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80节

灵卡猎人_第8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了,这是它累积十年的排泄物。”杜天化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的妈啊!你、你的意思是……同协,你们也太太太过分了,怎不先提醒一下?”赵火炮本来很生气,但随即闭嘴,因为他的猎盒还在工作,它出的捆妖索收清了睡液之后,现在竟然开始吸取那一沱沱的绿粘液。

    赵火炮吓到了,他自己脏没关系,了不起想办法洗洗,但他至爱的猎盒怎可以收了这些——呃,陈年老屎。

    没想到林天来却说:“别急,这些东西都含有极高能量,快收了,别浪费。”

    “说什么啊?爱的话你来收。”赵火炮恼怒地说,恨的是睡睡四耳孔还在继续,而且越后面越稠,看来真恶心。

    杜天化轻摇着扇子,好心地说:“我没算错的话,起码有五千灵力点数,你要不要?”

    赵火炮楞了一下,这些粪有五千灵力?他听林天来说过,一点灵力的行情至少有三万台币以上,最近还一直上涨,只要有意愿卖出,往往不用三两下便被抢光,价格居高不下,比黄金还珍贵。

    这五千点起码也可以卖个一亿五千万,钱谁不爱呢?灵力谁不喜欢了?既然主人大便澡都洗了,那猎盒牺牲一下也是应该咩。

    赵火炮没回答,手上的猎盒便是答案,”吸尘器”快地运作,大睡头上头的、自己身上的、地上的,全让赵火炮的捆妖索给吸得干干净净。

    “呵呵,这真好用哩,比洗澡还快。”赵火炮得意地说着,他现身体不但不脏了,而且还把这段时间以来的汗臭一并清理掉。

    “爽啊!”赵火炮大声地叫。

    “爽啊……”四个睡睡耳孔竟然也出同样的叫声,不禁令人怀疑,里头是不是躲了只回音守监妖。

    睡睡守监妖慢慢地飘动,它醒了,而且快乐得不得了,到处游来游去,而上方的封灵守监妖则是跟着它移来移去。

    叭啦声响起,赵火炮的猎盒吸完了所有的睡液及米田共,自动地阖上,然后冒起大烟。

    “呵呵,看来这下子我了。”赵火炮快乐得不得了。

    “是啊,可爱的炮炮真的了。”铃铛般地笑声给了赵火炮最热切的感觉,那是娇娇的声音啊。

    “娇娇,你还好吗?”赵火炮急忙问,林天来打出四道捆妖索时,他好担心伤了至爱的娇娇哩。

    “嘻嘻,我在这个叫睡睡守监妖的肚子里头很安全,没事。”胡花娇回答。

    巨大的睡头慢慢地变成半透明,真可以看到里头有个人影。

    林天来左思右想:“回音守监妖负责监视囚犯、吸囚守监妖则攻击逃囚、封灵守监妖是运送囚犯、睡睡守监妖关押囚犯。

    “这些妖怪各司其职,看来没什么破绽。但是当时吸囚守监妖曾出警语,说小心放出”三大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三大仙总不会是指胡花娇吧?”

    隔着大睡头,仿佛隔着一层毛玻璃,看不太清胡花娇的长相,咱们赵火炮是紧张的张大眼,深怕眨一下便会错过什么。

    这种感觉便像是网路交友一般,熟得要命却完全没见过面,即将可以看到胡花娇本人了,真不知是何长相哩。

    胡花娇欣喜的语气直呼:“炮炮,快请你的朋友把我拉出来!”

    林天来问:“请问里头的朋友,你的体质是什么属性?”

    胡花娇回答:“我是火性体质。”

    林天来控制捆妖索直入睡睡守监妖的”火红睡睡耳孔”,卷住里头的胡花娇,唰地一声,便将她拉出了!

    “哈哈……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胡花娇由空而降。

    赵火炮仰长脖子,看得猪哥口水直流,因为,他的”阿娜达”级的——辣!

