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78节

灵卡猎人_第78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圣天妈秘境大卡-啊,我敬爱的主子。”杜天化耸耸肩,理所当然地说。

    “啊……你你你,你不是要留在天妈隐板里头吗?”

    出了电脑的杜天化回道:“我敬爱的主子,看来你还没弄清楚,‘圣天妈秘境大卡-是你的主要卡片,里头有着丰富的知识待你我一同探索。

    “这么说吧,如果天妈隐板是个电脑,这个大卡便是个硬碟,重要的讯息全是留在硬碟里头。当然,大卡的主要能量来源便是天妈隐板,而天妈隐板的能量来源则是黑水沟大能,这样你明白吧?”

    林天来无可奈何了,他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摆脱这个杜天化,现在能说什么呢?还是找阿炮要紧。

    杜天化留下了召唤咒,然后没有什么礼貌地,也不等林天来使用回卡咒,便昂摇扇,大摇大摆地飞入了林天来手上的卡片。

    林天来只要不持召唤咒,便可以摆脱这个怪人吗?错了,杜天化人虽在卡里,却可以传音出来。

    “我敬爱的主子,你先将卡片收入卡堆手里,然后出去找你朋友,到时我教你如何出这个‘黑水沟大能。”

    这个死老鬼实在有够可怕,他好像会魔音穿脑。由卡堆手里飘出的声音,直穿入林天来的耳膜,然后指导着他如何爬出火山口,并像向导般地,指引林天来在这浑沌不清的地方,辨出睡睡守监妖的方向,感觉简直比鬼还可怕。

    第五章被关在睡睡守监妖肚子里的人

    那关押着胡花娇的大头,真的是个监狱。

    它的双眼一样紧闭,嘴巴仍然呈现生气中的倒V字型,头上红、绿、蓝、褐的四个耳朵,还是不时地流下四色粘液,染得整颗大头像是张大画布。

    它是个正在沉睡中的妖怪,也就是杜天化所谓的”睡睡守监妖”,又叫”大睡头”。

    到处找不到林天来的赵火炮,回到大睡头旁,他任务没达成,非常的沮丧,心想:“难道没有同协在,就没法子橇开这颗怪头吗?”

    他不知怎么向胡花娇交代,鼓起勇气硬着头皮,轻咳了两声。

    “是炮炮吗?你回来了?”里头传出的声音依然那么迷人,充满了期待。

    “娇娇,我……”赵火炮只亲昵地问候,便不知该怎么往下说。

    “呜……”里头传出哭泣声。

    “娇娇,你别哭嘛,我……”赵火炮心好酸:“我真没用……连找个人也办不成。”

    “炮炮……是我命苦,永远要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里。”胡花娇越说越伤心,语气不只是哽咽了,又嗲又娇气的啜泣,听得赵火炮冻未条。

    “我不会让你在这儿受苦的!”赵火炮大声地叫着,找不出别的办法,看来他要动粗了。

    “菜刀好、菜刀妙、菜刀呱呱叫——看我的菜刀组合!”赵火炮简直是三把斧头,怎么用都是这一招。

    但赵火炮忘了,他的”幽灵摇晃菜刀卡”在对付吸囚守监妖时,受到水灵封液的损坏,现在呈现失神状态,唯有把卡片里的死灵成分抽出再教育,才能让这张卡片恢复正常。

    只见所有的菜刀乱喷乱窜,完全不受指挥,赵火炮手忙脚乱,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

    “攻那颗怪头啊,杵在那边干嘛?”他对着在空中游荡的剁骨刀及大菜刀大叫,谁知这个指令不出还好,了之后,空中的菜刀们,把赵火炮的斑马线头当成他所谓的怪头,竟然向他杀奔过来。

    “阿娘喂——”赵火炮原先是想在胡花娇面前逞逞男子气慨,没料到现在真是落魄到家,空中刀光闪闪,赵火炮只得到处跑给菜刀追,还边叫:“我的头不是厨房啊,你们搞错了……”

    其实他站着不动也好,因为他自动防护的”幽灵钟摆铡刀卡”比起了疯的菜刀还强,足以应付一切。

    然而,赵火炮却四处跑动,让自动防护卡也跟着到处乱转,偏偏菜刀们又以多取胜,不时地出现在”幽灵钟摆铡刀卡”无法照料到的地方,一刀便往赵火炮的头上招呼,吓得赵火炮皮皮銼,连把收回菜刀卡的回卡咒都忘得一乾二净。

    赵火炮好不容易闪过那小小水果刀,双手护着自己的头,冷不防,磨刀石棒直打了下来,正敲到两手,痛得他用力甩动,头上亮光一闪,完了,当空而下的是又长又锐利的西瓜刀!

