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69节

灵卡猎人_第6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4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6
沿着大圆柱体向上缓缓而升。

    “真棒,呵呵,好像在坐电梯喔……”赵火炮爽吱吱地叫,”唉,终于可以回去了,我好想我老娘哩。”

    白灵向下对着林天来,赵火炮则仰着头,他们三人叽叽喳喳,开怀的谈论这段时间的经历。

    而冷秋芜及西蕾亚则是默默的,两人深情互望,虽然出了外头也代表分离就要来到,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各有各的使命,此时若能多一刻的相聚时光,对他们而言,便已是多一分的奢得。

    沿着巨圆管升高,他们已出了船舱,盆地更明显地入了眼帘,一堆堆的珠宝、一艘艘的沉船越来越渺小,反观盆地边缘的水灵草越来越壮观,它们摇曳着身躯,像在和众人告别。

    此时他们五人的下方又有不少透明气泡成形,原来,气罩外已有二十多颗水灵泡,这些透明气泡正要冲出气罩猎捕水灵泡吧。

    “唉……真是的,金山银山一个子儿都没拿到。”赵火炮的眼睛里还是钱钱钱,现在还在抱怨,不过,他倒也说出林天来心里的话。

    “唉……好可惜,这么棒的水灵气吸取不到了。”林天来上方的白灵传来声音,钱对她而言如粪土,水灵气才是好物。

    “呵呵,小太妹,那你再下去啊!”赵火炮斗嘴。

    “死肥猪,你先下去,金山银山等着你咧。”白灵自然也不甘示弱。

    赵火炮咧嘴大笑着,突然他的笑声一滞,取而代之的是凄厉的叫喊声:“啊——同协,救我。”

    林天来往下一望,不得了!

    赵火炮身上的透明气泡竟然脱体飞出,他往下直坠,瞪大着双眼,像是坠崖的人惧骇地挥舞双手!

    “阿炮!”林天来惊恐大喊,而他身上的透明气泡竟然也慢慢地脱离,上方的气罩就在眼前,却如咫尺天涯,那般的遥远,他悲哀地看着在前头的冷秋芜及西蕾亚,此时的他们都已飞出气罩外!

    林天来还看得清冷秋芜着急的神情,虽然冷秋芜想要劈开透明气泡回到圆管里头,但是无论怎么努力也是徒劳,他和西蕾亚的两个透明气泡,已经迅地向上飘去,更拉开了和他们的距离。

    而当气泡完全脱离,林天来也马上往下急坠,只听上方的白灵大声地喊叫:“阿来……”

    初坠落时度极快,林天来脑筋里还没来得及转为恐惧时,身体已轻飘飘地慢慢减,他看到白灵那又急又惧的模样,心里起了微微惆怅,白灵真的是喜欢自己吗?

    他硬生生地拉回眼神,往下一望,赵火炮正哭丧着脸站在入睡岛上。

    “唉,这也好吧,总不能放下阿炮一人。”倘若自己出去了而阿炮没有,那这份悔恨可就更折磨人了。

    “同协……”赵火炮呜咽地说,原本就快可以重见光明,没想到又回到这个死地方,他带着哭腔说着:“我就知道你不会离我而去。”

    “唉……”林天来六神无主地长叹了口气,冷秋芜给他一种安全感,有他在仿佛什么事都可以迎刃而解,现在林天来可以确定,再来的一切都要自己去面对了。

    呼呼呼,上方一团东西直往下坠,当快到达地面时,如同打开降落伞般迅地减缓度。

    是白灵!

    当她一下到地面,马上投入林天来的怀中,本来想要出口相讥的赵火炮,在林天来的示意下闭起了嘴。

    白灵的身子颤动,久久不肯抬起头。

    她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喜悦,百味杂陈的感觉让她久久不能自己。

    “没事了。”林天来轻拍着白灵的肩膀,像是在哄着小孩。

    “呜呜……以后不准你抛下我!”白灵边说边轻捶林天来。

    林天来感到胸襟已一片湿润,口拙的他只能以手轻拍当成安慰;过了半晌,白灵才扬起头,她脸上果然挂满了泪珠,林天来用手轻拭着她的脸庞。

    “讨厌……我现在一定是丑死了。”白灵苦笑着,然后恢复大小姐的样子,对赵火炮大叫:“都嘛怪你这个乌鸦嘴。”

    “我又怎么了?”赵火炮双手一摊。

    “谁叫你刚才叫我下来的。”白灵着腰,嘟着嘴,红晕的面颊更显娇艳。

    “呵……阿来下来陪我,你也是不忍心离开嘛,所以你该感谢我才对。”赵火炮耸耸肩,现在也不替兰妮抱不平了,几经困局,多多少少也觉得白灵人还不错。

    林天来一直昂头看着上面。

    “同协,你有什么现?”

