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48节

灵卡猎人_第48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赵火炮身旁,也许他们没有语言学习卡,又没学过中文,而林天来只学了英文,隔着水母开始鸡同鸭讲。

    他们好像在警告林天来,下方有什么怪东西,那捂着的肚子出咕噜咕噜怪响,三人同时出叭叭数声响屁,林天来及赵火炮连忙蒙住鼻子。

    赵火炮出不清楚的声音:“同协,他们是不是吃坏肚子?”

    “莫非下头有好料的?阿炮,等一下记得不要乱吃东西。”林天来回答着。

    这个”圣天妈秘境大卡”真是古怪,还以为会遇到怪兽之类的,怎看这三人身上没有伤痕,也没有打斗过的迹象,倒像是参加什么酒席却食物中毒了。

    那三人越飘越上去,离他们已有一段距离,可是咒骂声不绝于耳。

    “好臭!好臭!”两人拼命挥着手时,下面又飘上来了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和刚那三人又不同,他们成了大热天里的小狗,大口张开、舌头吐出”哈哈哈”的喘着,一点都不顾美女形象,真是诡异极了。

    “aperienced?”由于是阿兜仔,所以林天来用英文问。

    哪知那两人没有回答,只是指着下头,摇摇头很无可奈何的模样,然后急地向上飘去。

    “真是怪啊。”林天来百思不解。

    “哇,同协,什么时候你的英文练得吓吓叫啊?”

    以前赵火炮去应征工作时,人家问精通几种语言,赵火炮都是这样回答:“两种!”

    国语、英语?一般的反应都是这样问。

    国语、台语!赵火炮会很大声地答。

    “当然,找不到好工作,最后才会去讨债公司咩,所以同协你真是强啊。”

    赵火炮很佩服英文说得好的人,他那个咬唇音老是不出来,飞机成了”挥机”,当然”F1y”,成了——”胡辣”,在台语音里,这两个音代表男性的丸,每次都让同学笑翻了,尤其是每当去吃外烩婚宴,看到白白的、圆圆的鸡丸,林天来就会想起他这个可爱的同学。

    林天来笑道:“等出去后,向你师父要一张‘进阶英习卡-,保证你永远脱离恐惧英文的噩梦。”

    说着说着,水母下到的位置好像快到底部了,下方可以见到一座圆形的山丘。

    “同协,它们要带我们去哪里啊?”赵火炮问道。

    “我也不清楚,冷秋芜及月夜飘霜早数日下来,也许等一下,我们可以和他们会合哩。”林天来想,只要有冷秋芜在,就会安全妥当些。

    他们正好奇的张望着,这个似海洋的奇异空间里,上下之间的亮度都是一致的,这一大群水母们带着他们由山丘的一侧游下去。

    “你看,这是什么啊!”

    他们下降到山丘的顶部时,才现,这哪是山丘,前方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个巨大无比的神像头部,单单的眼睛,便有一个人大小。

    而神像头部以下的身体部位,有团迷雾裹覆,不知下头有多深,也不清楚这尊神像到底有多大,林天来及赵火炮两人呆愣住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这时裹覆住两人的水母,打开了大衣,他们被放了出来。

    水母移开身躯,使得林天来及赵火炮完全曝露在神像的面前,然后由那两只带头的水母领着所有水母,在他们和神像四周舞动着,像是在向神像报告什么。

    不久,在两只水母率领下,所有的水母家族,一个个通过神像和林天来、赵火炮中间,如同是阅兵部队般地分列行进,一会儿工夫,全都移往神像的另一侧游去,消失无踪。

    神像的双眼中间有一颗痣,由那里闪出光束罩住他们两人,赵火炮一紧张又急着想要挣扎。

    “阿炮,不要动。”林天来全身只有眼珠及嘴巴能动,他侧面看到旁边的阿炮斗大的汗珠直滴下,极力地安抚阿炮的情绪。

    “同协,有鬼吗?”赵火炮紧张得要死。

    “鬼你的头啦,你别乱叫,”林天来毕竟见识比赵火炮高些,他想了想说:“我猜天妈在确认我们的身分,别急。”

