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71节

灵卡猎人_第71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5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6
真地说,赵火炮算是奇人异士,他的口、耳、鼻、眼特别的敏感,声量、听觉、嗅觉、视觉都优于常人许多。

    他的大嗓门,在回音守监妖把守的回音长廊里,就已挥到淋漓尽致,当然更不用说那个吸囚守监妖的旋转年轮,在他”强力”目视之下,硬生生地踩了旋转煞车,让他顺利地收了吸囚守监妖。

    其实赵火炮的眼力可以穿透层层的灵光,他看到林天来,也想要往林天来方向移动,但无奈的,他和林天来的状况一样,根本无法控制飘下的方向;甚至相反的,似有股风,一直将他吹向了另一边。

    赵火炮看清了林天来的位置,心里倒也笃定,反正两人现在至少”活着”,他那如炬光般的眼力,一看到下方的状况,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住了。

    下方似乎有个巨大无比的建物!而他就往那建物的正面飘了下去。

    “这是什么啊?”赵火炮惊叹地叫出声,眼前的建物竟是个怪异的大头,它有着两颗眯成一线、应是紧闭的双眼吧,上眼皮还挂着长长的睫毛,鼻子非常的小,嘴巴呈现像在生气的”倒V”字型。

    最特别的是,头上有四个耳朵,还分成红、绿、蓝、褐四种颜色,而那耳朵里不时地分别流下四色粘液,由上而下,把整颗大头染得一条条的色带,乍看之下,还会让人感到是某个艺术家,在制作抽象派的作品。

    赵火炮在大头前呆呆的站着,大头内有些什么玄机呢?现在阿来又不知在何处,连个商量的朋友都没有。

    想到阿来,他连忙转身,没有同学在旁真不安心,他手比了比,确认刚才阿来那边的方位,心想等找到同学再回来研究这颗怪头。

    他正要迈开大步,忽然间,听到个非常微弱的声音,人类即便有数十亿人口,也没一个人能像他这般强的耳力,仿佛耳朵上头有装个无线电波侦测器一般。

    “嗯……咳,来啊,我等你喔……”

    是女声,非常柔媚而尖细的声音,是由怪头里头所出来的,赵火炮心中一惊!

    莫非,这里才是真正的监狱,怪头里头关押犯人!

    “快啊……我等你喔。”

    女子的声音比o2o4**电话还更具诱惑,赵火炮马上脸红心跳,血液奔腾。

    要知道他是个大粗人,一辈子没交过女朋友,尤其这种声音他不陌生,他除了在讨债公司工作过,也在酒店当过少爷,那种**蚀骨的声音,令他脑中马上浮现火辣姣好的身材。

    赵火炮的老娘警告过他,不能交酒店小姐当马子,但他老娘多虑了,赵火炮没钱又没胆,所以他在酒店上班很难过,看得到吃不到度日如年,也因此他才”转台”到讨债公司。

    这声音要是出现在正常的世界,他一点也不觉奇怪,但是,眼前的怪头是个监狱,监狱里出这种诡异妖魅的声音,不止让他不自在,还有点毛。

    “只要你放我出来,我可以为你服务喔,来啊……”女声实在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头皮麻了起来。

    “你、你是谁?”赵火炮往怪头吼着。

    “哇……你好强喔,声音真是迷人……”女声又嗲又娇,赞起赵火炮更让他心乱神驰,一股男子气概油然而生。

    该去找同学,还是弄清这女人在搞什么飞机?

    他犹疑了,色心上来便往怪头走一步,义气涌起便往林天来的方向走一步,结果只留在原地绕来绕去。

    女声还在嗯嗯呢呢地诱惑着他,赵火炮心中想,弄清这女人再找同学应该也是可以。于是,他咳了两声壮一壮胆子(他也是典型的有色无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在里头?”

