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65节

灵卡猎人_第65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是哭笑不得,不过,既然她成功了,表示这宫殿里真有出路。

    冷秋芜看了林天来一眼,说:“我们进去吧。”

    他拉着西蕾亚,先一步往大门走去,当他一到大门前方约一公尺,呼一声,两扇大门竟然自动往左右拉开,那是自动门!

    冷秋芜及西蕾亚毫不犹疑地进入,”唰”一声,大门又自动关了。

    林天来三人被吓到,这未免也太扯了。

    “‘同协-,我们在外头等等好吗?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会由圆管离开。”赵火炮硬着头皮说。

    “死肥猪,你真是没用的家伙!”白灵大声地说,然后转成蚊子般微小的声音:“阿来,他们俩都是高手,应该比较有机会搞定,我们是不是……”

    林天来虽然也是有点怕,但看起来这是唯一的路,于是给了两人一个安慰的笑容,鼓舞道:“早点进去就早点回家,我们走吧。”

    白灵像是橡皮糖般地粘着林天来,当然紧跟在后,还大声说:“死肥猪,你要是怕就留在外头好了。”

    “开、开什么玩笑?我赵火炮是那种不顾道义的人吗?当、当然是同进退,共生死嘛!”

    三个没胆的家伙就这么一唱一和地,随着冷秋芜的脚步,踏入另一个古怪的世界。

    这个宫殿也太怪了!进入门后映入眼中的居然不是大厅,而是个圆弧长走廊!

    “真是个奇特的地方。”先一步进来的冷秋芜说道。

    林天来正想问该由左边或是右边进入时,突然右边一阵风起,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真是个奇特的地方……”

    “谁!谁在说话?”赵火炮叫出。

    “谁……谁在说话……”右侧的底端传来声响。

    大伙楞了一下,西蕾亚紧皱眉头说:“这是一种‘回音廊。”

    不到一秒钟,果真又传来声音:“这是一种‘回音廊-……”

    冷秋芜和西蕾亚交换了一下眼神,他手上扬起一张卡片,上头飘出个精灵,精灵手上拿着一块大白板,冷秋芜在空中划来划去,像是个乩童在画符,一会儿大白板上浮出一堆字体。

    “大家小心,不要说话……”冷秋芜写着。

    林天来本来要开口问的,马上停住。

    冷秋芜历练丰富多了,他继续写:“这艘船应该是个监狱,‘回音廊-的设计在于方便监视犯人。”

    白灵手也划来划去,一会儿现出文字:“我们退回去好吗?”

    林天来及赵火炮没耍过这种玩意,赵火炮想到那时兰妮也曾这么写,害他以为她是个法师,他一时好奇也跟着当空写字。

    “我觉得……”

    三个字一写,林天来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字实在太丑了。

    哪知他的笑声竟像在回廊里绕了一圈,这次竟由左边传回来,而且还不是笑声,是哭声!

    冷秋芜脸色惨白,做个手势,要大伙退回去。

    但,自动门纹风不动,怕死的赵火炮双手用力想扯开大门。

    “完了,卡住!”赵火炮死命地拉。

    可怕的,他的声音传回时虽然一样是”完了……卡住……”这句话带着哭腔,像鬼在叫。

    “谁?到底是谁装神弄鬼?你们要干什么!”白灵忍不住大声咆哮着。

    冷秋芜止不住白灵的大吼大叫,她娇生惯养没受过什么委屈,今天受够了,只听到长廊传回相同的话语,语调真会让人毛骨悚然。

    “卑鄙小人、乌龟王八!混蛋加三级——”白灵捉狂大吼,她把这段时间憋住的怒气全泄出来。

    “卑鄙小人……乌龟王八……混蛋加三级……”好像长廊底有人和白灵在对骂。

    赵火炮也不去拉大门了,他看白灵骂的很过瘾,忍不住上场……

    “我靠你x的!”这句话的威力真强啊,粗哑又大声,单单这句话就让白灵退出战场,因为实在太有力了。

    赵火炮看到大家全都忍住笑,没人跟他抢,他就很爽,而且,回音廊里虽然也传回这句不堪入耳的话,但那声音太尖又没魄力,实在不是对手。

    “‘x-!——”(作者注:脏话消音,就是三字经的第一个字。)

