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116节

灵卡猎人_第116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4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8
天化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小五,你先不用管这个,专心弄好‘福禄寿三仙大符-,并且导引小六继续收更多的黑暗能量,时机到了,我们会跟你说清楚的。”大二莫测高深地说。

    其实,他们只是执行天妈预言里的一切,没有太多判断能力,他们只是意识,精确地说,大二、大三、大四都是天妈秘境的管理员,就像计算机的作业程序一般,只是更拟人化罢了。

    “怪怪,没见过这么起乩的,还会丢帽子、扇子,”大福看着正和历代天妈系传人沟通的杜天化,觉得他的动作很好笑。

    小禄:“会不会等下玩起脱衣舞?”

    阿寿:“拜托,能看吗?”

    大福:“呵呵……说起脱衣舞,小禄一定对那个胡花娇念念不忘。”

    小禄:“好了,别屁了,杜老爷刚才起乩,我想天妈一定会有什么指示下来。”

    “是啊,‘福禄寿三仙大符-虽已制出,但还少了一样东西啊……”大福东张西望,”怪怪,大符的收尾工作要在哪里搞啊,这里看不出有什么灵气特高的地方,可以让我们……”

    “最好有个很好的按摩池,池旁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酒,加上有着身材很辣的比基尼女郎帮忙这里捏啊,那里搓的,”小禄打断大福的话,他的脑袋瓜里离不开美女。”啊……如果这样,我想我们会很快把大符给收尾完成。”

    “只怕那样,你们很快会精尽人亡!”杜天化两眼突然张开,不抖了。

    “杜老爷……”三大仙恭敬地喊,他们别指望什么好地方了,因为杜天化招呼三大仙,让他们也站到平台上,口中念着咒语。

    平台动了一下,居然缓缓地往下沉陷,三大仙眼睛为之一亮,因为他们的鼻子告诉他们,越往下灵气越旺。

    “欢迎你们来到天妈圣宫,天妈的香火会让三仙大符得到最好的收摄。”

    杜天化意味深长地看着那慢慢出现的天妈神像,然后恭敬地匍匐跪行,身为天妈系的猎板者,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三大仙也随之跪拜,一脸严肃,战战兢兢,这时升降梯平台已下到底部,抬头一看,好个香火袅袅、灵气氤氲的宫殿,上头牌匾便书着”天妈圣宫”四个大字。

    “杜老爷啊……”三大仙惊奇万分,”这里、这里……”

    “天妈圣宫是大二所造,并立了四大石像,大三则造了金字塔,金字塔有汇集累积灵气的功能,因此黑水沟大能源源而入天妈圣宫,这个天妈秘境真是历代天妈系猎板者的心血结晶。”

    三大仙对金字塔不懂,但对四大石像有很高兴趣,但当他们一问,杜天化却讳莫如深地点头微笑不语,只说:“你们认为他们是谁便是谁。”

    “那……那为什么完全没有妖气?”大福急忙问道,他非常关心持判官笔的文士。

    “因为他们几乎妖灵散尽。”杜天化只抛下这句话,就下平台往天妈圣宫走去。

    大福整个人如受雷殛,浑身颤栗。

    “大福,大福,你怎么了!”阿寿及小禄紧张地搀持着他。

    “怎么会这样……”

    大福哭了,笑闹一生、天塌下来也无所谓的大福哭了,抬起头仰望着凹洞之外,蒙眬泪眼中彷佛看到那曾救了自己数次、义薄云天的大英雄向他微笑着。

    人生变幻莫测,可以永生的古神妖何尝不是如此,潮起潮落,妖生妖灭,竟是那般无常。

    第二章台客在纽约

    飞机安全降落纽约肯尼迪机场,行程上安排隔日再前往灵卡协会拜会索非斯会长,对白灵而言,这是一段很普通的旅程,但对林天来及赵火炮来说便不同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尤其看到那千变万化的云妖,还有灵卡协会”航行工作室”造出来的被人们称为航道的”反妖通道”,更是令他们大开眼界。

    他们不用和别人一起排队通关,而是由公务门直接入境。

    这时的末莱恩会长便显出他的身价了,不说他那水象分会会长的身分,在表面上他也是世界运输协会会长,也就是各国船王的幕后老板,以至于入关所受的礼遇比起外国元还要尊荣,而美国的官员更是如同在服侍女王般,接待美丽的白灵公主。

