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104节

灵卡猎人_第104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7
?”

    林天来不舍地轻抚兰妮的脸庞。

    “阿来,对不起……”

    兰妮低着头,像犯错的小孩。

    “因为父亲把风象分会的兴衰,全都加在我的肩上……”

    “这我知道。”

    “不,你失踪了一年,而这一年内生太多事了。”

    “我听小琪说过,你待在南极修炼,对吧?”

    “我是在南极,但……克利斯也去了,他在修炼区外等了我一年。”

    ……

    林天来感觉心脏一阵绞痛,情敌守候着自己的爱人,又酸又涩又妒的滋味上心头,让人好不难受。

    “阿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兰妮无助自语。

    林天来深深长叹,伸手将兰妮再次拥进怀里,他觉得如果不紧紧抱住,爱人便会永远离他而去。

    兰妮轻轻地挣扎,逃不开林天来强大的臂膀。

    她的男人变了,变得不似以往可以随意欺凌的小宠物,现在成了赖在自己身上很不安分的大狼犬。

    男人的气息令她感到晕眩,有力的臂弯彷佛是她危险时的避风港,高灼的野性目光几乎将她融化,和自己迷蒙的眼神交闪出阵阵电波火花,让她心跳加差点就要窒息。

    就在两唇相触之时,她惊醒了。

    “阿来,我答应过父亲,不可以的……”

    兰妮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推开林天来,父亲巨大的身影时刻出现,不是她有办法抗拒的。

    当兰妮要求和林天来独处时,毕许原本是反对的,但他也了解女儿是不能用强逼的手段,那将适得其反,最后只得同意,但也开出个条件,便是不能和林天来过度亲热。

    这代表拒绝吗?

    林天来满腔热血降入冰点,他多么希望能和爱人温存,多么渴望心灵及**上同受爱情的滋润。

    兰妮没给他进一步的机会,只是鼓励叮咛道:“阿来,不要想太多,虽然我不知道你失踪这一年有什么际遇,但克利斯是很强的。

    “你要静心,决斗在即千万不要分心了,趁有限的时间,多在模拟屋里练习,尽量做到人卡合一,你要是真能胜出,我们才能没有阻碍地在一起啊。”

    我一定要打败克利斯!

    林天来心里一再地吶喊,握紧拳头,下定决心!来吧,不是让我上了天堂,便是将我逐入那阴暗深沉的地狱。

    第三章二级决斗较量场三级中猎人克利斯Vs.六级下猎人林天来

    所有分析师都错了!

    这场决斗不是三十分结束,也没在一个小时之内分出胜负。

    小巴哈颤抖着身子,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从开打以来已花了快两个钟头,克利斯及林天来连动也没动。

    就那样停在半空中。

    大雪纷纷,开始是覆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穿上白白的雪衣。

    久而久之,竟然将他们裹成一个大雪人,在玉山之巅的南北两侧半空,遥遥飘浮着两团白球,景象诡异到了极点。

    在排云山庄里的观战者现在是闹哄哄的,众人几乎全都在赌盘下注了,比试时间是其中的一种赌法,六成的人押注比试时间在半小时至一小时结束,三成的人投注半小时内,只有一成的人赌比试会过一小时。

    全世界八成的灵卡猎人聚集在各地赌坊,正在盯着同步转播,现在也是一片哗然,不少人已经开始鼓噪。

    如果决斗者不是光明王子,或许众人会集结向多芬克利斯先生讨个公道,这简直是利用决斗为幌子,坑杀众多散户嘛。

    在哀鸿遍野的气氛下,多芬克利斯及毛婆婆也不得不为此状况讨论起来,纵使他们的立场是敌对的。

    “不如择日再战!”毛婆婆弄不清楚生什么事,她只是一心想要保护林天来。

    这话一出口,抚慰了不少下注者的心灵,但那是不可能的。

    多芬克利斯虽也有同感,但他摇摇头说:“灵卡协会里的比斗条约说得很清楚,只有主审才有权力让比赛暂停或是延期。”

    “简单嘛,和小巴哈商量一下。”毛婆婆说道。

    一名格斗分析师哭丧着脸,插了嘴:“封了印的决斗场,只有里头可以透过观战器送出来讯息,没人可以把外头的意见送进去。”这项规定主要是不让主审受到外界干扰。

    毛婆婆双手一摊,正想说难不成让三个人冻死在里头,她一边是担心林天来的那双鞋,它除了有时间限制之外,这两小时里又花掉了不少灵力点数。

    阿来从黑水沟大能出来后,所有的灵力点数归零,她暂时转了五千点给他,这要是一直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突然之间,那观战器上传来轰轰大响,两人已经开战——

    两边的大雪人并没有融解,反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北侧的克利斯雪团,光芒熠熠,每一片雪花都镀上一层金光,仔细一看,那上头浮出密密麻麻的咒文,若有经历过天妈秘境的灵卡猎人,必可以现,那是圣光女神衣服上纹雕的咒文!

