句。

    林天来真是欲哭无泪啊,接骨和做瑜珈,这,这能相通吗?难不成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