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20节

灵卡猎人_第2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9:4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6
  林天来在楼阁顶上吃完了“没有菜的便当”,让他直想吐,偏偏那楼阁里传出仙姑的声音:“千万别吐出来,吐出来还得吃回去。”

    这句话一入耳,即便是要吐也吐不出来了,林天来用手死死地捂着嘴,虽然饭粒并没有真正的进入林天来的肚子,但他总感到整个胃在翻搅着。

    “深呼吸,把气尽量吸到丹田。”仙姑还教起林天来腹部吐纳法,说也奇妙,用这个方法呼吸,感觉舒服多了,而且,之前老是会作怪的鸟气及蛇气,好象散掉了不少,反而有点身轻如燕、神清气爽的感觉。

    林天来人站在楼顶上,这里已吃得干干净净,楼顶上空也不再飘下饭粒,但是眯着眼往下望,白茫茫的一片,好个美丽雪景啊,只是别人用工具铲雪,他得用嘴巴清光。

    吃吧,吃吧,他当然不知道他已经吃掉了马克多年的辛苦结晶,一个劲埋头苦吃,这一头林天来吃个不停,那一头仙姑已解开白灵身上的绳子,两人倚在窗前看着林天来的吃相。

    “我现在才现,兰妮真有可能喜欢上这个楞小子。”仙姑感慨着说。

    白灵看了一会儿,说着:“人虽然不错,但是身分地位差那么多,仙姑,他和兰妮不配啊。”

    “那兰妮和克利斯就是绝配啰?”仙姑抿嘴笑道。

    白灵涨红着脸,不知怎么回答,兰妮喜欢林天来,克利斯喜欢兰妮,“而我呢?我从小就喜欢克利斯了,可他偏偏…………”白灵沉默了,三角恋情最是痛苦。

    今天仙姑一提醒,她才知道自己真是笨啊,如果兰妮并不喜欢克利斯,那她又何必一直针对兰妮呢?

    想通了这一点,原本红通通的脸转成期待又兴奋的神情,直说:“仙姑,这小子要吃完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吗?”

    “唉,只怕没那么容易,刚才下的黑雨里,有封住幻水世界的功能,你们要出去,得花一番功夫。白灵,你身上有什么卡片?”

    白灵嘟着嘴,过了一会儿才说:“只剩下一些防卫用的卡片,而且我的猎盒不在身边。”她为了对付兰妮,把好用的卡片都用上了,那些全都在休养状态。

    仙姑不可思议地看了看白灵,这公主实在太单纯。

    白灵知道自己太大意了,但也只好硬着头皮问:“仙姑,难道以你的法力冲不破那张叫‘黑洗’的卡片吗?”

    仙姑摇摇头,说:“你也知道的,我跟幻水世界是紧密相连,这番攻击对我影响很大,尤其马克为这个局,必是图谋已久,单单这张的黑洗卡,就不是我碰得起的,难啊!”

    这时水色宝贝插嘴:“妈咪,那个猪头好会吃喔,我、我……”突然语带哽咽地哭起,“我也想吃,呜……”

    仙姑直哄着水色宝贝,同一时间,林天来终于“打扫”完户外的白饭,天空也恢复湛蓝色,他整个人躺在地上,一手摩挲着肚皮,一手弯起当起枕头,没两下子,竟然呼呼大睡。

    “哇……妈咪,被他吃完了啦!”水色不哭了,拿起橡皮圈瞄准林天来,没等仙姑喝止,先k了过去!

    “水色,别闹!”仙姑指责着,她这个小孩真是既任性又贪玩。

    只见那橡皮圈直接命中林天来的肚皮,但是竟然没有打醒林天来,他一样呼声连连,像是雷鸣一般。

    “兰妮要是跟了这个猪头,就倒大楣了!仙姑,你听听那打呼声,实在是恐怖啊。”白灵捂着耳朵直喊受不了。“真不敢想象,在他旁边怎睡得着?”

