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94节

灵卡猎人_第94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重点部位虽然是稍稍地遮掩住了,但这种半隐半现的**,更引人遐思。

    其实,胡花娇不是因为害羞才想穿衣服,她深怕祝福之地再生火灾,偏偏她又是火系攻击卡为主,在权量轻重之下,以穿上的花瓣衣来当成测试,当花儿被火焚时,她便得克制火系的攻击卡。

    林天来深吸口气,不敢正视胡花娇,但他的行动代表着他的决心,手上卡片一闪,翔鸣再度出现。

    “呵呵……打死不退喔,不错不错,有勇气,姊姊喜欢……嗯?你的攻击卡怪怪的耶,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胡花娇毕竟只是中猎人,对黑暗系魔气的体会尚不深。但短短时日不见,林天来的这张攻击卡威风赫赫,杀气腾腾,她也不敢大意。

    不过,胡花娇对她的黑暗系攻击卡片还是很有信心,若不是林天来有那恶心的蟑螂,她早就把两人给炼了。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害怕虫虫,只是太过突然,否则,她拥有的卡片岂是只有那张死灵祭坛。

    认真说来,如果不是睡睡守监妖那睡睡耳孔的特殊设计,让胡花娇只能由火睡袋攻打睡睡守监妖的话,她早就用黑暗系攻击卡片了。

    林天来不懂这灵卡猎人过招决斗是有礼仪的,按灵卡协会规定,必须先亮出卡片,并等对手一同出招。

    但现在胡花娇还没决定用什么攻击卡时,林天来马上先砍先赢,他没防卫自己,翔鸣的斩洸破魔刃一招”霜绝”,直刺向胡花娇,霜绝可以在短短一分之内使出连续二十七次突击,这一分钟可说是胡花娇出道以来,最辛苦的一分钟。

    然而,林天来忘了现在的兵器是刀不是剑,霜绝连刺虽强,但以刀刺敌实在不是好方法,正当他脑中一闪,想要用原先灵能不足而无法出的招式时,战局立刻大变。

    他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四周出现许多一点都不可爱的洋娃娃,长得和电影里拿着刀的鬼娃一模一样,而且每个鬼娃脸上都刀痕累累、缝线清晰更显凶残,凶恶的眼神狠狠瞪着。

    忽然,嗖地一声急若星火,林天来还没留神,他的腿部已被其中一个鬼娃划上一刀,令人吃惊的是,卡卡乌及防弹衣两张自动防护卡竟然毫无防备。

    他不晓得胡花娇的名堂这么多,竟有办法不知不觉解了对手的自动防御卡。

    剧烈的疼痛顿时令他清醒,意念一起,手上出现一面大金龟化身的盾牌,数十个鬼娃由前后左右奔杀而来,他只能以盾牌辛苦地抵挡,还好这盾不只强大,还能自动搜寻敌人,当刀锋砍在金盾上时,便将那鬼娃远远地震开。

    林天来的莫名其妙之剑状况很糟,散风弹、水吞雷全进入休养;烈火圈、压缩网则需要大量的灵力点数,但所有的灵力点数,全都用来制造这个大金龟,如今翔鸣成了唯一的攻击卡,但它又对上了胡花娇,林天来根本不敢抽回来,心想如果让胡花娇抽身,放出更难对付的魔头,十个自己也挡不住。

    “唉,如果大金龟锋利一点就好了。”林天来苦于现在只能防守,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这些鬼娃五马分尸。

    没想到,他这想法一起,大金龟盾牌突然长出很多尖锐的长刺,林天来惊喜莫名,马上把盾牌当武器用。

    盾牌力道无穷加上锋利无比,刚好一个鬼娃正由空中奋力砍下,林天来情急挥出盾牌,刀光一闪,那个鬼娃和盾牌尖刺交锋,只见一颗头颅飞上天空——鬼娃被断头了!

    林天来心中大喜,这样就不怕胡花娇了,正想要好好运用时,他忽地感到大腿一阵的剧痛。

    原来鬼娃虽被切下了头,但手持小刀的身躯仍斜斜的奔驰而下,散出红红的血花,林天来中奖了!他还没来得及顾看自己的伤势,便看到令人悚然的景象。

    那个没了头的身躯竟再度飞上天,在空中一回旋,持着刀子划了长弧,又往自己杀了过来,空荡荡的脖子上慢慢地长出另一颗鬼娃头!

    而那颗被震飞了老远的鬼娃头居然长出新的身躯,它的手不知怎么的,又握了另一把刀子!

