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110节

灵卡猎人_第11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1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7
    

林天来暗自惊惧,当时一直以为风灵大会那个蒙面人若不是毕许派的,便是克利斯的手下,如今想来,完全不是这个样,他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林天来一直盯着那开口的白衣人看,那人似也感受到林天来的狐疑,但那人不仅凶残,而且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根本没有任何空间让林天来想太多,在他的号令之下,五名的白衣人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奉撒旦之名召唤那丧门之钟,取克利斯及林天来之命,急急瞬而成!”

当!

    当!当!钟声大响,原本的借刀杀人计只得放弃了,这钟响必定会暴露一些事,但白衣人们已经无法不用上如此手段。

    

在玉山的另一头,玉山南峰之南、荖浓溪的上游遍布着蛛网,结成一个怪阵,众人无论用什么武器,都无法穿透那又厚又重如钢丝般的网子,而小巴哈及怯斯易并没有实时出现。

    

突然,山风中一声悠远的钟响让所有人都暂停了动作。



    “不好,我们中计了,快!”

多芬克利斯立刻惊觉有异,他用上”飞行光”卡,急冲向玉山顶,这种卡片等级又比林天来的快跑鞋高上好几阶,度快又安全,但不是有钱人可用不起的,因为每一秒需要花费十点灵力。

    

现在各家飞行卡各别出炉,救人如救火,至于灵力的损失以后再计较,功力深浅在空中马上分晓,不行的,只得用登山鞋卡在下头急急追赶。

    

原本的仇敌现在变成同一阵线,哪知钟声越来越响亮,等级较低的灵卡猎人,纷纷由空中坠落,只有中猎人以上实力的还可以勉力前行,然而钟声的杀伤力却越来越强,无影无形的音波袭击着每个人的自动防御卡,众人皆感飞行困难,如身在狂风暴雨之中。

    

多芬克利斯心惊不已,连他这般资历也看不出对手用的是什么卡片或石板,他着急地用上一张”光明无上”卡,闪动着强大光芒直破钟响而行,他现钟响中隐隐有着阴魂戾气,这是黑暗系的作品!

    管不了太多了,他知道慢一分,他的儿子性命便危险一分。



    “连我都不容易抵挡,阿来怎么办?”

毛婆婆也是骇惧莫名,她知道越是向前越是凶险,而阿来所在之处必是最危险的地方,她顾不了许多了,一块”天仙散花”石板祭出,只见半空中花瓣纷飞,形成花瓣流,这种怪宝物有着强大的拉力。

    



    “众人将飞行卡置放在花瓣之上,随我来!”毛婆婆知道遇上强敌了,丝毫不敢大意。

    

如此,”光明无上”在前开路,”天仙散花”当成协助众人飞行的工具,众人顷刻间已临玉山北侧的八通关草原,就在他们即将到达林天来及克利斯所困的地点时,众人无不磨拳擦掌,最强大的攻击卡片全都握在了手上,然而——

就在要翻过山头,钟响的压力到了最高点时,却突然戛然而止!

    

钟声停了!

那突然消失的音波,让出”光明无上卡”的多芬克利斯,及出”天仙散花卡”的毛婆婆全身快散了,但他们没有在意身体上的创伤,惊恐骇惧正侵蚀他们的心灵,他们着急的放声呼喊着——



    “狄耳!”



    “阿来!”

两个可怜的孩子难道就这样命丧八通关草原之上吗?

    

所有人全都奋不顾身地冲上那最后的棱线。

第七章丧门之钟,催命的鬼钟声



    “杀了他……”



    “杀了眼前这人便可以得到兰妮!杀了他……”

回荡在耳际的声音,催唤得越来越大声,林天来不断摇晃着头,却怎样都摆脱不了这声音。

    

他盯着地上昏迷不醒、毫无反抗能力的情敌,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只要轻轻地往他的脖子上一划,便可以顺心所愿。

    

之前,约战克利斯时,愿以第一级决斗生死场,图的不就是这个吗?

