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66节

灵卡猎人_第66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成克妖处,所以,他拥有的资源最多,知识之渊博乎一般的灵卡猎人。

    没料到,赵火炮所知不比他少。

    赵火炮信心一起,把书里的内容全背了出来:“古妖列传第一百二十三,守监妖,监之守者也,古神之仆也……”

    他哇啦啦地背诵这种古怪妖怪的历史及特色,但这古妖列传用词晦涩难懂,加上赵火炮只是死背,不懂其中要义,使得林天来及白灵都听到快睡着了。

    “阿炮,有没有谈到‘回音廊-?”林天来初时看冷秋芜聚精会神地听着,不好意思打断,但实在太枯燥了,加上他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只好插了嘴。

    才表现一半的赵火炮有些小沮丧,但还是加快度像是录音带快转般地急念,直至每逢”回音”两字出现,他才放慢了语调。

    “回音守监妖乃守监妖之听者,攻之以‘回音骂术-,再无它法,然必有吸囚守监妖为其伴……”

    “啊……”林天来突然惊呼一声:“吸囚守监妖?难道门后面还有其他更厉害的妖怪?”

    赵火炮还继续背,林天来没喊停他是不会停的,只是越背越小声,双眼灰溜溜地看着大家。

    “那么为何只见这个回音守监妖?”冷秋芜紧盯着门上看,缓缓地说:“是啊,回音守监妖主要的职责在于侦测,一定有别的守监妖负责抵挡逃囚或是入侵者。”

    赵火炮还在背,他望着林天来,手轻挥着想引起注意。

    “阿炮,可以了。”林天来一说,赵火炮如释重负。

    林天来再问道:“冷大哥,你意思是我们被当成劫囚的入侵者?”

    谁也不知道答案,这里仿佛满布着死气,让人很不舒服。

    “阿炮,你不妨收下这只受伤的‘回音守监妖-,”林天来想了想,考虑那么多也于事无补,不如先过这一关再说:“不但可以开了这门,也许有朝一日你可以将它制成强大的‘对骂-卡哩,呵呵……”

    冷秋芜赞赏地说:“阿来,能有这种想法,未来你的制卡术会令人刮目相看。”

    自从灵卡协会行”制卡书”,制卡术反而成了一种公式,灵卡猎人们只要按制卡书上的规范去猎妖或是收集应有材料,便能制出卡片,虽然方便,但却是中了灵卡协会创办人班尼卡列拉斯的诡计,因为灵卡猎人们不知不觉中依赖起”制卡书”,当然等同被生产制卡书的灵卡协会掐住脖子。

    虽然不少有识之士大声疾呼,灵卡猎人需要有一定的制卡判断能力,甚至他们弄出”制卡设计大师”这项特殊职业,来诱使灵卡猎人自己去探索制卡的玄妙之处,然而居高不下的制卡失败率,让有心的灵卡猎人也为之却步,试想,谁会愿意将好不容易猎得的妖物,当成制卡的试验品呢?

    赵火炮没有体会出冷秋芜话里的意涵,毕竟他只是记忆力好,丝毫没有一点判断力,他想了老半天,也想不出《制卡书年鉴》里有什么有关回音守监妖的记载。

    “啊——”他猛力地敲自己的头,《制卡书年鉴》要是没有提到守监妖,那必然表示世上没有一张卡片用上这种妖物的。

    “大肥猪神经啊!”白灵调侃着。

    “没、没啊,阿来,《制卡书年鉴》……”

    “阿炮,你不要管《制卡书年鉴》,”林天来不让赵火炮继续在”制卡书”三个字上团团转,”你先用猎盒把这只妖收到猎妖石板。”

    林天来这句话对赵火炮而言真是莫大解脱,他简直是想破头了。

    赵火炮的猎盒一起,捆妖索出,直喷向那门,只见门上的大嘴一开一合,试图地想咬断长索,但断了的舌头实在不听话,才稍稍抵抗,便导致鲜血爆开,捆妖索成了大吸管,将所有的血液全被吸入猎盒之内!

    其实那并不是血,而是回音守监妖散出的妖灵,这个守监妖受伤不轻。

    这时沾满红汁的门扇,逐渐地被阿炮出的”吸管”吸得干干净净,回音守监妖的影像则是越来越模糊,赵火炮大喝一声:“收!”