    “嘻嘻……”女人笑得很甜腻,调趣地说:“我是一直等你的人啊,你过来一点嘛,你先说你叫什么,人家才告诉你,嗯嗯……”

    最后这个嗯,还带点气音,拖得很长,赵火炮听得全身抖了两下,几乎快”冻未条”。

    “我、我叫赵火炮。”他微低着头,很小声地说。

    如果这个情况让林天来遇上,或许他还能把持住,只要他脑子里幻想一下兰妮,甚至是仙姑或白灵,应该可以克制自己的**。

    可是,现在遇上的是赵火炮,他进入灵卡世界以来,看到兰妮美少女小法师或是白灵野蛮美公主,都是只能站在一旁替他这个”同协”开心,能让两位有钱有势的美女看上,那简直是天大的礼物,他可是一点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但眼前这娇滴滴的声音,赵火炮无法压抑心里的渴望了,毕竟他是正常男人,又没有老婆、女友的牵绊。

    “炮炮……”当女声出这亲昵的称呼时,赵火炮已经决心”色”比”友”重要。

    “人家叫胡花娇,你叫人家娇娇嘛。”甜腻腻的声音带着诱惑力。

    “娇娇……”赵火炮的眼中此刻春天来了。

    “炮炮……”真恶啊,但这更甜更腻更嗲的声音,反而让赵火炮兴奋地快跳起来。

    “呜……”这叫胡花娇的女人忽然哭了起来。

    “娇娇,你怎了?”她这么一哭,赵火炮便挺起了胸膛,是当男子汉的时候了。

    “炮炮,呜……人家被关在这里好久好久了,呜……”

    “娇娇,是谁这么没天良把你关起来!”赵火炮怜悯地想,无论如何得帮她,他忘了也许监牢里关的是大魔头。”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出来?”

    “我就知道炮炮人最好了,呜……”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男人便没皮条。

    赵火炮心快碎了,娇娇连哭的声音,也是那般的令人着迷。

    “你,你别哭嘛……”赵火炮已经忘了林天来。

    女声哭了好一会儿,让赵火炮搔着头,给哭得不知所措,又心疼又不知道怎么劝解。

    “你别哭,我能帮你什么?”

    “麻烦大恩人了,您真是娇娇见过最好的男人。”胡花娇止住了哭泣,恭维的话一出口,赵火炮更加坚决要救出这女人,毕竟从没有人这么重视他的,更何况用这么怪异的地方,来关一个小女人,真是有够过分的。

    “呵呵……别这么客套,我喜欢你……”赵火炮傻笑,心里小鹿乱撞,”别叫大恩人,还是叫我炮炮好……”

    “炮炮……”胡花娇破涕为笑。

    “娇娇……”实在有够俗的菜市场名字,可是咱们阿炮一点也不觉得。

    赵火炮很认真地检查这个怪头,心想入口在哪里呢?嘴是闭起的,眼睛也是闭起的,难不成要由那个鼻子。

    “把人家关着的地方叫‘睡头-,炮炮现在看它的嘴型是‘倒V-字型?还是‘一-字型?”真巧,胡花娇正问起怪头的模样。

    “是‘倒V型-,它很生气的样子咧。”赵火炮如实以对。

    “唉……看来人家的刑期还没过半,呜……”胡花娇又哭了起来。

    女人真是水做的,她也太会哭了。

    赵火炮大声地说:“娇娇,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如果没办法救你出来,我就一直留在这里陪你。”

    “炮炮……”胡花娇这话有点不清楚,一听之下”炮炮”成了”抱抱”,赵火炮现在更是卯足了决心,要和她在一起。

    女人收起哭声,换成较正经的语调:“炮炮能听到我的声音,那表示你的听觉很强呢!”

    “是啊,人家都叫我‘顺风耳-咧,呵呵……”赵火炮恨不得把所有的技能全都搬上,又说:“他们都不知道,即使是逆风,我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嗯……”胡花娇好像在算什么。

    “我要怎么做?”赵火炮不了解救人和听觉有什么关联。

    胡花娇用夸张的语气赞叹:“炮炮,你真的好棒喔!那你现在闭起眼睛,努力地听四周刮起的灵气场。”

    赵火炮当然不懂,但他还是照办,当他闭起眼睛时,娇娇又传来声音:“你的听力很强,但你要用心去听,睡头的上面是不是有人在吟诗?”

