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39节

灵卡猎人_第3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

    克利斯深吸一口气,问道:“所以呢?”

    “我……只能说‘Iamsorry。”

    “是吗?这是你的答案?”克利斯冷笑道:“既然如此,这也没用了。”他抛下手上的礼物,转身走出会场。

    第八章夭寿喔……床上的不是兰妮啊!

    “是你来反悖——我的爱和痴迷——才害我坠落你的陷阱——为你付出一切——我不应该——搁再贪恋美丽——野蝴蝶嘛会坠落花下——随土飞——

    “要安怎来——放袂记你的温柔——阮犹原相信——你是真心分担我的忧愁——离乡的我——不是不曾孤独——只是没想到爱和恨悔这么近——

    “啊——夜都市的徘徊——蓝色的霓虹灯闪烁着眼泪——

    “啊——一心的期待——是不是你咱会冻不曾熟识——

    “面前的路——罩着茫茫雾海——我冷冷清清这条路上无人知——我冷冷清清这条路上无人知——”

    天空下着雨,林天来的心里却在滴血;他不懂,兰妮给了他不相称的衣服,给了他难得的贵宾卡,就是要他到那里,了解他们之间的落差有多大吗?就是为了让他看看,她跟克利斯有多登对吗?

    他的眼泪直流,他该怪谁?怪兰妮吗?怪卡洛卡尼?怪蒙面人?还是怪那些宾客?

    不,一切都怪自己。

    为什么要来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自取其辱,为什么要妄想这份感情?为什么执迷不悟?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平凡人终究得不到遥远的星星吗?

    车内回荡着伍佰的歌声,正是他沉落郁闷的心情写照。

    他失恋了,但他们算曾经相恋过吗?

    他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到了巷子底时,趴在车子方向盘上好一阵子,他把自己关在车内,彷佛回到高中那个自闭的年代,那个受尽取笑的乡巴佬,他猛力地捶着方向盘。

    “啊——”他用尽力气放声嘶吼,在这里,他不用顾虑别人的看法,他大声地哭出来,用力地哭出来。

    哭了好久吧,夜深了,公寓前几无人迹,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狼狈的模样,慢慢地上楼。

    哪知,当他一上到四楼,一名女人坐在楼梯上。

    “这,这不是白灵吗?”她眼眶泛红,脸上的妆糊了,十分狼狈。

    白灵一看到林天来也被吓到,心想:“怎么回事啊?”

    两人对望一眼,停了三秒钟,同时出会心的苦笑。

    “你好惨!”白灵先说:“怎么弄成这副德行?”

    “你也不怎么样嘛。”林天来跟着开口问道:“生什么事了?”

    “克利斯今晚和兰妮在一块吧。”白灵此话一说,犹如用根针刺进林天来的心口。

    林天来没讲话,白灵又说:“我也哭了好久,看来你也不好过。”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地方去啊,我不想让水象分会的人看到我这个要死要活的模样。”

    “你怎知道我住这里?”

    “呵呵……”白灵苦笑两声,说道:“灵卡猎人要查个住址不是什么困难事吧。”

    “唉……”林天来叹了口气,现在对”灵卡猎人”这个名词起了莫名的厌恶感,他又无奈地说:“白灵,这个地方是兰妮的房子,不是我的,我正想过了今夜,整理整理就回乡下去。”

    白灵搓着手,低着头,往楼下走去,林天来不忍心问:“你要去哪里?”

    白灵背对着林天来,摇摇头,林天来看得出她微微抽搐,应该是在哭泣。

    “算了,反正我也是借宿,你暂留一个晚上吧。问题是你没回去,水象分会不会担心吗?”

    白灵缓缓转过身子,果然泪花挂满了脸庞,说来白灵也是可爱又可怜,她和兰妮的个性又大不相同,自小养尊处优,要什么有什么,只要她想的,没有拿不到的;加上个性单纯,没什么心机,不吝于表达心中的想法,以至于她喜欢克利斯的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被马克利用。

    唉,想起幻水世界里仙姑那时的提醒,只要兰妮和林天来在一起,她和克利斯便有希望多了,谁知今夜的变化这么大呢?

