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50节

灵卡猎人_第5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0:5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2
:“***,一次比一次痛。”他早把什么对神明尊敬不尊敬的问题抛到脑后了。

    “阿炮啊,忍……”

    “我这次真的难以过关了。”赵火炮绝望地说着。

    “我也差不多啊,我们一起深呼吸好了。”

    “同协,万一我不行了,你会不会怪我?”赵火炮祈求地望着林天来。

    “一定会!”

    “那、那我还是再忍一次好了。”赵火炮很无奈地说,突然大叫:“哇,再来,阿娘喂……***!”他不管会不会得罪天妈,胡乱地咒骂,虽是肚子痛,但他的大嗓门却依然响亮。

    这一次是空前大痛,林天来的反应是皱着眼皮闭起双眼,死命地抵抗肚子里那些类似肠病毒的可恶家伙。

    两个人都在想,天妈要选传人是这么个选法吗?比谁的膀胱好还是比谁较能耐饥耐渴耐拉?

    两个人就这么被折腾了老半天,他们也不是因为对神明特别的尊崇,才来强忍这种怪异的折磨,只是认为这件事是他们该做的罢了。

    正忍到了最高点,真快憋不住时,那神像半闭的眼睛缓缓地张开!

    有一人高的椭圆形瞳孔,就这么瞪着他们。

    两个人也顾不得肚子痛,顿时吓傻了。

    “同、同协,这、这……这神明显灵了。”

    赵火炮以前干过讨债公司的勾当,见不得光的事做了不少,现在更加地惧怕,他直觉地跪了下去,猛力地磕着头。

    林天来就不同了,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宗教信仰,最多逢年过节跟着老妈拜拜而已,所以他只把这个现象当成另一个关卡。

    “同协,快点跪下……”阿炮斜眼看着林天来,”不然,会被雷劈的。”

    林天来还觉好笑时,突然一阵霹雳,真的被阿炮说中,那两眼中间的光痣射出一道闪电,打向毫无准备的林天来。

    幸好,林天来的自动防护卡——卡卡乌,在第一时间飞窜而出,长长的鼻子伸至林天来的脚底,林天来可以感到有股强风由下方涌起,这股风进入卡卡乌的身躯由大嘴里吐出,风暴成形了,同时鱼鳍不停晃动着,狂风瞬间形成一堵圆形墙,将林天来围绕起来,在这么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林天来已被龙卷风裹住!

    没想第一次出场的卡卡乌,却漏气了……

    只见那道霹雳直接劈开气场,林天来全身电流上下流窜,毛都竖立起来。

    还好前后不到五秒时间,那道闪电便消失无踪,留下瞠目错愕的林天来及狂笑不已的赵火炮。

    这时卡卡乌也收回了气场,它没有完成任务,非常的不爽,长鼻子一直拍打林天来的胸口,大嘴怪叫着:“卡卡——乌、乌——”

    林天来也很呕啊,还有那讨厌的阿炮还在嘲笑个不停,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面镜子,递到林天来面前,笑到岔气喘着说:“你、你自己看……哈哈!”

    林天来伸手夺过镜子,一看到自己的尊容差点晕倒,这次狼狈的程度不下于风灵大会,衣服被烧破是不用说的,惨的在头,现在呈现爆炸头的状况,上头还在冒烟,脸颊则是像抹了黑灰一样。

    卡卡乌看到赵火炮在笑,也模仿着赵火炮的动作,用鱼鳍当成手,捂着大嘴,呜呜地嘻笑他的主人。

    而那赵火炮当然不放过这个可以嘲弄他同学的机会,带着损人又有点谴责的语气说:“早就向你说了嘛,对神明要尊敬,能看到天妈显灵是我们莫大的福气咧。”

    “还有啊,你看看你那个‘怪脚。”赵火炮指的是卡卡乌,”有什么鸟用啊!”

    卡卡乌伸出长嘴,突然向赵火炮吐了一口气。

    “哇,好臭,这是什么啊!”赵火炮像是掉到臭水沟里,全身臭不比林天来好到哪里去。

    林天来慢慢地恢复神智,衰啊,林天来把卡卡乌收回卡内,虽然它露出百般不愿意的神情。

    赵火炮看看林天来的状况,摇摇头叹了口气,好像当林天来朽木不可雕似的;他转过头更加地虔诚了,在神像前跪了又拜,拜了又跪,喃喃地说:“天妈在上,弟子赵火炮,恭谨的请求……”

    赵火炮念了两分钟后现林天来还站着,抬起头一看,赫然现林天来全身不时地透出怪异光彩。

    “同协,你怎么了?”

