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19节

灵卡猎人_第1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9:4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6
妮小姐的机会,那马克就真是死有余辜了。”本来白朗还对马克的父亲有些情谊,不想赶尽杀绝,但现在,事情难了了,倘若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光明分会和风象分会之间的展,也就是克利斯和兰妮之间的好事,他也顾不了马克了。

    何况现在看起来,克利斯已有了竞争的对手,是那个兰妮口口声声叫阿来的小子。

    白朗脸上阴沉不已,任谁要破坏这门亲事都是不可饶恕的,何况最近黑暗分会扩展快,他们利用恐怖分子大举破坏光明分会的各地势力,抢地盘的行径简直明目张胆。

    阿来啊阿来,你要是真的没死,也要睁大眼睛,兰妮不是你碰得起的──白朗这么想着。

    第三章吃饭的感觉怎么样,很爽吧!

    赵火炮的问题解决了,林天来的问题才刚开始。

    “为什么我们无法离开?”、“是马克在搞鬼吗?”、“还是兰妮那贱人耍阴的?”、“不然就是马克那笨蛋不会使用‘幻水世界’。”

    被封印在幻水世界中的白灵,口中不断的唠叨着,她用言语来掩饰心中的恐慌,并且保持住那大小姐的一丝尊严,但仙姑都没有回话,只是有静静地望着外头。

    这一场黑雨下得有些久,原本幻水世界那淡蓝色清澈的天空,颜色不对了,好象一块美丽的画布,被小孩子拿着墨水笔胡乱涂鸭一般。

    “妈咪,水色怕怕……”水色宝贝吓得躲在仙姑的身后。

    也许只有水色宝贝才让仙姑回到现实,她露出惨然的笑容,抱起水色宝贝,说:“宝贝不怕,乖……”

    仙姑右手轻轻抖动,左手轻拍着水色宝贝,嘴里则轻哼着催眠曲,她的眉角出现了一滴的泪珠,似乎忘了现场还有白灵及林天来。

    林天来现了那滴泪,连仙姑这等高人都会掉泪,想开口问,也想要表态说点什么,毕竟他是唯一的男子汉嘛,虽然他自己也怕死了。

    他轻咳两声,正要说话时,忽然黑雨停了,“嘿,我狗运也太好了吧!”林天来自嘲着,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及安慰这个美丽的仙姑。

    他搔搔头,正以为可以放下心来,却现不对,天空并没有回复湛蓝,而是成为一种滞闷的澄黄色泽,此时白灵看到黑雨停了,一扫阴霾兴奋地说:“仙姑,这下子我们可以出去了吧。”

    “唉……”仙姑停止了催眠曲,却是叹了口气,她怀里的水色宝贝已是睡着。

    这时林天来才现,仙姑的身上居然出大汗,汗水粘着衣服,展露出美好修长的身材,他看得目瞪口呆,实在太美了,难怪她会叫仙姑,他甚至忘了现在很危险,脑筋里居然羡慕起水色宝贝。

    尤其是身上的鸟气及蛇气,时时在作怪,看到一个白灵那么诱人的丰满身材已让人受不了了,再加上仙姑的一双优雅美腿……“天啊,为什么要捉弄着我啊?”林天来越想越是感到一股热气直向下窜,他不得不闭眼,脑中乱想起一大堆的事……“阿宝不知道有没有当掉,会不会被二一啊?”他想起弟弟林天宝的课业问题;“那里都是骷髅,兰妮一定有危险,千万别出事!”然后脑筋切换成担心着兰妮;“老妈不知道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她要知道我掉入这个鬼地方,一定又会一直念我……”

    想到老妈,他突然一股辛酸涌上心头,忍不住放声大哭:“妈啊……”

    “叩!”林天来被敲了一记头,哭喊的叫声还停在一半。“安静点。”仙姑皱着眉说了一句。

    现实的状况让仙姑也有些不安,林天来的哭喊吵得她有点心烦意乱。林天来也楞住了,刚刚还想要充好汉咧,自己是怎么了,这下子英雄变“俗仔”,都是蛇、鸟惹出来的,他轻揉着自己的头,痛死了!

