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 84.84可萧祈渊,我把自己困在你身边了

84.84可萧祈渊,我把自己困在你身边了

作者:公子思慕 发表时间:2019-01-10 18:55: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21
    半夜,晚心刚入睡不久,电话铃声响了,半梦半醒之间被吵醒,一双秀眉蹙的很深,闭着眼睛从被子里伸出手从床头摸到手机,她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就接通了,嗓音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

    电话那端静默了几秒的时间,才听到同样模糊不清的声音:“晚心……我想你…..想你…..”

    声音像是喃喃自语般,很轻很小的传入耳朵,晚心却一下子就醒了,猛地睁开眼,抓住手机急忙叫道:“梓明!”

    “嗯~晚心……好想你…….想见你…….”

    他像是喝醉了,嘴里来来回回就只说这一句,晚心一边掀开被子起身一边对着手机问道:“梓明,你在哪?”

    “呵呵~我给我的晚心送花来了……她不要我了…..嗯~送了花她就不会离开我了我……”

    他说送花来了,晚心想也没想的跑到阳台往外看。

    果然,大门外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一个人,一手捧着一大把花,一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身形不怎么稳。

    晚心急忙拿了条毯子就下楼往门口跑,没注意到一楼房间的门悄悄推开。

    佣人随即走了出来,跟在后面看到女人把毯子披在男人身上,急忙返回房间打了个电话,一接通便道:“萧少爷,楚梓明来"zhao xiao jie"了!”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淡漠传来:“嗯,我知道了!”

    佣人收了电话,伸手关了床头的灯继续睡觉搀。

    大门外,晚心再次伸手将毯子披到男人身上,入夜以后,温度下降,不算冷却也算不上暖,他还是一直穿白色衬衫,显得干净俊朗的模样。

    不过是现在醉着,神智不清醒,一向爱干净整洁的他衣衫凌乱,还占了污渍,手里抱着一大捧红玫瑰,不是买的,像是从哪个田野里采来的,也像是马路边上的绿化带里一路走一路摘的,花梗上带着尖锐的长刺。

    其实,说不上玫瑰,是这个季节路边田野随处可见的刺玫,花朵很小,颜色没那么鲜艳,枝干像刺条一样,他摘的时候肯定没注意,手上,身上,但凡接触的地方都被刺破了,露着斑斑血迹,他却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不撒手。

    晚心看的鼻头一酸,心头像被那花梗上的刺扎过似的,泛起细细密密的疼痛,吸了吸鼻子,晚心将眼眶里的泪逼了回去,上前拉了拉他,嗓音沙哑轻柔道:“梓明,别站在在这,我带你进去!”

    他低着头,眼皮因酒醉而半阖着,迷迷茫茫的盯着手里的一堆刺玫,弯起嘴角兀自傻笑:“我不回去,我好想我的晚心,好想要见她……”

    “梓明!”晚心摇了摇他:“你喝醉了,外面凉,我先带你回去!”

    “我没有喝醉!我知道她不要我了……她生气了,因为我偷了她最喜欢的玫瑰花~”

    他声音很轻很淡的自言自语着,说着说着就笑了,像想到什么美好的事情,笑的干净透彻而温暖。

    乔晚心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摇头哽咽的一句话也不出来话。

    时光流转,有些事,有些人早已演变成一种习惯,经年不能改变。

    擦了擦眼泪,晚心扶住他的胳膊,要从他手里拿出那捧刺玫,他却一把抱的更紧,直叫着这是给晚心的不给她。

    乔晚心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才醉成这样,看着他手臂和胸口又被刺出几条血痕,眼眸不由得缩了下,拉着他就往屋里走。

    他这会儿估计是被夜风吹的头疼了起来,俊朗的五官难受的紧拧着,却很配合的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

    把他牵到沙发坐下,拿了条湿毛巾给他擦完脸,他就已经慢慢睡过去,盖好毯子后,乔晚心坐着看了几秒,起身去厨房煮了杯醒酒茶。

    出来的时候,她端着杯子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吓了一大跳,杯子里热汤的开水荡出来,溅到手上,立刻通红一片,疼得直皱眉头。

    走过去把杯子放下乔晚心才转身看他,问道:“萧祈渊,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

    萧祈渊脸上不大高兴,哼了哼:“他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顿了顿,他瞥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碍眼的男人,阴阳怪调道:“你也知道大半夜的,萧太太大半夜收留一只黑猫进家门,我可不放心!”

