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阴阳鬼玺 > 第95章 钥匙

第95章 钥匙

作者:贰丹 发表时间:2019-01-10 18:54: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20
    我们好不容易打开了棺椁,但是没有想到,这棺椁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尸体,里面就只有一块黄布和一个白色的玉函。正当我们不知道这玉函究竟是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在棺材的底部竟然还有一幅壁画。

    我和胖子盯住那 棺材看了很久,依然没有揣摩透这壁画究竟是什么意思。前面的那些壁画我们都看过,但是能看出的就只有一个神灵降世,最后因为某种原因,神灵死亡了,于是那些人就把神灵埋葬在了这里。

    但是这最后的一个壁画又是什么意思呢?在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玉函里面,究竟放了什么东西进去?

    我跟胖子盯着看了很久,然后我心说胖子好歹也是考古专业的,这方面肯定是懂的比我多,于是戳了戳胖子,问道:“胖子,你走南闯北见识的东西比我多,知不知道这玉函是什么来历?”

    胖子摇了摇头,对我说道:“木又,你这可就是高看我了,虽然我平时是见识的东西确实不少,但是你要是让我说上来我还真的不知道。我也就是没事打打酱油的角色,能知道什么东西?”

    我听胖子到现在了还在贫嘴,连忙道:“行了,现在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你有话就赶紧说,不要没事在这瞎贫嘴了。”胖子一听我这么说,顿时停了下来,轻轻的从我手中接过了玉函,然后道:“奇怪,这东西好像不是玉质的,但也不像是石头之类的东西,邪乎。”

    我一听胖子这么说,心里也有点好奇,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看这东西白皙透亮的,明显就是玉质的啊,怎么到了你这又不是玉质了?”

    胖子白眼翻了我一眼,然后道:“说你是门外汉你还不信,这东西是不是玉质的,我只要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我好歹也是研究过那么多古玩的经验,但你要刨根问底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这时柳茜茗在一旁听到我们说的,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走过来看了一眼,道:“胖子说的没错,这好像就不是玉质的。玉石的密度不该是这样的,我看这东西倒像是一种金属,密度很高,应该很结实。”

    说完柳茜茗忽然从胖子的手里夺过了玉函,猛地一下,摔在地上。我和胖子没料到柳茜茗竟然会突然这么做,猛地吓得一愣,胖子呆呆的看着柳茜茗的侧脸,道:“我的个天啊,这不管怎么 说也是个文物啊,你怎么跟摔砖头似得就往地上扔呢?这要是摔坏了你知道是多大的损失吗?”

    谁知柳茜茗头也不回,低头盯着在地上躺着的玉函道:“看来我刚才猜的没错,这确实不是玉质的,要不然这时候就已经摔碎了。”刚说完,胖子连忙弯腰把玉函收了起来,生怕柳茜茗一时想不开,再补上一脚。

    “那依你的看法,你觉得这东西应该是什么成料?”我看着柳茜茗若有所思的样子,心说难不成柳茜茗知道些什么?

    柳茜茗道:“其实这东西的成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里面究竟放了什么,为何这些人要层层把守地把它放在这里。而且还封闭的密密实实的,这可不像是一般的东西能够有的待遇。”

    柳茜茗说的没错,我也很想知道这玉函里面的东西是什么?竟然能够让胡老头这么大费周章。

    “不管这里面是什么,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胖子说道,然后开始在玉函的周围摸索,像是在找上面的机关。

    但是这玉函表面虽然坑洼不平,却都是一些夔龙纹和一些我也不知道的文字,根本就没有见到任何的东西。我们三个不由得叹气,心说好不容易找到了东西,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这可就难为人了。

    正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壁画中的画面,那个人戴着红色面具,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把玉函打开了,而另外的那些人都是以一种敬畏的 表情看着那个人。

    也不知我当时是怎么想的,顺手从身后的包里面取出了面具。只见面具的表面是一种不知为何物的红色,中间勾勒几条白色,形成一只恶鬼的模样。鬼的眼睛部分是白色的,中间还有一竖着的眼睛,呈黑色。

    胖子和柳茜茗正琢磨着怎么把玉函打开,见我忽然拿出了面具,困惑道:“木又,你这是干什么?”