    她也跟着父亲到风灵大会里当贵宾,就在克利斯和兰妮共同切下蛋糕时,那把刀便像割在她的心里,弄得水象分会的人,个个用又同情又怜惜的眼神看着她;她看不下去,哭着冲出会场。

    “我不要同情!”白灵哭喊着,她坐在客厅的沙上,一古恼的把心中的烦躁全吐出来,然后又对林天来大吼着:“你为什么这么不争气,都嘛是你。”

    林天来自己都已经够难过了,换完衣服出来,还得照顾这个公主小姐,更惨的,还必须安慰她,什么天下何处无芳草之类的话一句句地吐出,其实他才需要别人对他说咧。

    白灵哭完了,才现林天来的手臂上到处都是瘀青,那是蒙面人的杰作,她同仇敌慨的问:“很痛吧,谁这么过分?我替你教训他!”

    林天来无奈地干笑,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虽然我现在没有医疗卡,但还有些材料。”白灵拿出一张卡片,上头是个药箱。

    她念念咒语,一个精灵由里头飞出,手上拿了不少治外伤的用药,这种药箱还真方便,只要说出要治的毛病,精灵会自动送药。

    “把上衣脱了吧。”白灵说道。

    林天来傻住,白灵催促着:“拜托,谁要看你啊,擦得到的地方自己来!”

    白灵帮林天来擦背上的伤处,这么照顾别人还是第一次。

    “真狠啊,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帮你出口气。”白灵边”擦背”边说,仔细地涂药在一块块的烧伤位置。

    “哎唷——轻一点啦!”白灵不是手脚伶俐的人,弄得林天来哀哀叫。

    “你像点男子汉好吗?”白灵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似乎忘了刚才难过得要死,反而觉得整整林天来有些好玩。

    被这么取笑,痛也不喊了,只是**的痛好治,心里的创伤却是治不了。

    这个夜,林天来怎么也睡不着,他怀抱着被火烤得破烂不已的高贵西装,这是兰妮送给自己的唯一东西,心中舍不得又难过。

    为什么……

    他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感觉到兰妮回来,他开心地正要拥上去,突然又出现一名金青年,兰妮没有说话,只向自己摇摇头,转身走向那青年,他死拉着兰妮,兰妮却是冷冷地抽回她的手。

    一会儿,整个世界都是灰灰的,完全没有人影,他想嘶吼、他想喊却不出声音,突然一阵大响,他由梦中惊醒。

    全身都是汗,整个脸庞都是泪水,他还怀抱着兰妮送的那套已烂掉的西装。

    “砰砰砰!”原来是有人在急敲着门。

    林天来还有点迷糊,忘了整理自己的仪容,急匆匆地叫:“兰妮回来了,她回来了。”

    他猛力地大开房门,一人踉跄地倒入他的怀中,是白灵!

    一看到白灵,他吓了一跳。

    “我口好渴,有没有开水?”白灵似乎没意会到还在林天来的怀中,她的意识好像不是很清楚。

    林天来现在是全醒了,眼前的白灵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喷火的身材要是在往常,一定会让林天来大喷鼻血,但今夜,他的心情荡到了最低点,即便是仙女下凡,他也起不了冲动。

    不过,即便林天来没有要吃白灵豆腐,情况也不是他能掌握的,他现到白灵的眼神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林天来觉得怪怪的。

    “我、我口好渴。”白灵手一直揉着自己的颈部。

    林天来连忙扶好白灵,去倒开水,”这个大小姐,不会连喝水也要人服侍吧。”林天来心里嘟嚷着。

    白灵接过水杯,”咕噜”而下,不少的水溢出,沿着嘴角流下,沾湿了睡衣,更显出曼妙凹凸的躯体。

    林天来晃了头两圈,不敢多看,虽然在台中的那一次,雨中的白灵也表露出魔鬼的身材,但是眼前半透明的睡衣好像把周围的空气都给凝住,没有风吹只有躁热。

    “喂,我睡不着,你能不能陪我聊天。”白灵水汪汪的眼波流动着。

    林天来很想回去自己的房间,但是白灵却是拉着他不放,楚楚可怜的模样,又让他不舍。

    “呜……我好难过。”白灵突然抱住林天来大哭了起来。

    林天来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很尴尬又觉得好笑,以往和白灵像是两条并行线,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背景,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可能,但没想到会一起遭遇了些事,现在又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没什么冲动,只是同情白灵,轻拍着白灵的肩膀,小声地说:“没事的,没事的。”

    他心里呕啊,他自己都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深渊,现在还得安慰另一个失恋的人。

    总是得想个方法让她镇静下来,林天来故意呵呵地笑着,岔个话题开个小玩笑:“小老婆啊,我很想念大老婆及我那宝贝儿子,对了,还有海德拉呢?要不我们去找他们?”