    “我的妈啊……”赵火炮大口开开,全身打颤,真没想到会死在自己手上。

    “当——”一声巨响!

    “啊……我、我的头还在!”赵火炮不管手再怎么痛,用力地抚着自己的斑马线头:“呵呵,哇!哈哈……我、我的头还在!”

    “阿炮,快点收回你的菜刀卡!”原来出手的是林天来,他远远就看到赵火炮的状况,那翔鸣早,长剑直劈向袭击赵火炮的西瓜刀,刀剑相交迸出闪光,西瓜刀被震退。

    但同时,其他的菜刀们为了替西瓜刀出气,放弃了赵火炮反击向翔鸣。

    “呵……同协,同协你来了,真好啊……”

    “阿炮,麻烦收回你的菜刀卡!”林天来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场面实在不应该生的。

    “可是,我忘了……”赵火炮越说越小声:“回卡咒。”

    “拜托,你不会拿卡片出来看喔!”林天来知道菜刀卡也不是普通之物,他没有把握翔鸣能打得赢菜刀,何况两虎之争,伤了都是自己人。

    咻咻声不止,赵火炮回卡咒是喊了出去了,各类菜刀也回到了卡片,但是——咱们阿炮兄那斑马线头剩下的毛全不见了,成了一颗大光头。

    “哈哈……”林天来看到阿炮的模样笑翻了,还开玩笑:“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赵火炮恶狠狠地瞪了林天来一眼,他满腹的委屈,真不知要向谁诉,娇娇吗?噢,不,现在这模样糗死了,实在有够衰。

    “施主……”林天来双手合掌,继续损下去:“你嘛好啊,你忘了菜刀卡有问题喔?还出手攻击,真不要命啊!”

    林天来不知道大睡头里有个赵火炮心爱的女人。

    “要你管!”赵火炮恼羞成怒,大叫一声,人已经够倒楣了,还得在爱人面前被扯下脸皮上那薄薄的男性尊严。

    林天来稍楞了一下,他同学是怎么了?

    “炮炮,你朋友来了吗?”大睡头里传出胡花娇的声音。

    “噢!是啊,可爱的娇娇。”盛怒的赵火炮马上改为极为柔和的声音。

    林天来鸡皮疙瘩掉满地,一头雾水地问:“阿炮,娇娇是谁啊?”

    赵火炮没回话,肥脸胀红,像颗富士大苹果。

    “便是关在‘睡睡守监妖-里的犯人。”杜天化的声音传入林天来的耳朵:“她是个六级中猎人,资质不差。这段时日,竟然研究出睡睡守监妖的特性,呵呵,问题在于她并没有风、火、水、土等四项元素的力量。

    “我敬爱的主子,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据我所知,她是‘黑蓦系-的弟子。”

    “‘黑蓦系-?”林天来脑中闪起这个怪异的名词。

    “嗯,这代的‘黑蓦系-主要人物叫李大虎,他是这犯人的师父。对了,之前李大虎和你曾有过节,他和天资潜能展公司的马克总裁,共同设下陷阱……”

    “老怪!”林天来差点叫出声音,他听毛婆婆说过马克和老怪共同密谋的一切。

    同一时间,胡花娇和赵火炮还在说一些很恶心的话。现在,林天来知道这女人是老怪的徒弟,警觉心升起,思索着:“这女人是六级中猎人,比自己和阿炮的等级高出太多,得小心应付。”

    “同协,我朋友要请你帮忙。”原本和林天来赌气的赵火炮,现在身段放得很软,他没想到自己出了大篓子,娇娇还对他不离不弃,现在为了这女人,他什么都可以不顾了。

    但林天来知道里头的女人难缠,向赵火炮说道:“阿炮,会被天妈大神关在里头必有原因,我们不要理她!”

    林天来出口太急了,这般的话,赵火炮怎听得进去,只见赵火炮不以为然,讲起话的声音像是从嘴角边出的:“是啊,里头的娇娇该死,该被关一辈子!”

    “阿炮……”林天来不知怎么劝:“你冷静点,好好用用脑子。”

    赵火炮大声吼:“我是没脑子,但我不像你,见一个爱一个。兰妮法师也好,白灵也要,又有什么大老婆小老婆……哼,花心大萝卜,你以为自己是皇帝大老爷喔……”

    连珠炮般的难听话,一句接一句,比起骂功,林天来当然不是对手。

    “你林天来吃香喝辣的,还不许我交女朋友,不帮就拉倒!太可恶了!”

