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38节

灵卡猎人_第38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切都是为了林天来。

    卡洛卡尼说道:“我特地要等你,才暂充接待组长的。”

    “卡洛卡尼……”林天来有些感动。

    卡洛卡尼丝毫没理会旁人的眼光,四周众人却都在惴测,大官来了,这位接待组长看也不看一眼,为什么反而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这般看重。

    卡洛卡尼心里一叹:“这个国家的风气已经开始腐烂了,看人的标准只用排场大小……不过以貌取人的,又何止这些人呢?”

    “阿来,快快,我们走吧。”

    卡洛卡尼直接上了林天来的车子,让林天来直往会场里开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接待人员。

    卡洛卡尼竟然没让林天来停在会场旁的停车场,而是领着他往旁边的另一条小径前去,林天来心里稍稍感到奇怪。

    “阿来,请开灵眼。”卡洛卡尼说道。

    林天来抱着好奇的心情,打开灵眼一看,黑暗的小径刹时明亮,天空一盏盏水蓝色的照明灯,仔细一看,原来那些是飘浮着的照明精灵,但是它们和林天来看过的精灵又有些不同(包括林天来的米包包精灵),样子看起来很像长了翅膀的水色宝贝。

    “阿来,这些‘照明水精灵-是水象分会为感谢我们特别提供的。”卡洛卡尼指着那些蓝色精灵说道。

    “水象分会和你们不是死对头吗?”林天来问道。

    “这得感谢你,你救回了白灵,才让一切真相大白。”卡洛卡尼话不多,却很真,”所以水象分会自知理亏,送我们无数的水精灵当成赔礼哩。”

    “白灵也会认错喔,呵呵……”林天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卡洛卡尼打从心里喜欢林天来,其实水象分会及风象分会都欠了林天来很大的人情,但是对待恩人的做法,却是如此的令人心寒;看着尚不知情的林天来,他心里难过地叹了口气。

    小车道沿着会场旁往下,会场里音乐喧嚣的声音逐渐远去,卡洛卡尼带着林天来,来到了一座别墅,在别墅前,一名身着制服的接待者恭敬地向卡洛卡尼行礼。

    “麻烦你了,塔尼斯。”卡洛卡尼向那人打声招呼,然后请林天来进入别墅里头。

    “阿来,不好意思,要麻烦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进屋后,卡洛卡尼红着脸说。

    林天来愣了一下。

    “sorry,这是兰妮的父亲马休毕许先生的意思,等到风灵大会结束后,你便可以离开。”卡洛卡尼越说越难过,刚才他还在嘲笑那些接待人员看上不看下,其实在哪个地方都是一样的。

    “卡洛卡尼,这……”

    “对不起。”卡洛卡尼不擅言词,虽然他很不屑会长的行为,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

    这个别墅客厅还巧做安排,厅中一座大屏幕上,正放映着风灵大会的酒会现场,雍容华贵的佳丽绅士,每一言每一语,都触动着林天来内心那敏感的神经。

    “卡洛卡尼,你们不需要这么煞费苦心,我自己离去行了,不会纠缠不清的。”林天来冷峻的说着。

    卡洛卡尼叹了口气,正想自作主张地让林天来离开,岂知那个守在外头的塔尼斯急忙地进来,向卡洛卡尼打招呼:“组长,会长请你过去会场,这里我来陪林先生行了。”

    “阿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卡洛卡尼面有惭色,向林天来说了几句后,转身离开。

    唯一熟识的卡洛卡尼走了,林天来静默的坐在沙上,他烦闷无比,今天也许真不该来的。

    一旁的塔尼斯不怀好意地向林天来介绍那会场上的重要来宾,当然啦,那些高官们的嘴脸林天来在电视里、报章上,早就看得不想看了。

    这个塔尼斯很有意思,他不知是故意吹嘘的,还是要向林天来炫耀,堂而皇之地数落起台湾的政治。

    他指着屏幕上正在和毕许先生寒暄的总统先生,语带轻佻地说:“他最近很惨对吧。”

    只要是台湾人,都嘛知道最近的总统被弊案缠身,政治的话题每天都占满新闻头条。

    “其实,呵呵……”塔尼斯故作神秘地说:“他的魅力卡已经过期了。”