    林天来紧张不已地回道:“我觉得不太对劲,身体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喂,你别吓人!”

    原本烟熏过乌黑的皮肤,现在竟然泛起一点点五颜六色的亮点,好像他的毛细孔镀层萤粉,更神奇的,这些亮点会移动!就像是游移在皮肤表面的一层流光。

    “同协,你怎么成了彩色人?”赵火炮替他的同学担心起来。

    “完了,阿炮,我会不会被鬼附身啊。”林天来神经紧绷,任谁身上出现会流动的亮点也会害怕。

    “你别乱想,神明前面怎么会有鬼,也许是神灵要附身了。”赵火炮伸出食指轻触林天来,没什么不同啊,他想他同学有可能会起乩。

    “怎么办?”

    林天来欲哭无泪,这副尊容要出去了,不说是想要追求兰妮,连老妈也会认不出来的,他又急又惧。

    突然,天妈两眼中的光痣大亮,赵火炮赶紧又跪了下去,双手合掌,紧闭双眼,他深信今日真的见到神明显灵了。

    顾不得被同协取笑,他再度求神拜佛,大声地说出:“天妈神明在上,弟子赵火炮现在是个‘罗汉脚-,想趴妹妹也趴不到,弟子上有老娘,又是独子,老娘千交代万交代,我们赵家不能绝后,弟子唯个小小的愿望,祈求天妈成全,如果有个好姻缘,一定三牲四果,并请大戏来酬谢……”

    林天来根本没空理会赵火炮,心里只重复着”怎会这样”这四个字。

    “同协,别管你身上……啊!”

    赵火炮手伸过去,一把拉住林天来时,林天来的身体像是漏了电的电器,让赵火炮整个人快跳起来。

    林天来的样子有些可怕,被炸过蓬松的头、烧黑处处的牛仔裤、有些黝黑的皮肤下头不停闪烁着怪异的四色亮光。

    “同协,你、你漏电耶!”赵火炮大声说。

    的确,林天来也知道情况有异,红、绿、蓝、褐四色亮点就像电流,在身体里到处流窜,他有时会感觉到,它们会跑到五腑六脏,使得体内的器官如受电击。

    “皮皮”的模样外加头上不时冒烟,赵火炮不知如何才能帮他同学,只得向天妈求援,他第三度的祈愿了。

    “天妈在上,弟子这位同协对天妈不够尊敬,弟子代他向天妈致歉,请天妈原谅他那不知死活的愚蠢行为,他虽然不是独子,但是是好多代的长孙,他们林家的香火还得靠他咧……”赵火炮本来想拉着林天来一起跪,但他不敢再碰触林天来,只得自己叩口中念念有词。

    突然,天妈双眼中的光痣再度射出一道光束,这次光束成了一大光团,将林天来裹覆其中。

    赵火炮急了,他以为神明要惩罚林天来,叩头的度奇快无比,还边喊着:“天妈圣驾保佑、天妈圣驾饶命、天妈圣驾保佑、天妈圣驾饶命。”

    不知是不是天妈真的听到赵火炮的祈求,光团在赵火炮的求饶声中迅地消失,不,那些光团竟全都涌入了林天来的体内,像是被吸收了一样;原本电流流窜的状况消失了,但那四色荧光仍旧留在他的身上。

    “同协,你……你还好吧?”赵火炮关切地问。

    他很担心林天来的现状,心想着,反正没现冷秋芜出去洞外,有冷秋芜继续执行任务应该就可以吧,是不是该劝林天来一起放弃算了。

    可惜,他还没开口,天妈的神像起了变化,慢慢闭起眼睛。

    “同协,你看,神明退驾了吗?”赵火炮看着神像的变化狐疑地问。

    林天来还没回答,那神像双目中间的那颗光痣大闪,射出了两条光束,分别拉住林天来及赵火炮!

