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30

    徐嘉衍赶到的时候,里面已经静下来了,egg坐在床上发懵,手足无措,神情慌乱,毕竟是十五岁的少年,刚那一下着实把他自己也吓到了。

    一见老大走进来,他心里更慌,因为清楚老大有多不喜欢情绪不稳定的队员,那道身影冲进来的时候,他下意识避开徐嘉衍的眼神,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把头埋进枕头里。

    徐嘉衍倒是也没管他,径自走到另一边,一把拨开众人,蹲在苏盏面前,把她挡在脸上的手拿下来,捧着她的头,仔细查看了下,眼角破开一块,肿得老高,有血顺着脸颊滑下来,但还好,不深。

    小姑娘疼得眼圈红红的,想要挡开他:“别看……”大概是怕吓到他。

    徐嘉衍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声哄道:“你别动。”

    然后苏盏就真的不动了,乖乖仰着脸,仍由他察看伤势。

    徐嘉衍又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看了一圈,确定只有眼角受伤之后,打横将苏盏抱起来,站起来,沉声对大明说:“去开车。”大明率先冲了下去,其他队员纷纷表示需不需要帮忙。

    徐嘉衍抱着苏盏,对周卓说:“你先带他们去体育中心,别耽误比赛。”

    周卓也带过不少队,什么场面没见过,就这么点小打小闹应付的还是得心应手的,挥挥手,就带着队员下楼赶赴比赛场地。

    大明车已经在门口等了,徐嘉衍把苏盏抱上车,自己在她身边坐下。除了刚砸中那猛的一下疼了些,现在除了隐隐作痛,倒是没什么感觉了,苏盏精神恢复了些,乖乖坐在一边,用手捂着眼睛,他把她手拿下来,“别捂着,闷着伤口容易留疤。”

    “徐嘉衍。”苏盏转头看他:“你说会破相么?”

    他如实说:“到了问问医生。”

    苏盏红了眼圈,要哭。

    徐嘉衍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哭的话更容易留疤。”

    虽然苏盏平时表现的不太明显,但毋庸置疑,女孩子都在乎那张脸。

    “不会的。”他看向窗外,淡声说:“就算留疤有什么关系,有人要就行了。”

    苏盏:“谁要?”

    他转回头看她一眼,不说话,又别过去。

    苏盏穷追不舍,故意激他:“谁呀?谁呀?我怎么都不知道--”

    “……”

    他淡淡的,丝毫不为所动,一副打死都不说的模样。

    苏盏挫败,

    怎么不去当特工,这嘴牢的。

    大明开得飞快,本来离的也不远,很快就到市中心医院了,大明去停车,徐嘉衍抱着她进去,挂了号,陪她坐在急诊的门口等。

    医院每天人都多的很,走廊上都是病号,那股子扑面而来的阴风和药水味弄得他很不舒服,坐了一会儿,他就站起来,冲大明说:“你在这儿陪会。”

    徐嘉衍去门口买了包烟,娴熟地撕开纸膜,抽了一支含在嘴里,一口吸燃,站在门口抽了会儿。

    里头,大明跟苏盏聊了起来,两人盯着来往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大明说:“肯定出去抽烟了。”

    苏盏说:“他好像不太喜欢这里,刚看他眉毛就没松开过。”

    大明说:“谁喜欢没事上医院。对了,今天的事儿,不好意思啊,你千万别介意啊,egg那小子最近情绪不太好,爱跟老大对着干,这一锤子也不是针对你的,早上估计犯毛病了,才弄的这么一出。”

    苏盏摇摇头,“没事,egg为什么要跟队长对着干呢?”

    大明叹气:“是对老大有情绪了吧,我估摸着是,egg这小子刚入队的时候多崇拜老大,跟我那时候一样,整天男神男神挂嘴边,这小子也挺争气,技术过关,天分也有,但天才少年往往都有一个通病,自恃过高,自大,输不起。就平时训练也能看出来,这小孩脾气不小,野心不小,老大虽然没跟我提过这事儿,但我跟晨哥心里都有素,他是想磨磨这小孩的性子,不然等他长大了,有的苦头吃。”

    “为什么不跟他解释?”

    大明觉得好笑:“十五岁,最叛逆的年纪,能听的进去,就怪了,老大也不是没有提醒过他,每次训练的时候,老大都点过他,他没当一回事,一心想着要登上国际联赛拿奖杯证明给所有人看。”

    往往命运就是这样,你越急着证明什么,越证明不了什么,反而不疾不徐,清风自来。

    “这也主要跟他家里有关,egg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父亲在工地上给人当包工头,母亲是个小学老师,一心希望他能好好念书,过正常的人生,谁知道他最后选了这么一条路,放弃了学业。把俩老人给气的,有阵子天天去基地找老大,觉得是我们老大害了他儿子一辈子,非要老大写什么保证书,负责egg一辈子。”

    “疯了吧?”

    “老大也头疼,egg有天赋,如果好好培养,一两年后也许是另一个pot,可万一失败,他面对的是这一家的未来,加上egg性格如此,有点孤僻,不爱说话,老大天天失眠,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好不容易睡着了,第二天egg父母又来闹。那阵他整个人瘦了十来斤,我跟晨哥都挺心疼他的,他是真的每一步都为中国电竞考虑,可大光那批人总在背后黑他。”

    “后来呢?”

