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2节

灵卡猎人_第2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8:2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5
准备好接受另一顿疲劳轰炸。

    才开了门,便听到屋里电话响个不停,而且老妈不见人,他冲过去拿起电话:“喂……”

    “阿来,你整晚死到哪去!”老妈的声音吼得他耳朵痛。

    “老妈,我刚从宜兰回来,你不是要来台北吗?”阿来怯怯地回答。

    “你叫我怎么去啊,火车都停了,我跟你说,三叔公的表侄介绍的那个女孩子,你到底连络了没?”

    “老妈,对不起啦,最近就……”林天来话还没说完,一长排的轰炸机开始投弹,他只得将电话拿开三尺远。

    这顿训整整花了快半小时,最后听到一声大吼:“阿来,你有听到吗?讲话。”

    “有啦,我有在听啦,我太太太袓父是长子,我太太袓父也是,太袓父、曾袓父、袓父,还有我那去当了神的老爸跟我,统、统、是、长、子,对吗,老妈?”其实阿来心里嘟嚷着,自己又不是种男,为了配种而生……

    “对!所以,你要给我记得,你的责任重大,好了,我要去睡了。”老妈直叮咛着。

    挂了电话,这时才真正感到今天真是累啊,澡也没洗,一个人瘫在沙上,立刻就睡晕了。

    这一晚,阿来作了个梦,梦里有位仙女给他一个愿望,让他娶到个又有钱、又漂亮的女孩,单单那嫁妆就是一间房子,然后,女孩对他又是温柔又是体贴,每天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就在只羡鸳鸯不羡仙时,仙女突然出现。她说:“林天来,你的愿望是有期限的,现在你必须回归正常的日子。”仙女一消失,瞬间老婆也变了个人,晚上睡觉打呼磨牙,有时半夜还会起来梦游,忽然脸上出现一粒粒疙瘩,对着他叫:“嫌我黄脸婆?你没想想,是谁给你荣华富贵的,过来,给你老娘捶背!”老婆一个箭步,一手扯住林天来的耳朵,林天来大声叫出:“不要啊……”梦醒时,全身是汗,好个艳阳高照的一天,台风转向了吗?

    第二章毛婆婆的如意算盘是──让林天来和兰妮一起渡假

    兰妮现在是这群年轻小伙子们的大姐头,她说的话就是圣旨,尤其是赵火炮,简直将她奉为女王一般。

    “只要我的暴台卡完成,小小的天资潜能公司,我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兰妮很有自信地说着,小琪闪动着大眼睛,用极为敬服的眼神,看着她的主人。

    至于林天来,虽然半信半疑,但是经历了收台蛆及替老妈治病这两件事之后,当然没有理由不接受兰妮的命令。

    兰妮很清楚,实力才是最大的谈判筹码,要帮阿炮,也只能靠这张“暴台卡”了,但说实在的,她心里也不清楚,自己干嘛要费这么大的劲去救阿炮,难道只因马克退了她的信,让她失了面子?还是,他是林天来的“同协”?

    一想起林天来,心里不知为何,泛起了一丝的怪异感,那天在避难小篷里的情景,不时的浮现脑海之中,让人心跳脸红。

    “小姐,你怎么了?”小琪看到兰妮红着脸,还以为她为了阿炮的事伤脑筋哩。

    “喔!没什么。”兰妮恢复常态,她拿出一张卡片摇了摇,林天来及小琪早知道那是在召唤通讯精灵,只有赵火炮以为兰妮又在作法,连忙像信徒一般恭敬、虔诚地向兰妮膜拜,在他的心里,只有这位美少女**师能救他一命。

    林天来及小琪觉得真是好笑。

    “卡洛卡尼,你到毛婆婆那里等我。”兰妮这回直接对通讯精灵说话,那精灵飞奔而去。

    “‘卡洛卡尼’?哇,原来不是济公,也不是三太子,而是‘阿兜仔’的神,果然时代不同了。”赵火炮心里想着,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像是善男信女在求神拜佛一般……

    “卡洛卡尼大神,信徒赵火炮……*%#&s……”他眼睛紧闭,双手合掌,偶而还会学外国人在胸前划个十字,模样真是差点让林天来及小琪笑翻了。

    赵火炮不能理解林天来的态度,对神怎可以嘻嘻哈哈的,不能乱开玩笑啊,边说还边想:“糟糕,我的名字英文怎么说啊?卡洛卡尼大神要是听不懂我讲的怎么办?”兰妮感到很过瘾,两个大男人全都得听她的,在她的指挥之下,林天来开着兰妮的高贵跑车,拉风地载着这四人一猫〈现在林天来走到哪儿,肥猫就跟到哪儿,大家也习惯了〉直上高公路,只要是路上开车的,无不对这辆跑车投以钦羡的眼神。