    果真,如林天来所料,他们已经通过这个”圣天妈秘境大卡”的第一关——”白邪水母分班卡”的灵能分级测试。

    当然下来之前就已知道,阶级只要不过下猎人,便应可以通过第一关,但这只是个基本的身分认证,考验还在后头哩。

    第四章“圣天妈秘境大卡”第二关——天妈四忍测试卡

    光束消失,两人恢复自由之身。

    他们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如山一般大的古怪神像,似是乏人照顾,脸上有股沧桑的感觉,与一般神像不同,没有丰厚的嘴唇,也没有垂肩的长耳,双颊也不丰润,不过,那半闭的双眼却透出一股悲天悯人的”眼神”,似乎想要背尽人世间所有的苦难。

    林天来经历过幻水世界跟模拟屋,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一种幻境,身在这里头,只要保持不慌乱,等待下去必会有着答案。

    过了约十分钟,赵火炮还是受不了了,直喊着:“同协,我、我、我尿急,快、快、快忍不住了,这又没有厕所,怎么办。”

    赵火炮东张西望,林天来以为阿炮要弄个野战厕所,急道:“死阿炮,你别对神像不敬,要是随地小便,你会受到天谴!”

    赵火炮一手捂着下腹部,跳来跳去,口中嘟嚷着:“奇怪了,今天没喝什么水啊,怎会这么想尿尿。”

    “呵呵……阿炮,我看你有败肾的迹象,喏,哪有病就不能拖,要勇要强,请指明鸟*牌爱福好……”

    林天来学着广播里的台词,开起玩笑,还想要损赵火炮两句,然而想尿的感觉就像会传染,他下腹部感到胀胀的,好像全身的水分都往膀胱里挤。

    赵火炮现林天来情况不对,他的同协跟他一样,好像全身长满蚤子,起乩了。

    “你、你,怎么了……”赵火炮边抖边问。

    林天来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我也想尿啊。”

    “哈……”赵火炮笑翻了,虽然很难过,但还不忘损回去:“我看你连鸟*牌爱福好也难医,我介绍一家中医诊所……”尿意越来越强,他话只说一半,实在是快忍不住,膀胱像是快炸了。

    林天来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看到赵火炮在咬牙苦撑,五官都皱在一起,两人互相苦笑一番,而神像半闭的眼睛,似乎在嘲讽着他们,想看好戏。

    “阿炮,这一定是什么奇怪的卡片,你想想,制卡书百科全书里,有没有这种花招。”林天来还是用老招,想要移开点注意力。

    “我想想……”赵火炮认真起来,突然叫出:“嗳,同协,不行啦,我脑中一片空白,整个脑袋快被尿淹过去了。”

    “忍住喔,不然天妈会惩罚你。”林天来快地走动,在神像前绕来绕去。

    “天妈,你说这个神像便是天妈?”赵火炮反而对这个话题有兴趣,他双脚重心换来换去,一步一跳地跟着林天来后头转。

    “不是天妈难道会是你妈喔。”林天来满头大汗,边忍还边讲五四三的笑话。

    “对啊,我想起来了,在‘制卡书百科大全-的古老石板改制索引,有一条好像写到一种叫‘天妈四忍测试卡-,可是只有卡名,没有细则说明。”

    现在两人简直是用慢跑的,因为他们异想天开地以为,也许出点汗,可以让水分少一点渗入膀胱。

    “四忍喔……”

    林天来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单单这个第一忍就这么辛苦了,不知道再来会出什么花招,刚才飞上去的三人是捂着肚子,还连连放屁;后头那两人像小狗张开大嘴,足见他们的遭遇并不相同。

    这时赵火炮反而还在想着制卡书百科大全,他傻愣地说:“好怪喔,为什么前一张那个‘白邪水母分班卡-,百科大全里记载得很详细,而这个什么四忍的,就只有卡名呢?”

    林天来开始佩服起他这个同学了,神经大条也有好处,一时间像是忘了尿急,原来阿炮想不通事情时,竟然有着和他那个”心灵乱想法”同样效果哩。

    林天来马上脑中幻想起兰妮,想把尿急的事忘掉。咦,果真,尿不急了,美女真是有效啊!

    然而,这种好康的事不长久,刚刚好一点,一下子,”尿”如大海浪潮般地袭来,他们彷佛可以听到肾脏里水分一滴滴流入了膀胱的声响,两人又开始捧着小腹蹦来蹦去。

    “呵呵,我们、们像不像‘暂时停止呼吸-里的尸啊。”赵火炮哈哈大笑。

    “说实在的,有时还真佩服女生哩……”林天来乱扯。

    “同协,忍尿和女生有什么关系?”

