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 117.117我就不信你能只手遮天,将当年发生的事瞒的密不透风

117.117我就不信你能只手遮天,将当年发生的事瞒的密不透风

作者:公子思慕 发表时间:2019-01-10 18:56: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21
    下午萧祈渊要去公司,似乎是发上了什么事,一路上电话不停地响,前两次他还会拿出来看看,后来就直接关了机。

    乔晚心巴不得他赶紧走,下了车,拿着包头也没回的就进了门。

    佣人从厨房里迎上来问好的时候,她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悦。

    大概是萧祈渊走了。

    撂下手里的包,刚坐下,佣人就端着一碗鸡汤出来:“太太,这是萧少爷特意吩咐给您准备的,您趁热喝吧?”

    吃饭的时候,萧祈渊说回家让她和鸡汤,补血的,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含糊,这才刚到家,汤就送了上来。

    可她才吃过午饭,尤其是李叔特意买了她爱吃的菜,她舍不得负了爷爷和李叔的好意就多吃了点。

    现在,这么一碗汤是怎么也喝不下了,可佣人显然是受了萧祈渊的指示在,在这看着她喝呢。

    端起汤碗抿了一口,晚心看了一眼佣人问道:“珍婶,你刚才叫萧祈渊少爷,是以前伺候过他吗?搀”

    像萧祈渊这般年纪又接了婚的男人,应该是称他萧先生才对啊。

    家里的佣人明显是照顾过他的,所以叫他萧少爷不为奇怪,但为什么这个珍婶也……

    “不是的太太。”珍婶小声解释道:“我听人说想公子不喜欢人家叫他先生,所以才跟着改口的。”

    晚心低头喝着碗里的汤,回想起来,好像记忆里真的没听到过谁称呼他萧先生的,虽然这个称呼更符合他这的年龄和气质。

    佣人看着她一点点将鸡汤喝下去,才完成任务般笑和收回碗,笑道:“那太太你好好休息,我去把楼上的房间整理一下,刚才搬东西弄得一团糟,我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她说着又急忙转身去厨房洗碗,刚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太太,那房间空出来了,还做客房吗?”

    极力就他和萧祈渊两个人,楼上只需要一个主卧和他的书房就可以了,剩下的房间都是空下来做客房用的,晚心不知道她为什这么问,还是抬头看了看他说的那个房间。

    离主卧最远角落的那间房,上次她拧门的时候是锁着的,萧祈渊当时……还有点紧张来着的。

    总之高的挺神秘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

    “那就空着吧!”

    “哦,知道了太太。”佣人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嘴里还在念叨:“空着也好,我看那房间光线也不好跟放置杂物似的,那么两个大男人扛了好几个箱子出来,也不知道装的什么……”

    人到了厨房,声音渐渐就听不到了,乔晚心拧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上房间深色的门。

    那里面究竟放了什么东西,连佣人都注意到了。

    总裁办公室里,萧祈渊放下手里的黑色手机,勾唇,嘴角渐渐扯出冷漠的弧度,冷声道:“找人摸摸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陆淮之大大咧咧的倒在沙发上,没听明白:“摸摸谁的底?乔晚心?”一下坐了起来:“特么,萧祈渊你这还电话监视着她,还要劳资查什么?”

    萧祈渊:“……”

    妈的!怪不得的人家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他当初是眼瞎了跟这么个又蠢又笨的东西做了兄弟么?

    抬眸鄙夷的斜睨了她一眼,声线冷淡的提醒:“保姆有问题!”

    那个保姆在借机故意把晚心的注意力引到那个房间上去,最后多嘴的几句就是要让他的小女人心存怀疑。

    难怪,那背后的人跟消失了似的查不到一丝踪迹,原来是早就布好了局!

    “有问题?”陆淮之想了想:“你说你家的保姆?我怎么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啊?”

    萧祈渊抬眸,淡淡嘲讽:“蠢笨还需要理由?”

    “特么!”这句陆淮之听懂了,怒目反问:“你在骂劳资?”

    萧祈渊起身端着咖啡优雅的品了一口,挑了挑眉这难道不是很明显?

    沉默了一会儿,一小杯咖啡见底,陆淮之见男人转身才淡淡开口问道:“祈渊,你把那些东西放哪了?”

