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灵卡猎人 > 灵卡猎人_第30节

灵卡猎人_第30节

作者:大瞎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2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6
了林天来一大跳,那有双如放大了的苍蝇眼,此刻正瞪着林天来,然后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白森长齿,齿间流着砧稠半透明的口水,和电影里异形的长相、动作简直一模一样。

    “这些人疯了吗?这只妖怪是活的啊。”林天来三魂七魄差点跑了一半,但见旁人都习以为常,倒像是林天来少见多怪。此时隔离房上的珠子光芒大盛,光束一拉紧,原先嚣张的怪物,长须缩回,头低了下去,像是极力忍耐,十分痛苦的样子。

    “电影里的异形不是凭空想象的,这种妖名为‘异端十五。”冷秋芜看出林天来的惊疑说明道。

    他似乎是个话很少的人,一旁的老警员高荣兴却吹捧起来:“这是我们处长费尽千辛万苦才捕捉到的,那简直是个传奇哩,这家伙当时杀了一大帮子的中南美印第安原住民,一堆中猎人企图围捕它,却束手无策。”

    许多的研究人员暂停工作,他们听高荣兴说起处长的故事,每个人对冷秋芜都景仰不已,高荣兴继续说得口沫横飞:“呵……我们前任的田处长在一旁压阵,可是连出手都不用,‘异端十五-便让处长手到擒来……”

    林天来在车上时听高荣兴说过,这个”克妖特别处”的处长是世袭的,前任处长田子房便是冷秋芜的师父。

    冷秋芜没答腔,脸上一样冷冷的,没有出现一丝得意神情,仿佛高荣兴说的是个和他毫不相关的人。

    原先,林天来以为做官的都是一个样,但眼前的冷秋芜浑身散出一股特别的气质,他应该不是当官的材料吧,和国安局长、警察局长比较起来,差别实在太大了。

    “不知林先生的师承是……”冷秋芜开始打听起林天来的来历。

    “啊——师承,什么师承?”林天来不懂冷秋芜的意思。

    一旁的高荣兴恭敬地接口:“林先生,处长请教您的师父是哪位?”

    “师父?我没有师父啊。”林天来愣愣的回答,他不知道,在灵卡协会里师徒相传是很重要的,要知穷一人之力,想学猎妖的本事,可能学成之时也一脚踏入棺材了。

    冷秋芜眼中出现些许惊异,他是名门之后,加上年少得志、资质过人,实在很难想象,一个晋通人也能进入灵卡协会。

    虽是如此,冷秋芜倒也没有追间,看着林天来不解的样子,他反而佩服又钦羡起来,要知道师承虽然是快捷方式,却也是负担跟束缚,就以他来说,即使早就不耐烦官场上的繁文褥节,但还是得做下去,因为这是使命,也是责任。

    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问道:“林先生,每当黑鞭雾妖一出来,总是会引起交通意外,让人防不胜防,你也看到了,我们的除妖子弹对它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林天来颇有同感地点点头,冷秋芜紧盯着林天来再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林先生能否将你捕捉的黑鞭雾妖送给我们研究,也许能搞出点名堂。”

    高荣兴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轻喊:“处长,这……”他知道黑鞭雾妖是很厉害的妖怪,不说可以制成卡片,就算是把它给炼了,也可以得到不少的灵力。

    冷秋芜手一摇,阻住高荣兴往下说话,他其实也不是真的非要黑鞭雾妖不可,而是想测看看林天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天来的反应让他们都为之惊讶,他二话不说,取出猎盒里的猎妖石板,直接交给冷秋芜,很诚擎地说:“处长,希望你们能研究出克制雾妖的方法,不要让悲剧一再地生。”

    “好!”冷秋芜竖起大拇指,这个好字叫出来,反倒让林天来吓了一跳,冷秋芜亲切地拉着林天来,那冷如冰霜的脸孔,难得的出现热情的笑意:“来,来,到我办公室。”

    在冷秋芜的专属办公室里,他亲自泡上一杯热咖啡,让林天来有些受宠若惊。

    “说实在的,我很盖慕你。”冷秋芜不再冷淡,好像和老朋友说话。

    “羡慕?”林天来摸不着头绪。

    冷秋芜苦笑地说:“是啊,我被绑死在这个位置上,真想要逃出去。”

