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70节

灵卡猎人_第7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4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6
 只是她很不甘心,今日她浅尝了恋爱的滋味,那是不同于对克利斯的迷恋,因为她感觉到阿来的心跳,感受到他的想法,万般情事都令她迷眩,如果可以一辈子都窝在他的怀中,不知有多好。

    到气罩下方了,当心爱的人向下坠落,她的心也跟着坠下了,气罩外的世界被水灵草染得瑰丽无比,一颗颗透明气泡快地由巨圆管里喷出,纷纷追逐着水灵气泡,这个世界在泪眼之下,是那般的模糊。

    “阿来,我会等你的。”白灵想要嘶吼,希望能唤起爱人,但她是那么的无奈与无助,眼望着逐渐远去的盆地,表露出这句话是那么难,当说出时却是轻松无比,她有些悔恨为什么不早点面对自己的感情。

    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真不知如何是好,她下定决心,如果可以逃出生天,一定要用尽各种的手段,把阿来给救出去。

    透明气泡急向上飞去,突然一暗,气泡被带入一个大漩涡流之中,将她越搅越往上而去,”阿来……”只有她的音波向下飞去,可惜传不到他的耳里。

    原本长满水灵草的海底大峡谷消逝在眼前,心中五味杂陈的白灵终于可以回家了,因为另一个光源由上方而下,映进大海的是那灿烂的阳光。

    突然,这个透明气罩上由浅而深浮现出花斑的怪纹路,”这是什么啊?”白灵有点恐惧,在这大海之中,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真是会呼救无门。

    那奇特的纹路慢慢地分解成一截一截,然后成了一只只五彩斑斓的小虫,在那气泡表面上蠕动着爬来爬去,整个气泡表面越来越多这种花花的怪虫,一直盯着看的白灵,感到点晕眩,神智有些模糊。

    “咦,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不是在入睡岛上吗?”她觉得头越来越重,轻敲着脑袋问起自己一个怪异的问题,但她的眼睛还看着那些虫,它们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白灵越看又头昏眼花。

    “好奇怪,林天来他们呢?沉船怎么不见了?为何只有我一人?”白灵的记忆开始慢慢地消逝了!

    这些虫一定有问题,可是当白灵察觉有异,想收回她的眼神时,已经晚了。

    “啊……我不是在佛龛里吗?被吸入了光点了吗?那林天来跟赵火炮呢?还有那个叫西蕾亚的黑衣女郎,都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一阵大亮,等白灵张开眼时,人已在一个池子旁,哪有什么虫,哪有什么气泡。这池四面都是小山,白灵正想呼喊,前方人影一闪,她看到两个人拉着手朝她这里走来,一个是那个叫西蕾亚的黑衣女郎,一个是一名英俊的男子。

    “白灵公主,欢迎来到忘忧岛,你脱困了。”来到池边的西蕾亚向她问候,而这个英俊男子当然便是冷秋芜。

    他们同样地记忆被清洗掉,只留下在天妈秘境之内的遭遇,祝福之地的一切,仿如昨夜梦境,醒来后也记不起了。

    “是西蕾亚啊,有看到林天来吗?”即便少了一段记忆,白灵还是对林天来多了分关心。

    白灵对林天来的态度,让冷秋芜感到不解,他印象中阿来喜欢兰妮,而这个白灵公主是有名的克利斯爱慕者。

    西蕾亚语带安慰地说:“白灵公主,你也无须太担心,我们已出通讯精灵,再段时间,便会有人前来救援,林先生应该不会有事的。”

    白灵呆呆地坐在池旁,赵火炮及林天来先一步攻击天妈佛像,被吸入紫光之中,他们去哪里了?而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忘忧岛的呢?

    第九章花娇爱撒娇炮炮要抱抱

    林天来不知道白灵的状况,他虽然沮丧,也只能等待那外头的气泡回来,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否则真要老死这个地方吗?

