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灵卡猎人 >灵卡猎人_第27节

灵卡猎人_第27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7
”林天来很生气地对着白灵大声的说,“都是你害的,你快点把话说清楚。”

    白灵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小琪小声地说:“大哥你叫她不要讲话,又要她把话说清楚,好象……”

    “说!说!我要她说!”林天来气愤不已,好不容易看到兰妮了,如果不是白灵跟在身边,现在不知道有多快活哩。

    “好吧,是你叫我说的,你别后悔喔。”白灵古灵精怪,比起林天来只会生气强多了,她口齿清晰,条条分明,把在幻水世界里生的事描绘得神灵活现。

    不过她也有意无意地将林天来叫仙姑大老婆,叫自己小老婆的事,稍稍地强调一下子,这点让兰妮的眼睛睁得更大,虎着脸看着林天来。

    “我、我、我是迫于无奈嘛。”林天来低着头都快碰到餐桌了。

    还是老妈聪明,她马上替兰妮骂起,“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不会说是你的姐姐、妹妹,甚至是老妈啊。”

    小琪嘻嘻地笑,说:“大哥对着白灵公主叫‘老妈’,呵呵……”

    噗哧一声,老妈及白灵笑了出来,有小琪真好,可以冲淡一些尴尬,林天来很想要问兰妮的状况,但是就是提不起勇气,他想到了个方法,硬着头皮说:“兰妮,你知不知道阿达里欧是否有逃出那个坑道?”

    “你也会关心阿达里欧喔,我还以为你有了老婆就忘了我们的存在!”兰妮语气好冷,小琪在旁边双手摇动暗示着,林天来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如果没有阿达里欧,他早就死在坑道里了。

    老妈急着替兰妮夹个她最爱的干扁四季豆,这一两天她已摸清了这个媳妇喜欢的口味,边说着:“阿来,你实在是喔,好多人都很关心你,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花心。”

    “我没有啊,老妈。”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还说,你欠扁喔!要不是看在兰妮的分上……”

    她话还没说完,外头传出大嗓音:“林妈妈、林妈妈,烂梨子回来了吗?”

    赵火炮手上提着两只鸡,一进屋看到兰妮,低着头点了两下,直说:“**师小姐,给你帮忙,偶实在‘挥常挥常’感谢,我阿母说,叫我拿两只鸡来答谢你啦。”

    兰妮终于说话了,微微一笑说:“小意思,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还是感谢阿来吧,多亏他了。”

    她瞟了林天来一眼,这句话听在林天来心里甜甜的。

    “呵呵,‘同协’,呵呵,感恩不尽。”赵火炮用那惯用的傻笑声让现场少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意有所指地对林天来说:“我可怜了,还得回去那个商店打工,唉,真是难过日子。”

    “还没完啊?”林天来好奇地问,他答应毛婆婆得去打工一个月,很是好奇赵火炮在那里都做什么,哪知赵火炮的回答让大家都觉得怪异。

    “没啊,每天就是背一大堆的怪东西,什么‘玛若星魔法世界名词大典’、‘深水妖物大全’、‘灵卡协会制卡书年鉴’,反正很多哩,你们没听过吧,**师小姐,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吗?”

    兰妮稍点下头,她也松了口气,看来当时是多虑了,老是以为去毛婆婆那里打工一定没什么好事,一直阻拦不让林天来过去,但和毛婆婆相处时间一久,才现毛婆婆长得虽然像个大巫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好人,何况自己能脱困也多亏了她。

    “我开始要过歹命的日子了。”赵火炮长吁短叹的,又说:“毛婆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颗,叫什么东方菜头的,林妈妈,菜头也有分东方西方吗?”

    林天来的老妈摇摇头,想了老半天说:“没有吧,菜头就是菜头,东方菜头也许是种植菜头闻名,人家才给的昵称吧。”

    “是喔,原来是人名,我还以为毛婆婆疯了,叫我拜菜头做师父。”赵火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傻笑着:“呵呵,林妈妈,看样子,我以后会成为种菜头的……的什么啊,最近很流行的。”

    “达人。”林天来笑着补上。

    “哈哈……对、对,同协,我以后退出江湖,不混黑道了,当‘菜头达人’!”赵火炮认真而坚定的说着,他脑中出现一个画面,自己经营个农场,手里抱着又大又白的菜头,而且还聚了个老婆,生出许多小菜头,“呵呵……”他嘴角泛起了笑意,然后又用力拍打脑袋,露出不解的神情,自言自语地说:“奇怪了,背那些怪书,和种菜头有什么关系啊。”

