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47节

灵卡猎人_第47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无缺问道,刚才才在登记处待不到半小时,便有七、八个人喷出来,看来大部分的人都难以通过考验。

    适才赵火炮被白朗一损,又加上看到别人那么强也挂了,赵火炮有点怕怕地想打退堂鼓。

    师徒便是师徒,赵火炮这么想,东方无缺也有同样想法,东方说道:“呵,我们家阿炮,只是二级初猎人,肥婆,要不……我想阿炮先不要下去好了。”

    赵火炮虽然高头大马,但也是贪生怕死之徒,一听到师父这么说,连忙大声地亮出台湾国语:“对对,‘老苏-说的对。”

    老师的”师”字不出音,叫成了老苏。

    “是啊,你乖徒弟还是不要下去好了,免得被那个死白头说中。”毛婆婆语带讥讽,她清楚阿来必须去面对这一局的,也许让王老头说中,阿来可以取得天妈石板,她很大量地说:“阿来,你下去吧,总不能见冷秋芜及月夜飘霜在下头冒险,而坐视不理。”

    林天来深吸了口气,望着那散出光彩,里头不知有何怪物的窟窿,实在无法摆平内心的恐惧,但当他的眼神和毛婆婆对望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准备上了。

    “真没想到有人那么没用,把灵卡猎人的名号给败光了。”毛婆婆用激的。

    东方涨红着脸,肥婆每次都让他下不了台,嘟着嘴说:“我是说‘先不要下去-,并没有说‘不要下去-!“他在强词夺理着,这可是他的专长,”所谓的‘先-,是指我要跟我的好徒弟交代两句嘛。”

    他把赵火炮拉到一边去,咕咕噜噜的不知在说什么,只听到赵火炮还笨笨地大声说:“师父,什么啊,能不能大声一点。”

    “……◎#&@*……”东方实在快吐血,真给这笨徒弟打败,连戏也不会演,他更刻意大声地说:“明白了吧,照我的交代……”

    他转身便走回来,哪知阿炮在身后喊着:“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懂?”

    东方脸上铁青,阿炮还在后面喊:“‘老苏-……”

    “‘哭爸-喔!”

    东方气得冒烟,恨恨地取出张卡片一闪,六名精灵飘出,抬起阿炮,干脆直接把他给扔到窟窿里。

    只听到阿炮那熟悉的口头禅”阿娘喂……”,人已不见身影。

    “阿来,下去吧,你别怕,吉人自有天相。”毛婆婆温言地说。

    林天来看到同学下了,心里反而轻松,对着毛婆婆点头,然后纵身跳入窟窿里头。

    第三章“圣天妈秘境大卡”第一关——白邪水母分班卡

    跳下窟窿后,林天来以为会有多可怕的场景等着他,出乎意料之外的,里头是个明亮瑰丽的世界。

    “好怪异噢,同协。”先一步被丢下来的赵火炮张望四周,犹疑的说。

    东方大师之前说明过,窟窿下是液状的世界,但他们两人不用游泳,也不用闭气,却不会淹死,仍能正常呼吸,也能正常交谈。

    他们全身上下不用任何的使力,自动地,慢慢往下沉去。

    “这应该是一种‘灵液-吧,我想。”林天来说话时,和潜水时一样,嘴边会冒出泡泡,全身”泡”在”液体”里,非常舒服。

    “同协,我那个‘老苏-真是有够狠的,跟丢垃圾一样把我丢下来。”

    “拜托,阿炮,是老师不是老苏。”林天来有点受不了。

    “老——苏。”

    “你嘛帮帮忙,‘师-这个音要卷舌,说一遍老——师。”

    “卷舌喔,我知道了,老——输。”

    “我还稳赢咧,你老是输喔。”

    “呵呵,我也没法度啊,从小没学好。”赵火炮傻笑着,又说:“对了,同协,不是说有什么分班吗?在哪里?”