    林天来对车子不是很懂,但他清楚这种跑车在台湾应该没几辆,起码他开车这么多年来,从来没看过这种车子。

    “兰妮小姐,暴台卡还欠什么东西啊?”林天来边开车边问。

    兰妮的风蛆已顺利地收得,她轻笑着说:“暴台卡已接近完成,现在只少一样材料,就是一对‘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这个名词更引了大伙的兴趣。

    “对啊,‘隐形的翅膀’非常的重要,有它才能够飞翔,并且可以增强暴台的敏捷度。”他们三人听着兰妮的解释,她说起制造“隐形的翅膀”所需的材料,那是……

    用一百万对的蜻蜓翅膀作为基础,点上一百万滴的冷杉露珠做为主材料;然后猎取一道彩虹用来增加飘浮力;再收取冬季来的第一道冷锋,让它更有持续力;最后,还得抓取黎明的第一道曙光,来增加它的度。

    只要把这些材料收入猎盒里头,然后灌入五百点灵力,便可以制成一对完美的“隐形翅膀”。林天来及赵火炮听得目瞪口呆,林天来直呼:“单单是暴台卡的其中一项材料,就这么复杂喔,要去哪边生这些东西啊?”赵火炮心里上上下下的,这个“美少女**师”实在太神奇了,一般都是召唤一些神祇出来起驾才对,怎么尽说些听不懂的怪东西。而且,也没见过法师起乩时坐跑车的,难道这个卡洛卡尼大神也进步到不坐神轿吗?

    “所以说我们才得去一趟‘1|6’灵卡商店啊,在那边应该什么都可以买得到。”兰妮兴奋不已,她脑中无时不想着,强大的暴台卡完成之后,如何教训那个不知死活、敢不给她面子的马克总裁。

    马克在灵卡协会里成名已久,不是他有多强,而是他的后台够硬。“不过就是仗着光明分会副会长之子的身分,有什么了不起。”兰妮心里想着。

    这一次,是她出道以来次制造强大的攻击卡片,如果能一举击败马克,那么看谁还敢在背后对她说三道四。

    也难怪兰妮急着想要试试自己的能耐,她并不是一出生就是个娇贵的公主,这点得由她的母亲说起。

    兰妮的母亲,是风象分会会长马休。毕许的地下情人,偏偏毕许先生又是极为惧内的人,在他的元配妻子卡洛琳得知之后,毕许先生便抛弃了兰妮的母亲,可是当时兰妮的母亲已怀有小孩。

    生下兰妮之后,她的母亲独自扶养女儿,虽然经济上,毕许透过管道不时地资助母女俩,但是兰妮的母亲却受到极为不公平的待遇─身为大名鼎鼎的人物的情妇,让她受尽苦闷,因为毕许及他的部属们用尽手段,不许她再嫁或是抛头露面,其实是形同软禁。

    兰妮的母亲便这样委屈且寂寞的生活着,兰妮从小便知道温柔的母亲过得并不开心,最终年仅三十出头便郁郁而终,那时兰妮才十一岁。

    后来毕许将兰妮接去抚养,从此,她由一名见不得人的私生女摇身一变,成了石油钜子的富家千金。

    入了豪门的兰妮,过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但在她的内心,母亲永远活着。

    卡洛琳虽然表面对兰妮不错,但实际上却是多所挑剔,毕许先生事业、风象分会两头忙,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兰妮,这使得兰妮的日子过得非常苦闷。

    十八岁那年生日,父亲替兰妮办了个大的生日派对,灵卡协会的重要人员几乎全数到齐,在那个场合里,她认识了一个个条件优越、身家显赫的青年才俊,光明王子狄耳。克利斯便是其中之一。

    派对之后,克利斯王子对青春娇艳的兰妮展开了强力追求,他的父亲,光明分会会长多芬。克利斯先生更是极力地促成。

    虽然兰妮的父亲对此抱持开放的态度,但卡洛琳处心积虑地,想要利用他们成就政治联姻。

    没想到卡洛琳越是如此,越是触动兰妮叛逆的心,在她的心里,把卡洛琳当成了白雪公主里,那个又狠又毒的后母,兰妮甚至觉得,亲生母亲就是因为卡洛琳才会死的,她为什么要如卡洛琳的意?

