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90节

灵卡猎人_第9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9: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7
    

哪有什么三大仙。



    “哇,人咧?树咧?怎么回事啊?”赵火炮不解地问。

杜天化敲了敲浮在半空中的大木头,说:“就在这里边,你放出他们吧。”

赵火炮在杜天化的指导之下,操作吸囚守监妖,只见原先顺时针旋转的年轮缓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改为逆时针旋转,由年轮的中心倒出了三个老人。

    

三大仙出来了。

眼前站着三个老头,右侧的老头有颗大光头,嘴上无毛,穿着一件粗布衣,露出特别大的肚子,长得有够像弥勒佛,手上还拿着一个扇子。

    

中间的老头则是高高瘦瘦,戴着青色长帽,长得像土地公,手上拿根系着葫芦的拐杖。

    

左侧的老头像足了布袋戏里的老和尚,光头之外,额头微微高隆,好像长了颗大肉瘤,鼻嘴间及下巴有着又长又白的大胡子,穿着袈裟,手上拿着一个青铜秤子。

    

他们似是忘了和杜天化有仇,没和杜天化打交道,倒是嘻皮笑脸又亲昵地对着林天来打招呼。

    



    “来哥,你得替我们做主啊。”

林天来有点哭笑不得,说话的是中间那位土地公爷爷,他应该便是小禄吧。

    



    “是啊,来哥,我们被关得好苦。”三人竟争先恐后的齐向林天来诉苦。

    

杜天化吼了一声:“别再五四三了,你们的任务才刚开始。”

三个老人好像特别怕杜天化,马上惦惦,屁也不敢放一下。

    



    “他们有什么任务啊?”林天来问道。



    “灵气已足,他们必须进入‘圣天妈秘境大卡-之内,修出‘福禄寿三仙大符。”

福、禄、寿,林天来想起某个药品公司的商标,在第四台常看到的广告,什么”福禄寿安脑丸”之类的,越看越觉得这三个老囝仔标一定是卖药的。

    



    “呵呵……”弥勒长相的大福干咳两声,”杜老爷,我们能不能……”

杜天化哼了一声:“别讨价还价,你们刚才不是说我是个作奸犯科的小人?还是什么**掳掠的恶徒。”

长得像老和尚的阿寿连忙说:“哪有?杜老爷听错了,我们是说杜老爷是爱‘做煎饭盒-的好人,呵呵……”

三妖比谁都老,却称杜天化为杜老爷,叫林天来”来哥”,叫赵火炮”炮哥”,之前又说他只有十八岁,为老不尊,因此林天来就抱着看戏的心态,看他们要怎么掰下去。

    



    “对啊,在杜老爷的神机妙算之下,我们才能有这个荣幸为来哥服务哩。”弥勒佛大福咧开大嘴,极其谄媚。

    



    “好了,废话少说,”杜天化有些不耐烦,”你们收拾收拾,准备好了,便可以进去‘圣天妈秘境大卡-里干活。”

三大仙无奈地向林天来挤眉弄眼,林天来耸肩摊手,无可奈何,他当这个主人也没那么好,有时还得受仆人指挥来指挥去。

    

三大仙只得认命辛苦做工,大福拿着扇子猛摇,越摇扇子越变大;小禄则深呼吸,然后往葫芦里拼命吹气;阿寿则由怀里掏出一大堆的古怪秤锤,另一头的秤盘飞起,变得级无敌大,然后自动置放在大扇子之下……



    “他们在干什么啊?”林天来不禁地问。

杜天化紧皱着眉,仔细地盯着阿寿的动作,阿寿正小心翼翼地放上一块级有够大的青铜秤锤,一手小心地移动秤杆,看着上面的刻度。

    



    “停!”阿寿一喊,大福马上停住动作,不再摇扇。

阿寿说道:“嘟嘟好,‘福气量-不多也不少,再多,你吸了百年的灵气也不够用。”

另一旁吹气的小禄,脸红脖子粗,两眼灰溜溜地看着阿寿。

    

接着阿寿收回秤盘,又如法炮制,放在葫芦底下,另一边换上个满满纹饰的怪秤锤,拨着秤线,说道:“再吹,不够。”

辛苦的小禄大力地吸气,猛力往葫芦口吹。

    



    “吹吹吹,你没吃饭喔。”

红筋暴露,怒直峭,那头上的土地公帽被撑得半天高,可怜的小禄好像快断气了,”禄气量”还是不足。

    

大福调侃着说:“没事干嘛扮土地公,学人家拿葫芦,苦了吧?用力!用力!”