    那些东西对他的重要性,他知道,丢掉扔掉或烧了不太可能,最大的可能是转移了地方。

    “另一别墅里。”

    “特么!我就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听他说出来有事另外一回事:“祈渊,你难道打算守着那些东西过一辈子吗?”

    “上次原医生跟我说,你的病情有了很大好转,现在看来,你特么是冰点越来越严重了!你要是舍不得那些东西,劳资替你仍替你烧了,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也已经结婚了,堂堂萧大公子难道还想装什么深情守着一个死人念念不忘吗?那乔晚心呢?你老婆呢?你究竟想过没有?”他言辞激烈,停下换了几秒才又接着道:“祈渊,你就听我一次,当初若不是你一意孤行,她和靳言宸也不至于……总之这次我不能让你再走错了!那些东西你不要管了,我会替你处理好!”

    “淮之!”男人的声音淡漠的响起:“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那样做!”

    只是如果能重来,他绝不会再让她离开!

    “你!”陆淮之一口怒气卡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气结的半天才冒出一句:“无可救药!”

    “我有药!淮之,我有药!”男人嗓音低沉飘渺:“只要她在,我就好了!”

    一直以来,晚心就是他的药!

    “祈渊,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走火入魔得不到救赎的人,你根本就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因为那张脸,还是因为喜欢她!”看了看他,陆淮之起身走到近,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最后在提醒你一句,女人对于爱情都很执着,尤其是乔晚心这样的,你若到如今都不是因为喜欢她,就别给她任何希望,好好想想吧!”

    垂头拍了一下肩膀,陆淮之轻叹一声走了出去。

    门很轻很轻的打开又关上,萧祈渊放下手里的杯子,凝眸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

    想想,是得好好想想……

    喜欢,他很清楚是喜欢的,可别的……晚心问他爱不爱?

    爱不爱,他分不清,只知道看见她的时候,心底就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就她了,必须是她,非她不可!

    这是爱么?

    如果是,那他就是爱的!

    如果不是,那怎么办?

    闭了闭眼眸,心底突然闪过一丝慌乱,晚心,如果不是,怎么办?你会不会离开我?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思绪,萧祈渊失神般怔怔侧立着站了几秒,抬腿走到桌前,拿起手机。。

    没看号码,但他大概能猜到是谁。

    抿唇礼貌道:“伯父”

    “祈渊,你叫我一声伯父,我就当你还认得我,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林伯母呢?”

    萧祈渊笑了笑:“伯父,林伯母回国,我当然要好好招待了,你要是担心我马上派人送她回去与您团聚。”

    “派人?”那端温厚的男声冷了下来:“祈渊,你当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怎么?现在想把我们也监~禁起来了?”

    “伯父严重了……”

    “一点都不严重!祈渊,同样作为男人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了,想想以前和如今的楚家还有他们那个儿子,到现在还在你手里吧,看看这些,我不认为我说的严重!”

    “那是他自找的!”冷冽彻骨的声音。

    他给他机会,可那个该死偏偏要回来,竟然还敢染指他的女人!

    他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电话那段的中年男人脸色也不好看:“你林伯母难道也是自找的?萧祈渊,你别逼人太甚,让小晚回来,这是你欠我们的!”

    “她要破坏我和晚心!”如果早上他不是提早收到消息,在她进病房前把人截住,晚心这会肯定要和他闹掰了!

    “那是你的问题!萧祈渊,纸包不住火你听说过没有?你如今这样就是报应,根本用不着别人破坏!我告诉你,这就是报应!你拆散别人的报应!”男人像回想到什么悲痛的往事一样,越说越激动,捂着胸口喘气:“让小晚回来,不要派人监~视,我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去打扰你们!”

    “伯父说的话祈渊不敢不从,只是我看伯母执着的很,派几个人好好照顾您二老也是应该的。”

    “萧祈渊!那是她的女儿,你竟然敢这么对她!”

    “嗯!”萧祈渊对他的指控一点也不在意,算起来,和晚心结婚,林晚的确应该是他岳母,可似乎他们之间仇恨很深,晚心不愿意承认她啊。

    他淡漠冷硬的态度把中年男人气的说不出话,萧祈渊捏着电话,听那段长长的一阵的气喘声后,再次传来气急的声音:“萧祈渊,我就不信你能只手遮天,将当年发生的事瞒的密不透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致命宿敌,首席情深入骨】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