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79节

灵卡猎人_第7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2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6
两个怪妖之间的关系:“天妈大神判下了刑期之后,睡睡守监妖便沉沉入睡,我敬爱的主子,请你看……”

    杜天化飘到了大睡头旁边,用扇子拨弄它那”倒V型”的嘴边,原本被头上耳朵流下来的怪染料沾污的脸颊,出现了一些刻度。

    “那是什么?”原本生气的赵火炮,现在也忍不住好奇。

    很麻烦地,还要林天来补上同样的问句,杜天化才愿回答:“这便是刑期……”

    林天来看到被刮干净的脸颊有十个刻度,而倒V字型的尖端位置便在第三痕刻度的位置。

    “阿炮,胡小姐现在关押满三年了对吧。”林天来问道。

    大睡头里的胡花娇吶吶地说:“是三年五个月又十二天。”

    不用杜天化解释了,林天来叹了口气,向阿炮说:“总刻度是十年,这个嘴型会慢慢地改变,由‘倒V型-变成‘一字型-,最后变成‘V字型。这个倒V字的尖端所在的位置便是关了多久,换句话说,胡小姐的刑期还有六年多。”

    赵火炮听到这些显得不耐烦,他急着想在胡花娇面前表现男子汉的气魄。

    “我不管那些什么六年、七年的,现在就放娇娇出来!”

    “炮炮……”、”娇娇……”

    两人又上演爱情偶像剧,女的柔媚,男的不舍,说有多恶就有多恶。

    这下子让赵火炮更加地坚定了。

    林天来也知道这女的不是什么好人,当然也相信杜天化不会无缘无故地关一名弱女子,但能怎样?照这情势,只要胡花娇不放出来,他跟阿炮势必也得留下了。

    他向杜天化说道:“死老鬼,把话一次说清楚吧,怎么放这女人出来?”

    “如果要提前唤醒睡睡守监妖也行,那只有主子挥你的实力将她拉出来。”杜天化开始讲解。

    “你看,大睡头上那四只耳朵,名为‘睡睡四耳孔-,分别是‘风绿耳孔-、‘火红耳孔-、‘水蓝耳孔-及‘土褐耳孔-,这四耳孔便是‘封灵守监妖-的吐出口。

    “封灵守监妖平时负责收集黑水沟大能周遭的水灵泡,供给整个‘祝福之地-能量,等到睡睡守监妖醒了,封灵守监妖便会将关押在里头的犯人运出去。”

    “原来我们看了老半天的透明气泡真的是妖怪。”赵火炮插了嘴。

    “我敬爱的主子,你确定要放出这女人?”杜天化突然再问了一次。

    “死老鬼废话真多。”林天来觉得杜天化不是这么不干脆的人啊,莫非除了这胡花娇,里头还有别的名堂?

    杜天化眼神突然亮起,全身抖动了两下。

    “同协,这老头身上长了虱母喔……”赵火炮怎么看这个杜天化怎么不对。

    “他可能要起乩了。”在火山口内林天来见识过一次,起乩是不好听,说得现代一点的话,是杜天化在读取”圣天妈秘境大卡”里的资料。

    “啊……”赵火炮惊异地看着杜天化,他清楚杜天化的身分是乩童,但现在已经不算是人了,还能起乩?莫非是天妈有什么指示要下?

    一向敬神的赵火炮突然下跪,口中念念有词:“天妈大神保佑,无论如何请大神放出可爱的娇娇,如果可以让阿炮娶娇娇当老婆,一定会请大戏酬谢天妈大神……”

    这杜天化一抖就快半小时,林天来、赵火炮、胡花娇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大家都很紧张地等待着。

    好不容易起乩结束,杜天化一开口就让众人摸不着头绪:“嗯……也好。”他又若有所思的说:“主子机缘难得,本来要七年后的事,现在拉在一块了。”

    “要怎么做?”虽然弄不懂杜天化说的这些话,但林天来知道这死老鬼总算同意放人。

    “现在请主子试着心中默祷,以精神的力量去控制猎盒。”

    林天来取出了他的猎盒,凝视着,然后闭起眼陷入冥想。

    手上的猎盒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是那般神秘又如此熟悉,他感到全身到处都有气流透过手指尖传导入猎盒。

    赵火炮看到林天来不由自主地抖动,急道:“同协,你、你怎么也起乩了……”