三个怪妖忙得不亦乐乎,杜天化也没闲着,向林天来说道:“胡花娇的实力比我原先估量的还要高,想要打败她,主子得花点工夫。”



    “是啊,我的攻击卡能用的都用上了。”林天来说的是那张”英勇的小强们”,连那般恶心的蟑螂都派出场了,但实在不是胡花娇的对手,想起她的死灵祭坛,还真让人毛骨悚然。

    

杜天化转而向赵火炮说道:“阿炮,你的自动防御卡好像不太行。”

赵火炮傻笑抚着大光头,心想不只是铡刀用起来不太顺畅,连菜刀也坏了。

    

杜天化向林天来请示:“主子,我送个礼物给阿炮,以答谢他这段时间的努力,你看如何?”

林天来当然点头叫好。

    



    “这好吗,不太好意思吧。”赵火炮饿鬼装客气。



    “叫你收你就收。”本来很有礼貌的杜天化突然大吼了一声,把众人吓了一大跳,那还在吹气的小禄最惨,岔了气,全身抖,快休克了。

    



    “急救!急救!”大福看没胆的小禄快不行了。

林天来一个箭步过去,想说要不要替这老头人工呼吸,但看他这么丑实在很犹豫!

    

还好,妖的急救和人有所不同,只见大福及阿寿一人一手扯住小禄的两只耳朵,往里头灌气,入耳的仙气运行小禄的妖体一周,再由嘴里吐出。

    

小禄总算慢慢恢复,大福向杜天化抱怨地说:“妖吓妖,吓死妖,没救咧。”

杜天化脸色一沉,瞪了大福一眼,三个老头立刻噤声低头。

    休息片刻,又做起他们古怪的工作。

有的人可以开开玩笑,有的人则不行,杜天化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林天来及赵火炮不得不小心地应对。

    只是心里还是骂了一声:“谁得罪你了,吃炸药喔?”



    “请主子召唤睡睡守监妖。”杜天化不知为何,态度大变,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林天来指着那颗光球,杜天化点点头。

林天来也算不笨,猎盒脱手而出,以冥想意念去控制猎盒,四色光束由猎盒里喷出。

    光束射入光球之内,光球开始跳动得很厉害。

光球才是真正的睡睡守监妖,封灵守监妖收集到的水灵气便输入光球之内,它也是祝福之地的心脏,一可提供天妈隐板的运作能量,二来能维持祝福之地上空的气罩,又可以指挥黑水沟精灵清理祝福之地,它还负责执行天妈大神提出的各项任务。

    

光球慢慢胀大,浮在半空,那亮光则消失了,睡睡守监妖的本尊出现。

    这真是个怪妖,大睡头是外壳,小睡头是内壳,全都为了保护这个祝福之地的运转中心。

    



    “主子,谢谢。”睡睡的眼神会说话。

说起睡睡的来历,它不同于杜天化由人入妖。

    

远在古早古早的时候,便已相当有名气,人称”睡灵”或是”梦神”的古神妖,它主要的能耐在于可以运用各种动物的梦境,然后取梦境里的能量修炼成妖,由于人类的梦境之中或有智慧,久而久之,它的智慧就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好睡,在约一千年前,被天妈大神收入门下,后来寄居在黑水沟大能里头,主掌祝福之地。

    

真诚的眼神表露出它对主人的敬意,不单因为林天来是天妈子弟,更因在睡睡危难之时,主人没有弃己而去,足见他有一颗仁慈善良的心。

    

当然,杜天化清楚睡睡守监妖对林天来的评价,他也重新打量着他的主子,但还是很难说服自己。

    



    “光靠仁慈,没有旺盛的企图心,也是难成大器。”杜天化这么想。



    “哇,真是可爱的小动物咧。”赵火炮真想过去抱抱它。



    “呵呵……炮炮,嗯……”睡睡守监妖居然学起胡花娇的声音,让赵火炮羞得想找洞钻。

    

杜天化正经地说:“外有强敌,要是让胡花娇进来了,那祝福之地将会全毁。睡睡,先让赵火炮练铁龟。”



    “嗯……”睡睡守监妖的四耳出光芒,它解开了船舱及祝福之地间的封印,出指令。

    祝福之地内那些如煤球的怪精灵,开始集结起来,像一朵朵乌云在祝福之地内飘来飘去。

    

它们顶着四个东西,远远而来,再近一些时,便可以看清黑水沟精灵没有手脚,黑球上有两只白色的眼睛,它们以滚动的身体来运送物品。

    

