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 94.94萧祈渊,你真是脏死了

94.94萧祈渊,你真是脏死了

作者:公子思慕 发表时间:2019-01-10 18:55: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21
    其实乔晚心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不知道是因为照片上的女人还是仅仅因为萧祈渊认错了人,只是她却很清楚一点,这件事终归是在她心里扎下了一根刺。

    很害怕哪一天它露出尖锐冰冷的利刃刺伤的是自己。

    这几天像是进入了冷战时期,本来就清冷的别墅里如今显得更加清冷了。

    乔晚心每天早上等萧祈渊出门才起床,晚上他还没回来早早就回客房锁门休息,尽量避免和他碰面悦。

    他回来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不过总归是会回家,最晚的时候是半夜,乔晚心起来喝水听到楼下有动静。

    也是从那晚她才知道,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客房门口停留一会儿才去休息,早上也会做好早餐,不过却不会再坐着等她了。

    早餐都是按照她喜欢的样式准备,像是算好了她起床的时间,让食物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

    乔晚心每每看着那些早餐,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搀。

    嫁给萧祈渊真的没有一点不好,他符合所有女人对人生伴侣的幻想,就连生气他也会体贴备至,心细入微的对你好。

    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真的,没什么不好。

    陪乔老吃过晚饭,乔晚心从医院出来,接到了陌生电话。

    她不知道是谁,才一接通,里面就从来男人暴躁的吼声:“乔晚心,你他妈要想让祈渊喝死在外面是不是!”

    乔晚心没想到一上来就被吼被骂,愣了下:“陆总?”

    可不是,这标志性的声音,也就是陆淮之了。

    陆淮之哼了哼:“乔晚心,你这种没良心的女人,祈渊要是喝死在外面了,你就得守寡!”

    这话也是够难听的,乔晚心抿了抿唇,问道:“陆总,你这是在咒他?”

    “呸呸呸!劳资才没闲工夫咒他,特么,度个假也不安心,你们都结婚了,还闹什么幺蛾子?”

    乔晚心换了只手接听:“陆总,我有点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哼!你们这些女人,整天爱不爱的挂在嘴上能定个屁用,老公都要醉死了也不知道关心!”

    这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吧?

    醉死,喝死在外面,可萧祈渊不是每天都回家,而且她也没闻到酒味儿啊!

    愣了愣,晚心还没说话,电话里陆淮之的嗓音又传了出来:“乔晚心,不管爱不爱的,反正祈渊对你是用了心的,不然不会使唤劳资跑到意大利请人做婚纱,又去法国定什么花的,都结了婚了,祈渊以后就归你管了,有事没事别来烦我!”

    “那个,陆总”

    “人在夜不归,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爱去不去!”

    晚心扶了扶额头,也是无奈了,她连句话都没说上就被他打断,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该说的都说了是什么意思,她只听出来,他句句含沙射影都是在骂她不知好歹,没良心之类的。

    让她震惊的是,萧祈渊竟然让他去请人做婚纱还去国外订花。

    那天他好像是问了她喜欢什么样的婚礼,可当时她并没有很在意。

    毕竟,两人已经领过结婚证了,对于现在的感情状况,她觉得隐婚是最好的方式,从没想过要大肆张扬办什么婚礼。

    上车报了地址,晚心捏着电话给陈琦打电话。

    虽然被陆淮之一顿骂的莫名其妙,可他有一句话终归是说对了,结了婚,萧祈渊就归她管了,要真醉死了,她可不就得守寡吗?

    谁让她现在挂着萧太太的名号呢?

    车子到了夜不归,陈琦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车子停下急忙过来来替她开了车门,职业的微笑道:“太太。”

    乔晚心下车冲她点点,问道:“萧祈渊在那个房间?”

    在夜不归这种地方,身份尊贵的客人一般都会长年预留一间贵宾房,萧祈渊恐怕也不例外。

    “萧总在1206,我带您过去!”