    瞬间大嘴脱离了门扇,放大到塞满长廊,和捆妖索拉扯着,虽然赵火炮方才喊的时候是力气十足,但此刻看到这怪嘴的庐山真面目,反而胆怯了,不禁退后一步。

    冷秋芜连忙一手托着他的背,说:“挺住,你的猎盒一定可以收下它。”

    回音守监妖大嘴猛力一扯,赵火炮手上的猎盒差点飞出,冷秋芜一扬手,又是一条捆妖索绑住另一头。

    赵火炮感恩不已,西蕾亚及白灵也同时出手,整个大嘴被五花大绑,眼看就要被收入赵火炮的猎盒。

    他们四人合力在猎捕这只妖物时,竟没有留意到,大嘴好像很努力地想要说什么话,只有林天来察觉情况有异,因为那门扇上头浮出一圈圈如年轮般的纹路,同时,他依稀听到个声音:“放开我,不然里头的东西会跑出来!”

    林天来急忙大声喊:“解开捆妖索,让它回门上!”

    但还是慢了一步,咻咻两声,巨大的回音守监妖消失无踪,整个被收入阿炮的猎盒之内。

    赵火炮得意洋洋开心不已,这是他第一次猎妖,虽然假借多人之手,但以一个初猎人能得此妖已是相当不易。

    白灵此时才问:“阿来,你刚才说什么?”

    林天来也说不出所以然,但他眼睛还是盯着门扇。

    其实,在王老头的七堂课里,有一个课程名叫”妖物沟通法”,而这个方法,就是王老头用数百年间所猎取的妖物语汇集编而成。

    即便是高阶的上猎人,也仅能与某部分的妖沟通,要像王老头这般全面性的研究,可说绝无仅有,如今王老头将数百年所得,全都给了林天来,因此众人都不觉有异时,林天来早已现情况不对劲。

    “回音守监妖被阿炮收了,被它震住的妖即将出来,你们看,木门的年轮不太对劲!”林天来眉头深皱,他真的有听到回音守监妖的警告声音。

    “这个门之前被回音守监妖所霸占,现在它被阿炮收了,出现木质纹路,很正常啊……”白灵不懂林天来为什么那般反应,不过是扇门嘛。

    冷秋芜插话:“不对,阿来的直觉没错,那里散出强大的妖气。”

    众人又紧张了起来,每个人都盯着那扇门看,白灵没等下去,她很不以为意地出手,一团浆糊状的白色粘稠物由一张卡片上喷出,迅的涂抹在门扇上头。

    “先下手为强,管它是什么妖。”白灵得意地秀出她的绝活。

    “哇,好眼熟,我好像在《制卡书年鉴》里见过这张卡片!”赵火炮的脑筋还真存了不少资料。

    “嘿……大肥猪真没想到你这么识货。”白灵得以在众人面前表现,开心得不得了。”那你说说,我这张卡片叫什么?有什么特点?”

    “叫‘水灵封妖卡-,对吧?”赵火炮好像在猜谜,他看到白灵微笑地点头,便信心十足地说下去,”制卡书年鉴里有写到,‘水灵封妖卡-以强大穿透力的水灵气为主体,加入深水银、活液等材料,以封印的概念制成,它会吐出‘水灵封液-,无论是什么妖都难以脱逃。”

    “呵呵,大肥猪,我真是要对你另眼相看了,我这张的‘水灵封印卡-够强的,什么妖也不怕。”白灵有机会吹嘘当然不放过。

    “强是够强,只怕不太听你的话。”冷秋芜小小地吐槽,他话没白说,门上”水灵封液”显然涂抹得很不均匀,右边太稠,左边太稀。

    白灵这时笑不出来了,那门扇上的水灵封液太稠的部分,不时有水灵封液掉落下来,而太稀的部分,又罩不住那怪妖,只见木纹越来越明显,甚至闪出了褐绿色的亮光,虽然白灵努力地出指令,但是成效不彰,亮纹处越来越多。

    “看来,卡片不是你制造出来的。”冷秋芜轻叹了口气,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白灵这半吊子是怎么回事。他摇摇头说:“可惜了这张好卡片。”

    白灵满脸豆花,她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冷秋芜说的是事实,她所有的卡片几乎都是父亲末莱恩先生给的,当然末莱恩先生也曾向她说过,卡片最好自己动手制造,但白灵往往不当一回事,她不是那种苦干实干型的人,身为公主,要她去慢慢地收集材料、亲自去猎捕妖物,实在是没那个闲工夫。

    以前白灵宁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追着克利斯跑,其实早在”冰冻长爪”被林天来的”飞舞的折凳”击败之时,她就应该有所觉悟,现在可以说是懊悔不已。

    冷秋芜只得提醒大家:“准备好吧,这妖来者不善。”