    “打得好,仙姑!”白灵开心大叫。

    “公主,你也别乐,这次你祸闯大了,看来,马克要毁去幻水世界。”仙姑说出了白灵及林天来都不愿听到的话,她身上一直冒水气以致于看起来有点朦胧的感觉。

    “什么?”白灵惊叫,林天来听了这话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马克准备要埋掉‘幻水世界’。”仙姑笃定地说。

    “这、这怎么可以!”白灵大声地喊着。

    “你闭嘴,听仙姑的!”林天来像换了个人,粗暴地打断白灵的话,用吼的说。

    白灵给林天来吓到,顿时安静下来。

    “刚才那些黑雨是一张名叫‘黑洗’的卡片出的,功用在于清除我们这类卡片上的封印及防御能力。”仙姑开始说明,她虽然贵为幻水世界里的主人,却对外头来的侵略毫无招架之力,她指着林天来说:“原本‘幻水世界’还能挡一段时间,没想到水灵气被小子你给吸走了,又没有得到补充,所以现在的幻水世界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什么?那、那仙姑,我们会怎样,我怎么觉得越来越热啊。”白灵身上也开始冒汗。

    “公主,你们看……”仙姑指着天空,黑雨停了,现在改下起白白的东西,林天来好奇地倚窗伸手一捉,咦……

    “这、这是饭!”林天来叫出声,白灵也急过去,现在只要伸手出窗外,便可以捉上一把,仔细一看,那果然是一颗颗白米饭粒!本来恐惧的感觉顿时好笑起来。

    他们觉得可笑,仙姑可不这么觉得,她忧心地说:“这是土象分会的特有武器,‘饭粒卡’。”

    “饭粒卡?”

    “好玩吗?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看来马克准备真是充裕,他连这个土象分会的宝贝也要到了,或许我们真是劫数难逃。”仙姑边说时,突然水色惊醒,大喊:“妈咪,我好饿!”

    他突然大哭大叫,直嚷着,“我要吃饭……”

    “完了,我、我怎么也觉得很饿。”白灵边说,舌头边舔着嘴唇,吞着口水,“仙姑,这些饭可以吃吗?”

    仙姑猛捉着水色,不让他冲出去吃饭,喘着气说:“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会越吃越饿,最后……”

    “最后怎样?”白灵急问,她眼中全都是又白又香的米饭,肚子里咕咕噜噜地叫个不停。

    “土克水,土灵入体之后,我们身上的水属性会先慢慢化掉,成为一个平庸的人,接着我们会越吃越饿,然后会一直吃一直吃……”

    白灵眨着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听下去,仙姑的最后这句话更加劲爆,“直到撑死!”

    本来已捉了一把米饭想要送入口中的白灵,连忙将饭粒抛出,傻了一下,然后也抛了自己的大小姐尊严,跟着水色一样,开始大哭。

    “我、我不要死啊,仙姑,我、我不要死啊……”她泪流不止,颓坐于地,突然有些错乱地爬起,直向那窗旁而去,那些白白的米粒每一颗都是那么的晶莹剔透,仿佛是美丽的珍珠。

    水色宝贝也由仙姑的怀里挣脱而出,不再哭泣,也向那窗沿而去,其实仙姑本人自己也快受不了了,这些由空而降的饭粒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许你们吃。”林天来一箭步冲到窗前,双手张开,挡在众人的前面。

    “给我吃、给我吃!”白灵及水色呼嚎着,直要过去,林天来一手抱着水色,一手拉着白灵,死死不让。虽然他也讨厌白灵,但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你怎么会、会没事?”仙姑辛苦地说着,“你不是、不是水、水属性吗?”

    林天来不懂,现在也不必懂,他只知道救人,更何况仙姑她们要是完了,自己也必困死在这里,内心里泛起了一股强大的求生**。

    他直问:“仙姑,你振作点,想想方法。”

    仙姑一手直抚着胸口,咬牙大吸口气,拿出个塑料套子,说:“先用、用这东西套、套住他们的、的嘴。”

    仙姑死命地抱住水色宝贝,林天来接过套子绑住水色的嘴,并用绳子把水色捆起来,但这时白灵已冲出大口大口地吃着米饭。

    林天来对水色胡乱绑一通,急着去拉白灵。

    “给我吃吃……”白灵双手乱抓,林天来一手由后头抱住白灵,双脚死死地缠住白灵的双脚,急智之下将另一手的手指头伸进去白灵嘴里抠着饭粒,白灵毫不客气地咬着林天来,还好林天来伸得够进去,都快到白灵的喉头,白灵一恶心,呕一声将吞入肚的饭粒全吐了出来,全身都是秽物,人也趴了下去,林天来见机不可失,急用塑料套绑住。

    “你、你、你会不…不……”白灵本来要说“不得好死”,但嘴已被封住,现在她全身乏力,林天来连忙用绳子将她牢牢捆缚。

    一旁,仙姑一直吞着口水,林天来问:“你、你也要绑塑料套吗?”