    “听高先生说,你这个位置是世袭的?”林天来问。

    “嗯,我父亲是知名的猎板者,可惜早逝。”冷秋芜说起往事:“义父田子房将我扶养长大,我从小便接受他的训练,就在十八岁那年,我加入了灵卡协会。”

    “处长,看起来……”

    “不要叫我处长。”冷秋芜对林天来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林天来红了脸,和高官攀亲引故不是他的专长,冷秋芜毕竟比较老练,马上又说:“阿来,我其实不喜欢这份工作的,你也看到了,官场不合我们的志趣……”

    林天来点点头,他确实觉得冷秋芜不太有官样。

    冷秋芜的兴致很高,又继续问:“对了,你说说,你怎么捉到这只黑鞭雾妖的。”

    林天来详细地说着从生车涡到猎捕的经过,冷秋芜听得津津有昧。

    “那你又是怎么加入灵卡协会的?”冷秋芜间。

    林天来也觉得和他很投缘,从认识兰妮开始说起,他们一聊,也没注意时间过了多久。

    “阿来,这个兰妮公主很喜欢你。”冷秋芜话很少,说得也很直接。

    “是吗?我也不太懂……”对兰妮的感觉一直是林天来摸不清的。

    “你要勇敢一点,努力地去追求,男子汉大丈夫别扭扭捏捏。”冷秋芜很果断地说。

    “呵,冷大哥很有心得呢。”林天来忍不住开起玩笑。

    冷秋芜忽然轻笑起来,摇摇头道:“有心得也没用啊,唉……”

    林天来好奇地间:“能说说吗?”

    “有什么不能说的。”冷秋芜十分地坦率:“在我十九岁游历之时,遇上一名敌人,也是你刚才看到那只异端十五号的主人,那一战之后,我放她一马,后来她回报救我一回。”

    “那只异端十五号的主人?这只妖也是跟黑鞭雾妖一样吃人的魂魄吗?”

    冷秋芜点点头。

    “那么它的主人是黑暗分会的成员啰?”林天来大胆地推测。

    冷秋芜还是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就是这样才麻烦,她不只是黑暗分会的成员,还是里头的‘圣女。”

    “圣女?”

    “黑暗分会和灵卡协会其它的分会全然不同,即便是其中的会员,也不容易弄清里头的组织,这个‘圣女-的称号是什么样的位阶、有什么权力,我们也弄不清楚。”

    “后来呢?”

    “那次的经历之后,每当我遇上危难之时,就会有一些影子对我伸出援手。”

    “影子?”

    “没错,如假包换的影子,不见人形,只有影子。”冷秋芜说的好诡异,听来他的遭遇比林天来还离奇:“我也问过义父,义父只说离他们远一点,并说沾上黑暗分会没什么好下场。”冷秋芜的话虽轻,但神情却颇为无奈。

    “为什么灵卡协会里的光明、黑暗分会都很怪异?”林天来对灵卡协会毕竟了解不深。

    “呵呵……阿来,你没听过一句话。”

    林天来傻愣地看看冷秋芜。

    “光明分会不光明、黑暗分会很黑暗!”

    “哈哈……”林天来给这句话逗笑了,想到光明分会的处世风格,以收人的潜能、记忆、智能为灵力来源,的确是不太光明。

    林天来问道:“对了,冷大哥,这个黑鞭雾妖会不会是黑暗分会的杰作啊?”

    “一定是!”声音自背后响起,两人打开了专属办公室的房门,由外头走了进来,一高一矮。

    “义父。”这是冷秋芜的声音。

    “婆婆。”这是林天来的声音。

    经历了天资潜能公司的风波后,毛婆婆便一直待在灵卡商店,虽然王老头传了讯息回来告知,林天来已由幻水世界中自行脱困,但是毛婆婆没看到阿来就是不安心。

    还好,毛婆婆当时在米包包精灵身上置入了监测功能,当米包包回到阿来身边后,传回他的行踪,毛婆婆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只是林天来真是有够衰,碰上车祸又遇上黑鞭雾妖,当她收到消息,正想通知王老头前去救援,阿来自己已解决了。

    “现在是怎样?好一个阿来,居然混进了国安局里头的‘克蟑-,噢,不,是克妖特别处。”毛婆婆心里所想的,也一五一十地同步送给王老头知道。

    打从古老时,他们就刻意地和朝廷、政府等官署保持距离,以免麻烦。现在因为阿来,也因为东方的情报,她便想顺道一访田子房,也许可以拉一下关系,来个”在台‘隐灵卡猎人-大会串”。