    当气泡地回到入睡岛,他和赵火炮虽然也再次地吸足水灵气,但是两人一点都没有高兴的神情。

    赵火炮紧张地看着自己的pda,三级下猎人,虽然有够慢,但也升了一级,他看向林天来。

    还是六级下猎人,pda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仿佛和七级下猎人有仇,怎样都升不上去。林天来心也凉了,干脆席地坐下。

    赵火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也坐在阿来旁。

    “清香的花朵,命运靠自己,人生是空虚,浮沉在繁华都市风尘……”林天来看开了,他大声唱起”乱弹”乐团的歌曲”走马灯”,大力地摇头晃脑,”……人生啊,亲像走马灯……”

    唱一唱,林天来跳了起来,赵火炮现他的”同协”快疯了,自己却不知该怎么劝说。

    “喂,卖起乩啦!想想怎么出去。”赵火炮只能这么说。

    “……人生啊,亲像走马灯……”林天来还在疯,突然,下方的云海出现了变化,颜色由淡蓝色转成了土绿色。

    “同协,别唱了,快看哪耶安咧?”赵火炮有些恐惧地喊,云海的变化让林天来醒了过来,他连忙凑过去观看。

    “同协,好久了,透明气泡怎不再冒出来?”赵火炮紧张起来,如果没有气泡带回高能的灵气,让他们灵能增加,就无法依灵能分班离开此地,那他们真要永远被关在这所”监狱”里。

    “啊,原来我们才是犯人。”林天来心神不宁地说。

    “不要啊,同协,在这种地方待下去,我一定会起哮。”赵火炮大力地拍头,本来还有小太妹可以斗斗嘴,现在好了,只剩下他跟林天来在这个四十多坪大的地方,真会受不了。

    “不说是你啊,我刚不也是疯了一次,唉……”林天来现他也不太了解自己,刚恣意的高歌,也许是压抑许久的泄,或者是对未知的无能为力而恐慌。

    这段期间生太多事了,兰妮、白灵、克利斯,仿佛有条无形的丝线把不相甘的四人,串在一起。

    他好羡慕冷秋芜,虽然他隐约感受到,他们的恋情也将是场悲剧,但是,短暂的交会拥有,和永恒的相知相守,那份感动与心意应该是等重的吧。

    原本大声高歌的他沉默了,他原借着亢奋转移自己的情绪,顿时陷入冰冻。

    这里没有白天夜晚,也不晓得他们困在这里多久了,宁静会让人捉狂,赵火炮说:“唉,同协,你说说话好吗?”

    林天来重整心绪,如果现在只有他一人,爱怎么凌虐自己,也没人会鸟,但现在连阿炮也同陷死地,一定得想想方法,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阿炮又怎么会流落至此呢?

    赵火炮见阿来仍不言不语,他不知道阿来在自责着,继续说:“我失踪了,阿母不知道会怎样呢?我好想家噢。”

    “阿炮,你还会惦记你老娘啊?那时去混黑道怎不想你老娘多担心?”林天来嘴里损着阿炮,也想藉此转移点阿炮不安的情绪。

    “唉,我知道啊,但是同协,你也知道我读书不行的……”

    林天来不懂了,问道:“怪了,阿炮,你记忆力这么惊人,怎么会读不好书?”

    “我啊知,很奇怪喔,在我国中时好像什么都记不住,但国中毕业以后,脑袋变了。”

    赵火炮一手摸着斑马线头想着,这是他的招牌动作,”可惜,高中学测没考好,进了烂学校,即使想要振作,也来不及了,那时我狐群狗党特多,也让自己走上混混的那条路。”

    “呵,你至少还有狐群狗党。”林天来也感叹起来,他高中时几乎没有朋友,那时比谁都还自闭,即便考上大学又如何,和别人在一起时,好像做什么事都不得体,说什么话都引不起别人注意,那段时间,他仿佛是个透明人。

    “呵……说实在的,毕业到现在才没几年,我高中大学能记住的同学没几个。”林天来无奈地说。

    两人想起以往,暂时忘了现在的处境。

    “对了,阿来,你想不想吃点东西?”赵火炮对”吃”非常的敏感,他又拿出一堆的零食。

    “可能是有水灵气的补充吧,一点都不觉得饿。”林天来回道。

    “是啊,我也不饿,但就想吃点东西,只要让我出得了这里,一定要去海吃一顿。”赵火炮摩娑肚皮,”呵……撑死都甘愿。”