    大睡头里的胡花娇看不到外头景象,连忙问:“炮炮,先不要吵你的朋友,快告诉我,他在做什么……”胡花娇听到杜天化给林天来的指示,十分惊疑。

    “娇娇,好怪喔,我同协手上的猎盒在光耶。”

    胡花娇难以置信地说:“能以意念控制猎盒的,起码要有上猎人以上的实力,连我都办不到哩。”

    “中猎人”升上”上猎人”其中之一的要件,便是”以意念控制猎盒”,如果无法让自己和猎盒合而为一,身上的灵能便会卡住无法再向上提升,多少中猎人穷一辈子之努力,始终无法突破这个关卡。

    “娇娇,不可能吧?我同协只是六级下猎人。”

    “下猎人?你开玩笑吧,下猎人怎么可能进来这里头?”

    “娇娇,我没骗你,我同协的确只是个下猎人。而且,连七级也上不去。”赵火炮向胡花娇再次说起在沉船区里的经历。

    胡花娇进入黑水沟大能中心区便被俘虏,直接被送入了睡睡守监妖里头,连沉船区都没进去过,更不用说探索这个古怪的地方。

    “没想到那个入睡岛上的‘灵能分班-,把我们另外三名同伴送了出去,只剩我和阿来留下来。”

    赵火炮说话时,胡花娇一直没答腔。

    不知是赵火炮在吹牛,还是这个地方真有神秘力量,连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赵火炮,在那叫入睡岛的地方,竟可以由二级初猎人直升到三级下猎人。胡花娇越听心越痒,如果可以有所斩获而归,也不枉被关押了数年光阴。

    “咦,猎盒浮起来了!”刚才赵火炮故事说得太入神了,没留意林天来那里生了变化。

    胡花娇骇然道:“哇,一个下猎人还可以现学现成!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一般而论,资质再好的灵卡猎人,要习得”意念控制猎盒”没个十年也要八年,怎么也没听过可以短短数分钟之内完成的。

    “不说是我,连我知道的一些老前辈,也做不到啊,除非……”胡花娇心眼越转越快。

    “除非什么?”现在连娇娇也对林天来另眼相看,赵火炮对他的同协真是心服口服。

    “除非他同时拥有风、土、水、火四种特质……”

    “光了!光了!猎盒里喷出四色光!”赵火炮大叫一声,大睡头的下面被红绿蓝褐染得缤纷绚丽,如梦如幻,照得整个区域里熠熠灿烂,仿佛空中的花火。

    “好美啊……”

    一片片光屏风、光束、光炬穿梭流动,当它们流过赵火炮的四周,他甚至可以用手触摸,仿佛置身仙境,整个人目眩神迷。

    下方的林天来仍然闭眼冥想,意念所至,双掌呈抱球状,翻起旋转,空间里的四色光如同是他的一部分,随意指挥,四色光在空中交错后,各自集结。

    “好强的能量……阿炮,外边生什么事?”胡花娇急问着。

    赵火炮被这美景吸引,不知该如何描述眼睛所见,他支支吾吾地无法形容。

    “主子,风绿、土褐、水蓝、火红各自归位,启动大卡内能量,灌入‘睡睡四耳孔-,释出里头的‘封灵守监妖-,并同时请你朋友准备收取‘睡睡守监妖-的睡液。”杜天化指导着林天来,如今他亲眼看到四象人的确是存在着,也不枉他牺牲了性命。

    这一系的猎板者,可以说全都是为了这位第六代天妈子弟而生,也为他而死;他们贡献一辈子青春在制造这个天妈秘境,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说起来,杜天化是运气好,也是命里差,他为了主子必须丧命,当时四个蒙面人出手夺板时,他就知道他的时候到了,虽然悲哀却也欣喜,前四任天妈子弟,有谁能有此机缘?

    当灵魂离体,他早准备”脱魂法”让王老头无法取魂,而看到自己的肉身静静地、安详地躺在地上,依附在灵魂上的意识一点一滴地脱离时,他是有些悲哀的,不只躯壳是空,连魂魄也是空。

    一切都是为了眼前这具备四种特质的主人。

    杜天化没有太多时间感叹,现场的四色光束已经全力爆,林天来的秘雕四象猎盒,在”圣天妈秘境大卡”的供应之下取得了巨大的能量,沛然之势足以排山倒海。

    杜天化见时机成熟,连忙喊出:“穿入睡睡四耳孔!”