    “对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灵能分班。”林天来东张西望,看不出名堂。

    “同协,不用分了啦,我从小就是放牛班。”赵火炮一说完,哈哈的笑着,灵液一入嘴里,呛得满脸涨红。

    突然,他们看到上头又下来了三人,在前方像是三颗流星般地向下急坠。

    “咦,同协,看来不止是我们,还有别人对那个叫什么板的,有兴趣哩。”赵火炮眼力还不错,盯着看了一下,说:“两男一女耶,还是阿兜仔哩。”

    “你嘛好啊,除了我们和冷秋芜、月夜飘霜,全都嘛是阿兜仔。”林天来只要跟赵火炮在一起,也忍不住台湾国语起来。

    “奇怪,他们怎么度那么快啊,看来我们会被淘汰出局哩。”赵火炮反而很开心地说着。

    在他心里其实是不想下来的,如果有高手在,他们早点被刷掉,离开这个鬼地方也不错。

    “不会吧,你忘了我们有很大责任吗?”

    林天来想到在灵卡商店里,东方无缺领着大家呼口号,”夺天妈石板”震耳音响犹在耳际。

    赵火炮稍愣了一下,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下方闪出很多圆弧状的浮游生物由底下飘上来,一个个泛出如霓虹般的半透明光彩,看起来很像是水母。

    两人一样地缓缓下坠,已进入浮游生物群里,那果真是水母啊,在他们的周围飘来飘去,它们有大有小,大的有数层楼高,最小的也有半个人大小,像是水母家族大出动。

    “好美啊!”

    水母体内有一盏盏轮流光的亮点,林天来惊叹地想用手去触摸已浮在他身体附近的水母。

    “同协,小心一点,水母不是有毒吗?”

    “它们好美啊!”

    林天来没理会阿炮的示警,一再地赞叹,刚好一个水母由那半透明的伞状胶状物质之内出一长光串,直伸向林天来的手上,真像是在和他握手打招呼。

    赵火炮旁边也出现个水母,也出光串,挽住了他的臂弯。

    “啊……”赵火炮突然大叫一声。

    “有问题吗?”林天来紧张地看了赵火炮一眼。

    “我、我想起来了,这……这种东西,我在毛婆婆那里读过,叫……‘白邪水母-!”赵火炮现在成了博学多才之士,好像平常吊车尾的学生,忽然成了品学兼优的模范生,实在令人错愕。

    赵火炮开始背书:“每个白邪水母都集合起亿万水母的芥灵而成,属于群居性妖怪,”他把百科全书里的内容一字一句地念出,”在‘寰宇群妖谱-这本书中有记载,‘白邪水母-是深藏‘灵幻之海-的特有妖种,生**好和平,不喜和其它的妖物来往。”

    “它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莫非这里便是你说的‘灵幻之海-?”林天来还在和水母玩着。

    赵火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继续地背诵:“‘白邪水母-有个非常特别的力量,可以运用天地间的灵能,作为运动的工具……”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远处一个大的白邪水母急地往上头喷。

    “啊……那里头有人!”林天来惊呼。

    眼力过人的赵火炮马上接口:“是刚才下来的三个人中的一个。”

    “你千里眼喔,那么远你也知道。”

    “同协,我的眼力1.o以上,不盖你的。”

    “废话,从小不看书,当然眼力好,亏你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林天来调侃着。

    “总比你好,你从小偷看美眉洗澡,眼睛都‘脱窗-了,明摆着也看不清楚。”赵火炮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

    “咦,又一个耶。”林天来现下头又急地飘上一个包裹着某人的水母,这个水母比刚才那个小多了。

    “第二个,同协,他们三个全挂点了。”赵火炮说着。

    “乌鸦嘴,什么挂点,”林天来瞪了阿炮一眼,”也许我们应该过去帮忙才对。”

    只见里头的人在挣扎着,然而却无法摆脱水母的束缚,突然,那缚住三人的三个水母收缩,一蹬,急如星火般地,”咻”瞬间冲上去,好像在放冲天炮,马上消失无踪。

    “好可怕喔。”林天来本来和水母”握”着的手,动了两下想收回。

    那长串的水母一拉,林天来明白了那三个人的遭遇,因为,转眼之间,他和赵火炮已经被扯入了水母里头,全身被水母的伞状大衣裹住,想动也动不了。

    林天来虽然惊慌,不过经历多了,还是能保持点镇静,而赵火炮就不行了,虽然他全身很难动弹,还是用着他吃奶的力量挣扎着,可是越这样,水母的大衣越包越紧。

    林天来连忙对着赵火炮喊:“放轻松,不要用力。”