    她是个年约三十的女人,长相中等,但身材一级棒,饱满的胸部、修长的美腿、丰实的翘臀,加上穿着短到臀缘的黑色镂空旗袍,紧贴着诱人的身段,布料少到让人两眼直。

    她的双目是眼角微微向上的丹凤眼,一副要勾死天下男人的模样。

    “你、你是娇娇?”无论在什么方位,赵火炮的眼睛都没离开过胡花娇,两眼都快成了斗鸡眼,他原本以为里头关着的是个小妹妹,没想到是个熟女。

    “嘻嘻……炮炮吗?”胡花娇也打量着赵火炮:“你和你朋友救了我,谢谢噢。”

    “我我……”赵火炮的舌头打结,感觉到口干舌燥。

    胡花娇的眼神只停在赵火炮身上不到五秒钟,马上注视到一旁摇着扇子,无精打采的杜天化,还有收回了猎盒的林天来。

    “炮炮,这位关我三年多的前辈是……”胡花娇只知道这三年内,这老头出现好多次,心想他应该是这个怪地方的主人,当然也是他命封灵守监妖捉自己的。

    胡花娇看得出,他是名人妖者,但并不知其来历,现阶段要活命出去,得先弄清此人的身分及态度。

    赵火炮感到胡花娇很关切杜天化,他也纳闷,一个死人怎么会复活过来反成妖,正想问林天来,但林天来全身虚脱地瘫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杜天化稍稍自我介绍之后,反而问胡花娇:“你也不简单,黑暗系的灵卡猎人。”

    胡花娇脸色一变,她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

    “我有个很怪的习惯,只要犯人有办法自行脱困,离开睡睡守监妖,我便算败了,任君要求,所以说……”杜天化饶有深意地说:“在祝福之地里,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

    胡花娇眼睛亮起,她没料到对方开了张空白支票,不敢置信地问:“杜前辈说的是真的?”

    “我杜天化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轻摇羽扇,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让胡花娇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稳当不少,现在她也不忙提出要求。

    杜天化对这般的美女没什么兴致,何况现在已是人妖者,也不会出现**上的**,他冷冷看了林天来及赵火炮一眼,便往侧边远远走去,对他们接下来想干嘛并无兴趣。

    胡花娇转身向赵火炮问:“炮炮,你朋友不简单,能贯穿睡睡四孔,他应该是四象人吧?”

    说来胡花娇也是不同凡响之人,她被关押这段期间也没白混,早就研究出这怪异的睡睡守监妖的特性。

    睡睡四耳孔位分别代表风、土、水、火,每到天妈判下的刑期一到,祝福之地的黑水精灵便会引用不同的高能量,输入睡睡四耳孔,唤起熟睡的睡睡守监妖。

    而原先胡花娇也只是赌上一把,赵火炮属土性体质,自己是火属,只要阿炮的朋友刚巧拥有水跟风的体质,合三人之力,同时对睡睡四耳孔出高能,也许可以将它唤醒,虽然这还需要一点运气。

    当然现在她更是震惊不已,因为这个叫林天来的竟然可以自己搞定。

    “四象人?什么是四象人啊。”赵火炮弄不懂。

    这时已恢复体力的林天来缓缓站起来。

    赵火炮确定林天来没异状后,兴奋地拉着他过去,介绍起来:“这位是娇娇。”

    “啊……”林天来两眼大吃冰淇淋,这女人风骚的样子,只要是男人很难不心动的。

    胡花娇手伸了过去亲切地打招呼:“谢谢你的帮忙,我叫胡花娇。”

    “你好,我叫林天来。”

    林天来伸手礼貌性地握了一下,一股肥嫩的感觉直冲脑门,实在太诱人了,他的脸和赵火炮一样,都成了红关公。

    林天来没缩手,胡花娇也趁机来回触摸,展露风情,她上上下下盯着林天来看,摇着头说:“看不出来,还真的有四象人啊。”

    “四象人?我听过有象人,没听过四象人。”林天来故作轻松,自己还死握着人家没放,过了好一会儿,才很不好意思地抽回。

    “你不知道自己的体质状况吗?”太奇怪了吧,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属性。

    林天来不太敢看胡花娇,赵火炮插嘴:“我同协好像是属火的吧。”

    胡花娇是老江湖,心想这两人的来历不明,一定是奇人异士,打定主意先和两人套套交情,她运用自己迷倒男人的本事,一手搂着赵火炮,另一手还不停地抚着赵火炮宽厚的肩膀,开心地笑:“赞喔,炮炮,你有练过喔。”