    仙姑痛苦地摇摇头,别过头去,她不敢看外头的米雨。

    “你没事吧。”林天来关怀地问。

    “我好多了。”仙姑找到了控制自己的方法,她闭眼凝神,深吸口气说:“也许,得指望你救我们出去了。”

    “救?怎么救啊?”

    “你很奇怪,身上不只有着水属性,一定还有很高的土属性,这才不受那些饭粒的影响……”仙姑有气无力地说着。

    仙姑是幻水世界的主人,纯水属的妖精,她能利用幻水世界吸取一般灵气,将之转化成为水灵气,用来帮水象分会造出更加优质的卡片,现在的局面原本就不是仙姑该遇上的,以她的能力本来就很难抵挡纯土属性的攻击。

    只有眼前的年轻小伙子能救出生天了,仙姑满心祈祷着。

    “你、你去吃饭……”

    “吃饭?可是、可是我、我吃不下耶。”林天来一点胃口都没有,“对了,仙姑,反正白灵和水色宝贝都绑住了,你也能克制食欲,如果我不吃不是也没事。”

    “你没现这些饭粒越下越大颗吗?”仙姑说。

    是啊,原本像小米粒大的饭,现在夹杂着一些乒乓球大小,其至有时还出现一颗馒头大小的饭粒,看起来就像颗大饭团。

    “哇……这些饭还会长大啊!好象在下冰雹喔。”外头有的“饭粒”打到了楼阁顶出怪怪响声,楼阁也微微震动。

    “如果你不吃掉它,它便会越下越大,最后、我们全会被压死。”仙姑虚弱地说着。

    “那、那我不撑死?”林天来觉得又害怕又好笑,竟然解决方案是“吃饭”,虽然平常他最喜欢去吃到饱的餐厅了,花一定的钱可以一口气可以吃好多餐的量,但现在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何况又没肉、又没菜,如果弄个乌鱼子或是有个燕窝、鱼翅的,也许还可以吸引人一点,真搞不懂这群人怎么那般想吃饭──林天来是这么想着。

    “你、你不会撑死的……”仙姑说明着,“那些饭粒有着强大的土灵,你、你可以吸收……”

    林天来满心不愿意,可是仙姑一再地催促,林天来看到她们的惨状,只好硬着头皮,往户外而去,空中的饭粒越下越大颗,整个地面已铺上一层白白的雪,噢,不,是饭。

    “原来饭粒打在身上也会痛哩,一点都不好吃的样子。”林天来无奈的看着天空想着。

    窗内,三对渴望的眼神盯着他看,她们是那么地想要……吃饭,可惜啊,想吃的不能吃,不想吃却得硬着头皮,吃吧。

    林天来想起日本有好多大胃王比赛,一海碗一直吃一直吃,但那个总还是有菜可以配啊,哪像自己这么倒霉。

    林天来吃了几口,现入口之后怎没到胃里啊,感觉好怪,像在嘴里就化掉了一般,这就稍稍好办了,他努力地一把一把抓起饭狂吞,初时,他老是吃那空中新掉下来的饭粒,这让他好受一点,谁也不想吃掉在地上染上尘土的饭吧,但仙姑却在窗内不时地喊话。

    “全要吃掉,不然它永远也下不完,我们还是会被压死。”

    林天来哭丧着脸,他努力地吃,拼命地吃,先清出地上一块,说也奇怪,只要清出来的地方,那里便不再掉下饭粒,但这时,他现,楼阁顶越下越大颗,有的已有垒球大小,再这样下去恐怕楼阁会塌掉。

    “你、你能不能先、先吃楼顶上的?”仙姑的声音像蚊子大小,却一字一句地传入林天来的耳朵,“这楼如果倒了,幻水世界也完了。”

    林天来抱怨:“早说嘛,我肚子很胀咧。”其实他并不觉得胀,只是难过恶心罢了,想起刚失业时,一个月的泡面吃下来,脑袋想的全是白米饭,现在的感觉竟然完全相反。

    他小心地爬到屋顶,那上头沾粘了好多白饭,天空下的还一直打到林天来的头,虽不要命但很不舒服。

    上屋顶吃饭吧,林天来!他哭笑不得,对自己信心喊话起来,然后像是和米雨、米冰雹赛跑一般,拼命地“吃”。

    第四章大老婆、小老婆都出来了,还附赠一名儿子。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