    “呵呵……冷老大,回音守监妖都被我收了,里头的妖连回音守监妖都打不过,有什么好怕的,了不起用我的菜刀唰它两下。”赵火炮大话地说,妖还没出现,他的切菜刀、剁骨刀、水果刀、西瓜刀已经在空中飞来飞去,菜刀卡他用过两次了,现在菜刀们的确听话得多。

    只是卡片会反应主人的心态,半空中的每一把刀都毛毛躁躁地跳动着,似乎在挑衅着门扇上的怪妖。

    “阿炮,所谓一物降一物,你可太别大意。”林天来心里非常不安,如今他受到王老头七门课的影响与日俱增,无论在判断力还是直觉,都已非吴下阿蒙,更像是个老练的上猎人。

    “同协,有什么……”赵火炮”好怕”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门扇上绿光大闪。

    白灵大汗淋漓,冷秋芜惊呼:“白灵收回卡片!快!”

    白灵动作慢了一秒,门扇上的水灵封液竟然被吸入了年轮的中心,白灵手上的”水灵封妖”卡脱手而出,在空中巨响,轰然一声,爆裂炸开,”水灵封印卡”完了。

    白灵一脸惨白,全身抖。

    众人没时间去安慰她,门扇上头年轮开始转动,阿炮菜刀已经切了过去,然而年轮居然将吸入中心的”水灵封液”吐出来,整沱的粘液包覆住菜刀们,方才失控的”水灵封液”竟然现在才挥作用,只见原本意气昂扬的菜刀们,像是被强力胶沾住的虫子,一个个步履蹒跚放慢了动作。

    “快点收回菜刀!”林天来知道慢一步,阿炮的这张攻击卡下场,也会和白灵的”水灵封印卡”一样。

    赵火炮着急地收回菜刀,他真的是快哭出来了,因为这个他最得意的攻击卡片,现在状态竟呈现”失神”,这简直比受损还麻烦,得将卡片里头的死灵抽离出来再教育,才能复原。

    “唉,可怜我的菜刀,真是出师不利啊。”赵火炮唉声叹气的。

    没人鸟他,大家都对那木门充满恐惧,门上的年轮亮光越来越强大,旋转的度越来越快,这不知是什么怪东西,大家都不知该如何应付,林天来急问:“阿炮,别鬼叫了,快认一认,门上的是什么妖。”

    “噢……”赵火炮重整精神,盯着木门看,过了半晌才说:“这便是‘吸囚守监妖-吧。”

    “快点说说那本《古妖列传》怎么写的。”林天来急了,年轮转越快,他越紧张,好像心脏都快停了。

    “既然叫‘吸囚-,会不会把我们吸到里头啊。”白灵恐惧地说,她直抚着胸口,大力吸气,她不是在炫耀自己的胸部饱满,而是,她的心跳动得出奇的快。

    “这个妖物会带动我们的心跳,大家不要看年轮。”冷秋芜看到众人的反应,一手扶着西蕾亚,他感受到连一向冷静的西蕾亚也浮躁不安。

    众人虽然依他所言闭眼,但不知怎么了,那快旋转的年轮依然出现在脑海里,清晰的画面与明眼观看竟是一模一样。

    遇上这般的场面,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冷秋芜及西蕾亚已是九级下猎人,也算是难得的高手,没想到连要招攻击对方,都不知怎么下手。

    “吸囚守监妖,古守监妖也,以转生压,攻两眼间地,制心之动,欲脱逃之囚或劫囚者,必失抵抗之力。”赵火炮背到一半,看到其他四人都大汗淋漓,不是捂着胸口就是压住眼睛,个个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就雾煞煞地问:“你们怎么了,神经喔,还是吃坏肚子。”

    “唉……”冷秋芜叹了口气,”大家不用闭眼了,这个吸囚守监妖吸的不是人,而是直接攻击视觉神经,即便闭上眼也一样的。”

    冷秋芜说对了,张不张眼都看得到转动的年轮,眼睛是灵魂之窗,现在这状况,好像灵魂就要破窗而出。

    白灵开眼后,干脆趴在林天来背上,这让她感觉舒服一点,只是林天来除了要抵挡这个怪异年轮,又有个美女紧紧地靠在身上,实在是又难过又舒服。

    白灵看到赵火炮瞪大眼睛,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辛苦地问:“大肥猪,你、你不觉得心脏都快麻痹了吗?”

    “不会啊。”

    视觉传来年轮的转动,每当它转一圈,心跳便跳一下,当年轮转得越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