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97节

灵卡猎人_第97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答不出来,此刻对众人而言是忧喜参半,喜的是至少赵火炮还有命回来,表示林天来也有希望活着;忧的是为什么独独见到阿炮,到底阿来去哪了?

    林天来的妈不死心地盯着池子里,众人也提起一颗心紧张地等待,白灵甚至又拿出一根鱼竿,走到另一边期待能再钓出个人。

    然而却是杳然无踪,鱼饵还是一动也不动。

    “阿来,你回来啊。”林妈妈大喊,阿炮带给大伙希望,但也带来了失望,这种不上不下的滋味更是让人难过。

    “一年,呜……快一年了……”毛婆婆忍不住地大声嚎哭:“为什么独独阿来没回来?”

    她一哭,白灵也哭,林天来的妈更是泪流不止,刚才的振奋化为愁肠百转,东方无缺鼻子一酸,也跟着掉下泪来,顺便为他刚被撞落的两颗仅存门牙哀伤不已。

    第九章一级决斗生死场六级中猎人胡花娇V.s.六级下猎人林天来

    林天来是很难回来的,他正陷入空前的大危机。

    虽然翔呜得到了斩洸破魔刃,虽然有了”没人比它厚大金龟”,虽然卡卡乌已补入应有的灵力……

    但是,六级中猎人的实力,可不是下猎人能挡得了的。即使林天来有很好的卡片,但灵能不足限制了攻击范围及强度,反观身为中猎人的胡花娇,必可以将攻击卡挥得淋漓尽致。

    在大睡头外时,胡花娇一心想炼化林天来及赵火炮,才会让奋战不已的”英勇小强”有机可趁,才使林天来逃过一劫。

    但在林天来三出破洞时,其实胡花娇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现在没有任何干扰之下,胡花娇信心满满,在她的心目中林天来就算真的是四象人,就算是实力大增,也不过是蝼蚁一只,只要她轻轻地捺下手指头,便可以把他碎尸万段。

    她心下恨极,脸上反而笑得更是灿烂,但毕竟不敢大意,一出手马上就是杀招,只见熊熊大火急喷而出,眼前所见尽是各式各样的火鸟,三只巨大的火凤分由各角度口吐烈焰,有着尖喙的火鹰俯冲而下,多如蝗虫的火鸦几乎遮蔽了整个决斗场,更难防的还有迅如子弹的火雀东奔西窜。

    林天来只有一招,那便是以大金龟辛苦地抵御,但挡得了火凤烈焰,却还得提防随时突袭的火鹰,鹰与龟一次次的碰撞,都让林天来感到全身快爆开了。

    这次他终于见识到火凤朝凰的可怕实力,在胡花娇一声号令之下,鸦由空而下、雀由前而后,经纬交错密如织线。

    很不幸,现在林天来所有的灵力全部贯入攻击及防御卡片,以致无法启动”风象牌风驰电掣慢跑鞋”,只得拿着大金龟上下左右乱挡一通。

    火的力量无孔不入,火一上身,带来的惊吓反而让他脑子清醒许多——手上的大金龟既是四象之物,由风障、火裂、水泌、土龟四妖所成,必然可挡四象攻击!

    他意念一起,大金龟马上随之幻变,”水泌妖”的原形出现,一条蓝色龙形模样的怪物飞舞翻腾,在空中一化为四,四道湍急大水由林天来上、下、左、右分袭而去,遇鸦灭鸦、逢雀屠雀,那些凌空而下的群鹰触及大火,越往下身躯越小。

    林天来也是聪明,此时见机不可失,立刻将猎盒一开,顺势将十多只减了威力的火鹰给捕入其中,他现这些火鹰饱含不少灵气,他快地**猎盒及pda,将灵气转成灵力点数。

    生这些事都只在转瞬间,胡花娇一看到大水便知糟糕,她虽知林天来属四象体质,但由外观上看,金龟属土,怎么说也不可能转成水属,就算有水属的隐藏功能,以一般的下猎人,要如此完全的把土属防御转成水属防御是不可能做到的!