    而林天来这边的雪团却黑得亮,隐隐有着一丝丝魔气!

    呼呼风响,两边雪团同时爆开,满天乱窜,金色雪块与黑色雪块如箭一般,分由玉山南北两侧急射向对方,在玉山顶上相互碰撞,瞬间汽化成阵阵烟尘,在整个封印场子里头布上了一层金、黑交杂的怪雾。

    当雾气消散,现出两人身影,还是一样的动作,互盯着对方。林天来闪出沉隐犀利的目光,如鹰遨翔万里,一旦锁定猎物将一鸣惊人。而克利斯杀气环身,如猎豹全身蓄劲,随时会爆全身能量扑杀对手。

    与之前景象稍有不同的,克利斯身前多了一颗圣光女神手上的水晶球,而林天来这头则浮着一串黑得亮的念珠。

    百分之一百的光系圣光女神,即将对上百分之一百闇系的三十二念珠串!

    凝重的气氛透出强烈的肃杀之气。

    所有人都清楚这种局面难得一见,二级决斗较量场上却有着生死场的气息,吵杂的赌客们不约而同闭上嘴、分析师们看不懂、记者们也忘了手上的笔,恐怖的宁静让纷乱的观战者静默,交战双方的亲友更是紧张万分。

    动了!但动的不是克利斯及林天来,也不是水晶球及念魔珠,动的是那满天满地的大雪,水晶球、念魔珠看似什么都没做,却滚起一阵凌厉大风,切入玉山南北两侧山谷,翻腾而出,将铺在谷地里的整片白雪铲起,直冲向半空。

    封印场子里,空中在降雪,底部却又被吸起,形成了一大团的雪花对流,把整个玉山顶上裹在其中,蒙蔽了小巴哈的视线,而透过观战器监看着的众人更是目瞪口呆。

    只是一眨眼,玉上顶上爆出一道金黑互绞的光束,直冲云霄,强大的热力融解了所有雪花,克利斯及林天来出招了!

    圣光女神与念珠串碰撞交锋,让克利斯及林天来身影剧晃,林天来那三十二颗念魔珠,里头神秘猎板者的魔力虽是惊人,但毕竟林天来体质中,闇属性几近于零,根本不能为他的攻击卡加分。

    决战之际,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战局的天平马上微微倾斜,大光束上金色光芒强压黑气。

    没留下喘息时间,咒术子弹和翔鸣手上那斩洸破魔刃刀锋同时出招,又是光与闇的对决。

    这一次还是克利斯比较勇猛,漫天的咒术子弹,突破了斩洸破魔刃的层层刀锋攻到林天来跟前,林天来的防御卡上场了,大金龟化为一只大盾,子弹钉打在大盾之上,散出阵阵火花。

    相反的,斩洸破魔刃却丝毫攻不入那密密麻麻的咒术子弹群,克利斯连防御卡也没用上,虽是如此,他也心惊不已,士别三日,林天来进步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本来他以为用上圣光女神便可以搞定一切,没料到才一出手,圣光女神便被那怪异的三十二念珠串卡给缠上。

    虽然圣光女神金光强压念珠串卡黑气,表面上自己压得住对手,但是,圣光女神的咒力已送到极大值,竟还绞化不了念魔珠,隐隐可见,黑气之中还有若干的链条,如藤般死死地缠绕在圣光女神身上。

    想到那张只能表露自己身分等级却不能用的星战卡,一时的托大让克利斯略微懊悔,如果此时再有一张适合好用的攻击卡,应该可以很快的结束战局。

    克利斯的心惊只是短暂的,毕竟他是心高气傲之人,也许这黑气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吧。