    “炮炮……呜……别这样啦,你朋友说得也对,娇娇是罪有应得……”胡花娇加油添醋,用尽心机耍手段、猛灌**汤。

    “娇娇,算了。我无法救你出去,大不了留着陪你,乖喔,别哭……”赵火炮柔情似水:“算我交错了朋友,我为他水里来、火里去,眉头也不皱一下,想不到这人这么不够义气!”

    林天来顿时陷入两难,这时杜天化传出声音。

    “呵……你朋友真有意思,原以为只有我敬爱的主子是猪脑袋,没料到你朋友比你还猪。”杜天化话说得很轻,却是比起脏话还要脏。

    “我不许你这么说!”林天来他忘了要用意念去传音,咬牙切齿地吼。

    赵火炮正讲得义正词严,被林天来无礼地打断,让他气得冒烟,转身瞪着林天来,一副想干架的样子,忿忿地说:“死烂梨子,不帮就算了,还说什么!”

    “骂得赞!”杜天化击节叫好,打从心里升起一股爽意,他巴望着”敬爱的主子”多吃些排头。

    里外不是人的滋味,让林天来欲哭无泪。杜天化这死王八蛋,落井下石,心一横,要死一起死,他干脆持念召唤咒,把杜天化给叫出来。

    赵火炮一看到杜天化吓了一跳,直呼:“你、你是谁?你不是那个乩童吗?”

    杜天化冷哼了一声,他羽扇纶巾,卓然不群,除了长相太差,型太乱,还真有点诸葛亮的模样。

    “阿来,这怎么回事?”赵火炮实在不敢相信,一个死人忽然出现在眼前。

    林天来现在没太多闲功夫磨蹭这些鸟事,他只挑重点讲:“阿炮,这个杜老头已经成妖了,他会帮我们离开这里。”

    睡睡守监妖里突然传出胡花娇的哭嚎声。

    “娇娇,你怎么了……”赵火炮管他什么杜老头不杜老头,他还杜老爷冰淇淋咧,对他而言胡花娇就是一切。

    “炮炮,我认得这个人的声音,就是他……他派一颗怪怪的气泡把我捉进来,呜……”胡花娇认出了那一声冷哼,她显出一丝愤怒和惊慌。

    赵火炮怒目圆瞪,直想把杜天化给吃了,胡花娇这么一说,连林天来也出乎意料。

    杜天化摇摇扇子,从鼻子里轻哼:“连封灵守监妖也辨识不出,也想闯黑水沟大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说那颗大气泡便是封灵守监妖?”原本惺惺作态的胡花娇突然不哭了,大声地问。

    对杜天化而言,对这群废物解释那么多无异是对牛弹琴,一点意思都没有。只要他的主子林天来不开口要求,他根本懒得理会。

    但是林天来怎可能不问呢?”喂,死老鬼,这是怎么回事?”

    “我敬爱的主子。”杜天化的问候语由齿间冷冷冒出来,一点都没有敬爱的意思:“这个女人名叫胡花娇,她擅闯黑水沟大能,被封灵守监妖捉进睡睡守监妖肚子里,我代替天妈大神轻判关押十年,已是便宜了她……”

    “十年!”赵火炮及林天来几乎同声叫出,连里头的胡花娇也忍不住地喊:“关我十年,你有没有搞错!”

    杜天化没回应,这种不是他主子要求的,他一概不理。

    赵火炮见胡花娇如此生气,连声说道:“娇娇,没关系。要是我无法帮得了你,我便留在这里陪你。”

    这句让林天来心软,虽然他知道这个叫胡花娇的,是老怪的徒弟,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总不能见阿炮困在这里啊。

    而且,他觉得杜天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又不是法官,凭什么判别人刑期?现在连他都觉得里头的女人很可怜,同情心一起,他问着杜天化:“能不能缩短刑期?”

    杜天化回道:“我敬爱的主子当然可以作主放了她,但是……”

    “但是怎样?”赵火炮最讨厌讲话留三落四的,一点都不干脆。

    杜天化没鸟阿炮,林天来知道杜天化只接受自己指挥。

    “你快说吧。”

    “封灵守监妖猎捕入侵者,送入睡睡守监妖的肚子,”杜天化解释起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