    她生性多疑,脑中闪出好多个念头,莫非是中了杜天化的诡计,而林天来六级下猎人的身分有问题?她只有一个动作,那便是急收回火系的卡片,马上换招。

    满天火焰在顷刻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风飒飒,裹覆在森冷气息中的胡花娇,已完全没有轻敌之心、脸上的笑容也早已冰寒。

    她手上铃铛的声响,声声刺耳,自她身后那中等死灵祭坛里,死灵大魔慢慢地由骷髅堆中爬起,不甚灵活的伸展着早已腐烂的肢体,活像被埋在地底许久,还没化干净的死尸,流着脓液且分辨不清的五官,空洞而巨大的眼窟,说有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它双手一交叉,往空中一挥舞,林天来一震,全身痉孪抽搐,肌肉急遁收缩,面颊如同颜面神经麻痹完全没有知觉。

    他觉得那铃声像是催命符,声声刺向脑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连带的所有的卡片几乎等同无效,甚至耳朵里只听到胡花娇的声音响起。

    “林天来,你姊姊我心情越来越不好,这次如果还能让你逃出鬼门关,姊姊我干脆蒙着脸别见人了……哼,让你瞧瞧扯魂铃的厉害!”一级决斗是打到死的,所有卡片都能使用,胡花娇亮出这个”扯魂铃”连杜天化也没见过。

    “叽叽——”这铃铛真是难听,仿佛三更半夜里有个女高音在练嗓子,一声比一声高,真是要命。

    (卡名”扯魂铃”,是收集一百零八位女高音的嗓子、一百零八副高音喇叭、一百零八只金嗓音蛙、一百零八只锥妖以及一百零八只铃铛妖混制而成。闻者眼不聪、目不明,很快便会七孔流血而亡,这是暗系B级攻击卡,音波特殊攻击,一般防御卡及自动防御卡无效。)

    大金龟变招,水泌妖消失化为一阵阵气墙,这是”风之嶂壁”,卡卡乌也现身保护,然而两张防御卡只挡下了三十%的音波攻击,剩下七十%的尖叫声,如同魔音穿脑、指甲刮玻璃,林天来全身的骨头吱吱作响,眼珠子几乎快脱眶而出,脑门像是被人用锥子钉打着,痛得快爆掉。

    他尝到嘴里咸咸湿湿的,竟然流鼻血了,还没来得及抹去,接着眼睛、耳朵也开始渗出血来,整个头几乎要炸开。

    越是危难之际,林天来反而越是清楚,痛楚使得他打起精神,产生强大企图心。

    有时,他会有个错觉,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倾向,兰妮打他、骂他,他居然还能乐在其中,享受打是情、骂是爱的情趣。而现在受到如此的欺凌,他那思绪不仅条理不紊,还有些享受”痛”的感觉。

    人的魂魄脱体而出是很难受的,这也是死亡最令人骇惧的地方。而这个过程正慢慢地出现,林天来看到那死灵大魔架着一个大的铃铛,已到达他的头顶,那两只枯搞的手缓缓地伸出,直向林天来的命门而来。

    在大睡头外,杜天化曾解释过,死灵大魔没有攻击力,但有很强的辅助攻击效果,也就是说,死灵大魔正在放大扯魂铃的杀伤力。

    中等死灵祭坛的阴魂们飘散在死灵大魔的四周,有老掉牙的灵魂,也有小小的婴灵,不过全都是少鼻子、缺胳臂、欠条腿的样貌,它们是死灵大魔的能量来源,也是当时血灵的奉祭者。死灵大魔要动辅助攻势时,便会吞食着这些残缺不全的魂魄。

    这些阴魂真是惨惨惨,林天来稍稍庆幸,自己当时没被她以血灵之法收入祭坛之内,如此惨状更是增加他顽强的意志。

    死灵大魔的手努力地招啊招,巨大的铃铛一声巨响,那大金龟化成的气场完全消失,大金龟被破,耗尽灵力缩回了卡片。

    林天来脑子里闪过好多念头,音波无影无形,用翔呜的斩洸破魔刃一刀能劈了对方吗?恐怕死灵大魔还没翘辫子、铃铛还没毁去,自己会先没命。

    “叽叽——”女高音的声音实在有够尖锐,第二响,连卡卡乌也没用了,缩回卡片,林天来脑子刺痛得无法忍受,但心中却一直琢磨:“莫名其妙之剑灵力耗尽无法使用,况且四象之物了不起和大金龟一样,也是挡不了太久。”

    他看到死灵大魔露出狰狞扭曲的笑容,斜掉的脸颊一边高一边低,更显得难看,它欣喜地招着手,即将要出第三声铃铛。

    “我会死在这里吗?不!”林天来忽然有个念头,杜天化临战前所说的”他的话字字珠巩”,这是提醒吗?连大福也附和,说要记得七爷八爷,那莫非是指杜天化说过的那句话——以魔制魔!

    林天来恍然大悟,顷刻间三十二念珠串卡已在手上,就在铃铛响起的同时,黑黝黝的念珠已抛了出去!

    音波攻击真是要命,痛,痛到不行,痛到快疯了!林天来不知道自己现在满面血污、五官扭曲,样貌十分恐怖,他捂着头紧咬牙关,浑身抽搐。

    忽然,痛楚停了,林天来赫然现自己可以看到自己!