    就知道他嘴里没好话,还记着黑猫的茬,不过好在他看到楚梓明没生气也没发怒,晚心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你随便!”

    对他的登堂入室从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习惯,晚心也不觉惊奇了,反正这乔家他是想进随时都能进来的!

    说完乔晚心端起杯子走到沙发扶起楚梓明将醒酒茶喂到他嘴边。

    还一口没喂进去,身后男人阴阳怪调的嗓音又凉凉的响起:“叫你下个厨都不情不愿,我受伤了也没见你舍得照顾的,他醉个酒你就心疼,还给他煮茶,乔晚心,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这语气……酸溜溜的,乔晚心嘴角一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一个老男人了竟然还学人家嫉妒?

    “萧祈渊,你这语气……是在嫉妒?”

    这感觉怎么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我说了不许骂我老男人!”萧祈渊不满的的皱眉,上前也不管她手里还端着杯子还扶着人,一把将她捞起来,掐住她纤细的腰肢往怀里带,下巴抵着她的肩窝,语气还有些委屈:“我就比你大十岁,晚心,就大十岁,在你眼里就老了么?”

    他边说着边收紧双臂,让怀里女人贴的更近更紧。

    晚心弯唇轻笑了笑,他这是装委屈的技术是越发的炉火纯青,都上起瘾来了!

    再说了,大十岁不是大吗?

    “那个,萧祈渊。”晚心弯腰把杯子放下,推了推他,嗓音含笑道:“你不老,十岁而已,我出生的时候,你也才十岁,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没成年呢,不算老!”

    “乔晚心!”男人惩罚般狠掐了下她的细腰,压低嗓音咬牙道:“以后不许再说了!不然我这个老男人就让你知道惹怒老男人的后果!”

    妈的,怎么觉得她话里说的跟个恋~童癖的老变态一样?

    晚心靠着他低头笑了会儿,直到他的手慢慢下移就要落到臀部,晚心急忙阻止他道:“好了好了,我不笑了,你快点放开我,醒酒茶要凉了!”

    萧祈渊眉骨一跳,狭长的眸子危险的眯起:“乔晚心,在我怀里还敢想着其他男人,你信不信我动动手指捏死他!”

    “信!”晚心抿了抿嘴角,淡声道:“萧祈渊,我信!但你不会那么做的!”

    “你知道?”萧祈渊瞳眸漆黑的眯着,勾唇轻笑:“未来萧太太深夜私会"qing ren",若不是来的及时,说不定都带绿帽子了,一怒之下弄死他也不是没可能!”

    绿帽子?

    乔晚心瞪他:“萧祈渊,你就这么喜欢绿帽子?要是弄死你也会先弄死我吧?”

    毕竟他那个脾气,还有什么来的及时,家里放这着个人工监视器,想不及时都难吧?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萧祈渊抱着她,喉骨溢出低低的笑:“说说,你还知道什么?”

    “知道你对我们很放心就足够了!”

    看到他从进门到现在都是一副慵懒淡然的表情,她就知道了。

    他不仅不担心,心情还不错!

    至于原因……

    “还不够,晚心,我想听你说~”

    他的唇又凑了过来,晚心闪躲的推了他一下:“萧祈渊,我不想说,你别逼我!”

    “呵呵~”萧祈渊一把将她托起来,脚尖离地,额头抵着她的,喉骨溢出一串低低浅浅的笑声,说话嗓音都染着笑道:“晚心,你喜欢我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萧祈渊!”乔晚心红着脸低叫了他一声,低头小声恼道:“谁喜欢你了!”

    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带着些娇嗔的味道,萧祈渊眉眼含笑的低凝着她,薄唇覆辙她的唇瓣伸出舌头轻扫了下,低笑道:“晚心,以前我总觉得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很好,现在才发现,能被萧太太喜欢的感觉也很不错!”

    何止不错,知道她心意的那一刻,他有种很强烈的欣喜,强烈到胸口都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

    可萧祈渊,我把自己困在你身边了,晚心看着他英俊的眉眼,一丝伤感萦绕心头,怕因为这份喜欢弥足深陷,也怕自己困在里面永远出不来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