    赵火炮很听话,放弃挣扎,果然,大衣不再收缩,而是由光串上轻泄出闪闪流萤,穿入了他们身内,奇妙的,由外头竟可以看到那点点亮光在体内到处飞梭。

    林天来看着赵火炮,赵火炮盯着林天来,他们惊异地现对方都成了透明人。

    “我明白了!”赵火炮突然喊出,彷佛开窍了。

    “你想到什么?”林天来急问。

    “这个水母……是母的!”赵火炮开心不已,像是解开了什么大秘密。

    林天来差点吐血,现在什么时候了,阿炮还有心情开玩笑,尤其他一脸很正经的样子,更是令人噱。

    “你别闹了。”林天来骂了一句。

    “呵呵……”赵火炮手舞足蹈着。

    “咦,阿炮,你……我……我们能动了!”林天来恢复正常,并且身上的流萤已经慢慢地回到光串上头。

    “真的好美啊!”他这时才有心情看着白邪水母的世界,两只大水母和一些小水母构成一群,好像是父母带着小孩,那些小水母还会互相追逐,可爱极了。

    而裹住自己和阿炮的这两个水母,也有”小孩”,他们喜欢靠向阿炮那边的大水母,像是在撒娇,而包覆自己的这个大水母,偶而出身上光串,将离得太远的小水母拉回来,也许真让阿炮说对了,他那边的大水母是”母”的。

    “我想如果没错,这便是所谓的‘灵能分班。”林天来明白了,”刚才那三个人,便是有着中猎人以上的等级,阿炮,你不是背很多书吗?你好好地想想,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制卡书-,用了这种白邪水母作为材料。”

    “有了!”赵火炮想许久,大叫一声,他装得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手托着下巴,说明:“有种卡片名叫‘白邪水母分班卡-,在‘制卡书百科大全——一九八八年鉴-里有记载,一名叫杜天化的,用五种古代石板改铸成卡。”

    “杜天化!婆婆不是说过,这个小庙的庙祝便叫杜天化吗?”林天来开始觉得有些诡异了。

    “对了,‘制卡书百科大全——一九八八年鉴-上头怎么会有杜天化制卡的资料?”

    “喔,制卡书百科大全的序里有提过,只要‘灵卡猎人-或是‘隐灵卡猎人-开始制卡,他的pda便会自动传输卡名及使用材料回到灵卡协会的‘灵卡图书中心-,而这个中心每年都会行一本年鉴。”赵火炮背得很彻底。

    这些年来,隐灵卡猎人(也就是猎板者)纷纷由制板改为制卡,杜天化、毛婆婆都是例子,毕竟卡片比石板好用多了,功能也较为强大,不过他们并没有加入灵卡协会,也没有阶级,换句话说仍保有隐灵卡猎人的身分。

    灵卡协会想利用制卡来了解不受约束的隐灵卡猎人,所以是举双手双脚欢迎他们,因为制卡需要猎盒及pda,也需要会员编号,这些隐灵卡猎人成了有会员编号的非会员。不过还是很多像王老头、老怪等坚持”石板制术”之士,他们不用卡片。

    “哇……你、你也太强了!”林天来惊叫声连连,他这个同学真不可思议。

    “没办法啊,那个憋不拉太可怕啊……”

    赵火炮一回想起在灵卡商店的日子,全身哆嗦不已,在憋不拉的淫威之下,阿炮成了小可怜虫,每天背背背。

    真是一物降一物,庞大身躯的阿炮怕高瘦的憋不拉,林天来正想要讥讽他两下时,水母群开始向下缓缓的潜去,当然连同他们也被慢慢地往下带。

    而包覆他们的两只大水母,似乎是这群水母的头头,所有的水母全都跟在它们俩的后头缓缓而行。

    忽然,又有三人由下方飘了上来,怪了,这三人并没有被水母裹住啊,他们同时死死地捧着肚子,一脸惨白,好像得了什么重病。

    “◎#&@*◎#&@*……”一个是日本人,讲的是日本话,语气很差好像在正和谁对骂着。

    “◎#&@*◎#&@*……”另一个是印度阿三,两撇的胡子翘得半天高,叫叫叫,气得要死的样子。

    “◎#&@*◎#&@*……”最后一个是阿拉伯人,吱吱喳喳的,完全不知道在鬼叫什么。

    三人飘到了林天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