    我没说话,径直把那面具盖到了脸上。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好像觉得脑袋忽然恍惚了一下,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正见到胖子那张圆脸挡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胖子道:“你这是抽的哪门子疯?怎么想着把面具戴上了,这玩意都已经在地宫里面待了多久都不知道,你也不嫌晦气吗?”

    我一时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点,而且也不明白我刚才到底为何要把面具戴上,长了张嘴,正准备把面具拿下来的时候,忽然见到胖子手里的玉函中间有一条红色的线,开口问道:“这玉函的中间怎么会多了一条线,胖子你刚才摸到了什么了吗?”

    胖子和柳茜茗听到我的话却是忽然一惊,盯着玉函道:“没有啊,这玉函跟刚才不是一模一样吗?哪里有什么变化,你是不是看错了?”

    胖子的话让我一愣,心说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柳茜茗却忽然看了一眼壁画,然后道:“不,你没有看错,我想我明白这壁画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我和胖子听完心里一震,问道:“什么意思?”

    柳茜茗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壁画里的那个人打开玉函之所以戴上面具,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这玉函上的某些东西,只有戴上这面具的时候才能够见到。”

    我心里一凛,明白了柳茜茗的意思。其实我原来好像也听说过这样子的能够影响人的神经的材料,人们只要接近了那样的东西,眼前见到的东西就会自然随着大脑的转化变化。

    我想明白了这点,点点头道:“那我们要怎么把这个玉函打开呢?难道说要我们用刀沿着线条割开吗?”

    柳茜茗摇摇头,然后盯着棺材里面的壁画道:“我想你这就要牺牲一点血了。”

    我们转头望去,只见在壁画上,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正握紧了手,有一滴血从指尖渐渐滑落。

    明白了方法,我们也不迟疑,当即试了试,我咬开了指尖,然后把一滴血滴在玉函上的红线上,只见那滴血竟然沿着玉函上的线条慢慢爬行了起来。犹如一条纤细的小红蛇一般,看得人心惊不已。

    胖子之前还没见过这样的事,不由得有些吃惊,说道:“看来我们今天是捡到宝贝了啊。”

    话音刚落,只见玉函应声从中间分成了两半,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我们三个忙活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这东西,当即伸长了脖子去看,但是让我们失望的是,里面放的竟然是一把绿色的钥匙。

    其实那东西也不见得就是绿色的,我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就是一把铜铸的钥匙,经过了这么多年,上面都已经长满了绿色的铜锈。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里面的温度虽然不高,但是却异常的干燥,应该不会有那种颜色的铜锈才对。

    我小心翼翼的把钥匙取出来,然后看着 玉函里面,除了这把钥匙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有些发楞。胖子也是跟我一样的反应,道:“没搞错吧,这把钥匙能有什么用?我在这里都没有见到有一扇门是锁上的。”

    柳茜茗看着钥匙,忽然道:“也许这钥匙要打开的地方并不在这里,这里只是一个中转站罢了。”

    柳茜茗这话说的神神叨叨的,我和胖子都是一愣,忍不住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跟这钥匙对应的门不在这地宫内?”

    柳茜茗点头,然后道:“胡老头既然让我们进来拿这东西,就说明了这钥匙的重要性,假如与之对应的门就在这里的话,你觉得胡老头真的想不到办法进去吗?”

    这倒也是,我和胖子都忍不住点了点头。不过我们现在既然已经把东西拿到手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想想应该怎么出去了。

    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把钥匙收起来比较好,然后把玉函重新封好。等到时候遇到了胡老头,就把空的玉函交给他,把石小凤救回来,等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再慢慢的研究一下钥匙的来历。

    不过话说到这里,我们怎么出去倒也是一个问题,我们进来的路都已经堵死了,根本不可能往回走,不然估计我们就只能沦为外面的那些怪物的盘中餐了。

    我们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大胆的办法,就是不知道真正实施起来,能够有几分成功率。

    虽然这件事比较冒险,但眼下我们除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要试一试。

    我们决定抓一只水潭中的怪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阴阳鬼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