    仙姑想了想,橡皮圈打到都没事,睡得这么沉,这名叫林天来的,先喝了水灵,又吃下土灵,现在应该是脱胎换骨,唉,不知是他天赋异禀,还是运气太好。

    她手上出一道光射向林天来,林天来一震坐了起来,昏头昏脑的搞不清楚,张望四周,一手擦口水,还直嚷着:“什么?什么?千万不要再叫我吃饭。”

    “小子,你进来,我有事问你。”仙姑对他喊着。

    林天来看到楼阁,看到窗旁的仙姑及白灵,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恨恨地说:“可恶,梦还没醒啊。”

    “阿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林天来一进入楼阁,便听到仙姑温言地对着他说话。

    “咱们非亲非故,还是……”林天来想到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先是被水色那个死小孩弹橡皮圈、又被绑缚、被白灵侮辱、还被这女人狠k了一记,最后被迫去吃饭,本来是想要挺直腰杆冷冷地刮回去,可惜啊可惜,仙姑对他嫣然一笑,娇艳百媚,林天来脚都软了,骨头也酥了,原本要竖起的中指也跟着缩了回去,像是哈巴狗般的,猛点头道:“仙姑怎么叫都行,阿来很好,我妈也这么叫。”

    “嗯,阿来,你身上有什么卡片?我们找个办法冲出幻水世界。”仙姑柔柔的话,像轻风吹拂,让人舒爽不已,林天来“啪啦”一声,本来要一张一张地拿出卡片的,哪知皮包里的卡片掉了一地,真是糗死了。

    小钱钱鹦鹉卡………可惜还在休眠,不然可以许个愿。

    进阶英习卡……学英文的好帮手,不过在这里没用了。

    灵眼卡………………现在什么妖也看得到,开不开无所谓。

    飞舞的拆凳卡………早就挂了,只能拿木条来打小孩还差不多。

    莫名其妙之剑卡……喔,这好象很厉害耶。

    仙姑看到那张“莫名其妙之剑卡”,也特别地关注,她看得出这是威力强大的攻击卡片,但是现在而言,却是无用。“阿来,都没有别的卡片了吗?”

    “喔,仙姑妈咪……”林天来叫得很顺,旁边的水色马上变脸!

    “妈咪是我叫的,我打你喔。”水色生气的说。

    “人家是犯小人,我是犯小孩……”林天来心里嘀咕,他对这个蓝色小孩实在是没皮条,只得陪着笑脸说道:“soRRy,仙姑,我还有两张石板,不知道用不用得上?”

    林天来拿出猎盒,由那里头取出了“海德拉石板”及原本挂在脖子上的“卡帕奇力石板”。

    同为妖的仙姑,一看到惊呼:“两个古神妖,怎会在你这里?”

    白灵看到仙姑那般震惊模样,忍不住地问:“这、这石板有什么了不起?”

    “一个是希腊的古神妖、一个是日本爱奴族的古神妖,两个都算是中级实力的妖物,虽然它们没有智能,但是却有不错的攻击能力。”仙姑想了想,又说:“也许,还真可以帮得上忙。”

    “是吗?”林天来虽然高兴,但脸上又沉了下来,“仙姑,没用的,之前一场大战下来,它们应该是受损不轻,那个海德拉舌头都被切断,就算没死也半条命了吧。”

    仙姑没说什么,只要求林天来按她的指示操作猎盒,那插在猎盒上的pda竟显示着两只古神妖完好无缺,这……这是怎么回事?

    “水灵气有复原的效果,也是因为有它们吸取了过量的水灵气,你才没一命呜呼哩。”仙姑说明起原因,听得林天来及白灵一楞一楞的。

    “这个林天来当真不是普通的好运,果然是傻瓜有傻福。”白灵心里想着,现在她可不能小白脸啊、大猪头啊乱叫一通,好歹林天来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仙姑继续说道:“幻水世界的水灵气透过你的身体传达到它们身上,等于是你给了它们生机,救了它们一命,也许它们会愿意帮你这个忙,冲出幻水世界。”

    “也许?”林天来对这两个字充满问号,那个叫卡帕奇力的虎头海雕救了自己,林天来对它没有任何的意见,但是那叫海德拉的九头蛇妖,实在不是普通的丑陋凶狠,而且还……好色!

    “是啊,谁也不能保证古神妖会怎样的,虽然它们两个没有智能,但是毕竟是活了数千年老前辈,不是普通人能驾驭得起的。”仙姑虽是这么叮咛,却又接着说:“不论如何,还是得试啊,有它们的帮忙,幻水世界才有可能摆脱‘黑洗’的封印。”

    “不会吧!要、要叫那只九头蛇出来?”林天来瞪大眼睛,双手直摇着,“别怪我不告诉你们,那只九头蛇很厉害,而且啊,它……”