    “你实在有够炮,女生比男生能忍,你想,我们出门在外时,如果不方便的时候,了不起随便找个地方便可解决。”

    “这倒是……女生好像就不行了。”

    两人扯东扯西,从在高公路上大塞车的忍尿经验,说到小时候的尿床故事,突然间,雨过天青……

    “同协,尿关过了耶!”阿炮开心地叫。

    “过关了,呵呵。”林天来现怪事年年有,这里特别多,膀胱里的水分怎无端消失,人整个神清气爽起来。

    他们没有什么喘息时间,因为这里真的是”台式天妈四忍测试卡”,第二个忍马上降临,林天来惨了,因为他最讨厌的感觉来到,那便是——口渴。

    “呵呵,第二关还好嘛,我很耐渴的。”

    赵火炮话中带着松了口气的口吻,可是林天来却恨死了,前阵子在幻水世界时,他就渴到嘴唇都裂掉,甚至晕眩,他每想到那段经历就怕到爆,没想到现在又来了。

    “不对啊,同协,这样下去,我、我也麻烦了。”

    过了两分钟,赵火炮浑身冒大汗,一边口渴一边又在快地消耗水分,这使得两人狼狈不堪,一下子,全身便像被大雨淋湿一般,没有一处是干的。

    “阿炮,把嘴巴张开,努力地吸空气。”林天来恍然大悟地说。

    那飞上去的两人不就是像小狗吗?原来如此,他们大概想努力地吸点空气中的水分或是什么的。

    这个景象怪异而好笑,适才他们努力地运动,深怕水分流入膀胱;现在则是相反,不敢动一下,因为每滴汗都是宝贝。

    他们只剩眼珠及嘴巴在动,尽量减少水分的流失,两人大口开开,舌头吐出喘息着,每吸入三下,便阖起嘴巴,死命地挤出那一小丝的唾液,彷佛人间甘露般地吞入肚子,吞入时他们还可以听到口水过喉咙时的咕噜声,像是已快干涸的河床里,偶有几滴水流过。

    没多久,两人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时,原本说不怕渴的赵火炮反而先受不了,他心中稍微个放弃的念头,身体竟然自动往上飘了一公尺。

    “同学,你、你怎么了?”林天来微微仰起头辛苦的问。

    “哇!我,我刚只稍稍想出去洞外喝口水,就会往上飘耶,这个天妈四忍测试简直太神奇了!现在我绝对相信,那两个女人一定就是死在这一关上头。”赵火炮肯定地说。

    “为什么?”

    “我相信女人啊,忍尿的功力比我们强,但忍渴的功力比我们差。”赵火炮乱盖一通,反正他们现在得用各种怪方法,来蒙过自己的感官。

    “唉,也许吧,但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林天来感觉到像在大沙漠里,烈日当头,烤着干瘦的身躯。

    “咦,同协,上面有水耶……”赵火炮看到上方有点点的液体,话才一说出,又往上飘了两公尺。

    可是林天来什么都看不到,他惊觉赵火炮似乎是出现幻觉,”不对,阿炮,那是海市蜃楼!”他努力解释着,那是光的折射造成的,让阿炮镇定下来。

    赵火炮学问不高,被阿来唬得一愣一愣的,但他还是问:“同协,我们要不要考虑放弃啊,再下去会死人的。”

    现在两人一高一低,林天来看到上头有水滴下来,他好想伸出舌头去舔,但这种念头只出现千分之一秒,因为他现那是阿炮流下的汗珠。

    “不、不,当然不!”

    林天来死命地闭起眼睛,干脆不想不看,他的个性胆小怕死,但是,被逼到绝境时,反而越是出现不愿服输的精神。

    虽然嘴硬,但是口渴实在太难受,林天来回想起幻水世界,那时也是口渴得要死,晕了之后反而可以到另个天地,”拜托让我晕了吧。”林天来浮现如此怪异念头。

    他脑中乱想时,忽然察觉一直没听到赵火炮的声音,他急忙张开眼睛,却感到全身因大量脱水而抽搐,难以抬头看阿炮是否还在他的上方,”阿炮放弃了吗?”他的心里慌了,孤单加上口渴的折磨会杀人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