    林天来笑笑,开始说起吃的,只要阿炮有兴趣,他必然绞尽脑汁去聊,由日本料理东西军说到台湾夜市一百吃,又说到那次煮蚵仔煎给兰妮吃的经验,真是一件值得回味的事。

    赵火炮跟他乱聊一通,慢慢觉得累了,眼皮也重了起来,能在这里睡觉也算是舒服。

    赵火炮闭眼,不久便睡着了,又开始鼾声如雷。

    林天来却是睡不着,他看着云海,一点都没有变色的迹象,尤其是云气转成了土绿色之后更令他感到心慌。

    “怎么办?”林天来问了自己好多声。

    “唉,阿炮,都是我害你的。”看着熟睡的赵火炮,林天来十分内疚,”如果不是我坚持要度过天妈四忍测试,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和克利斯对抗,现在也不至于进退两难……”

    林天来难过不已,他坐在岛的岸边,下方正是波谲诡异的云海,想着:“里头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出透明气泡?又为什么会变了颜色?”

    “冷秋芜他们出去之后,会不会找人来救援?”

    他再度仰起头看着上方的气罩,忽见外头有些小光点,那是水灵草吐出的气泡!

    他视线急忙转向云海,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顿时惊想:“水灵泡已经出,云海里的透明气泡呢?”

    如一大片地毯的土绿色云朵,平静凝固没有一丝波澜,更别说毫无期待中的金光闪起,林天来呆若木鸡,为什么攸关自己和阿炮能否出去的关键物不再产生?

    如果没了气泡,那阿炮就会被困死在这个岛上,自己出不去不要紧,他的同学陪着自己上刀山下油锅,眉头也不皱一下,怎么说也要让他得以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他坐不住了,起身烦躁地在入睡岛上转着。

    守株待兔地等下去吗?如果透明气泡一直不出来,那么不就永远陷在此地?

    他看了沉睡中的阿炮,心情越的沉重。

    他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拿出纸笔,上头写了些字,将字条轻轻放在阿炮的身边,看到同学睡着时还大嘴开开,含糊说着”鸡腿”、”肉”,林天来不禁一笑,随即又是心如刀割,他小声地说:“阿炮,你先留在这里,我去探探,也许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林天来深吸了口气,走到小岛岸边,下方呈浅绿色的云海不知有多深,也不知里头有什么妖物或是恶魔,而更糟的是,入睡岛的四周是垂直的削入云海,根本没有着力之处可以让他攀爬下去。

    他小声地唱着那”乱弹”阿翔的歌”……人生啊,亲像走马灯……”

    然后闭着眼睛,为了阿炮,他一定要找出透明气泡不再出的原因,他克服恐惧、怕死的心,即使等待着的是一条死路,他也必须这么做……

    “老妈、兰妮、婆婆,唉……大家保重了。”

    悲伤哽住喉咙,一阵鼻酸,自杀式的纵入了云海之内。

    林天来没死!

    他像是小鸟般地飞翔在天际,原来这云海之下竟是另有天地,周围充满了红、绿、蓝、褐四种颜色的灵光,林天来忽然想到,这些灵光和那时在天妈秘境里头,他身上的、金字塔长剑下喷出的四色亮点完全一致!

    “这不会是替我安排好的吧?”林天来不禁狐疑。

    他的身子缓缓向下飘,底下一层又一层的灵气不知有多深,照位置看,这里应该是那个叫”祝福之地”沉船区的下方。

    由天妈秘境通到祝福之地,由祝福之地又会通往何处?

    飘啊飘,忽然,他听到右侧远处有个熟悉声音……

    “同协,你在哪里啊?”

    是赵火炮!

    他也跳下来了!他不怕没命吗?这个同学,唉——林天来又感动又漏*点地大喊:“阿炮,我在这边!”

    往下坠的身躯完全不能控制方向,林天来无法让自己往右侧移动,他只得放开喉咙拼老命地叫,但阿炮似乎都没听到他的呼喊。

    “同协,我在这边啊,你听得到吗?”阿炮的声音急促而惊慌。

    真是可悲,林天来有听到啊,但却完全无法和阿炮取得连系,就算现在喊到喉咙痛也无济于事,更令人气结的,他现阿炮的声音竟然越来越远。

    林天来也怕了,在这陌生地方落单实在不是件快乐的事,他死命地大吼,可是阿炮的声音依然逐渐轻淡而消失。

    “唉,早知道阿炮会跳下来,那时一起跳就好了。”

    林天来又懊悔又愧疚,他这个同学直率又单纯,反观自己”一味地替对方着想”,这种的想法,相较之下似乎伪善多了。

    认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