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 77.77什么非你不可,一个落魄千金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77.77什么非你不可,一个落魄千金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作者:公子思慕 发表时间:2019-01-10 18:54: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21
    他的意思是要她像刚才的女人那样,屈辱的跪在地上?

    乔晚心拍着因震撼而剧烈起伏的胸口,瞪大了眼眸,不确定的再次重复:“萧祈渊,你是要我跪在地上跟你说话?”

    男人轻笑了声,嗓音低醇而宠溺:“你也可以不用,你知道我一向很疼你会舍不得的!”

    “可萧祈渊,我从来没感受到过。”晚心看着他,认真道:“我知道你生气,可我跟你说过,不是我的错,你不能怪我!”

    林晚说,萧祈渊最恨欺骗和背叛,而她一点也不了解萧祈渊,那话说得没错。

    她想的太简单了,如她所说,萧祈渊这样子,果然不是要放过她茶!

    “嗯”萧祈渊笑道:“有人跟我说,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就要对她好,我就说我一直宠着你疼着你,你都无动于衷,原来是没感受到,看来那个人说得不对!”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说她说得不对,对一个女人好,她也许不会记得你的好,甚至还感受不到,可要是你对一个女人不好,她也许就会记得你,想着你,甚至来求你。”

    “萧祈渊,你是在说我?”

    乔晚心看着他慵淡的模样,慢条斯理的一句一句像是在低喃,可那话总结成四个字分明就是再说她不识好歹!

    “萧祈渊,你说的不对!”这句熟悉的反驳,乔晚心觉得说过很多次,每次都是用来分析他话里的逻辑关系:“没感受到你的好,也许是因为你在压制她,也许是你的好不是她想要的。可你如对一个人不好,她是会记得你,求你,就算想你那也是因为怨你恨,根本就没有意义,萧祈渊,这两者是相对矛盾的,你不能想的这么极端!”

    “呵呵…...”男人不屑的挑眉:“你是打算说服我?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

    “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本事,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没做错什么,也不想恨你!”晚心挽了下唇角,声线平和而温凉:“你买走医院,无非就是要我来求你,但我们之间的事,请你不要去打扰我爷爷,他经受不住……那样我真的会恨你!”

    晚心说完却见萧祈渊已经闭上了眼睛,英俊的面容上没有笑,淡淡的,闭目养神般不再出声。

    偌大的空间里一时间陷入莫名的沉寂。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乔晚心都以为他是睡着了,可是她心里清楚,不过是因为她说的都并不是他想听的,所以他不想听便闭眼不说话了。

    慢慢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晚心伸手摇了摇他,低声道:“萧祈渊,我知道你没睡着,刚来的时候,我确实很生气,因为你总是要挟别人,以前,你虽恶劣却也只是是对梓明下手,不会真的动我爷爷,可现在呢,再不会有哪个人恶劣如你一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晚心接着道:“我不知道为什你非得我不可,也请你永远不要让我知道,现在我只求你我爷爷平平安安!”

    “唔~”男人这才睁眸,看着她,唇角掠过一丝戏谑,笑道:“你还是这样的姿势说话听着才不累!”

    晚心脸色白了白,掐着手心,努力牵起嘴角,笑着道:“那好,我就这样跟你说话,只要你能保证我爷爷平安!”

    “听着不像表白,倒是像交易!”他偏头看着她似是想了下,才又继续道:“不过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晚心看着他缓缓起身,顺便整理了下衣服上的褶皱,脸色僵白的沉声问道:“萧祈渊,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和他没关系了?

    “字面的意思!”男人走到办公桌前,转身看她,扬眉笑着道:“怎么?你算计我的时候不是挺聪明,怎么这么直白的话反倒听不懂了?”

    “你在报复我?”

    “算不上,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可你一次都没选对,机会就这么多,用完就没有了!”看着血色渐褪,脸色霎时间惨白的女人,男人冷嗤一声:“什么非你不可,一个落魄千金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你难道没看到那些女人?比你听话,比你漂亮的,还比你懂的讨男人欢心,我萧祈渊要什么女人没有?”