    



    “你败了,你就必须退出。



    “你败了,你就必须死。”



    “我赢了,兰妮是我的。



    “我赢了,巨剑、石板我都要收为己有。”

林天来眼睛布满血丝,神情凝滞,双手紧握克利斯那把巨剑,就在心魔已成,巨剑高举之时,突然”叮——”的一声,手上的巨剑出清脆响声,仿佛触及高压电流,巨剑脱手而出,在半空绕了个弧圈,直生生地插在克利斯身旁,似是忠谨地顾守着它的主人。

    

林天来红着眼,斜着头,直望着剑,他的脑子里全是空白,像是白痴般地走向巨剑,慢慢地伸出手,想要重新取剑。

    



    “你这个无耻之徒,住手!”

一道强光由山脊远处直劈向林天来,险险险,一朵怪异的大红花,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林天来身边,光束击打在花朵上,瞬时一阵花瓣纷飞,洒下美丽的花瓣雨。

    

虽然光束消失,但一阵强大的压力,还是让林天来连退数十步,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把剑好遥远,他脑子里很单纯的只有这种感觉。

当压力解除,再度开眼时,巨剑旁多了一个人——光明分会会长多芬克利斯。

    



    “狄耳、狄耳……”

爱子心切的他,看着狠狈不堪的儿子,万分心焦,他的儿子伤得很重,眼、耳、鼻、口七孔流血,身上处处淤青,昏迷不醒。

    



    “阿来,你没事吧?”

出手挡下多芬克利斯攻击的自然是毛婆婆,此刻她已赶至林天来身旁,紧张地看着林天来。

    

后头的人跟上了,光明分会数十人围在克利斯身旁警戒着,只有毛婆婆、田子房、东方无缺、冷秋芜及赵火炮寥寥五人关切着林天来。

    

风象分会的人也已赶到,兰妮正想上前,毕许先生却一手阻住,冷冷地说:“决斗尚未分晓,我们要保持中立。”

多芬克利斯将照料儿子的事交给了左右,而走向了林天来。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多芬克利斯语中带看杀气。

林天来似乎没有见到眼前怒气腾腾的光明会长,一双眼神空洞的和多芬克利斯对望却没有交集。

    



    “拥有强大魔力的钟声和你有什么关联?”多芬克利斯出第二问。

毛婆婆将林天来拉到身后,大声说:“喂,这是公平比试,是非曲直,好歹也等找到小巴哈再作争论。”

突然,远处有人大喊:“找到了,找到巴哈先生了!”

几名中猎人由玉山顶上狂奔而下,他们奉命留守在那诡异的天蛛万网大阵,现在随同若干记者及格斗分析师赶到现场。

    

他们在天蛛万网大阵附近现了小巴哈及怯斯易,找到的却是一具尸体,及口中念念有词、脑子坏了的怯斯易。

    



    “小巴哈!”毛婆婆及东方无缺同时喊出,虽然认识不久,但从鹿港小镇之变开始,他们便建立了极其深厚的友谊,然而,短短一日不到,好友却成为眼前冰凉僵直而透着诡异莫名的尸体。

    

一具像是被抽干了血的尸体。

干瘪的皮贴在没有血肉的骨头上,但手臂、颈椎还放着固定支架,显然生前曾有进行过急救。

    

现场的人都无比骇异,能挡得住钟声来到八通关的,自然都是久经江湖的高手,但这场决斗到底生了什么事,却没人说得出个所以然。

    

为什么连主审都死在玉山脚下,而且死状如此凄惨,格斗分析师们现在全都静默无声,这场决斗的分析工作已经出了他们的能力所及。

    

但记者便不同了,现在全都议论纷纷,堂堂身列九级中猎人的巴哈,不可能连自保都做不到,除非是遇上偷袭。

    

而关系人之一的克利斯王子也身受重伤,只有林天来完好无缺,莫非这一切是他所策划?

    但又为什么一在玉山南侧,一在玉山北侧,又为什么他们会离开决斗场?

    

疑点满天飞,现在即便已旭日东升,但深冬的微弱阳光一点也无法提供温暖,清晨的山区更是箫索凝寒,直让人漂颤抖。

    



    “怯斯易,你怎么会和巴哈在一起?”明知道怯斯易脑子坏了,多芬克利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呵呵……”

怯斯易歪着头痴傻的笑着,嘴里喃喃地说:“老师说过……买王子!买王子,买王子!”