    “啊……什么,魅力卡?”林天来脱口而出。

    “是啊,你不知道魅力卡吗?我们风象分会的独特产品啊,只要是明星,不管是政治圈或是演艺圈的,多多少少拥有这种卡片。”

    林天来早就听过小琪说起,只是他不清楚这种魅力卡是有期限的,这么说,灵卡协会的势力还真深入到每一层。在全世界,台湾也不是多么重要的地方,居然也受灵卡协会的**。

    不过,他对政治实在提不起兴趣,塔尼斯越说得口沫横飞,越是让他对灵卡协会起反感。

    会场上,穿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此时推出了一个多层的大蛋糕,最上层还装饰着一对像是公主、王子的人偶。

    “噢,林先生,忘了跟你说,今天是我们家小姐的生日。”塔尼斯说着。

    兰妮的生日!

    林天来愣了一下,他什么都没准备啊。

    现场灯光一暗,聚光灯打在阶梯上,众人响起如雷的掌声。

    兰妮出现了,她由会场的二楼缓缓走下,霎时间,亮丽高雅的她,让所有的星光都黯然失色,会场上每人都赞叹着,拍着手欢迎着寿星。

    林天来从沙上站起,走近屏幕,他终于看到兰妮了,可是屏幕那端如众星拱月的她,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林天来感到内心空空的,像是突然失去了什么。

    兰妮的父亲毕许先生微笑着牵起兰妮的手走到中间,会场顿时安静下来。

    “各位佳宾,感谢你们的莅临,感谢参议员的公子克利斯先生为小女准备这个蛋糕,现在,请克利斯先生和小女一起来切这个蛋糕吧。”

    林天来终于看到了克利斯,他是个英俊高贵的金青年,和兰妮站在一起,真如天上一对,就像是蛋糕上那对人偶,如此相称。

    林天来不觉自惭形秽,虽然他渴望见兰妮一面,可是真没想到,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和她会面,他正想向那叫塔尼斯的表示先要离去时,塔尼斯的手机刚好响起。

    塔尼斯恭谨地连声”是、是”两声,然后向林天来说:“林先生,请你暂留一下,我过去接小姐,她要和你见面。”

    塔尼斯客气地告别,转身离去,偌大的别墅只留下林天来一人,这时,屏幕上的传讯突然终止,林天来感到古怪,兰妮不是正准备要切蛋糕吗?怎可能离开会场,塔尼斯的话好像有点语病。

    连生日蛋糕都是克利斯为兰妮准备的,那他留着在这里,不就等着被羞辱吗?

    “我在这里做什么?”林天来转身想要自行离开,忽然他看到门口站了一个蒙面人。

    “你叫林天来?”

    林天来呆呆地点点头,”你是谁?”

    那人手上扬起一张卡片,冷冷地说:“怪只怪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会场上的兰妮不清楚林天来生了意外,她东张西望地找着林天来的身影,她的父亲马休毕许唤着她的小名,催促地说:“妮妮,时间到了,大家在等着你。”

    大大的蛋糕就等着寿星划下那第一刀,一旁的克利斯爱恋地望着兰妮,轻轻地说:“我们一起来吧?”克利斯一手伸出握住兰妮拿着刀的手。

    兰妮想要抽回,她的父亲在旁轻声说道:“让克利斯帮你吧。”

    父亲那温暖又权威的眼神,加上现在的气氛,兰妮屈服了,当克利斯握着兰妮的手划下第一刀时,台下又是一阵如雷的掌声,在冠盖云集的现场,每人都清楚,一位石油大亨之女,一位有资格问鼎下届美国总统的参议员之子,那是多么完美的组合啊。

    蛋糕一切下,兰妮连忙收回自己的手,找不到阿来,她开始寻找小琪及卡洛卡尼,她早安排卡洛卡尼去接阿来的,原本计划今天要介绍阿来和父亲认识的,虽然她知道这会引起极大的骚动,但她和阿来不是一起度过那么多次的危机吗?这点小事,应该不成问题的。