    林天来指着上方,气罩外的一颗颗包覆着水灵泡的透明气泡,只有冷秋芜及西蕾亚的两个气泡扬长而去。他说:“我猜这里又是‘灵能分班。”

    “啊……”赵火炮、白灵同声而出。

    “你们想,冷秋芜及西蕾亚都是中猎人,他们可以安然离去,而我们三人都是下猎人却是往下坠落。”

    赵火炮用力拍一下脑袋,大叫一声:“是啊,我怎么想不到这点。”

    “哼,你是猪脑袋咩,怎能跟人比。”白灵斗起嘴毫不留情。

    赵火炮只是傻笑,也不和白灵计较了,反正她也说得没错。

    “阿炮你只是一级下猎人,所以你最早掉下来。”林天来解释这个灵能分班,他知道了离开的方法,也是很麻烦的方法。”唉……除非我们能晋身中猎人,否则我们永远要留在这里。”

    白灵眼睛亮起,她是七级下猎人,离中猎人已是不远。

    赵火炮满脸无奈,因为他才升上一级下猎人,离中猎人这个位阶实在太遥远了。但心中随即释然,想想今日没花多少功夫,他就由二级初猎人直接跳到下猎人,可见升阶并不困难的啊。

    林天来心中最是忐忑,跳入窟窿,历经”白邪水母分班”到”天妈四忍测试”,然后进入天妈秘境之后,辗转来到这里,这么折腾才由五级下猎人成为六级下猎人,竟然只小升一级,也许白灵和赵火炮都走了,自己还得被留在这里。

    白灵似乎明了林天来在想什么,双手伸过去握着林天来,温润玉嫩的感觉中带着一股电流由手掌而入,让林天来不禁心神一荡,两人心有灵犀地回忆起那个晚的初吻,也同时脸热颊红。

    林天来克制心中的贪欲,轻轻地撤了手,感伤难过啊,眼前的美女只能偷偷乱想一下,不能吃咧,想想他和兰妮相识那么久,只有在高雄爱河边轻拥而舞,其实连手都没牵过,更别说亲吻了。

    还好身旁多了个电灯炮,不然,林天来实在没自信控制得了自己。

    神经大条的赵火炮一心盯着那上头看,没留意到林天来及白灵之间异样的表现,当他看到那一颗颗的透明气泡又掳着水灵泡而下,开心地叫道:“哇,你们快看,我们又要了!”

    “哇,好棒喔。”白灵忘了林天来的表态,小女孩开心地闭着眼睛深呼吸着,双手高举掬起那森林般的芳香氛气,真令人舒爽。

    “来来来,我教你们一招。”这时林天来突然想到,兰妮曾经传授给他一套帮助累积灵性的练身术,因此三人就地坐下来,便在入睡岛上一边做着古怪的动作,一边吸取水灵气。

    “哇!我觉得浑身舒爽耶,同协,你怎么会这个?”阿炮虽然骨头硬了,姿势没多正确,不过还是感到效果不错。

    林天来偷偷瞄了一下白灵,白灵闭着眼睛,身形姿势十分漂亮。阿来才偷偷凑过去,低声对赵火炮说:“是兰妮教的啦!”

