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29节

灵卡猎人_第29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2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6
  “雾珠,就是像黄豆般大的‘雨’吧?”林天来想起了雾珠打在地上时,化开的景象。

    “没错,那便是黑鞭雾妖的杰作,我在十多年前的时候,遇过一次,没想到现在又出来了,只要它一出现,一定会生意外。”

    “所以说刚才的车祸就是它引起的啰,那些死魂又是怎么回事?”林天来好奇不已,大自然之中台蛆生成了台风,现在又看到这种会造雾的妖怪,整个脑筋里既有认知全都已是错乱。

    “黑鞭雾妖喜食魂魄,这只雾妖也不知从何而来,还好被你收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老警察回答。

    “吃人的魂魄?”林天来涌起强烈的不安感,在幻水里看到被收入“黑洗”里面魂魄的惨状,还让他心有余悸。他又想到了天资潜能开公司,和仙姑提起的黑暗分会,这场意外又是谁所为呢?如果一个雾妖能引出一场的意外,那么黑暗分会的人利用妖怪来取魂魄,实在不足为奇啊。

    “警察大人,这个黑鞭雾妖会不会是某人用来收魂的工具?”

    人和妖的世界已够复杂了,加上灵卡协会里有不少人以妖为工具,以达成某些目的,让事情越的复杂,老警员本来不敢对灵卡协会不敬的,现在林天来都主动说了,他也顺水推舟地往下一带:“唉,我也这么想啊,如果是灵卡协会的人搞的鬼,以我们克妖特别处的实力是很难对抗的。”

    这时老警员掏出张名片,递给林天来。

    警察印名片,这还真新鲜,林天来感到些许怪异,低头一看,才现名片也怪异,上头的字体全用紫外线框写出来,如果没开灵眼,只会看到一张的白纸。

    “国安局克妖特别处大甲溪一号特派员高荣兴”

    林天来不禁叫出:“我还长江一号特派员咧。”古怪的名片,古怪的单位,古怪的头衔。

    “大师爱说笑了……”这叫高荣兴的老警员呵呵笑起。

    玩笑归玩笑,林天来也急忙自我介绍,然后问老警员是做什么的。

    “我负责的范围北到苗栗,南到台中,也就是大甲溪流域,所以才用这个名称。”高荣兴先说明自己的工作领域,顿了一下又补几句:“原本这个辖区里还有二号及三号,现在只剩下我一人了。”

    “他们都高升了吗?”林天来随口一问,他主要好奇在于这个老警员的背章上,才一线三星,以年纪看来,他至少干了二、三十年警察,怎还是最最低阶的小警员?这也太扯了。

    “唉……都死了。”老警员的回答声音里,多了不少苍凉。

    原来每个国家几乎都有这种隐藏不为人知、最最机密的神秘单位,它的主要任务是控制一个国家里的妖怪总量,所以他们的工作便在于──猎捕妖物。

    自古以来,人和妖是共存的,但在近代里,灵卡协会的大力展让妖族产生一种危机意识,致使人和妖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厉害。

    摩擦多,那当然风险就高,除了灵卡猎人,能胜任捕妖工作的少之又少,高荣兴说明至此,叹了口气道:“上一次黑鞭雾妖出来,一口气干掉我那两名同事,所以我才对它印象深刻啊。”

    高荣兴言语唏歔,捕妖和捉要犯相比,他宁愿选择后者,因为捕妖是件不能公开的工作,他的上司、同事时常弄不清楚,高荣兴一天到晚混来混去,是在干什么,这还真是一条苦寂又不讨好的路。

    林天来无语,本来难以想象为何怪事老是在自己的周遭生,但阴错阳差地成为灵卡猎人之后,他明白了,怪事是每天都有,只是被一般人当成了天灾或是意外罢了。

    林天来暗暗觉得还是不要涉入太深的好,他刻意地岔开话题问:“高先生,你的子弹好象有点特别,不是一般的子弹吧?”

    “高人便是高人,识货!”他拿出手枪,退出子弹。“这把制式的手枪没什么特别,不过这些子弹就不同了,它们都镀上一层特制的‘除妖剂’。”

    “除妖剂?”