    “早送回分会里的维修中心了,老公——”白灵竟然用又哽咽又甜腻的声音对林天来说话。

    她两手一松,林天来稍缓口气,没想到,松开的双手改而环套住林天来的颈部,整个人简直是挂在林天来身上,微微昂起头,有着泪花水漾朦胧的眼睛和他四目相望,手上一用力,红唇上扬,就这么贴上林天来,这……”轰”,林天来的脑袋要炸开了。

    初吻!

    二十多岁已不年轻的男人的初吻,那含着水、柔嫩的粉唇贴着,林天来全身躁热无比,他的理智正一点一滴的流失。

    完了,这下麻烦大了,林天来和白灵没想到会生这种事,一切都要怪毛婆婆。

    毛婆婆让林天来去参加风灵大会,当她看到兰妮还特别为林天来准备衣饰,以为两人的好事近了。

    她左思右想,咱们林天来太没用了,如果女方不主动,那一辈子也吃不到,于是,在一时期待跟冲动下,竟然在兰妮的房里,放上了有催情效果的迷香,这是她精心打造出来的(其实她也使用多次,设计林天来的老妈及老爸),这下子,她真的做出了”猪公配种”的伟大计划。

    悲哀啊,出差错的是——回到家的不是兰妮,而竟是白灵。

    美人投怀送抱,零距离的唇口相接,林天来强烈的**由腹部升起,他身上的蛇气及鸟气在作怪了,毛婆婆用的迷香太强,岂会让他们两人可以理智脱身咧。

    这个老女人原本躲在王老头的家里,她要是有出门,也许会遇上白灵,可惜,她怕被林天来遇到,一直忍住。

    等到三更半夜,她左右不安,脑中幻想着林天来到底上了没有,忍到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偷偷的用上窃贼的本事(这点不难,谁叫她有个窃贼朋友莉莉安娜),这种”窃贼卡”连开锁时,都不会出声音,她便小心翼翼地溜进了林天来的家里。

    “唉,说来我真是笨,只要弄个‘针孔小精灵-,便可以,呵呵……看一场好戏。”毛婆婆贼主意真是多。

    果然,兰妮的房里有怪异的声音,毛婆婆小心地往房间前进,咦,门没关,他们也太猴急了吧!

    她探头一看,两个人搂抱在一起,衣服都被撕开,”呵呵,真是精彩啊……赞赞赞!”毛婆婆看起免费的活春宫,想想既然已经生米要煮成熟饭了,那真是天大的喜讯。

    她准备随手帮他们关上房门,打算向王老头报佳音,正要离开时……

    原本男生把女生压在下面,那女的也太饥渴了吧,将男的掀过来,翻身在上。

    “咦,什么时候兰妮剪头了?”兰妮有一袭的长,修长体态,像是个模特儿,然而这个女的,却是短俏丽,较为丰满,有着更让男人受不了的魔鬼身材。

    “啊,夭寿喔……床上的不是兰妮啊!”毛婆婆大叫一声。

    她冲了过去,一时间不知所措,双手乱摆,口中喊:“停!停!停!快停下来,弄错了!”

    床上的男女根本没听到毛婆婆的呼喊声,继续他们的动作,不过这两人都没经验,活像在摔角场上打架,而不是在做*爱做的事。

    毛婆婆急了,她伸手想要拉开两人,但他们像是橡皮糖般的黏在一起,而且,他们脑子中根本没有理智,也无视毛婆婆的存在。

    “皮噜皮噜耶,睡睡……”毛婆婆灵机一动,弄出了张”瞌睡虫卡”,数十颗长着翅膀的小圆球由卡内飞出:“瞌睡虫去吧,一睡入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