他口中念的还是先前从电视上学来的那些模仿词,”有买有保庇,上班有力气,王子没买到,一年都衰到……”

护送怯斯易及小巴哈尸身前来的中猎人,恭谨地说道:“会长,怯斯易先生的意识被搅乱了,这应该是黑暗分会的手段。”

这时怯斯易看到林天来,突然伸手直指大叫:“你你你,叫你不要放走山怪,你就不听……”



    “山怪?”

多芬克利斯眼盯着林天来,然后头也没回,低声地问那名中猎人:“有没有找到巴哈的魂魄?”



    “似乎是被收走了,”

那人摇摇头,说:“会长,巴哈是协会的干部,这下子可不好善了。”



    “哼……冤有头债有主,巴哈死,我儿重伤,只有林天来完好无事,有问题也是林小子去协会解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光明分会的人见自己的王子这般惨状,又见连主审都死了,全都气愤地想上前理论;而这一边,毛婆婆、田子房等人,则是挺立在林天来前面,剑拔弩张,一触即,气氛紧张万分。

    



    “强龙不压地头蛇,田处长,台湾是你的地盘,我们不为难你,只是协会这一关,我看林天来很难交代了。”多芬克利斯现在比较关心他儿子的伤势。

    

整件事诡异莫名,他不相信林天来的实力足以打败克利斯、打死巴哈,这中间疑点重重,莫非是黑暗分会的人对天妈石板下手?

    

多芬克利斯怀疑黑暗分会,记者们当然也能够推论到那边去,何况能到达这里的,都是极其资深的记者。

    



    “毛小姐。”

记者们努力地和毛婆婆攀个好交情,”能不能让林先生接受我们访问?”

其实毛婆婆也想知道生什么事,但她看林天来神智不清,一脸呆滞,心里也很急,又很怕,但到底怕什么,又说不上来,她是决计不信阿来有本事杀伤克利斯的,更别说小巴哈了。

    

记者们当然问不出所以然,但他们还是有本事可以掰出一篇故事的。

    



    “刚才的钟声你们有什么看法?”记者们互相讨论,他们现只剩下一条线索,便是那钟声。

    

一名叫巴耳干的资深记者说道:“那般强大的音波攻击,不可能仅是一般等级的卡片,我想它应该是已有成妖实力的攻击武器,甚至有可能是神器妖。”



    “神器妖?”

东方无缺好奇地问,他是情报掮客,对信息特别的敏感。

    



    “一些上古古神妖所用的兵器,在长期吸取灵气、魂魄、妖灵之后,由器皿入妖,成为少见的神器妖。”

巴耳干解释时,现场是一片宁静,冷风飕飕,让人有种错觉,好像又听到那随时会要人性命的钟声。

    



    “我们只要调查自古以来,有何古神妖以钟为武器,必可以探出丝毫究竟。”

他这话一说,众人当然心里也有了答案,林天来不可能是主导一切的幕后人物,他没那般实力。

    

但多芬克利斯却不这么想,他要把这一切推到林天来身上。

他看了看左右,也不再逼问林天来了,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很多时候人也要懂得装胡涂,至少现在儿子性命无忧,所以走为上策才是对的,至于真相,他自然会再私下调查。

    

在他的命令下,光明分会的人马准备用救护卡将克利斯送回台北,毕许拉着兰妮走到克利斯身旁。

    



    “老毕,我们先走一步了。唉,也许我们狄耳没这个福分和兰妮小姐结成姻缘。”多芬克利斯摇着头感叹不已。

    

毕许急道:“老克,决斗还没个结果,等事情明朗后,我们再作计议。”



    “世伯,你别担心,王子不会有事的。”

兰妮见克利斯全身伤痕累累,意识不清,不免心里有疚,如果不是因为她,克利斯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多芬克利斯故作痛心疾,他早摸透了兰妮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也许,落难的克利斯还比较容易获得美人芳心哩。

    

他用极柔性的语调说道:“兰妮,我们先回美国,克利斯的伤看来得好好疗养,一年半载也许还好不起来,可怜的孩子,为了爱情宁愿不要命了。”

毕许也加入设计自己女儿的行列,以温馨的语气回道:“我们也回去吧,好好的一场婚礼成了这样,我也难过啊,等回到美国,我和兰妮会前去探望王子的。是不是啊,女儿?”



    “那是当然。”兰妮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