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9节

灵卡猎人_第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8:5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6
把钢刀,正由上而下,猛然砍向一名中年人,那人却只拿着一把形状弯曲的怪剑,左支右绌地抵挡着。

    蛇身上斑斓恶心的花纹满布,林天来目瞪口呆,看着这条活像九条鳗鱼捆在一起的级大怪蛇,那巨大粗壮的蛇身更似是毫无止尽,蜷曲交叠占据住庞大的空间;后端竟还有数条分开的尾巴,也在混乱中甩来荡去─

    天啊!那尾端卷曲着的数条蛇尾,竟缚住了四名女子!

    林天来本已僵在原地,但看到兰妮熟悉的身影,他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她便是被蛇尾卷住的四名女子其中之一,这……

    突然,一条蛇尾举高,一回旋,竟然作势要将被卷住的女人,递到其中一颗蛇头前面,那中年人大喝一声,弯剑急劈向那颗蛇头。

    林天来看到兰妮在摆荡中没有任何声响,心里更是慌,她不会死了吧?他也顾不得细想,这时候,就算怕死也不敢耽搁,大喊一声:““飞舞的折凳”,攻击!“便朝九头巨蛇使出卡片。

    那是他仅有的一张攻击卡片,还好上次和”冰冻长爪“决斗后,已过了休养期,现在直喷而出,瞬间便到了战场上方。

    “化为木条,快打蛇尾救出兰妮!”林天来急忙默念。

    “飞舞的折凳”这次十分的听话,它像是能辨认兰妮的所在位置,数十根木条乒乒乓乓地向那条巨尾打去。

    九头大蛇没留意到后头有人偷袭,其中一名女子,已递入它的嘴中,那中年人大喊:“夫人啊!”他不要命的向上直冲,但弯剑却被另一条蛇信巨刃击落,正当此时,突然尾部传来剧痛,一呼噜吐出口气,方才已入蛇口的女子,竟是随着气流,由蛇头里硬生生被吐了出来。

    巨蛇受此剌激,一颗蛇头吐出蛇信向尾巴扫过,抄起十多根的木条,没三两下,木条全被打飞,其他八颗狰狞的大蛇头,或远或近注视着林天来,十六颗碧绿蛇眼闪出愤怒的光芒,让林天来吓得全身快僵直了。

    打烂木条的那条巨头蛇信,顺势往兰妮身上而去,像是在闻着美食一般,又看着被木条打伤的尾部,忽然张开大口,作势要将兰妮吞入,突然,一团黑影冲出,是星喵!

    它不知何时来到,开口便咬住了蛇的尾巴,九头巨蛇一痛向后缩了下,巨尾缩脱,兰妮由蛇尾圈滑到了地上,她是暂且脱离险境,可是其他八条的蛇信却由高处猛下,向林天来劈了过来。

    闪亮的蛇信巨刃快逼近,林天来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他反倒是急看着兰妮的落身之处……

    “兰妮,你别有事啊!”林天来顾不得自己死活,心中还挂念着兰妮的安危。

    此时一把把蛇信巨刃已腾空而下,只见“飞舞的折凳”那些烂木条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又尽忠地围在林天来的正斜上空抵挡,只是蛇信太强了,第一刀下来就劈开了三条烂木条,林天来眼神由兰妮身上移了回来,不舍地看着那些横在自己头上的木条。

    第二刀下,又劈开了数根木条,这时星喵嗖地一声由远处急窜而至。

    “呼……”那中年人像是提起了莫大勇气又朝巨蛇奔来,他本来可以带着也滑到了地上的老婆跑掉,现在却捡起弯剑向巨蛇直刺过去。

    但来不及了,适才是巨蛇故意捉弄一下林天来,现在九个脑袋在空中狂肆的舞动,用一条蛇信阻住星喵,一条蛇信挡着中年人,另外的蛇信分由上、左、右三方面包抄。

    林天来吓得跌坐于地,脑中一片空白─我是这么死的吧,他的眼里所见,全是闪闪亮的刀光。

    “啊……”眼前白光晃烁,他感到身上抖动不已,“霹崩”一声,有团绿汁喷出,他下意识地急忙闭起双眼。

    耳边的风声呼呼,当他再度开眼时,自己竟然身在半空中!他趴在一只大鸟身上,周遭蛇头将大鸟团团围住,其中一条蛇信已断,蛇血喷得他满头满脸,由伤口处不断吐出绿汁,沿着蛇头如同一道瀑布般地泻下。