    “什么了不起的,真是没胆的家伙。”白灵实在是看不太下去。

    林天来本来想说明一下,这个海德拉很好色的,更加可怕的,它的好色表现是把美女──吃到肚子里头。但仙姑及白灵没给他太多说话机会,一直催促他召唤出海德拉及卡帕奇力。

    林天来只好召出两妖啰。

    当海德拉一出来,原本还嘲笑林天来的白灵马上就差些吓破胆,海德拉高大的身躯占住了幻水世界大半的天空,而卡帕奇力则忠谨地护住林天来身旁,两妖一现身果然马上互相嘶吼呛声,九颗蛇头及一颗虎头隔空咆哮。

    水色吓得躲到仙姑背后,白灵几乎晕倒,连仙姑也也好不到哪。

    林天来是没胆的,早就一脸惨白,但毕竟他知道自己是唯一的男子汉,只得清清喉咙,深吸口气,说:“早就说了嘛,这、这很可怕的。”

    “呼呼”两声,海德拉看到林天来身后的美女,两颗蛇头突然亮起了闪烁光芒,直扑了下来,蛇口内伸出不时流下口水的舌信,实在又恶心又是恐怖。

    “妈啊……”白灵喊一声,一时气岔,两眼翻白全身软倒在地上。

    “阿来,快、快、命令它停止动作。”仙姑也是非常的紧张。

    “怎么做啊?仙姑。”林天来全身“皮皮痤”,抖动不已。

    “用意念、用意念控制。”仙姑说出时,两颗蛇头分别向白灵及仙姑而来,尤其是往白灵的那颗蛇头舌信伸得好长,口水都流到了白灵的身上,粘粘的、黄黄的、冒泡的,白灵连叫都叫不出来,只会闭眼睛摇着头。

    同一时间,仙姑背后的水色宝贝则是狠狠地用橡皮圈猛k向另一颗蛇头,那颗蛇头迷恋着仙姑的美色,稍不留神,被橡皮圈打个正着,向后一缩,两眼凶狠地瞪着水色。

    “妈咪……”

    一头伸长的舌信往白灵身上舔了过去,一头用秋风扫落叶之势攻向仙姑及水色。而那海德拉的死对头──虎头海雕,却对这种景象视若无睹,只和其它的七颗蛇头对峙。

    “停停停……sTop!”林天来不只是想,也叫了出来,还比出个像交通警察叫人停车的手势。

    咦,真的,仙姑说的是真的,那两颗头就在两位美女的惊叫声中,停住了,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

    就这样停滞半分钟,这半分之内,每个人、妖都只有眼睛在动,时间仿佛是暂停住的。

    半分后,那两颗蛇头收了回去,九颗蛇头攒凑在一起像是在开会,林天来松了口气,嘟着嘴说:“跟你们说了吧,就不信,现在好了,放了这怪物出来,大家都得死!”

    白灵全身浸在恶心无比、又浓又稠又臭的汁液之中,头更是像沾满了没清洗干净的洗精哩,她哭了起来,双手拼命地擦拭着身上的黏液。

    “希望没问题才好,不然,我们还真不是它对手。”仙姑拉着水色宝贝真的开始担心了,对着水色宝贝说:“宝贝,你不要再打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它、它欺负妈咪。”水色宝贝虽是怕,却勇敢地站在仙姑的前面,让林天来感到有些惭愧,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可以输给一个小孩呢!

    “我再来该怎么做?仙姑。”林天来觉得总不能老是当孬种吧。

    “还是一样,你用意念控制它,不用太客气,它欠你很多人情。”

    “妖也讲人情的啊。”林天来吐出这一句,才现仙姑脸色有些不高兴,对啊,她也算是妖吧,不过这个妖实在可爱多了。

    “天灵灵、地灵灵、海德拉,你要给我听清楚,这两位美人都是老子的……”林天来乱念一通,“……的什么好啊?”如果不说和自己有点点关系,那海德拉会不会不予理会,他心想着──它欠的是我的人情,可不是欠仙姑及白灵的人情。

    林天来轻咳了两声,果真那九颗蛇头全停止讨论了,不约而同的看着他。

    “老子的大老婆及小老婆,这小孩是我和大老婆生的,你、你一个都不许动!”

    白灵正在乱扯着身上的粘液,一听完,大叫一声:“谁是你小老婆,你、你、你找死!”她跳起来,伸长手指着林天来,像是泼妇一般。

    九颗蛇头似乎对白灵这个动作感到很大的兴趣,又不时会流口水下来,好象很“哈”这两个美女,但碍于林天来的关系暂时不敢动作。

    林天来看在眼里,苦在心里,咬着牙直叫:“阿灵,你别闹了,本来你就是做小老婆的,一天到晚就只会想当大老婆!”

    “你、你、你……”白灵气到不行。

    不只她飙,水色宝贝也指着林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