    单单这字下去,所有人都傻眼了!林天来更是一楞之下笑弯了腰。

    这个赵火炮真是不同凡响,骂声一起便停不住,三字经、五字经、七字经,闽南语最伟大的台骂出炉了。

    “……#%*……”

    今天是赵火炮这辈子,最最最爆的日子,他好久没这么挥过了,以前在讨债公司,用的不是拳头,而是喉头,所以才有人给他个封号”大只炮仔”,只要他的台骂一出,几乎天下无敌,对方无不闻风丧胆,乖乖地交出欠款。

    虽然不少卡奴也找上管道,要他好看,但来的人,往往拳头还没出,就被骂得败下阵来,这使赵火炮成为讨债公司的传奇人物,如果不是遇到天资潜能开公司,他的伟大事迹必定会在讨债界流传千古。

    原本对赵火炮不甚注意的冷秋芜及西蕾亚,现在也对他另眼相看,想不到”吼骂”也是一项特殊专长。这家伙如果身在古代,一定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骂死对方主将。

    “遮遮掩掩的,没1p!”骂到最后,赵火炮连这句”名言”也用上了,林天来及冷秋芜忍不住,大笑出来。

    “什么意思啊,没有1p应该很正常,不是吗?”西蕾亚轻声地问冷秋芜,她把1p当成某名牌。

    冷秋芜直摇手,笑不可抑。

    骂人也是门学问,土式的台骂几乎天下无敌,加上赵火炮中气实在太强了,未露面的对方开始出现输面,大伙的笑声传回来的回音既细又小声。

    白灵虽会中文,但没学过闽南语,这下子大开眼界,她看到这种骂法如此雄壮威武,不禁地跟着赵火炮叫出了一声——

    “‘x-!——”(作者注:再次消音,还是那个脏字。)

    林天来急忙用手捂她的嘴,赵火炮也傻眼了,停下攻势没继续骂下去,林天来正想要向白灵说明女孩子不能用这个字,但一件事让他噤声不语。

    白灵那个”x”出去之后,没有回来!

    赵火炮不知是称赞还是揶揄:“呵……没想到啊,你这个天下无敌美少女公主,比我还强!这么会——”最后那个字实在说不出口。

    白灵开心地手舞足蹈,像是宠物般得意的在林天来身边绕,完全不知赵火炮是在笑她。

    “赵兄,佩服佩服,不战而屈人之兵莫过如此。”冷秋芜双手作揖,像是古代的大侠模样。

    赵火炮摸着成了斑马线的怪头,呵呵地傻笑,不好意思地说:“我啊知,要骂就骂爽一点。”

    赵火炮傻呼呼的笑和冷秋芜的爽朗豪气,表现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但现在也有交集的一天。

    白灵实在意犹未尽,直呼:“太可惜了,本小姐还没骂爽咧。”

    冷秋芜及西蕾亚冰冷的个性,被众人真诚而天真的举措融化,场面热络多了。

    冷秋芜提醒大家时,说起话也比之前仔细清楚:“既然这里是个监狱船,那必然关押不少犯人,即便是古代已死的囚犯,仍有极大的煞气,大家小心。”

    “既来之则安之,冷大哥,我们听你的。”林天来说道。

    冷秋芜拉着西蕾亚,往右边长廊走去,林天来等人跟随其后。

    “‘同协-,这个‘既来租则安租-是什么意思啊。”赵火炮边走边小声地问,林天来实在差点晕倒,这个阿炮记性这么好,令人不敢相信,怎么功课会那么烂。

    “笨喔,大肥猪。”白灵很有自信的回答,”就是,嗯,来了就安啦。”

    “是喔,那不来就不安。”两人胡扯起来还真认真。

    众人沿着圆弧的长廊走,这个长廊微微向下,他们一直走,绕了一圈之后,冷秋芜停下脚步。

    “这里应该便是入口处的下方,”冷秋芜说:“看来这是螺旋状的长廊,而我们正是绕着巨圆管转。”

    “那继续往前走,不就通到船舱的底部?”林天来问着。

    冷秋芜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有种莫名的压力,林天来等人全无历练,来到这种地方,再来该怎么做才能带领大家全身而退,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

    西蕾亚感受到冷秋芜的心,稍稍地用力握一下他的手。

    林天来等人丝毫没留意到冷秋芜两人的变化,继续哈拉着。

    “哇,这样说,底部一定是个巨大的空间。”白灵眨着大眼睛,好奇地问。

    “看来是这样,只是关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大空间?”林天来说着。

    冷秋芜突然问了一声:“你们身上都有自动防护卡片吧?”

