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89节

灵卡猎人_第8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9: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杜天化所陷害,才会到这里来。”

    林天来及赵火炮互望一眼,杜天化把他们弄下来,看来真的是骗局,而且下来这里没多久,杜天化就不知死到哪里去了,也许这里才是真正的监牢,但杜天化关他们两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林天来心想,唯一庆幸的,杜天化跟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大交情,不然,一定会再生出是非。

    赵火炮在林天来耳边极为小声地说:“同协,你别忘了,你是那死老鬼的主人。”

    “阿炮,只要我们不说,就没人知道。何况,我根本也不想当他的主人。”

    就在这时,三个老人大骂杜天化,在他们的眼中,简直没有比杜天化更为顽劣可恶之人。

    “以前我认识个捕快,他就说杜天化是个大淫贼,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没有不被他奸污的。”那个叫小禄忿忿地说。

    林天来心想,淫贼?杜天化足不出鹿港,而且天妈系的猎板者又禁欲,怎会是淫贼。

    “喔,小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据我所知,他不只对女人有兴趣,听说男人也是照玩不误。”说话的是阿寿。

    林天来又诧异,难道天妈系之所以禁欲,其实是因为喜欢的是男人?

    小禄:“赞!说得赞,杜天化是老少咸宜、男女不拘!”

    大福:“咦,你被他吃过喔?不然怎么会知道他老少咸宜。”

    小禄:“我吐你一口马尿,谁那么倒楣被他吃!不过,我敢肯定他绝对是老的、小的都喜欢。”

    大福:“你又不是杜天化,怎么那般清楚?”

    小禄:“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他那般清楚!”

    大福:“你又不是我,怎知我知你不知他那般清楚。”

    这三个老头,睡了不知多久,现在大梦初醒,难得有机会吵架,单单说个”老少咸宜”也可以吵半天,赵火炮对林天来挤了挤眉,暧昧地笑了笑,好像在说:“杜天化看上你了,同协。”

    林天来真想揍阿炮,他突然有个想法,杜天化会不会回到在他卡堆手里的”圣天妈秘境大卡”了呢?

    他翻开卡堆手,正要检查时,三个老人总算吵完了,改说起别的事。

    “阿寿,你秤看看我们睡多久了?”大福说道。

    阿寿嗯了一声,好像依着大福的指示去办,赵火炮轻拍林天来,小声说:“好怪,睡觉不是都用闹钟来叫醒吗?怎么会用秤的?”

    林天来一时间不知该不该找杜天化,万一他真躲在”圣天妈秘境大卡”里,现在被召唤出来,会不会马上和那三个怪老头起冲突。

    赵火炮还在自言自语:“是说,要是我睡着,三个闹钟也叫不醒。”

    那个阿寿说话了:“总共是一百八十一年又一百二十一天加两个时辰。”

    “啊……”四个人的口中出惊叹声,大福、小禄还有林天来、赵火炮全都哑口无言。

    第三章越看越觉得这三个老囝仔标一定是卖药的

    “没想到我们睡不到两百年,早知道就再多睡一会儿。”大福回话。

    这句话,更让林天来及赵火炮傻眼。莫非,三个老人是妖不是人!但林天来又回头一想,不对啊,杜天化也没多大年纪,他是近期才成妖的,这三个老人又怎么会和他有过节呢?

    “怪了,我们为什么会醒来?”小禄有一点点搞不清楚状况地问。

    林天来心中琢磨,也许是这三个老人被关糊涂了,也许是他们喜爱糊弄吹嘘,也许……不论怎样,也只有跟他们哈啦哈啦,才能问出个所以然,他挥业务本能,打起招呼:“三位令人尊敬的阿伯你们好,我叫林天来,我朋友叫赵火炮,不知道……”

    哪知这句话一出口,马上被打断。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阿伯?拜托,我今年才十八岁耶!”阿寿很生气地叫着。

    赵火炮不知死活地笑了出声,大声地说:“你十八?那我赵火炮不滚回娘胎里噢?”