    “阿来,你没怎样吧?”毛婆婆像是林天来的老奶奶,抓着他上上下下打量、碰触,就怕他少了一块肉。

    “婆婆……”林天来红着脸任由毛婆婆”检视”。

    “瞄……”一声,许久未见的大肥猫也从毛婆婆身后跳了出来,直扑向阿来。

    林天来亲昵地将它紧抱,直呼:“星瞄,辛苦你,让你吃苦了。”林天来眼眶中闪出泪珠,从在屏东大战海德拉,到进入坑道和骷髅兵对敌,肥猫真是自己身边最忠实的伙伴,他非常感动。

    阿来看到肥猫头上的新伤旧痕,那歪掉的鼻子加上现在连嘴也裂开,他忍不住地亲了肥猫,哪知肥猫倨傲地别过头去。(其实肥猫心里在想,拜托,恶心死了。)

    “知道你掉入了幻水世界,我都急死了。”毛婆婆流露出真情,又道:“还有,你的阿达里欧,他真是拼了老命。”

    “他还好吧,婆婆。”一群好朋友的关怀及帮忙,林天来好窝心。

    “阿来,阿达里欧这一战受损不轻,芭雅用脑过度也得调息,我暂时将卡片放入商店的‘养妖池-,等你有时间,再带他们到‘妖物急救中心。“

    虽然林天来不了解什么是”养妖池”,但现在心里都被温情占满了,感激地点头称是。

    这时一旁的田子房说道:“肥婆,先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义子,冷秋芜。秋芜,见过前辈,这位是毛婆婆。”

    冷秋芜轻轻的点了头,说道:“前辈您好。”

    “老田,这小子真是俊啊,呵……”毛婆婆看着冷秋芜,眼睛张得大大的,口中出啧啧声响,欣赏地说:“用个魅力卡,让他进入演艺圈,铁定会成为师奶杀手。”毛婆婆斜着头盯着冷秋芜,陶醉不已。

    田子房笑着说:“秋芜是我唯一的弟子,怎会让他进入演艺圈呢?想太多了。”

    “你的子弟真不是盖的,现在是‘中猎人-了吧?”毛婆婆眼睛没离开过冷秋芜,口水都快滴了下来。

    林天来不知怎的,脑中忽然想到了那个什么”操到死健身房”,顿时打了个冷颤。

    “还没还没,呵呵——小毛啊,那以后要请你多关照哩。”田子房叫得很亲切,能和灵卡商店的老板娘弄好关系,总是个方便。

    “呵呵,当然当然。”毛婆婆一副很色的样子,林天来非常不好意思,连忙在后面扯了扯毛婆婆,她才恢复正常,干笑两声让自己不致太过失态:“要你关照我们才是咧,所谓‘民不与官斗-嘛。”

    “小毛,你这么说就不把我田子房放在眼里了,如果不是师命难违,谁鸟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官位。”这个田子房和冷秋芜个性上倒有些像。

    “呵呵……那我毛小妹就认田大哥你这位朋友啰。”毛婆婆一说出口,林天来及一旁的冷秋芜差点吐出来,还毛小妹咧。

    “好了,小毛,让他们年轻人聊聊吧,你不可能老远来一趟,只是为了接林先生回去吧。”田子房不是很爱开玩笑的人。

    田子房及毛婆婆另辟密室,两人现在的态度和刚才截然不同,脸色都非常的凝重。

    “老田,东方菜头找过我,他得到一些情资,灵卡协会的重要干部齐集台湾,这事你知道吗?”

    “嗯,略有所闻。”田子房不管怎样,也是个国安局的人,消息不可能不灵通。

    “那天,我遇上光明分会的白朗,他不小心泄了底,他说协会要求台湾的‘隐灵卡猎人-重新登记,世界这么大,为什么独独针对台湾的‘隐灵卡猎人-?“

    田子房一手缓缓地敲着桌子,似是在犹豫什么,半晌后只听他喃喃地说:“这件事也不是我能独自面对的……”他深吸口气,像下了决心般,抬头说道:“算了!小毛,我就告诉你吧,灵卡协会来台湾最主要的,是针对杜天化。”

    “杜天化!那个预言师?”这答案出毛婆婆的预料。

    “没错,小毛见过杜天化吗?”田子房问。

    毛婆婆摇摇头。

    “那是个怪人,这么说吧,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灵卡猎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