    赵火炮这时男子气慨都出来了,挺直腰杆。

    的确,以他巨大的身躯,真如泰山一般,对胡花娇而言,这种猛男型的对象,比起林天来更具有吸引力。

    她主动勾引赵火炮,还真像头情的母狮子哩。

    林天来呵呵地笑,本来还想看看好戏,干爽两下,但赵火炮猛向他打眼神,只得用极暧昧的语气说话:“我去方便一下,不打扰你们恩爱了。”

    林天来向赵火炮做个鬼脸,还比出个加油的手势,闪到一边去找杜天化。妙的是,不论他走到哪儿,半空中一个大头(睡睡守监妖)及一块大气囊(封灵守监妖)也便跟到哪儿,边走边觉得呕,阿炮运气真好,和美人风流快活,自己却得和死糟老头周旋。

    林天来走到杜天化身边,问:“死老鬼,现在呢,我们要怎么出去?”

    杜天化双手一摊,说:“你朋友正风流快活,何不先等等?”

    林天来远望着赵火炮及胡花娇,这两人抱得紧紧的,好像恨不得有张床可以立刻扑倒。真是恨啊,认识兰妮那么久,还不如人家认识三小时。

    “我敬爱的主子想法有些邪恶,实在不是成大事之人。”杜天化又在哀声叹气。

    林天来瞪了杜天化一眼,说:“老是想要成大事,成什么大事?”他和杜天化实在不对盘。

    “男子汉大丈夫身处乱世,应有所作为,儿女情长只会拖累自己的脚步!”

    “乱世?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林天来的意思是指,包括教他七堂课里的老头,甚至是一直希望他能有好表现的婆婆,及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灵卡高层人物。”人活得好好的,世界和平得很,干嘛没事找事做?”

    “我敬爱的主子,你真是……”杜天化猛摇着头,”朽木不可雕也。”

    “我帮你加一句吧,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林天来自我调侃:“啊,对了,我怎觉得你好像可以反过来控制我?”

    刚才在控制猎盒时,杜天化一直给他指示怎么做,而他也很听话地依言执行,到底是谁才是主子!他倒怀念起阿达里欧及芭雅,那才是忠义的好朋友。

    杜天化轻笑着,微微摇着他的扇子,这死老鬼学起孔明羽扇纶巾的模样,看在林天来眼里却有点不伦不类。

    “你是我的主子没错,只是每个人表达忠义的方式略有不同,你以后要觉得我讨厌,很简单啊!我回‘圣天妈秘境大卡-里便成了。但我想,你总是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吧?”

    林天来想想没办法,现在还得依赖杜天化。

    “对了,我问你,那个胡花娇怎说我是四象人,这是什么东东?”

    “呵呵……”天气又不热,但杜天化手上的扇子却越摇越快,原先一副严肃的态度,现在也慢慢的变得有些诙谐外加点无赖。

    没办法,杜天化用林天来的血而成妖,这算是一种附身妖,他主子的个性倾向,会慢慢地影响他的思维逻辑。

    “我敬爱的主子啊,呵呵……你的权限还没到,所以——不告诉你!”

    林天来气得牙痒痒的。

    “好了,去吧!那对奸夫淫妇要玩,也得出了这个神圣的地方再玩……”杜天化居然走在前头,丝毫没有一个仆人该有的礼节。

    林天来能怎样?打定主意,只要让他离开这个地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整张”圣天妈秘境大卡”给扔了,再看他嚣不嚣张。

    “噢……我的阿娜达,嗯……”

    胡花娇两只手如藤枝般,到处攀着赵火炮的身体,而她惹火的身躯则在赵火炮的怀中滚来滚去,磨磨蹭蹭,搞得赵火炮全身快爆炸了,只气这里是个空旷地,无所遮掩。

    而且,在林天来头顶上空的那个大睡头,它的两颗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直望向这边,正在看着免付费的锁码频道,咱们赵火炮就算是有再大的欲念,也得忍一忍吧。

    更惨的是,远处林天来及杜天化正缓缓地走了过来。

    “娇娇,我们应该可以出去,等出去之后便可以……”赵火炮见过那么多的酒店小姐,还没有一个像胡花娇这么骚的,声音嗲、身材好加上又敢玩,实在是令人难以招架。

    “炮炮,便可以怎样啊?嗯……”胡花娇用手去摩娑赵火炮下巴的胡须根,出呓语呻吟:“喔……扎得人家好痛……”

    迷死人的眼睛勾一下,赵火炮的魂魄都快离体飞出了,真想现在便把她给”就地正法”。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