    “呵呵,有啊,我那个‘幽灵钟摆铡刀卡-级好用的。”赵火炮对在天妈秘境里的表现还念念不忘。

    “我也有‘卡卡乌-在,冷大哥为何这么问,下头有危险吗?”林天来现异状了。

    “我也不清楚,总是有备无患,”冷秋芜稍点个头,林天来的话引起了他的警觉,”大家战斗卡准备妥当,也许有难缠的妖物。”

    众人紧张了起来,不过也有点跃跃欲试,在天妈秘境之中和那些石雕怪物糊里糊涂地乱打一通,虽然危急却也让他们领略到战斗的乐趣,所幸卡片都没进入休养期。

    寂静的长廊透出一股冷冽的杀气,越往下寒气越盛,林天来的”瞬的剑士翔鸣”、赵火炮的”幽灵摇晃菜刀”、白灵的”冰冻长爪”全都紧紧地握在汗的手中,只有微微的脚步声及呼吸声轻飘着。

    终于众人抵达最下方。

    那是个门。

    从没见过这种门!

    好可怕的一个门!

    第六章门后面还有其他更厉害的妖怪吗?

    门上俨然是一张痛苦的脸孔,脸上没有眼睛,只有一张怪异的大嘴及两只大耳朵,嘴张得大大的,露出一截断裂的舌头,渗泌出鲜红色的血液,流了大半个门,大嘴还不时地抽*动,很辛苦的出微微而沙哑的呓语。

    “好恐怖,这是什么啊……”白灵尖叫着。乍看之下,真会让人以为这里生了凶杀案件。

    冷秋芜小心地往前,仔细地察看门上的状态,他现在像是警方鉴识科的人员,小心的查验各个角落细节。直到看到门板上一处不甚明显的记号时,他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因为上面留着歪歪斜斜的字体。

    级赛亚人月夜飘霜由此门入。

    “真是有够强的。”林天来赞叹不已,现在可以确定想要出这个地方,是一定要打开这个怪门了。

    “不会吧,那个胖女孩怎么进去的?”赵火炮实在无法理解。

    “她拥有窃贼的特殊职业,极可能已制出‘隐形卡-,只要再加上‘穿墙卡-,应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入了门内。”冷秋芜虽是这么说,但心中难以明白,月夜真的只是下猎人吗?要制出隐形卡,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众人看看恐怖的门板,内心无不钦服,要想单独一人闯这种怪地方需要何等的勇气,到了这怪地方,还能轻轻松松地留言!

    不过有月夜飘霜的留言,让大伙稍稍地缓了口气,这流满鲜血的大门,似也没那么可怕了。

    “冷大哥,你看要怎么开门?”林天来问。

    冷秋芜看了看赵火炮,笑道:“阿炮兄,你真是不简单哩,看来这门上妖怪的舌头便是被你弄断的。”

    “啊……”赵火炮不懂。

    冷秋芜说明:“依我看,这个妖物没有视觉,但却有敏锐的听觉,在回音长廊里无论如何小的音响都无法瞒过它的耳朵,可以专职监视监狱里的囚犯。如果有囚犯逃狱,这妖会出回音,一来示警,二来以‘骂功-攻击囚犯,没想到,刚才骂输了阿炮兄。”

    “呵呵……这样很厉害吗?”赵火炮爽歪歪地拍着斑马线头。

    “防守监狱的不就是守监吗?又有出回音的能力……”林天来小声地说。

    “啊……啥米?”赵火炮原本还在得意,一听到林天来说出”守监”两字,脸色一变,皱起了眉头,又转瞬露出兴奋的神情。

    林天来急问:“你想到什么了吗?阿炮。”

    “呵呵……这种东西我在毛婆婆那边还真的念过。”赵火炮一手摩挲着他那颗斑马线头,展现招牌笑容,别人不会只有他会,这对他来讲比什么都开心。

    冷秋芜楞了一下,他自小受业于田子房,他们这一脉的猎板者及灵卡猎人,全和”官署”有密切的关联。在明清时代,有保护宗室的责任,民国之后,改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