    阿寿所在的树屋抖动不已,像是整棵大树快要倒下来,接着这个大船舱一阵摇晃,阿寿正要飙。

    突然,大福大声地说了一句话,让所有人全都惊倒。

    “林天来!你、你、你说,你叫林、天、来——”

    原先右边摇得很厉害的大树停了下来,顿时,一片寂静。

    但只有极短的时间,突然一阵更大的震动,三棵大树同时拼命地晃,一声声的”来哥来了”、”天啊,来哥真的来了”、”等了数百年,终于等到了”、”呜”,有人开始哭了起来。

    三个老人很不一致地鬼叫鬼叫,把林天来都弄懵了。

    “是啊,原来是来哥来了,我们才会醒来。”大福啜泣地说着。

    “小禄,你快点看看,我们这一百八十多年间吸的灵气够不够?”阿寿急切催促。

    三人又安静了下来,好像在等着很重要的答案。

    赵火炮不解地问:“同协,你什么时候交了三个老朋友啊?”

    林天来一头雾水,先不谈他们吹说睡了一百多年,光由这声音听起来,起码也有个七、八十了,比过世很久的阿公年纪还大,怎会认识自己咧?而且,也从没听老妈提起过,有这么个亲戚或朋友啊。

    “够了,够了!我们的灵气值过了。”小禄大声地喊。

    刚才还哭成一片的三个老头,一下子情绪大变,嚎哭声没了,转成开心的庆贺,大树还是震动不已,他们竟开始在树屋中唱歌跳舞。

    “咳咳……”林天来刻意地干咳两声。

    大福叫道:“静静,静静,来哥要讲话了。”

    转瞬间,大树不摇了,喧闹声也止了,一片祥和。

    “各位前辈。”林天来不敢再叫阿伯了。

    小禄抢先回答:“喔,来哥千万不要叫前辈,这样子我们受不起。”

    林天来想老人家可能孩子脾气,干脆直说了:“小禄,先告诉我,你们是谁,怎么会认识我林天来?”

    “这喔……”小禄顿了一下,小声地问:“这可以说吗?大福。”

    大福似乎是这老人组的组头,他沉吟道:“我想想喔……”

    老人就是老人,动作慢也就算了,这一想就花了老半天,直到那红水井又呼呼响起,火凤化身的胡花娇又出来闹了,然后又和阿炮互骂了一阵。

    林天来觉得越来越焦虑,火凤化身的胡花娇,一次比一次清晰,这分明是封灵守监妖的能力在衰减之中。

    等火凤再度沉回红水井时,林天来忍不住问:“大福,现在是怎样?”这睡睡守监妖一觉十年,而三个老头子可以一觉百年,如果再让他们睡着,那一堆的谜谁来解开?

    “喔,来哥,不好意思,我的扇子告诉我,我们一切的行动,都得由杜天化那死家伙指挥哩。”

    杜天化,又是杜天化,实在令人费解,林天来对赵火炮摊一摊手,小声地说:“唉,我现在是全无主意了,外头有胡花娇,里头又有这三个怪人。”

    赵火炮对着树屋喊:“三位小弟弟。”

    “有!”三个怪老头同时喊。

    “炮哥真是有够**,请以后多多疼惜我们三个小弟弟。”小禄插了一句,他刚才有听到赵火炮和胡花娇的对骂声,所以让他心生景仰。

    赵火炮呵呵地笑着,第一次被叫”炮哥”,真是爽。他心想先把三人哄出来,再做打算,于是嘻嘻说:“你们出来啊,干嘛老是藏在屋子里。”

    小禄:“藏?我们干嘛要藏,当年我们把杜天化打得落花流水,是他受不了了,才请我们进来这里头作客,了解吗?”

    大福:“小禄,人家炮哥说得没错,他不用‘躲-,而是用‘藏-这个字嘛,他一定知道我们是刻意隐居于此。”

    “是喔,‘藏-不就是‘躲-吗?不然怎么叫躲藏,一样的嘛。”小禄有些不太服气。

    大福及阿寿同声大喊:“当然不一样!”

    三人又为了一字之差吵了起来,林天来灵机一动,大喊一声:“杜天化,你怎现在才来!”

    这句话一喊出去,原本因争论而抖动得很厉害的三棵大树,竟同时停下,噤声无语,甚至那叫阿寿的,还传出打呼的声音,不一会,其他两个老人也跟着打呼。

    “同协,他们又睡着了啊?”

    林天来轻声地答:“假睡的,他们怕杜天化怕死了。”

    赵火炮也真天才,他假装杜天化的声音:“我敬爱的主子,那三个小弟弟醒来了吗?”