    紧抓着大鸟,狂风不断击打在脸上,林天来眯着眼睛张望着下边,底下那名中年人似乎被这异象所惊,退到了角落。

    至于星喵则躺在一旁,好像快挂了一般;而兰妮这时如同大梦初醒,张大眼坐在地上,其他原本被蛇尾所缚住的一名美貌少*妇及一名略胖的少女,则是露出傻愣的模样,被吓呆了。

    “吼……”一声大响,林天来才现到,这只大鸟的鸟头竟是一颗老虎头,声如洪钟,九头怪蛇闻声不禁后退数尺,但只一瞬,八条的蛇信便猛向巨鸟攻去。

    虎头大鸟的翅膀,射出无数的青绿色羽毛,蛇信劈打在羽毛之上,像是打在棉花上,力道马上被卸除,此时虎头大嘴张开,露出森森白牙,向左方飞动,翅上长爪扯住一颗蛇头,猛力一咬!

    林天来看到如大树般的蛇颈被虎牙咬破,狂喷出一大团青绿汁液,他闪躲不及,果然再度被“洗澡”,但奇妙的,那些喷在他身上的“青绿汁”竟然穿入了他的身体,他心中惊慌不已,正弄不清楚状况,三条的蛇信巨刃已摆脱羽毛的纠缠直向大鸟袭来。

    “虎……噢,不,鸟兄,后面……”林天来乱叫。

    大鸟一回身,双爪架上两条蛇信,虎头一伸高,用巨牙咬断,但仍有一条蛇信扫到了鸟身,鸟背裂开,金色的汁液像喷泉般涌出。

    “当”地一声,大鸟忍痛,以左巨爪架住那条蛇信,右巨爪利用机会扯住蛇信下端,双爪一拉,蛇信迸裂开来,青绿汁液由空洒下,像是在下雨。

    虎头大鸟只取得短暂的上风,它的伤势严重,无法撑住向下直落,后面另外五把的蛇信巨刃,已摆脱鸟羽的纠缠,快刀将至,虎头大鸟及林天来的性命岌岌可危!

    “鸟兄啊………”林天来急用手去捂住虎头大鸟背上的伤口,他压根没留意到蛇信巨刃,已快切到他的头颅!

    突然一阵风起,“锵”一声,一把风刃斜切过来,林天来直感到漫天都是绿汁,三只蛇信巨刃竟是由他身旁坠落,那是兰妮的“魄风”!

    “魄风”卡第一次露脸了,帅气的中古剑士右手出的风刃,一口气切断林天来头上的三条的蛇信,并削得剩下的两条蛇信直缩回蛇口里。

    兰妮松了口气,正要救回林天来,但这时原本呆坐在旁的美貌少*妇,突然射出一张大网,由空而降,将九头大蛇连同虎头大鸟、林天来全都封在网子里头。

    林天来惊异的现,鸟背伤口流出的金色汁液和那大蛇的绿汁一样,直穿入他的体内,身体里像有两种互相排斥的东西在交战。

    “天啊,难道蛇和鸟打没完的架,移到我体内继续打啊!”林天来这么想着,但不论如何的不舒服,他还是死死地压着鸟背上的伤口。

    “呼……”残缺的九头巨蛇努力地想要飞起,却是无法挣脱网子的捆缚,惊恐地乱吼乱叫。

    “阿来,你没事吧?”兰妮急奔过来,她已收回了“魄风”,和林天来隔着网子对望着。

    “兰妮,你没、没事吧?”林天来快晕了,他觉得天地在转着,上下左右一阵混乱,甚至兰妮的影子也越来越模糊。

    两人差些蒙难,竟同时喜极而泣,兰妮一手想捉起林天来,才现网子像是团黏液,沾住林天来的身子,怎么也扯不开。

    兰妮转头向那少*妇说:“能不能请你放出我的朋友。”

    少*妇旁边那身材有点胖、头有点大的少女说:“哇!师父,这下子好玩了,他陷在”大罗召卡“里头耶。”

    兰妮有些不客气地说:“我朋友救了大家,请你先放他出来。”

    少*妇摇了摇头,还没说话,突然,虎头大鸟不见了!现在被网住的除了九头巨蛇外,就剩下一脸茫然的林天来。

    少*妇向那略胖少女说:“看到了吧,那是一种”防护陷阱石板“,海德拉攻击这位朋友,才让这只虎头海雕飞出来救了它的主人。”她指着林天来身上的石坠子说:“现在任务完成,这虎头海雕回去石板里,年轻人,我要是没看错,这是古神妖石板,名叫”卡帕奇力“,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林天来摸摸挂在脖子上的“平安符”,心想着:“是啊,毛婆婆那时有提起,愿卡帕奇力能护祐你,让你平安顺利。”