    众人没有鸟他,一伙人谈天的继续谈天、闷着吃饭的还是闷着吃饭、赌气的仍在赌气,大家各有心思。

    在林天来的认知里兰妮似是原谅了自己,但兰妮也没给他机会,午餐一吃完,兰妮亲昵地告别了老妈,和小琪回去了,留下什么都不在乎的白灵,及傻楞在一旁的林天来。

    第九章鞭毛球菌,真是可怕的东西。

    林天来搭着七点五十分往台北的夜车,独自坐在巴士里,越想越呕心,解释了老半天,兰妮就是不听,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不顾生命危险去找她,才会陷入幻水世界的。

    可堪安慰的,兰妮平安无事,阿达里欧也没生危险,理应心满意足了,但是他心里就是不踏实啊,兰妮会生气多久呢?她会不会从此消失不再理自己?

    想到自己从高中开始,只有看着别的同学成双入对的份,又不是很难看,但身旁总是少了一个伴,呵,或许是太“台”了吧。

    那时由乡下来台北求学,都市丛林让乡下的价值观都变了,林天来由自卑而自闭。他没有半个朋友,即便有女生对他好一点,他也会马上躲开,虽然他很“哈”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同学。

    他的思绪好乱,想到过去,又想到最近,好想再和兰妮说说话,即便会被她臭骂也愿意。

    客运汽车开始爬坡,这里正是苗栗火焰山,一天之前自己和白灵搭乘阿帕奇力由空中俯看而下,正是这个位置啊,时间在过真是快,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真像是一场梦,林天来好多的感叹。

    今天不是假日加上又是夜晚,整个车子里空空荡荡,显得冷冷清清,只有偶而传来前方一名大胖子乘客的打呼声,让世界不像是停止的。

    高公路上车子不多,巴士爬完了火焰山的陡坡,开始加。瞌睡虫好象会传染,林天来闭起眼睛正要休息,忽然,车子一个大转弯又急踩煞车,林天来身体被抛到走道,像在坐在云霄飞车一般,内心惊叫“不好!”,身体一回旋,一阵天地旋转,碰地巨大响声,林天来飞了出去,却像撞到一团棉花,但这撞击也让林天来晕了过去。

    当他开始有点意识,原本没有听觉的耳朵充满刺耳的警铃声,他努力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痛得要命,骨头像要散了一般。

    “先生,你没事吧?”两名救护人员正在帮林天来从事急救,见他有了反应,其中一名说:“你能醒来真好,看来今天会有很多人醒不过来了。”

    另一名补充着:“对啊,你的运气真好,二十一辆车子的连环车祸里,还能逃过一劫。”

    林天来在脑中整理思绪,只记得似乎所搭乘的游览车出了车祸,他挣扎起身向左右张望,才知道原来自己正躺在路肩的担架上头。整条高公路上全都是浓雾,到处都有警车的闪闪亮灯由雾气中穿出,路肩旁则停满救护车。

    林天来并不是真的福大命大,他身上有块毛婆婆给的特殊的石板,那是一种自动防护石板,在猛力撞击之下,才得以保他一命。

    林天来这段期间遇过了无数千奇百怪的事,本想台回北后好好地静静休养一段时间,再筹划下一步,没想到台北竟是那般的遥远。

    要是在以往,他一定会吓破胆,现在反而觉得没什么(和台蛆、海德拉、骷髅兵、幻水世界这些比起来,这场车祸的确小事一椿)。

    “我没事,你们快点帮别人的忙吧。”林天来边说边想下担架。

    救护人员这时正要将林天来抬上救护车,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天来,在这种情境之下还能想到别人,一名救护人员说:“先生,你不能下去啊,得检查看看有没有脑震荡。”

    林天来站起直说:“不碍事,谢谢你们救了我……”他原想也投入帮忙,但刚好看到两名救护人员抬过来一名伤患,那上头竟然是跟他同车在前方打呼的那名胖子,他的身体全都是血,肚子破了一个大洞,都可以看到白花花的肠子,林天来呕一声,忍不住吐了出来。

    他身旁的救护人员说:“唉,这人运气就没你那么好了。”