    当然咱们阿来、阿炮兄弟也没受到冷落,因为阿炮的长相,让官员们误以为他们是会长及公主的保镖,且白灵的态度让所有官员及前来接机的水象分会人员难以置信,她竟然当众亲昵的一手穿入林天来的臂弯,满脸幸福的娇笑,一点都不顾忌旁人惊异的眼光。

    这个举动让林天来全身不对劲,整个脸胀热、红通通,想要抽离,但又不想当众给白灵难堪。

    当然,这时即使把手抽了回来也晚了,在镁光灯下,记者们早把这则消息了出去,这铁定又将轰动整个灵卡世界。

    更出乎意料之外的,灵卡协会也派了礼宾处前来迎接,而且表示明日索非斯会长接见之时,将会颁给林天来”勇毅的冒险者”荣衔。

    这点又让众人惊喜不已,最近猎人日报几乎都围绕着林天来转,只要像跟屁虫般地黏和在他身边,要什么新闻还不是唾手可得。

    “阿娇,这群人搞什么飞机!”老怪下飞机时,看到白灵从从容容的由接待人员直接迎往公务门而去时,感到不对,本来打算找机会对林天来下手,现在他不得不多观察些。

    “刚才你没看猎人日报吗?”胡花娇在飞机上由新闻识破林天来的身分。

    当时老怪只瞄了一眼,他对报纸没多大兴趣,对老一辈的猎板者而言,总是觉得年轻人功夫不去练,一天到晚净搞些有的没的,实在浪费时间。

    胡花娇嘟着嘴,对老怪轻蔑的态度很不以为然,老怪只好嘻嘻地陪笑,怎么说这个徒弟也是他的心头肉,老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足了这个学生。

    其实水象分会大张旗鼓迎接会长归国的动作,不用看报也知道怎么回事。

    “那人便是末莱恩会长,他身旁的是白灵小姐吧,”胡花娇边看边说,”这个林天来和白灵小姐真是亲昵,呵……小人物上天堂了,麻雀变凤凰哩。”

    老怪一听到白灵两个字,连忙把胡花娇拉到一旁,他那时抛了马克独个逃生,料想在黑洗卡及饭粒卡的劫掠下,幻水世界一定会完蛋,而白灵必定也凶多吉少;这一年多来,他东躲西藏,根本不清楚白灵平安无事。

    他远远地眺望了下那美丽的公主,心中一阵刺痛,要不是遇上王森的传人,坏了他的好事,那也许这个俏公主便会成了自己豢养的宠物哩!

    即便对方不认识他,罪恶感也让他心里有鬼,老怪拉着胡花娇连忙开溜。

    林天来等人受到水象分会极高规格的对待,末莱恩把整个纽约几乎翻了一层土,排场之大,比接待一国元犹有过之,现在林天来才赫然现,原来这个会长到台湾真算是低调到不行。

    末莱恩不像毕许,他对所谓政治联姻看得不是那么重,也许和末莱恩的出身有些许关系吧,他由一个码头小工人做起的,因为体质特殊,才被一名猎板者掘出来,外界一直以为末莱恩先生很抠,是个小气鬼,也许出身低的人,对任何东西都看得很重吧。

    末莱恩替女儿及贵客们洗尘,办了个级大宴,当然一方面是派头,另外也算是替女儿做足了面子。

    不过很可惜,这种排场让林天来及赵火炮非常难适应,他们同是乡下孩子,不要说纽约,连台北高贵一点的餐厅也去没几次。

    尤其是赵火炮,打赤膊在路边摊拉张椅子就坐下来吃饭了,台湾啤酒不用倒,整瓶拿起来直接灌更是习惯,现在叫他穿西装、打领带、喝高级洋酒,还真要他的老命。

    水象分会要员纷纷前来敬酒,客套话一起,让林天来不知如何回答。

    “林先生真是英雄出少年,”现在灵卡世界的人,早把林天来传得像是神一般的人物。”不知道林先生有什么秘诀方法,可以指点小弟一二嘛?”

    说话的人是水象分会的一名中猎人,这人也在猎人日报服务,想利用这个酒会探点风声。

    然而林天来不是很会吹嘘的人,应该说他内心是带点自卑的,也不懂如何结交权贵,所以往往红着脸没什么搭腔,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结结巴巴的无法对答,只有在被逼到墙角时,他才会说两句话:“呃……我只是,做该做的事而已吧。”

    反而是赵火炮酒一下肚便开始膨风起来,大嗓门一开:“哈!我这个同协是很强没错,但是我更是了不起啊!”