    “这是毛、毛婆婆送我的平安符!”林天来辛苦地想说话,声音却只在他的喉间打转,他感到身体内两团的势力还在交战,更可怕的是,那巨大无比的九头巨蛇还在咫尺处,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我师父问话咧,小子说大声点。”略胖少女口气很差地对林天来吆喝。

    “能不能先放他出来?”兰妮一再地重复这句话,略胖少女不客气的言语,让兰妮的耐心快地消失。

    略胖少女忽然转了两圈,移到兰妮身边,说;“咦,你身上有一只鸽子耶,你看。”话说完,兰妮身上真的有一只粉鸽飞出,这略胖少女真像是魔术师,炫耀式地在兰妮身边转来转去,没多久又是几只鸽子飞出。

    “飘霜,别乱来。”少*妇急呼,她看出了兰妮的身分不凡,谨慎地对着兰妮介绍着:“这是我徒弟月夜飘霜,她是个”魔术师“,请别见怪。”

    少*妇一眼看向持着弯剑的中年人,又说:““大罗召”不能解开的,否则会放出海德拉,届时我们没有人能挡得住,对吧,阿达里欧?“

    被叫阿达里欧的中年人,根本像是没听见少*妇的话语,只努力地照顾他的老婆,倒是他老婆恨恨地说:“你害惨了我们百步蛇族,这条帐迟早得算清,咳……”她太生气了,口中呕出一口鲜血,阿达里欧急得冒汗在一旁照料。

    但他老婆稍一停息,手指着林天来,又声说道:“他救了大家的命,我们百步蛇族永远感念,无论如何得救他出来。”

    众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忽然九头巨蛇剩下没断的二条蛇信,突然地伸出下劈,直扫向林天来。

    “快……快解开网子!啊─”兰妮一边惊呼一边出“魄风”卡,说时迟那时快,“魄风”的风刃直打出去,意图挡住蛇信的攻击,风刃的度如光电奔驰,后先至,瞬间已至林天来的上方,但忽然“砰”地一声,风刃消失得无影无踪,兰妮一脸惊恐。

    同一时间,星喵也奋不顾身地向林天来身上扑去,但不幸的,一碰到“大罗召”,星喵像是撞山一般……脸歪鼻塌地掉到地上。

    其实即便那少*妇要解开“大罗召”也慢了,蛇信已下到林天来的头顶,林天来两眼直看着那两把白得亮的巨刃,死神近在眼前却动也不能动,一颗颗冷汗由他额头滴下。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其中一把蛇信巨刃即将劈开林天来的头壳!

    “呼……”、“啊……”在蛇信呼啸声交杂着众人的喊声中,林天来额头上一条的血线沿着鼻梁而下,奇怪的是,那把蛇信巨刃在林天来头上零点一公分急停煞车,并没有砍了林天来。

    “快快快,快撤网子!”兰妮的怒吼打破了众人被吓住后的沉静。

    哪知那个少*妇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双手摇摆地说:“海德拉我无法控制,若不准备充足,轻易放出,会被它跑掉……”

    兰妮持“魄风”卡,对着她大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小子是你情人吗?”名叫月夜飘霜的略胖女孩指着林天来说,然后斜头看了看兰妮:“姐姐你好漂亮咧……”

    兰妮脸红了起来,但现在一心都挂着林天来的安危,准备出手,连阿达里欧也持弯剑封住少*妇的后路,打算配合兰妮的攻击。

    “你们那么急干嘛,看来海德拉和里头这小子好像有缘咧,怪事。”少*妇提醒着众人。

    没错,蛇信巨刃现在全收回蛇头之内,而血痕斑斑的各蛇头,全都挤向林天来的位置,原本狰狞的面貌现在却歪着头,露出怪异的不解神情。

    不用说是九颗蛇头,只要其中之一大口一张,便可以把林天来吞入肚子。现场忽然宁静得既诡异又可怕。

    “唉,看来没有办法了,小子,你是灵卡猎人吗?”少*妇突然开口问道。

    林天来坐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没晕倒已是万幸,当然他也不敢站起来,因为他早吓得尿裤子了,身上有两股势力,那是刚刚入体的绿汁及金液,它们还在体内打得不可开交,一时之间,上半身像是被蛇气所占据,而下半身则是那只怪鸟的天下。

    是啊,那九头蛇在林天来的上半身闻来闻去,百思不解的样子有些可笑,但不幸的,其中两颗蛇头似乎对林天来的下半身有些感冒。

    “他是灵卡猎人没错!”兰妮替林天来回答。

    “不知是你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现在海德拉只剩下两把的蛇信,杀伤力有限,你可以试试用猎盒将它收入”猎妖石板“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