    林天来在路旁吐了好一会儿,这一片惨状,即便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忙,“唉,原来人是这般的脆弱,如果自己是那个胖子,恐怕连和老妈、兰妮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他正感叹时,忽然听到身旁一名警察在盘问着巴士的老司机,原来他也福大命大,平安没事。

    “你怎么会煞车的。”警察问。

    司机像是吓傻了,嘴里含着烟,用抖的手努力地摩擦打火机,却是点不燃,一名警员帮他点了火,又拿过来一杯热水,司机深吸口烟、喝口热水,不过却无法镇定下来,全身还是一直抖动着。

    “我、我不是故意要踩煞车。”老司机清楚自己责任逃不掉,想要说明什么,忽然紧抓住警员的手,恐惧的说:“我是看到好、好奇怪的东西。”

    林天来听到这句话起了好奇心,司机及警员接下来的对话,更让他觉得事有蹊跷。

    “奇怪的东西?你看到什么?”警员问着司机。

    “咕噜。”老司机又吞了一口热水,缓过气来,才说:“一团黑色的、怪怪的,样子很难形容,我不会说。”

    警员看了看司机的证件,直说:“你的资历够深啊,应该很清楚这段路本来就容易起雾……”

    警员话还没说完,司机插嘴说了声:“那不是雾。”

    “我看你是头被撞坏了……”一名年轻警员出口调侃,后面走来一名老警员出声道:“别乱说!”

    老警员从口袋中拿出张纸,用笔在上头画了画,然后问那司机,“你看到的东西是这种样子吗?”

    老司机接过来一看,倒抽了口气,瞪大眼看了看老警员,说不出话来。林天来也好奇凑了过去,那上头哪能算是画?一堆的曲线简直是乱涂鸭嘛,认真说要像什么的话,倒像长了毛的球,比幼儿园的小朋友画得还难看。

    老警员又加了一句:“我的原子笔是蓝色的,但是实景是黑色的。”

    那老司机眼睛睁得更大,看着老警员猛点头!

    “唉,真是糟糕……”老警员叹了口气:“你从小就可以看到一些有的没的吗?”

    老司机猛抽着烟,又点点头,直说:“警察大人,我不是故意要引起车祸的,实在太过吓人了。”

    老警员突然手上一闪,收起他画的纸条,然后不理众人,直接翻过路肩的护栏,往斜坡上走去,林天来感到有些怪异,莫非这个连环车祸有什么玄机?那张图上画的是什么?这老警员又是什么人?他的心里充满疑问,经历劫后余生,他的胆子像是被撞大了,想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也翻过护栏想跟着老警员的脚步,哪知才一下子,那个老警员已消失在浓雾里头。

    林天来往斜坡上头爬,在浓雾里钻来钻去,在苗栗的这个地段,是容易起雾的知名地方,果真是茫茫然不知东西南北,能见度还不到一公尺距离,加上天色又黑,朦朦胧胧的世界,让林天来心里直毛。

    “我是怎么了,好好的,干嘛又没事找事做。”他正想要往回走,突然,觉得身上湿湿凉凉的,用手一摸,不是雨,而是衣服沾了些粘稠的、一颗颗像是豆子般大的、会亮的东西。

    他心里更毛了,“该不会这么衰又碰到妖怪吧?”越想越怕,还是赶紧“开灵眼”瞧瞧四周的动静。

    灵眼一开,四周除了雾,还是雾,并没有什么特别,这让林天来松了口气,也许今天的雾太浓了,以致于才会结成一种雾珠吧。他手上抓起粘在衣服的怪东西,雾珠本身有表面张力,看起来比清晨的露珠更加地晶莹圆润、更加地闪闪亮。

    “这就怪了,没有什么光源,怎会亮?”雾夜里好黑,让这些怪东西格外的明显。

    他转身要走,忽然下起大雨,由上而下滴滴雨点打得头上好痛,他马上伸手档在头上,才觉霹哩啪啦敲在头上的东西不是雨,更不是冰雹,而是刚才沾在身上的那种怪东西。

    他提起勇气大喊:“是、是何方妖怪在、在……”喊到一半,他没胆子喊下去了,因为脑袋里转了一下,万一真的出现妖怪,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防身呢?

    阿达里欧不在、海德拉身在幻水世界(在白灵身上)、卡帕奇力这次损耗很重,肯定在休养期内、飞舞的折凳已毁。

    想来想去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灵卡猎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