    “这个胆小鬼。”她不懂也不谅解,她还以为林天来不敢来,心里不觉咒骂起来,她当然不清楚她的父亲给了卡洛卡尼另一个任务。

    “煞”一声,蒙面人的卡片里喷出一道刺光。

    林天来不加思索,马上打出”莫名其妙之剑”,他现在已是第三次使用这把剑,隐隐感到奇怪,这把剑和那时在坑道里不同,古剑缩小了,但却让他觉得剑身有强大的灵性。

    “散风弹!”他直觉地用起他最熟悉的武器。

    刺光散出了点点火星,只要一打到林天来附近,便有强风将火星吹熄,那蒙面汉冷冷地说:“还有护身卡片?哼,让你这个乡巴佬瞧瞧,什么才是灵卡猎人应有的实力。”

    卡片吐出的刺光到处挥洒,林天来看到了整个屋子都是火星,由四面八方向他急喷来,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林天来,不清楚风土水火有相生相克的作用,”风”助长着火的威力。

    当他脑中一闪依稀出现一句话”火炽风助,风起土裂,土掩水绝,水淹火灭”,是啊!怪老头提起过的,”火炽风助”……完了。

    风会助长火势!他觉悟得太慢了。

    挥得淋漓尽致的散风弹,使火星更加地密集,林天来全身如受火烤,他那身的衣服沾上点点火星,瞬间已成破烂。

    “这,这是兰妮送的啊!”他心里喊着,兰妮的礼物比什么都还重要!他已不管什么相生相克了,愤怒让他失去理智,可惜散风弹威力越强,他越是狼狈。

    那人轻轻松松地对付着林天来,还一言一语地嘲讽着:“你真是小小麻雀也想变凤凰,乡巴佬一个也敢来这里,也不想想公主是什么身分,你碰得起?”

    林天来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喝一声:“堂堂正正男子汉,何必蒙面做人,有本事就现出真面目。”

    蒙面人突然身影震动了一下,林天来这话好像挖到了他的疮疤,突然手上一收,火星消失,刺光收回卡内。

    散风弹受到的压力瞬间解掉,如同压力锅泄开,”莫名其妙之剑”卡喷出浓烟,林天来心神俱乱。

    “今天算是给你点教训,下次再不知天高地厚,你的命就不长了!”蒙面人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天来一眼,留下这些话,人已不见踪影。

    林天来勉力地收回散风弹,他清楚这下子散风弹也差不多完了。他瘫在地上,心理、身体同感屈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个风象分会也欺人太甚了,他恨恨地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外走,还真巧刚好卡洛卡尼回到别墅。

    “阿来……”卡洛卡尼话刚喊出,林天来手一挥,一句话也不说,理也不理急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阿来,你怎么了。”卡洛卡尼在身后一直呼喊,看到林天来一副狼狈,问道:“生什么事?”

    林天来快步前行,百公尺外正是那聚会所,里头舞曲响起,想在爱河的那次,兰妮还教自己跳舞,现在竟是如此的令他感到反讽,他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上车,用最快的度离开,成了他最最想做的一件事。

    “阿来……”卡洛卡尼的呼叫不止,林天来早已飞车冲了出去。

    兰妮是今夜的明星,她却恨不得离开这里,她不只是找不到阿来,连卡洛卡尼及小琪也不见人影,内心忐忑难安,今夜如果少了阿来,她这个生日一点意思都没有。

    只见一个个高官、名人,送上了各式各样名贵的生日礼物,她还要应酬着微笑打招呼,说些不着边际的感谢。尤其当克利斯最后打开了一只精致的盒子,送到她眼前的是一只用满满钻石镶成的心型戒指。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心乱如麻,她不想收这枚戒指,刚好,她看到小琪,一颗心都挂念着林天来的兰妮,将戒指推还给了克利斯,很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克利斯非常尴尬,他真诚地看着兰妮,这时,兰妮的父亲在旁哈哈大笑,直打圆场:“我先代兰妮收下好了,等参议员有空,我来办个隆重的聚会,你亲自替兰妮戴上去,呵……”

    兰妮突然手伸了出来,她很不给面子的展示手指上的——四象之戒!那是林天来的母亲帮她戴上去的戒指,也是毛婆婆的得意之作。

    兰妮的父亲毕许先生及克利斯王子马上转为不解及愤怒!

    “你,你……”毕许先生太震撼了,为何她女儿竟已和别人私订终身。

    克利斯更是难堪,他是真心喜欢兰妮的,他顾不得所有人的眼神和纷杂的窃窃私语,直看着兰妮问:“为什么?”

    “克利斯,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