    这里的水象分会灵卡猎人虽然大半是因白灵,而想目睹这个林天来是何方神圣,但也有不少是被猎人日报的报导吸引而来,现在赵火炮一吹,还真有不少人被这两个神秘的东方人所吸引。

    “呵呵……”赵火炮惯有的傻笑,”不是我吹牛,我升得比我同协还快哩,什么初猎圈制,我都嘛咻——一下子就飞过去了。”

    他亮了亮pda,七级下猎人,多少跨不过门坎的灵卡猎人呕啊,”这真是没天良,要说那个叫林天来的,也许是会长的帮忙,让他灵能大增还有道理;这个赵什么炮的,是哪根葱啊。”

    高贵的灵卡猎人们表面上陪笑着,心里真不是滋味。

    莫非是风水轮流转,就在末莱恩对着林天来问东问西时,又一批灵卡猎人簇拥着几名大人物来到。

    马休毕许!风象分会会长、兰妮的父亲!竟然当起不之客,没请自己来。

    随行而来的还有他的儿子麦肯毕许等几名中猎人。

    “今天什么风啊,老毕兄。”末莱恩一见到既友又敌的毕许,皮笑肉不笑地亲昵招呼着。

    “老末,有这么棒的酒会,怎不来个邀请函呢?呵呵……这么见外。”毕许握着末莱恩的手亲热地回话,然后一眼看着站在末莱恩身旁的林天来。

    林天来现在紧张万分,兰妮的父亲就在眼前,他不知如何自处,但是他看到毕许先生身后一双温润的眼睛,却使原先郁闷无比的心情得到舒缓。

    那是卡洛卡尼!

    “卡洛卡尼,过来跟你老朋友问好吧。”毕许手一摆,他好像对林天来并无恶意,这点让林天来有点迷惘,他老以为亚洲风灵大会的事是毕许先生安排的。

    不只是他不懂,末莱恩也不明了毕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据他所知,毕许是想尽办法要促成克利斯及兰妮的婚事,尤其在克利斯得到天妈石板后,毕许拉拢光明分会的动作就更加的明显。

    毕许那老粗儿子麦肯也不管和林天来熟不熟,直接过去一拳击在林天来肩上,直呼:“小子,还认得我吗?呵呵……”

    林天来哑口失笑,记得当时在灵卡商店前,这个大老粗王子摆了个大乌龙。

    他拿了起酒杯,拉着林天来扯开嗓子,喊着:“来来来,难得来纽约一趟,得陪我喝喝!”

    林天来不擅饮酒,还好他旁边多了个赵火炮,刚好粗人遇上粗人,阿炮现在酒喝了几杯,胆子也上来了,扯开领带,拉开林天来,对麦肯说道:“要和我同协喝,得先过我这关哩。”

    毛婆婆给了阿炮英习卡,他为这段旅程下了不少苦工,英文词汇是背了不少,只是惯用的台式英文让人听起来很不入耳。

    但麦肯不在乎这些,阿炮似乎特别合他胃口,两人竟是拼起酒来。

    “阿来……”经历过风灵大会,卡洛卡尼知道林天来不适合这种场景,把他带到厅外。

    徐徐的轻风吹着,但林天来只急着想知道兰妮的近况。

    卡洛卡尼一向对林天来十分的欣赏,林天来虽然不属于刚毅勇敢型的人物,但其实卡洛卡尼看得出林天来一片赤诚的心。

    这么说吧,在林天来的身上具有灵卡猎人们少有的——真。

    “公主……她还好吗?”林天来最关切的还是兰妮,什么协会颁荣衔、什么结交权贵,在他眼中比起兰妮简直如大海与小石之比。

    “唉……阿来,我真对不起你。”卡洛卡尼诚挚地致歉,林天来不解地想问,卡洛卡尼摇手止住,往下说:“当时,我心想你由黑水沟大能出来必然灵能大增,也不见得拼克利斯不过,才建议你对他挑战,胜了,那一切便如我们所愿,即便你败了,也必然输得轰轰烈烈……”

    他似有什么过往,眼望着那美丽的纽约夜景,自言自语着:“为了挚爱奋斗不懈,才是堂堂男子汉啊。”

    林天来深吸口气,卡洛卡尼说到他的心坎里了。

    “谁知比赛打到最后,没输也没赢,却是最糟糕的结局。”卡洛卡尼回头看了林天来一眼。

    现在林天来已非吴下阿蒙,卡洛卡尼这么个提醒,他心中清楚,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