    “嗯!”晚心点头跟着她一起往里走。

    这个地方不算陌生,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她差点被算计,还是萧祈渊救了她,后来就再也没听那个算计她的城建李总的消息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进门,震耳欲聋的喧嚣混杂着五光十色的霓虹闪射,让人头昏眼花,晚心扶着突跳的额头快步穿过昏暗的长廊和陈琦一起上了专属电梯直达12楼。

    出电梯时,陈琦朝她躬身道:““太太,您左手边的房间就是,我不陪您过去了!”

    晚心疑惑的抬了抬眉,就见她笑着解释道:“萧总不允许我跟你说,他今天已经陪客户喝了一整天,现在还.....我只好给陆总打了电话,要是总裁知道我把您领到这来…”

    “嗯”晚心抿唇:“我知道了,你走吧!”

    陈琦又从包里翻出一张卡递给她:“太太,这是房卡,给您!”

    晚心从她手里接过,拎着包朝左手方向走去,很容易找到房门后,刷了下卡,晚心推门而入。

    虽然早有准备,可一进去,那股子烟酒混合掺杂的刺鼻味道还是熏得她呼吸一窒。

    晚心立刻捂住口鼻,胃里却翻滚像是要把晚饭没消化的食物吐出来似的,空气里更像处在云里雾里一般,模模糊糊的只能辨大致分辨物体的摆放位置。

    地上扔了很多的空酒瓶,晚心小心避开障碍往里面走,越靠近地上散落的酒瓶就越多,一个挨着一个,凌乱的铺了一地!

    晚心看着一地的狼藉,垂眸叹了口气,萧祈渊他这是喝了多少啊!

    怪不得,陆淮之要用喝死这个词,酒量再好,照这个喝法不死也得胃穿孔吧?

    男人的外套仍在沙发上,人却不在,晚心弯身正要伸手去捡他的衣服,忽然听见有细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抬眸,循声望去,晚心才发现这是个套房,里面好像还有房间,只是门的颜色和墙体一样又加上烟雾熏得,她才没注意到。

    又是一声响动,像是酒瓶掉在地毯上发出的沉闷声,晚心起身慢慢走过去,推开门。

    依旧是很浓重的酒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和外间不同,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卧室,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很大的床,此时没有烟雾缭绕的模糊,一切都很清晰。

    强烈的视觉冲击下,晚心下意识的瞳孔剧烈收缩起来。

    几秒后,她靠着门框看着床上的一对男女,弯唇冷笑了下。

    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滚床单?

    她猜,陆淮之让她过来肯定不是为了来看着一幕的吧?

    这么狗血的一幕,大概就是形容酒后乱~性这四个字的!

    洁白的帝王床上,男人眯眼慵懒的半靠着床头,胸前的衬衫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手垂在床下,还勾着一瓶酒。

    反之,趴在他身上的女人就显得格外的…..卖力!

    晚心凝眸,唇角挽着笑意,扬眉,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穿着暴~露还衣衫半解的女人趴在自己男人身上尽情卖弄风~***。

    快十分钟了,男人依旧没什么反应,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似的,晚心站的脚都累了,那女人却还是不死心般想尽了各种办法。

    其实挺有意思的,至少现场直播和看片的视觉反差太大!

    晚心脸不红心不跳的撑着下巴看得都替那女人心酸,真的特别想上去提醒她,她身下的这个男人有隐疾,提不起性~致!

    可想了想,最该心酸的难道不应该是她吗?

    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女人低头停了会儿,像是很艰难地下了某种决心,然后极快的俯身,涂抹鲜红的嘴唇眼看就要碰到男人的薄唇。

    乔晚心心头一滞,那一刹那,却见男人忽的睁眸,眼中寒光一闪,伸手将身上的女人扔了下去。

    估计是下手的力道太重,尽管地上铺着柔软的毛毯,女人还是疼的腿脚蜷缩,脸上极其痛苦却紧咬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也就是这个时候,男人猛一抬眸看见了她。

    “晚心~“

    乔晚心一直看着他们,所以男人抬头的瞬间眸底中闪过的一丝慌乱,她看的清清楚楚,笑了笑晚心捂着鼻子走过去,一脸嫌弃瞥了他一眼:“萧祈渊,你真是脏死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