    赵火炮很努力很努力地听,果然,他听到了一句话……

    “生于斯,逝于斯,土里来,土里去。”

    声音是由四个耳朵的其中的一个传来的,他跟着把句话念了一次。

    “还有呢?”阿娇的语气十分的激动及振奋。

    赵火炮听了老半天,只有这一句啊。

    胡花娇又催了一次:“应该有四句的,你再听听。”

    赵火炮皱紧双眉,脸纠得像颗包子,但还是只有这一句。

    “没有啊……没别的了。”赵火炮试了老半天,向阿娇说道。

    胡花娇静默了下来,十分的失望。

    “真的只有一句,这有关系吗?”赵火炮不了解,他很关切地问。

    “嗯,我问你,你是怎么进来这里头的?”胡花娇不再出o2o4的声音,很平淡又很严肃地问。

    赵火炮把天妈秘境的事拉哩拉喳的说了一次,他原本就不清楚状况,加上说故事的功力太差了,颠三倒四的,让胡花娇听得很不耐烦。

    “你那位朋友呢?”胡花娇听到冷秋芜等人脱困,只留下林天来及阿炮两人时,耐不住性子直问重点。

    “喔,我们跳下来时,便失散了,他往左侧,我在右侧。”

    “左侧?”胡花娇很紧张地说,”那是巨人钥匙的关押地方,会不会他的体质特异呢?”

    赵火炮听不懂又不敢插嘴,他觉得自己又爱又怕这个叫胡花娇的女人。

    “嗯,为什么往巨人钥匙呢……炮炮……”

    “有!”赵火炮大声搭腔还举高右手。

    “你去找你朋友,如果他真的在巨人钥匙那头,你带他过来这边,也许你们两人合力,可以打开睡头,放我出来。”

    赵火炮舍不得离开,单单听她的声音,便可以爽半天,但娇娇的话他又不敢违拗,他无奈地只好边走边回头,沿着一座小山丘往左侧而去。

    正想这个地方要找个人真是如登天般的难,突然耳尖的他听到个呼声——”兰妮,我爱你啊,你在哪里……”

    耶,那是同协的声音啊,这道声音真是替赵火炮解决了大麻烦,他心中大喜,依声辨位,加快脚步向前奔去。

    第十章这人不是死了吗?真令人圈圈叉叉

    在赵火炮和胡花娇互亏的时候,林天来缓缓地掉到另一侧,他的遭遇和赵火炮完全不同,这一边的世界里并没名叫”睡头”的怪监狱。

    他由上往下看,下面是个大圆丘状如火山口般的地形。

    无形的力量似乎要将他牵引向大圆丘里头,突然——

    手腕上的卡堆手里闪出一道红光!直射向圆丘中心点,那中心点上跟着亮起红色闪光,好像下边有人在打着信号。

    “这是怎么回事?”林天来见状惊奇不已,而且他的身躯正是往那中心点缓缓的移了过去。

    卡堆手!林天来越想越不对,在天妈秘境里,他老是觉得有个看不见的鬼魂躲在里头,而刚进入那个祝福之地时,他又感应到”鬼魂”的存在,该不会……卡到阴?

    这个荒唐的想法,让林天来连忙又翻开卡堆手,当他检查起里头的卡片,登时楞住了,里头多了一张陌生的卡片!

    这张卡片上头有个长相怪异的女子,头戴镶有蝉饰的金冠,额上纹着彩凤,金色的长却有着东方的脸孔,更令林天来注目的,她的手上拿着一个六星芒,而星芒上嵌着四颗不同色泽的宝石。

    四色宝石让林天来越感到诡异,因为它们分别为红、绿、蓝、褐,正是那时在天妈神像前,窜入自己体内的亮点颜色,也是在金字塔顶上飞出的萤光颜色!

    怎么会这么巧?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张卡片?

    林天来持着卡片百思不解,翻到背面,和一般卡片不同,没有卡片名称,也没有召唤咒、回卡咒,那个”鬼”和这张卡会不会有关联?

    他有种冲动,想把卡片给扔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从进入”圣天妈秘境大卡”后,冥冥中似有个神秘力量把他引导来此,现在又多了一张来历不明的卡片,这会不会又是个安排?

    “啵”一声,心事重重的林天来被吓了一跳,绿色强光让他眼睛一闭,他没看清闪光的来源,但他肯定绝对和卡片有关。

    果然,在他心理有所准备之下,他看到了再一次的闪光,这次是蓝色光芒,它的光源竟然是卡片上那个六星芒上的蓝色宝石,和之前一样,底下圆丘中心跟着亮起光芒。

    这么说,又是四色光在作怪,他盯着卡片看,过了十秒之后,卡片上的褐色宝石出亮光,而下头的中心点也出褐光和卡片呼应。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