    晚心一下子瘫坐到地上,抬眸嗓音遏制不住的颤抖:“那你是故意羞辱我还是让我自取其辱?”

    “晚心,如果这是屈辱,那之前呢,你对我的那些是什么?”他一个男人忍着她,惯着她对自己任意打骂,算是什么?

    …….

    乔晚心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只是地很凉,她抬头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很黑很静,她吓得抱着自己不停的发抖,然后灯光忽明,她慌慌忙忙的跑了出来。

    最后有辆车停在她面前把她送了回来。

    佣人给她煮了杯安神茶送上来,晚心喝了立下床头的水晶灯躺在床上仍是睡不着。

    萧祈渊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

    他说,晚心你是没做错什么,你只是不懂珍惜,明知道执拗不过我,却在我追着你的时候你不要,现在又回头求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你若觉得屈辱大可不必来求我!

    他的话很温淡,但却处处透着冷漠和无情,像是他一贯给人的感觉。

    晚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不过,有一点很清楚,爷爷的命等于握在他手里。

    掀开被子,给自己倒了杯水,晚心走到阳台上一边吹着风把水一边小口喝着水。

    外面很不强不弱的两道光闪过,像是车前灯。

    家里早就没有车了,怎么还会有车进来,晚心扶着栏杆往下看,车灯已经熄灭了,那车型看着很熟悉,是黑色的宾利慕尚。

    很快,晚心眼眸一眯,看着佣人从屋内出来,靠着车场的位置弯腰说着什么,那态度很恭敬,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佣人又转身进屋,宾利停了一会才离开。

    晚心目光跟着那辆缓缓驶出大门的车子上了马路。她正收回目光,眼角却蓦然发现马路对面似乎有一个闪烁的红点,等她在仔细去看的时候除了一辆车开过去,什么也没有。

    不过,无意中发现家里佣人和萧祈渊似乎认识这件事足够她惊讶的了。

    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小雨。

    起床的时候,果然是天气阴沉,乌云密布,不像是小雨,倒有点大雨瓢泼的气势。

    吃完早餐,她要去医院看爷爷,佣人从厨房出来,将一把伞递给她。

    晚心看了她一眼,笑着道了声谢接过。

    刚坐上车,雨就开始下了,细细密密的雨,开始很小,慢慢的就越来越大。

    失神的看着车窗外哗哗醉落的雨点,晚心觉得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般,渐渐陷入沉闷。

    一回神,车子正好停下,晚心猛然发现不是医院,急忙问道:“师傅,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不要要来吃饭的!”

    停下的地方正好是一家餐厅,这里提供早餐,以前她喜欢这里的清汤瑶柱粥,但因为只有早餐才有,所以不是常来。

    “小姐,是这里没错。”司机转头对她道:“有位先生电话订的车,要我在您家门口等您,然后把您带到这来。”

    “那是谁,他有没有说?”晚心抿唇问道,怪不得,要下雨的天,她一出门就看见有车,原来有人安排的。

    “他说是您男朋友,不然我也不敢随便把您拉这来啊,你快下车吧,你别让您男朋友就等了!”

    晚心下了车,踩着高跟鞋一边往里走一边在想这个自称她男朋友的人。

    萧祈渊都是叫她萧太太,更何况现在他们……他应该不会这么做的,还有就剩楚梓明了,从小到大,她的男朋友就只有他,可是他去了美国,李美华是不可能让他在出家破产这个节骨眼上回来的。

    除此之外,她身边好像也没什么异性朋友了。

    猛地,她想起昨天早上收到的陌生信息:我回来了!

    晚心加快步伐往里走,她怎么没想到,那是楚梓明,他回来了!

    最角落的桌子上引路般高高的插着一枝红色玫瑰。

    晚心看着那鲜红的颜色,加快步伐正绕过第一排最后的一张桌子手,腕徒然别人握住,晚心扭头一下,舌头打结般,唇瓣磕磕盼盼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萧……萧祈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