    天啊,鬼娃会再生繁殖,那不就越杀越多了?林天来吓得全身皮皮銼,心想这怎么得了。

    (卡名”妹妹背着洋娃娃”,召唤鬼娃群体攻击,改良版加入飞翔卡及操纵卡,可以控制娃娃的攻击方向,心随意转、任君遨游,是杀人越货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为暗系c级攻击卡,此卡加入胡花娇的血灵,可再生繁殖,杀了一个变为一双。)

    林天来不禁暗暗叫苦,没两下工夫,他身上早已刀伤处处,鲜血淋漓,他也开始感到左支右绌。

    “来哥——”、”同协——”,他听到三大仙及赵火炮的声声呼唤,赵火炮更作势要冲出来,但破洞被封住,冷血的杜天化完全不予理会,赵火炮都快和杜天化打起来了。

    “来哥,别硬斗,快撤回来!”福大仙急叫着。

    林天来当然也知道打不过,但是,当他往后撤时——慢了。

    后路被一个背挂双刀、腰带挂满匕、脸色阴寒、全身冒出寒焰的暴走浪人挡住。

    (卡名”寒焰浪人”,身上有以精钢所制的日本刀两把、经过百次精炼的纯银飞刀九把,当中又加入充满怨念的魂魄,为暗系netbsp;   惨上加惨,猛攻胡花娇的翔鸣也遇上麻烦,现在胡花娇正吹着一支黑色的笛子,翔鸣虽然努力地强攻,可那斩洸破魔刃每到她身旁数尺处便被震了回来。

    (卡名”黑色魔笛”,以三十只阴灵加入一个笛妖所制成,能化出笛音防护罩,非暗系的攻击全数无效,为暗系B级防御卡。)

    “瞬刃雷光!”林天来用上隐藏招式了,翔鸣弹跳而起,斩洸破魔刃划出一弧线,胡花娇再怎么强,也被这凌厉的气势给吓退数步。

    然而,胡花娇中计了,这次劈向她的是虚招,飞跃空中的翔鸣一百八十度大回身,斩洸破魔刃当空而下,闪出一道霹雳,目标竟不是胡花娇,而是挡在林天来退路的那个寒焰浪人!

    斩洸破魔刃威,迅猛之势如狂涛怒浪,连祝福之地的上空都形成V型气场,闪闪的刀芒散了点点黑星,那寒焰浪人未敌先怯,双手架起两把日本刀交叉苦苦地抵挡,却难逃被斩洸破魔刃除妖的命运!

    武士刀轻轻松松地被切开,当场变成两截,更加令人骇异的是,浪人由头至尾被剖成两半,翔鸣这一招扫出了一条通道,林天来当然不可能错过,他知道现在无法对付那些鬼娃,眼下保命要紧,他忍着伤痛血流,死命地逃向破洞之内。

    他还不时回头张望,翔鸣只要一出手,便有无数的鬼娃遭殃,不是拦腰横扫便是四肢与身体分家,但远处的胡花娇却只是在一旁露出微笑。

    林天来知道那是没有用的,鬼娃一个个被分尸,又一个个地再生,这样的攻击只能化解一时的危机。没想到,连那个寒焰浪人也会再生,竟然一化为二,拿着武士刀再度杀将而来。

    在掩护下进入了破洞的林天来连忙召回翔鸣,急命封灵守监妖封住破洞。

    这场算大不大、算小不小的战役,让破洞里的三大仙及赵火炮看得目瞪口呆,外头胡花娇的实力比想象中强太多了。

    林天来全身轻伤十一处、重伤三处,到处都是血,惊魂未定的喘着气。众人连声安慰,尤其是乌压压一片的黑水沟精灵,全都感恩地围绕着林天来,它们虽然不会说话,但由那一滴滴急切的泪花看得出它们那真诚的关怀。

    但冷眼旁观的杜天化却显然毫无同情心,即便是路人甲生此事,也应当心生恻隐,更何况出事的是他的主人。

    这时,小禄由葫芦里拿出一颗黑黝黝的大丹,递给了林天来。

    “呵……”林天来苦笑,自嘲着:“禄大仙,你这个是gmp药厂出来的吗?有卫生署的许可字号吗?”

    “什么……”禄大仙当然不懂。

    “开玩笑的。”林天来一把拿了过来,咕噜一声,把硕大的药丸给吞下去。

    小禄急喊:“那……那不是吃的!”

    “那是外敷的。”小禄傻笑。

    林天来楞了一下,赵火炮语带责备地说:“怎不早说!”