    “嗯,林大师,除妖剂对你们灵卡猎人没有吸引力,但对我们一般人可是非常好用,这款除妖剂是德国最新制品,现在已经广泛的为各国的克妖局所使用。”高荣兴对灵卡猎人非常的推崇,左一声大师,右一声大师的叫着,让林天来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从踏入灵卡的世界以来,他一直都是个“卒仔”,直到幻水世界里,才稍稍觉得自己也有特强的一面。他至今最得意的莫过于解除饭粒卡的攻击──仙姑、白灵都不行,还得靠他去‘吃饭’。

    “高先生不是灵卡猎人吗?”林天来以为遇上同行,但听高荣兴的话意又不像。

    “呵呵……”高荣兴干笑两声,直摇着手,说:“林大师,我小小人物哪有这个本事啊。”

    “高先生,你别大师,大师地叫,我受不起的。”林天来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心里其实很爽。

    高荣兴看到林天来的表情,感到这年轻人不错,他印象里所有的灵卡猎人都是趾高气昂,哪有像他这么谦逊的,高荣兴灵机一动,邀请起林天来。

    “对了,林先生是要回台北吧?不知您是否能拨个空到我们克妖特别处指导一番,呵呵,我们的局长也是灵卡猎人哩。”

    林天来看到高荣兴那么看重灵卡猎人,有些不以为然,他知道的灵卡猎人兰妮、白灵,有什么了不起的,算上自己,好象也没有什么伟大之处。

    “当然,林先生,您的见识广博,不觉得如何。”高荣兴混久了,察言观色一流,推崇着:“咱们台湾的灵卡猎人十根手指都算得出来,而且年纪都很大,像林大师和我们局长一样这么年轻,便挤身灵卡猎人,还真是少见哩。”

    难得有人看得起自己,加上一段时间以来的紧张,林天来想了想,便爽朗地答应去参观那个叫“克妖特别处”的怪地方,他其实还有个理由,有便车可以搭回台北,何乐不为哩。

    高荣兴在中部警界里,也算是传奇人物,不为别的,单单是当了二十多年的警察,还只是个最小的一线三星,这点就够神奇了。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老是升不了,就算得罪了天王老子,也该翻身了,可是只要他的主管把他升迁的单子送上去,就会无疾而终,久了警局里不管是主管还是老鸟菜鸟,都习惯把他当成隐形人。

    人老了就没用了吗?

    高荣兴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让警局里的人了解到他不是个简单人物。

    一通国安局的电话,高荣兴的角色变了,高公路警察局上上下下全都傻眼,这个小小的老警员成了可以直接号令警察局长的中央特派员,警局全部动员起来,高荣兴及林天来现在是高公路警察局最最特别的贵宾,除了政府的高官,谁能让人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在国道上高奔驰呢?

    台北的清晨八点二十分,一队二十辆警车由“中山高”直下重庆交流道,沿路一个车道净空出来,警车呼啸而过,让上班族为之侧目,不少用路人抱怨不已,“这一定又是某个高官、或是哪个鼻屎大的国家使节在搞怪!”大家骂声连连。

    林天来实在很不好意思,这个排场令他局促不安,自己是哪根葱啊。倒是一旁的高荣兴毫不在乎,沿路一直跟他介绍“克妖处”的由来,及前任处长田子房、现任处长冷秋芜的来历。

    坐在前座的高公路警察局长一句都听不懂,十分的尴尬,说东也不是,说西也不是,但他终究是官场老将,挥了圆滑的本事,“是,是啊……”、“真是的,没错,高老大说的对。”等不着边际的话一直由嘴角吐出来。

    不论什么状况,咱们局长大人都挂满了笑意,真是个当官好材料,林天来不自觉地笑了,心里起了滑稽念头:“不知道他再这么笑下去,下巴会不会掉下来。”

    “呵呵……”警察局长不晓得林天来在笑他,也陪笑着。

    阳明山脚下的国安局,今日非常特别,局长率领部属幕僚亲自在门口迎接,二十多辆警车直驶上山,由警察局长护送前来的,是个年轻人及一名老警察。

    林天来一身牛仔裤T恤的装扮,加上一晚的奋战,显得有些疲倦跟狼狈,没想到这个国安局局长和警察局长一样,二话不说,露出一字型标准笑容,亲昵地紧握住林天来的双手,“呵呵……欢迎、欢迎,真是荣幸能见林大师一面哩。”

    那旁边的警察局长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林天来是命理或是风水大师哩,动用到国安局,看来一定是和政府高层有关。”他心里暗想着。