    林天来笑了出来,这真是整日以来第一次笑,说道:“死老鬼,他们刚才醒了,但又睡了。”

    “睡了?好大胆,我来了也不起来迎接,看我上去打他们屁股。”

    突然那小禄忍受不住,插了嘴:“杜老爷,你忘了我们被吸囚守监妖封住喔?我们下不去,你也上不来。”

    大福怪叫着:“哇哈哈,对喔,害我假装了老半天,小禄你早点说嘛,反正现在杜老爷也拿我们没办法,这下好了。”

    突然,由四水井中间,那浮在半空长得很像睡头的光球里传出句话:“谁说我没办法上去的!”

    原来,这杜天化不知何时躲到光球睡头里,他由光球的嘴里飘然而出,还是那副悠哉模样,他的这句话让三个老头同时又假睡起来,打呼声还比大的。

    “阿炮,吸囚守监妖在你那里吧?”杜天化一问,打呼声全停了,可以看到三棵树全都微微的抖动,好像大树在害怕。

    林天来心里有些不忍,人家睡得好好的,干嘛要和老人家过不去,何况他对杜天化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向赵火炮挤眉弄眼的,想让阿炮别理会杜天化。

    但赵火炮一条肠子通到底,太复杂的心思他可搞不定,马上回道:“对啊,但是吸囚守监妖受了重伤。”

    “受伤!”三个老人不睡也不抖了,同时大喊,然后”哇哈哈”声不绝于耳,看来他们似乎被吸囚守监妖整怕了。

    杜天化用扇子去敲赵火炮的光头:“笨瓜,我早已帮吸囚治好伤了。”

    “啊……我的天啊。”、”没天良啊……”、”救命喔……”三个老头呼天抢地,听得林天来替他们求情起来。

    “死老鬼,何必跟老人家过不去呢?”

    “来哥……”三个老人感动地痛哭流涕。

    “我敬爱的主子,不拉出来难道我要养他们一辈子喔?一睡百年,再睡千年,他们比睡睡守监妖还狠,一天到晚在这里吸取高能的水灵气,百年精华都吞进肚子里了,现在哭夭个两声,就想骗得别人的同情,门都没有,连窗户也关了。”

    “死王八蛋。”、”江湖大**。”、”杀人越货、奸人妻女、不得好死。”大福、小禄、阿寿抹干眼泪大声咒骂。

    在杜天化催促之下,赵火炮拿出了猎盒,放出了吸囚守监妖,半空中出现一截巨大的木头,用来攻击的年轮开始转动。

    “啊……”老人们哀嚎声不断,林天来现在终于明白,这吸囚守监妖主要是用来对付这三个人,莫非他们便是吸囚守监妖提起过的”三大仙”,那他们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年轮越转越快,林天来知道这个年轮用的是视觉攻击法,年轮的转会带动心跳,最后心跳过剧而亡,灵魂则被年轮中心吸出,在回音廊里,他和冷秋芜等人还真是吃足了苦头。

    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和回音廊又有所不同,年轮中心有道强大的吸力,三棵大树如刮起强烈台风,枝叶全倒向大木头这边,尤其那树屋简直快飞了出来。

    原来,三个老头属妖,妖虽然没有**,不存在”死亡”这回事,但妖一样有视觉,吸囚同样可以控制妖的脉动,最后妖灵还是会被吸入年轮之中。

    杜天化毫不手软,他要阿炮加紧催动吸囚守监妖,突然一张原本粘在大树上,如保鲜膜的东西飞出。

    “封灵守监妖!”林天来惊呼。

    “没错,封灵还有个功能,就是可以封印妖物,三大仙当年便是被吸囚守监妖所俘,然后,在天妈的指示下,我祖师用封灵守监妖将他们胶粘封印。”杜天化解释着,那如保鲜膜的封灵守监妖飞向红色水井口,它百年来的任务已经完成。

    接着,大树及树屋开始变形,吼声不绝,凄厉地让人心伤。

    “死老鬼,别再为难他们了好吗?”林天来不明白,为什么杜天化要如此对待三个老人。

    “我敬爱的主子,现在阿炮在帮助他们回复原形,变身是一种痛苦的事,但也是必须承受的。”

    “杜天化,你给我记住……”吼声之中,大树及树屋不见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