    林天来以冥想念力指挥猎盒的四光束,四道光粒子以同一度灌入了四耳孔,这四只耳朵慢慢沉入了大睡头之内。

    “你这个朋友也是天赋异禀,我想由他协助你唤醒‘睡睡守监妖-,可以事半功倍。”杜天化不敢大意,毕竟林天来只有六级下猎人的实力。

    “阿炮,取出猎盒。”林天来眼闭着,却很清楚地表达。

    “啊……什么?”赵火炮懵懵懂懂。

    “取出并打开猎盒,收取睡液。”林天来沉吟地说,他不知为何可以完全明了杜天化要他做什么、以及怎么做。

    “睡液?喔,原来大睡头上这些讨厌的东西叫睡液啊。”赵火炮一向听阿来的。

    当他的猎盒一打开时,突然由睡睡四耳孔之内吐出了一圈圈气泡!

    “是透明气泡!”赵火炮大叫:“阿来,透明气泡便是由这里射出去的!”

    “那是封灵守监妖,阿炮,你先别理它。”林天来说话的语气和往常全然不同,玩世不恭爱开玩笑的模样变了,说起话来十分的严肃,让赵火炮也不得不认真以对。

    林天来手上的猎盒激射而出,停在大睡头的正上方,由猎盒里喷出四条捆妖索,分别穿入红、绿、蓝、褐四个耳孔。

    突然,整个大睡头一阵震动,慢慢地腾空而起,上头出现一串串的光彩,然后出像猪叫般的怪声音。

    “阿炮,打出捆妖索。”闭着眼的林天来会这么说,其实都是杜天化在影响着他,或者应该说,是杜天化藉由阿来的口出指令。

    “嗯。”赵火炮连忙照做。

    沉睡中的”睡睡守监妖”,无时无刻都在吸收”封灵守监妖”运入的水灵气,可说是整个祝福之地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会把能量输送至整个祝福之地,包括火山口内的”天妈隐板”。

    换句话说,”黑水沟大能”豢养出水灵草,水灵草吸足了能量之后,吐出水灵泡。然后,封灵守监妖捉取水灵泡回到睡睡守监妖,天妈隐板再吸吮睡睡守监妖提供的水灵气,最后再把这些高能量转到”圣天妈秘境大卡”,维持里头所需。

    而由四耳孔流出的四色汁液,名为”睡液”,是睡睡守监妖滤出水灵气所喷出的液体,也具有极高的能量,这次睡睡守监妖已经睡了十多年(连三年多前,封灵守监妖送胡花娇进来时都没吵醒它),这累积了十多年的睡液一直没清掉,也算是赵火炮好福气,得以收了这些睡液。

    赵火炮的捆妖索像是个吸尘器,那一滩滩睡头上的粘液,快地被吸入猎盒之中。但妙的是,逐步被吸干净睡液的睡头,模样也没什么变,因为它的肤色本来就是条纹状的红、蓝、褐、绿四个色带。

    浮在半空中的大睡头,样子还真像是个级大气球,也像是林天来在放着一个大的风筝。

    这时,名为封灵守监妖的透明气泡,由四耳孔之内飞出,一颗接着一颗,互相胶粘,然后结合在一起,成了一颗极大的气囊罩住整个半空。

    赵火炮被两个守监妖所惊,谁叫妖怪的模样及行为模式实在是太奇怪,他又挂念起胡花娇,从阿来动手之后,睡睡体内一点声音都没出。

    “阿炮,专心一点,先收完睡液再说。”林天来仍闭着眼睛,他仿佛可以用心去观察这个世界。

    由睡睡守监妖身上经捆妖索传下来的感觉很平和,但并没有苏醒的样子。

    林天来口中念念有词,猎盒开始注入能量。突然,由睡睡四耳孔内出一阵”咯咯”笑声,两颗圆滚滚的大眼忽然亮起,对着他眨着眨着。

    “哇,这是什么妖怪啊?”赵火炮大叫,它的长相真是怪异到了极点。

    咯咯的响声转成怪音,好像在说”好痒好痒”,四个耳孔震动不已,两颗大眼闭上,忽地”噗”一声,由四孔里喷出一大沱的绿汁,当空泼了下来。

    林天来及杜天化即时地闪开,但还在收睡液的赵火炮,反应不及,那绿汁已淋上他的身体。

    “阿娘喂,这是什么啊?”又湿又粘又滑,赵火炮全身上上下下像是洒满了狗尿,臭气熏天。

    第六章喔……炮炮,你扎得人家好痛……

    “嘿嘿,这个睡睡守监妖睡了十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