    就是这样的想法,让兰妮有些故意地玩弄克利斯,约会可以,但是只要稍进一步,她便蜻蜓点水般的,让克利斯心痒难止,看到克利斯如此,兰妮的心中,便浮现一股报复卡洛琳的快意。

    来台湾除了猎捕台蛆之外,最主要的是回到她母亲的出生地,她试着找寻母亲的亲友,可惜一无所获,虽是如此,她对这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尤其那天被兰卡斯追杀时,让她遇上了心地善良、有些呆呆的林天来,非亲非故却愿意载她一程,这在美国是很难想像的。

    事件接连生,让兰妮有种想要多待在台湾一段时间的念头,父亲三番两次地要她回去,甚至派卡洛卡尼来台劝说及保护,她也不为所动,如果不是因为遇上赵火炮,加上天资潜能公司又不甩她的信,让她颜面受损,或许现在她会要求林天来陪她到处游玩哩。

    其实她很不愿意去“1|6”灵卡商店的,毛婆婆要求林天来去商店打工一个月的事,让她心里有个阴影。

    “我到底在担心什么?我会不会对那小子太过关心了?”兰妮的内心不时地浮现出这样的问题,但又会找各种牵强的理由来搪塞,她没留意,每当她想到这些问题时,手上时常不由自主地,抚弄着林天来母亲送给她的那枚戒指。

    毛婆婆及憋不拉、闪亮兄弟精灵待在大屋前的院子里。

    毛婆婆躺在一张大躺椅上,戴着太阳眼镜晒太阳,模样十分滑稽,活像是一团大肥虫。

    只见憋不拉在身旁帮她按摩着,闪亮兄弟的哥哥大闪亮,在院子旁翻弄起BBQ烤肉串,弟弟小闪亮则是努力地往肉架里的炭火吹气,还有一些小精灵在半空飞舞着,有的帮毛婆婆扇风、有的帮忙倒汽水、可乐,还不时听到毛婆婆的吆喝声:“大闪亮帮我弄根香肠,还要一片牛小排,嗯,对了!也帮卡洛卡尼弄点烤土司。”卡洛卡尼接到公主的通讯,早就来到商店等着,他现在也在院子里,安静地坐在一旁,直摇着手说:“不用了,谢谢。”这时,林天来刚好开着车子进入,毛婆婆嘴里正嚼着一根香肠,那肉汁满溢在嘴里,又香又甜又烫。

    她看到林天来等人,急着要起身说话,又舍不得太快吞下嘴里的香肠碎肉,说起话来很含糊:“啊啊……阿来,你来了喔,‘竖’─”将快流出嘴边的肉汁被吸入嘴里,然后才再说下去:“准备来婆婆这里打工了啊?”憋不拉及闪亮兄弟开心地向众人打招呼,而最可怜的是小闪亮,原本应该是白而透明的身躯,现在全身都沾满了黑色的炭灰。

    “我的天啊,在这里打工是这副德性啊?”兰妮很不屑地说。

    林天来心里倒是觉得还ok,说实在的,什么工作他都可以接受,总比以前在工地被主任骂三字经好吧。

    现场每个人都有灵眼,只有赵火炮像是个大白痴,东张西望的模样,让憋不拉直向他捉弄。

    “喂!”憋不拉向阿炮耳朵旁吼了一声,憋不拉是妖不是人,阿炮根本看不到他。

    阿炮吓得像是冲天炮般地跳起,乱叫着:“同协,是你在叫我吗?”在这里,只有林天来跟他熟识,毛婆婆的样子,已经让他心中起了很大的震撼,加上前面又是个阴森大宅院,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在,他一定不敢来这种地方。

    林天来心里觉得好笑,阿炮壮硕的身躯躲在他的背后直抖,偏偏憋不拉又故意在他背后拍一下、踢一下,不时可以看到阿炮在乱喊着:“救命啊,有鬼啊!”毛婆婆向阿炮“嘿嘿”地笑,露出一口黄牙,好像也很喜欢捉弄这个白目小子,就在阿炮被吓得到处乱窜时,毛婆婆拿出张卡片晃了一下,阿炮眼界一开,看到院子里到处飞来飞去的精灵,还有追着他跑的憋不拉,马上眼前一黑,当场晕倒。

    “真是没用的家伙。”兰妮鄙视地说着。

    毛婆婆走到阿炮旁蹲下,拿出张心灵测试卡,边操作边说:“公主别小看人,这个人现在虽然很没用,毛婆婆我却觉得他的资质应该不错哩。”昏了的阿炮不由自主地吐出了心灵白雾,现场出现一股难闻的异味。

    “婆婆,不会吧。”小琪吐出舌头,捂着鼻子说:“哇,这个人嘴巴真臭,怎么牙齿那么红,都没在刷牙喔。”不管是人还是妖,都同时跟小琪一样,用手掐住鼻子。

    只有毛婆婆好像无所谓的样子,边收取阿炮的心灵白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