    国安局长姓施,林天来在电视上看过,真没想到现在就在眼前啊。

    这些人讲的话,林天来都当成是──放屁,他只会露出傻笑,反正自己一不求官,现在也不求财了(那三万点的灵力,这辈子可以买个小岛当岛主了),管他那么多。

    当官的还在寒暄,国安局长身旁一名年轻人,打断了局长的废话。

    “好了,现在是我们的事,你们可以走了吧。”他不晓得是何方神圣,话说得又冷又不客气。

    林天来仔细打量了这个人,他长得非常的英俊还有几分秀气,穿著不同于一般官员的西装革履,而是一袭麻纱灰色唐装,头及肩随性的披散着,给人一种斯文雅气又带点飘逸的感觉,实在不像政治人物。

    姓施的局长给他的话语噎着,满脸豆花,但还是不改笑意,向林天来说道:“大师,劳烦你了,这位是我们克妖处的处长冷秋芜先生。”

    施局长话刚说完,冷秋芜左手拉着林天来,右手扯着高荣兴,直往国安局左侧的一条通路走去,抛下满脸错愕的众官员们。

    有别于方才那堆官员,冷秋芜并没有特别的亲切,他边走边一手遮着早晨的阳光,自言自语地说:“太久没见到阳光了,真是刺眼。”

    林天来一直觉得这人的样貌很面熟,是啊,长得很像林天来喜爱的布袋戏里的“莫召奴”,但又加了点“风之痕”那种孤傲的味道。

    冷秋芜转头向高荣兴夸了两句:“你这次辛苦了,功劳一件。”

    能得到处长的褒扬,比什么都好,高荣兴虽然开心,但也叹了气说:“没想到这个黑鞭雾妖又跑出来,真是可恶。”他恨雾妖吃了他的同事,不过他自己可能也不明白,其实在他潜意识里,雾妖或其它妖怪让他十分振奋,没有这些刺激的妖物,他便如同槁木死灰,存在似是没有任何价值。

    “假使不是林先生来到,我不要说是收妖,连老命也保不住。”高荣兴自内心地感谢林天来。

    冷秋芜走在前方,已到了后面一个小楼梯,他往楼梯间的电梯方向走去,进入电梯后,林天来现这个电梯并没有显示楼层,只见冷秋芜取出个卡片一刷,电梯竟是往下。

    冷秋芜吐出口气,他那原本突兀奇怪的性格及动作,好象得到了舒缓,似乎这电梯往下的地方,才是他的世界。

    林天来反而是紧张了一下,向下的电梯要带他去什么地方呢?高荣兴看得出林天来的不安,反应很快地打开话匣:“我十多年没回来了,上一次回这里,是前处长在任的时候。”

    “是啊,我义父退休也五年了。”冷秋芜话还是不多。

    冷秋芜,二十五岁,他二十岁左右便接了这个克妖特别处的处长!

    高荣兴不忘抬举他两句:“处长真是青年才俊,英雄出少年啊,老处长能将衣钵传给了你,真是我们国家的万幸。”

    冷秋芜这个人很不喜欢应酬式的废话,问:“这一批的除妖子弹不太好用吧。”

    高荣兴直点头,回道:“我就说了,还好是遇上林先生,不然单要靠这种除妖子弹,我早死早生。”

    “呵呵……”冷秋芜难得的笑了两声,“死在黑鞭雾妖之下,恐怕你死了也不得生。”

    他话说完,“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门后的世界会让林天来大开眼界吗?

    依东方大师所言,灵卡世界又即将掀起哪些翻天覆地大改变?

    这一切的展绝对乎想象,欲知后事,敬请期待下个月出版的──灵卡猎人第四册《先乩预言》。

第十六章-第二十章

    第一章一个事件的开端,也是灵卡世界大变的起点

    宽大的地下研究室里,有着五十多名研究人员,到处都是计算机及古怪的实验机器,台湾怎会有这么神秘的地方?

    电影才看得到的场景历历在目,让人不得不信,林天来由特制大玻璃隔屏外看得清楚,隔离房内,竟然有着一只长得像“异形”的怪物,房间上方排列了十多个珠子,由珠子上射出只有开了灵眼才看得到的七彩光束,光束像一条条的绳索般,将那怪物紧紧缠绕。

    突然,怪物身上一根长须扫向大玻璃窗,砰然大响,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