这种精灵非常的脆弱,因此十分畏惧人类,只见它们运来四件物品、送上大平台之后,便急匆匆地往外头滚去,聚成一堆不敢离去,都偷偷地远望着林天来等人。

    

这四件怪东西分别是——一个大龟壳、一块泛着金光的金属块、一颗鼓得大大的风球、还有一块如桌垫般的黑布。

    



    “这个龟壳是名为‘土龟-的万年老龟精,金属则叫‘火裂-的矿妖,风球是‘风之嶂壁-,算是一种独特的风妖,而那块布则是名为‘滵-的黑水怪,这四个精、妖、怪都已是数万年修行,如果把它们合在一起,就可以制成一张强大无比的半自动防御卡。”杜天化说明着。

    



    “啊……妖!”实在看不出来它们是活物,林天来心里老是排斥将妖放入猎盒制成卡片,上苍有好生之德,更何况漠视它们的想法,纯粹当成工具使用。

    

他这个想法不由自主地传导给杜天化,杜天化有些不屑地看了林天来一眼,说道:“主子,你真是宅心仁厚啊……”这句话有点语带讽刺,听在林天来耳中,很不舒服。

    只听杜天化继续说:“不过你不用太过操这个心,这四个妖、精、怪比封灵守监妖还惨,它们完全没有妖魄。”



    “妖魄?”



    “嗯,妖魄便是妖的智慧。一般而言,成妖的种族非常多,也很杂,像我是由人成妖,当然拥有智慧,眼前的福大仙、禄大仙及寿大仙,他们虽是植物妖,但由于是某种食人草成妖,故而吸取了人类的智慧。”



    “吃人!”林天来及赵火炮大惊失色,看了三个老头一眼,真难相信啊,难怪他们刚才化身为一棵大树,原来是植物妖。

    

第四章大肚龟、龟龟龟、他就是龟

三个老头有些不好意思,大福不太服气的抗辩:“都几万年前的事了,那时哪算是人类啊?简直是猿猴咩,我们的妖魄可是修出来的。”

杜天化接着说下去:“植物妖、矿石妖、气妖等等,其实和一般的植物、矿物没有太大的区别,大都完全不具妖魄,所以应该说它们是拥有高能的灵体吧。”

林天来明白,智慧高的如阿达里欧、芭雅、仙姑,以及睡睡守监妖,他们都能运用智慧,清楚地表达及判断,与人类无异。

    

智慧中等的,像海德拉、卡帕奇力、卡卡乌,表现的行为和兽比较接近。

    

还有完全没智慧的,像台蛆等等,和昆虫类反而接近。

而封灵守监妖呢?

    它好像也没有智慧。



    “没错,封灵的妖魄不高。”杜天化继续解释:“台子上这四个妖、精、怪没有妖魄,你今天不取用,别人还是会取用。更何况,将它们重新制卡,如果可以植入死灵,那以人灵取代妖魄,也算是一种功德啊。”

大福在台子旁看了老半天,指指点点,说:“龟精是土、火裂为火、幛壁为风、滵为水,四象合一,哇!这张卡片防御力惊人。”

赵火炮十分欣喜,但又摇摇头说:“《制卡书百科大全》里,好像没有这种卡片啊。”



    “你忘了制卡书吧,制卡术有时要加点创意好吗?”林天来敲了阿炮的头一下,有这样的好东西不用实在可惜,转向杜天化请教:“喂,卡片阿炮要了,该怎么做?”



    “不要喂喂地叫,我说过了,我的外号叫‘隐诸葛。”杜天化宁愿林天来叫他死老鬼,他自从成了人妖者后,自尊心似乎是增强不少,企图心也越强烈,当然,一个人肯为了信仰或是理想牺牲生命,那种决心及毅力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好呗,反正你也算是够‘隐-了,那孔明兄,怎么弄咧?”



    “你用捆妖索帮忙把它们捉入阿炮的猎盒里,不过,要制成这张卡,我粗估得花个一万点灵力,阿炮应该没那么多点数吧?”

林天来倒抽口气,这是什么跟什么?

    一万点耶!赵火炮哪花得起啊,开什么玩笑。



    “如果不加入大量的灵力点数,就太浪费这般好东西了,反正阿炮收的睡液及米田共,也让他赚不少了,用来制这张防御卡刚刚好差个三千点吧。”说到这里,杜天化有点不怀好意的看着眉头越来越皱的林天来,继续说:“你跟他那么麻吉,补点灵力给他,主子应该是连眉头也不皱一下才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