    “同协,不会还有第三关吧?”原本活蹦乱跳的赵火炮,被光束圈住全身无法动弹,他恐惧地问。

    林天来这时才回神过来,”啊……阿炮,我也全身不能动。”

    赵火炮苦笑不已,不论如何,他的同协至少没有失心疯,这或许是唯一可以欣喜的。

    他们慢慢地被往前拉,大的神像便在眼前,而且越来越大,换句话说,他们是相对的越来越渺小。

    神像渐渐像座高山,他们只有一只小鸟大小,而原本一人高的神像眼睛,现在起码有数十层楼,整个眼界变成只有看得到神像的头部,并且还在继续接近中,慢慢的,连神像的鼻子也看不到了,整个世界都被那巨大无比的神像双眼给占满。

    还在接近,”这、这、这、这、这……”两人十分骇然,努力想挣脱光束,却徒劳无功,最后竟然也看不到眼睛了,眼前只有一大片焰火冲天的大光团,这个光团是神像两眼中的那颗光痣啊。

    “啊……撞上火山了!会被烧死啊!”赵火炮大声地喊出时,他们被拉入了光团里头。

    这个光痣是个传送点!

    就在那一瞬间,哪里还有大光团?两个人身在一个巨中的佛龛之内!

    四面各有如敦煌石窟般的浮雕,佛龛的壁上绘满瑰丽的纹饰,在众多纹饰中有个天妈绘像,两眼之间有个小孔,射出了橘色光芒,使得佛龛里光亮无比。

    赵火炮轻拍着自己的胸口,不停深呼吸,”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们没死咧,同协。”

    他的同学自从身上有四色亮点之后,便不太正常。

    “咦,同协,你的头……”

    赵火炮现林天来全身像清洗过,原本的爆炸头现在柔顺的像是去高级廊修剪过一般;就连身上被烧焦的衣物也变得亮丽如新,雪白的衬衫还整齐的熨出棱角折线,连原先有些被烤过的肌肤也不再焦黑,只有那皮肤下的四色亮点依然。

    林天来却是没什么反应,自从四色亮点入体之后,他便感到浑浑噩噩,注意力无法集中,他感到那些亮点好像在支配着他,使他有点控制不了自己。

    赵火炮看着阿来一副痴呆样的盯着他的彩色手臂,实在拿他没办法,但现在即便阿来出个声音,也能让赵火炮心安一点。

    “这是什么地方啊?”阿炮试图让林天来注意到现状,但无论怎么喊也唤不起阿来的回应。

    赵火炮看阿来没理会他,又无法满足那好奇的心,于是慢慢走出佛龛,当他出到外头马上惊异地大喊:“哇!这、这是个什么世界啊?”

    这声音叫得太响了,稍稍地把林天来唤回了现实,他不知不觉地跟着赵火炮的脚步,往洞外而去。

    眼前是个怪异的级大洞穴,正中央赫然是座巨大的金字塔,规模直逼世界第一的埃及古夫金字塔,而金字塔的东西南北各立一个巨大的人像,造型各异——

    东面是个很壮硕的野蛮人,他的衣物与护肘护膝是用海藻与贝壳制作而成,有着如刀削出来的粗棱脸孔,那赤红色的眼睛十分显目,颈子则用一条看起来就很厚实的铁板项链给固定着,手持大刀。

    西面是名白袍书生打扮的石像,头戴纶巾,手持长笔,俊秀如同女子,气质典雅和那野蛮人恰成对比。

    北面则是一名披着兽皮袍子,兽眼剑眉,披头散的大汉,他裸着的臂膀上纹着赤狼,手拿着一把长弓,背上有个箭囊。

    一个浓眉、圆秃头、肥胖大汉立在南面,一颗眼睛被圆黑布罩住,显然是名独眼龙,额头上刺了个字——犯,他半裸着上半身,手上拿着狼牙棒,十分凶恶。

    围绕住这个金字塔及四大人像的,却又是无数个中国古代兵将样貌的石雕,比兵马俑更加地栩栩如生,洞穴的四周则被成千上万的佛龛所包围;林天来跟赵火炮就是身在最外层的佛龛之一。

    虽然这里是洞穴,却是光亮无比,因为它有三个光源,一个是林天来及赵火炮出来的那个吐出橘色光芒的佛龛,远处则有个佛龛吐出紫色的光芒,而最耀眼的,是金字塔顶端,那儿有道强力炬光,让人无法逼视。

    不中不西、又中又西,让这里透出浓重的诡异。

    两人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清楚再来该做什么。

    “怎会有这种地方?会是谁把埃及的、中国的神搬在一起?”林天来暂时忘了自己生异变的身体。

    “啊知,不过应该已经有很多人进来这里才对啊,怎么这么安静啊?”赵火炮也想不透。

    “刚才小巴哈有提起,一堆人下来这里,该不会全都被四忍打败了吧。”林天来边想边说,”也不对,我们也没见到冷秋芜及月夜飘霜的身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