    “是兰妮法师教的喔!难怪这——么有效。”阿炮无视于阿来放在唇边的手指头,大声的说。

    白灵睁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显然是听见阿炮的大嗓门了。

    直到透明气泡又全沉到了那云海之内,二十多颗的水灵草气泡一颗也没放掉,这时三人再度察看自己的pda时,答案揭晓。

    七级下猎人的白灵,顺利地晋身到九级下猎人,赵火炮也提升了一级,现在是二级下猎人,只有林天来pda上的下猎字样旁,依然只有六颗的黑点。

    “白灵,恭喜你,你很快便可以出去了。”林天来苦笑地对白灵说道。

    照这样的方式,也许下一次再洗个水灵草气泡澡,白灵就能出去了。

    白灵又喜悦又难过,升上中猎人当然是她的梦想,更没想过这么快可以成真。然而又不愿丢下林天来,她夺过林天来的pda,真想把它给砸了。

    “怎么可能这样?一定故障!”白灵真是无法理解,怎么操作怎么弄都还是六个黑点。

    “没关系啦,我想,就慢一点咩,早晚也会升上去的。”林天来自我安慰,也安慰着白灵。

    白灵把pda还给了林天来,两眼又湿润了,现在她分不清自己是难过,还是高兴,她好想要出去,但是,又无法割舍心中对林天来的爱意。

    她捉住阿来的手,把脸颊斜贴在他的手上,静静地倚着。

    赵火炮现在什么也说不出口了,事实上,他对灵卡猎人的分阶跟升级根本是毫无概念,自然也无从评论,他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也不相信阿来会连个一级都升不上去,但是现在……

    蓝色云气泛起金黄,透明气泡又一次包覆他们,带着他们再度浮上,然后再一次证明这真的是灵能分班,阿炮(二级)、阿来(六级)、白灵(九级)全依序地掉落回入睡岛上。当透明气泡再次捉得水灵泡回来时,三人各有一份心思。

    “同协、小太妹,快点来准备好。”赵火炮一马当先,已坐在地上摆好练身术的姿势。

    林天来看着白灵,白灵偏过头去说:“我不要!”

    “白灵……”林天来有点无奈。

    “我不要学兰妮教的东西!”

    “喂,小太妹,兰妮法师又是哪里得罪你了?”阿炮真不愧是兰妮的忠实拥护者。

    白灵忽然用力推了林天来一把,说:“你还不快去做兰妮教你的动作!”

    说完话的白灵,一个人走到入睡岛的角落,屈着腿坐下。

    但林天来就算想问什么也来不及了,因为,又有二十多颗水灵草气泡依序落了下来。

    这一次的洗刷后,白灵果然一举升上了中猎人,阿炮成了三级下猎人,只有林天来的pda上还是六个黑点。

    林天来对自己的”没用”感到惆怅,他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难道一辈子都会待在这里?难道这个海底监狱会是关押他的牢笼?

    但他还是勉为一笑说:“白灵,太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升上中猎人的白灵,竟然开始放声大哭,难过地说:“我不要走,我要跟你一起走!”

    原来白灵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学兰妮教的东西,而是她不想升级升得太快,她甚至想躲到角落,心里祈祷这样受到的水灵气会少一点。

    白灵的哭声已停不了,现在的她不再有任何的避讳及矜持,只是死死地抱着林天来,她想着不理会什么灵能分班,也许经过努力,说不定她可以将林天来”抱”离这个地方。

    “唉……”林天来长叹一声,他感受到白灵的想法,但刚才他也看到透明气泡如何地拆开冷秋芜及西蕾亚,那是没用的,然而,他不忍心推开白灵。

    他轻抚着白灵的丝,心里很感动。

    如果兰妮像捉摸不定的风,那白灵就像直率澄透的水,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和喜恶。

    尤其此刻,白灵的柔情像是一涓细水,轻轻抚触着林天来,她那火烫的身躯融化了他的心,手里摸到的、怀里触及的、青春惹火的**让林天来心神俱荡。

    入睡岛上一片安静,只有偶尔传来白灵的啜泣声,慢慢地三人累了,白灵的啜泣声停了下来,反而是赵火炮如雷的打呼声,震响了整个巨圆管内。

    “阿来……”

    白灵将整个身躯全都靠在林天来的怀里,她微微地仰着,迷蒙的眼神,红艳欲滴的双唇,诱惑着那紧搂着的男人,这一次不用毛婆婆的迷药,是她心甘情愿地希望这个男人能疼爱着她。

    无奈,任何甜蜜对白灵或是林天来都是奢侈品,那入睡岛下的云气翻腾,金光涌现,浮上来的透明气泡,即将将他们拆离。

    白灵用尽力气,不愿松手,她在林天来怀中摇着头,然而气泡如同一张网子把她罩住,强大的向上力量,硬生生地扯开两人,同时,下方第二个透明气泡涌出,白灵在上,林天来在下,他们又一次地沿着船桅升起。

    “阿来,呜……我不要……”白灵一直哭着。

    “你放心出去吧,我早晚也会成为中猎人的。”林天来试图安抚白灵。

    白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灵能分班里,没有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她只能眼睁睁地接受这种古怪的安排。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