    “我还是死了。”心里一阵悲哀,那肉身完好无缺地躺在地上,音波攻击的好处是可以留个全尸吧。

    他以极慢的度,缓缓地飘浮而上,丑陋的死灵大魔正在向他招手,没有血灵祭坛的情况下,林天来有拒绝死灵大魔的权力,即便是成为游魂饿鬼,他也不愿沦为死灵大魔的点心。

    死灵大魔气急败坏地指挥阴魂前来捉他,林天来正想要跑,突然他听见死灵大魔怒吼了一声,原来它的身上多了条锁链!

    那是范、谢将军的锁链!

    而且,眼前多了一个身穿蓝衣的古代装扮人物,这……这人依稀有印象,是八家将里的文判官,他右手拿毛笔,左手拿生死簿,不言不语,只有毛笔一挥,林天来魂魄便不由自主地往自己的肉身上飘。

    林天来魂回肉身了,他生死簿没留名,命不该绝。现场瞬息万变,他才刚爬起来,突然背部一阵的剧痛,口中一呕,鲜血狂吐而出,转头一看,一根大骨头像回力镖一般扬长高飞,转了一圈,又往自己这边打来。

    他还来不及看死灵大魔和扯魂铃的状况,马上又面临另一个危机。然而,这种的攻击比起音波要好应付多了,手上一扬,以最快的度,将刚才补得的灵力点数全给了大金龟,就在操作之时,后背大痛,林天来扑倒在地,他又挨了一记,这根骨头还真呛,好强。

    (卡名”回力骨棒”,暗系d级攻击卡片,用十一万副的死人骨头慢慢地精炼粹取,浓缩成一根骨棒,k人的好工具,也可以用来按摩、打小孩。)

    “咚!”一声大震,在半空绕了一圈的回力骨棒,刚好敲打在大金龟壳上,林天来辛苦是有代价的,大金龟燃烧掉微薄的灵力,和回力骨棒两败俱伤,大金龟再度缩回卡里,而回力骨棒则出现裂痕,退出战场。

    直到现在,林天来才有余力抬头察看四周,才现死灵大魔、扯魂铃怎全都不见,半空中只有飘浮着那三十二颗的念珠,但此时念珠的颜色呈暗灰色,色泽不佳,好像经历了什么创伤。

    远处胡花娇怒容满面,在她身后一样是那座中等死灵祭坛,不过少了那可怕的死灵大魔,连原先到处乱飞的阴魂也不复存在。

    林天来懂了,死灵大魔及扯魂铃、甚至那些阴魂全都被念珠给吞了!

    不管如何,念珠都救了他一命,原先对念珠很不能认同的心情也大变,他连忙将念珠收回卡里,若能平安度过这局,他必定要好好谢谢杜天化,并请他看看变了色的念珠是否无恙。

    “杜天化,你太狠了,收我的死灵大魔……”胡花娇现上了大当,一口气损了两张她最重要的卡片,现在跟倾家荡产毫无两样。

    原先美丽的容颜衰老好多,身上虽仍有赤炼火环所绕成的花瓣衣,半遮半掩,但现在畏缩的样子,也引不起男人的兴致。

    因惊讶愤怒与不甘心情绪纷杂的女人,拿着黑色魔笛的手微微地颤抖。

    林天来伸手抹去脸上的血渍,感叹不已,”贪”这个字实在是会蒙蔽理智,眼前的胡花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果那时她不动中等死灵祭坛,安然地离开这里,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再仔细想想,不就因为贪才让她侵入黑水沟大能吗?不就是因为贪才让她尝到数年牢狱之灾的吗?现在又因为贪,让她失去了一切。

    想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这是一级决斗生死场,杀了胡花娇可以得到她所有的一切,包含中等死灵祭坛、火凤朝凰等卡片,甚至是那块神秘的”血灵再生石板”,那是黑蓦系的传系之宝啊!

    杀了她!杀了她!杀杀杀……

    他不知不觉已祭出了翔呜,着了魔的翔呜更能表露出主人疯狂邪恶的念头,斩洸破魔刃已出,闪如雷、快如风,俄顷间已劈向胡花娇,她冷哼一声,手中黑色魔笛响起。

    然而,现在的翔呜已经不是原先的翔呜,得到魔气的斩洸破魔刃也不是原先的破剑,黑色魔笛的音波防御罩面临最大的危机。

    斩洸破魔刃原先那森森白光变色成了又黑又亮的怪刀,而翔呜的双眼红得吓人,仿佛快滴下血来。

    说时迟那时快,无情的利刃一刀切开音波罩,笛音变了声——哑了!

    退退退,胡花娇连退数十步,她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