    克利斯的高傲也不是没道理,毕竟他的对手已是左支右绌,大金龟虽是好用,但克利斯的咒术子弹却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林天来是没本钱打消耗战的,论财力、论灵力点数,谁能与富甲一方的光明王子相提并论,一动念,林天来主意已定——第三张的攻击卡,过了休养期,蓄势既久的”莫名其妙之剑”已握在手上。

    主审小巴哈从没这么灰头土脸过,原先是雪花片片,但决斗场内金黑交缠爆出极高的热力直冲霄汉,大雪变成大雨。

    原先他还悠哉地祭起”庇水板卡”,让自己不受风霜之苦,但决斗一开打便激烈异常,那金黑光束不时出强大且具有杀伤力的光芒,让小巴哈不得不用上防御卡。

    “这哪里是中猎人、下猎人的对决?”

    小巴哈又惊又惧,因为比斗双方的等级不高,他这主审也准备不多,现在要倒大楣了。

    以他的实力,挡下这些恼人的杀人光问题不大,但稍一不留神,却让庇水板卡成了今天战场上第一张爆掉的卡片,现在小巴哈被淋成落汤鸡,一点都没了主审的威势及前辈高人的风范。

    被战局所震慑的,当然不只小巴哈,观战者不论阶级、不论职业,全都静悄悄的,尤其是毛婆婆、兰妮等人,更是紧张到脸色白。“这下子大家要亏死了……”a分析师打破了沉默,赌比试时间长短只是开胃菜,谁胜谁负才是大餐。

    “赌坊上开出的赔率是克利斯1赔o.5,而林天来高达1赔15,时间差上一点倒还赔得起,但千万不要让林天来赢啊,不然大家就要输到脱裤子了!”B分析师哭丧着脸,他押了375o点灵力,那是他的全副身家财产。

    由于从约战到决战间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猎人日报又将新闻放在八卦版面,古今中外八卦新闻人人都爱,这场决斗几乎成了所有的灵卡猎人的目光焦点,于是赌局一开,人人都加入。

    据统计,参赌的灵卡猎人高达万名之多,而赌资总额竟冲破近十年来的记录,高达上亿的灵力点数。

    所以透过观战器的转播,不只是排云山庄,联机的单位还特别多。

    近有韩国济州岛灵卡协会”东北亚赌坊”、澳门”东亚赌坊”,远至拉斯韦加斯”协会第一赌坊”、欧洲法兰克福的”协会第三堵坊”,每个赌坊里都聚集了无数的灵卡猎人,彷佛成了全民运动。

    “哇……赞!”战局再变,引起欢声雷动。

    圣光女神的水晶球大闪,沛然之气直冲向念魔珠,打得念珠串出的黑气一闪一灭,同时,大金龟被咒术子弹打得到处穿洞,空中的林天来越战越退,他已退至最后一步,当卡卡乌风墙一出现,克利斯的精神为之一振,大喝一声:“屠魔!”

    观战器上出现了林天来的自动防御卡,这表示,林天来已经是穷途末路。

    克利斯果然好样的,一个愣子怎能跟王子比。

    毛婆婆、东方无缺、兰妮等人一颗心像是紧紧攒捏在手上,尤其是毛婆婆,她对卡卡乌最为清楚,这个自动防御卡虽好,但和真正的高手对上时,是很难防得了的。

    何况,她看得出大金龟比卡卡乌还强,如果连大金龟也挡不了咒术子弹,那卡卡乌铁完了,她悲观地想着。

    战场上的林天来凝神以对,正准备加足卡卡乌的防御,但大家都被骗了!

    咒术子弹突然攻向三十二念珠串,克利斯要一举先解决掉那缠斗不休又恼人的念魔珠。

    当然这个举动暂时保住了卡卡乌,而且翔鸣的斩洸破魔刃也在没有咒术子弹的阻挡下,一刀直劈向克利斯。

    克利斯的防御卡上场,光盾挡了一下,强大的压力让克利斯的嘴角流下了血,但他竟然笑了……

    笑得好诡异。

    他的另一张防御卡片——光明守护天使出现。

    天使手上拿着一支仙女棒,闪出点点星光,就结晶在光盾之上,令林天来难以置信的,光盾上的结晶彷佛有股吸力,斩洸破魔刃击打在光盾,竟死死黏在上头,只见无数的电流正点点滴滴地被光盾吸收转化!

    “你败了!”克利斯大声地说,只要再这么下去,翔鸣及三十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