    小禄有点不好意思,说:“那是最最好用的外伤用药。”

    “到底是什么啊?”林天来真是欲哭无泪,这下该不会没被鬼娃砍死,反而因中毒而亡。

    “那个……名叫‘多毛猪血膏。”小禄一说,其他两大仙突然狂笑。

    林天来傻眼了,光是这丹药的名字听起来就很怪,而且三大仙的表情都很暧昧。

    “用、用、用女人的、的……”小禄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口。

    “的什么!”林天来这下真生气了。

    “……的各种毛,头毛、眉毛、鼻毛、腋毛、某个地方的毛,加入……”

    他说到这里时,林天来脸涨成猪肝色,已开始用手去抠喉咙。

    “……加入白猪血、黑猪血、山猪血精心熬炼,一大锅煮成一小锅,一小锅煮成一小碗,一小碗再煮成这一小粒……”

    吐吐吐,林天来一直吐,连胃酸胆汁都吐出来了。

    “本来是要用水化开,敷在伤处的……”

    赵火炮笑到快翻了过去,别人家的猪血糕都是洒香菜,阿来的”猪血膏”洒的是毛。连被他教育中的那个阴魂也趴在地上,怪模怪样的出笑声。

    小禄还很正经地说:“来哥,一百零八位女人的毛加一百零八只猪,才有办法制出一颗‘多毛猪血膏-耶!那得耗我多大工夫啊,要不是你,我还舍不得拿出来耶。”

    林天来哪有空斗嘴,好不容易才把那”多毛猪血膏”给吐了出来,不过这丹早已被胃酸搅糊了,倒也不必再用水去化开。

    小禄不好意思地连忙拿出一些贴布,涂在上头,像狗皮膏药般地帮林天来疗伤,林天来真想哭啊,难道没有医疗卡这类东东吗?

    不过说也神奇,没两下工夫,林天来的伤竟全好了。但留下个”爱吃毛的男人”这绰号不说,日后三不五时还会给赵火炮取笑,更是倒楣。

    “没什么鸟用主人,暗系攻击卡很不好对付吧?”杜天化似乎对林天来的伤势置若罔闻。

    林天来满脸豆花,翔鸣再强也没用,鬼娃越杀越多,那个浪人同样可以一分为二,连胡花娇的防御卡也很邪门。

    大福叹了口气,说道:“难怪杜老爷说需要那串念珠了。”他指着平台上那三十二颗珠子,之前的古朴木质色调全变,现在是黑得亮,也黑得吓人。

    阿寿说道:“依我看,麻烦在于它已是魔珠。”

    林天来原本心想:“连女人毛都吃了,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正要取珠,和胡花娇再拼一场时,却听到阿寿这话,手又缩了回来。

    “魔珠会怎样?”赵火炮好奇地问,而趴在地上的阴魂也想要爬起来看珠子,赵火炮大喝一声:“我有同意你起来吗?”那阴魂又扑倒在地,”没大没小,给你方便当随便。”阿炮喋喋念着。

    “魔珠要认了主人,虽也会忠心不二,但魔力太过强大,我怕会反客为主,试图去改变主人的心智。”阿寿看着杜天化,他不太懂杜天化为什么非要让林天来取这魔珠不可,莫非真没办法对付外头的胡花娇吗?

    杜天化默默不语,看来也没打算解释。

    林天来便僵在那边,外头的胡花娇人不知去哪里了,只见到那个浪人及好多的鬼娃驻守在洞口不远处。

    “喂,死老鬼,别闷不哼声!”林天来总觉得杜天化不太对劲,他开始有点后悔一时冲动回到大睡头里,但又看了看那可爱的睡睡守监妖,不救也不行啊。

    总之,他有被骗的感觉,罪魁祸便是杜天化。

    杜天化一点也不在乎林天来的感受:“主子,想离开这里一定得打败胡花娇,要打败胡花娇一定得破了她的暗系攻击卡。

    “本来她的鬼娃及浪人没什么了不起,但她多了一块很麻烦的石板,所以要破暗系攻击卡只得收了魔珠,以魔珠里的魔力,去限制住胡花娇附植在鬼娃及寒焰浪人里的再生血灵。”

    那块石板名为”血灵再生”,取自己的血注入低阶的妖灵,可以让妖灵再生,是黑蓦系的传系宝贝,但对高阶的妖灵无法使用此石板。

    而鬼娃等便是以该石板为媒介,用胡花娇的血去喂养出来地。也就是说,不限制住胡花娇拥有的血灵再生石板,重生之法便无法破除,而要限制住那块石板,必须魔力比对方还强,也就是黑暗对黑暗硬碰硬的作法,才有可能成功。

    这点连三大仙也是无可奈何,他们却惊奇于胡花娇只是个小小的中猎人,为何会有这块石板,可以让一般卡转为强大的攻击卡。

    当然,他们不清楚,胡花娇是老怪唯一的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