    “后来老大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服egg的父母,也不来闹了,也不管egg训练的事儿,反正一直到现在也没来过了,反倒是egg自己,这段时间,脾性尽显,后来又新人入队,心里慌吧,总觉得老大偏爱新人,这段时间总爱跟老大对着干,今天这事儿估计把老大惹怒了。”

    怒?

    苏盏还没想过徐嘉衍这怒起来会怎样,“你老大生气很可怕吗?”

    作为唯一见识过徐嘉衍真正发飙的大明是这么评价的,“可怕,见过一次不想见第二次。”

    苏盏的伤口浅,医生给简单处理了两下,粘上纱布就算完事儿了,针都不用缝。替她处理的还是个美女医生,盘顺条亮,在这压抑沉沉的医院里,倒是挺清新亮眼,一旁的大明早都顾不上苏盏,靠着桌子搭讪。

    “我这妹子娇贵,一点儿都吃不得苦,医生你下手轻点哦。”

    “嗯。”

    “医生你吃饭了吗?要不我去给你买点。”

    “不用。”

    “医生,她这情况严重么?要不要动个小手术啥的?”

    美女医生把钳子扔进铁盒里,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转回去开药方,看也没看大明,冷淡说:“不需要。”

    大明搔脑袋:“哦。”

    苏盏悄悄在他耳边安慰他:“大概是上班不方便说话,你要不下班再问问她。”

    大明看着她,恍然大悟。

    徐嘉衍抽完烟回来,走到苏盏面前,俯下身看了看她的伤口,“好了?”

    苏盏点头。

    美女医生转回身,把卡递给他们,“药方开好--”目光在徐嘉衍脸上顿了下,“一起的?”

    “嗯。”徐嘉衍点头。

    苏盏瞬间发现她脸色缓和了些,语气也比刚才柔和了很多,话明显也多了。

    “拿着这张卡去付钱,然后去药方取药,开了三天的量,问题不是很大,这三天不要碰水,减少运动,避免排汗,如果有另外发炎的情况,尽快就医,还有别的问题吗?”

    “……”苏盏跟大明互视一眼。

    徐嘉衍毫不知情,接过她手中的就诊卡,说了声谢谢。

    “走吧。”他转身对呆若木鸡的俩人说。

    苏盏伸手拉住他,“我有点头晕……”

    徐嘉衍:“要抱?”

    “嗯。”

    他点了下头,把卡递给大明,“车钥匙给我,你先去取药,我抱她去车上。”

    大明默默接过卡:好羡慕老大啊……有冰山美女主动示好,还有仙女要抱抱,但是这世界能不能不要看脸看的那么明显啊?

    徐嘉衍弯腰抱她的时候,苏盏听见美女医生摇着头,说:“小姑娘还挺金贵。”

    两人都没理她,徐嘉衍打横将苏盏抱起来,苏盏则自动自发地将手勾上他的脖子,脑袋贴上他的胸膛。

    他手臂有力,抱很稳,一点儿没颠着她。

    苏盏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贴着他的胸膛,听他有力而稳定的心跳,“你心跳很快。”

    徐嘉衍低头看她,小姑娘在他怀里笑,整个人又软又娇,他手臂收紧,人又往他怀里贴了几分。

    前面那句如果是无意的,徐嘉衍能听出这句她是有意挑他的,“你身上很烫。”

    他低头,带着吊儿郎当的笑:“你要是回去想被我打,就接着说。”

    苏盏瘪了下嘴,佯装败下阵来,不是真怕他打她,而是话说七分留三分遐想,这才是撩的最高境界。

    她拿手戳他坚硬厚实的胸膛,一下比一下用力,像在泄愤:“刚刚那女医生在跟你示好。”

    刚好走到车门边,他按下钥匙,把人放进去,靠着车门望着她笑:“有吗?”

    “有啊,刚刚大明跟她搭讪来着,她可冷了,板着个脸,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你来了之后她连脸色都缓了,语气娇的跟快化了似的,连话都多了。”她不满。

    大明还没回来,徐嘉衍倒也不急着上车,就靠着车门,回头看了眼,又看向她:“我听着都差不多。”

    苏盏:“就差没跟你要手机号了。”

    徐嘉衍忽然就不动了,盯着她笑得意味深长:“吃醋?”

    苏盏大大方方,也不否认:“长那么漂亮,有点。”

    为了让小姑娘宽心,他把袖子撸上去,手伸出来,露出那个牙印,虽然淡了点,但依稀还能看见,翻着手臂给她看:“都记着呢。”

    苏盏心里一乐,他也笑,忽然就有点想扑上亲他,忍了半天,才忍住,悻悻地别过头。

    大明从后面拎着药袋走过来,耿直的他愣是没看出半点儿暧昧的气氛,还傻傻地问:“笑什么呢,老大?”

    徐嘉衍立马收了笑,没理他,直接上车,啪--关上门。

    ……

    苏盏最近灵感十足,不得不说,这是徐嘉衍的功劳。

    她一看到他,脑子里就不断涌现各种场景,还有躁动的荷尔蒙。

    ted打完表演赛,驱车赶回酒店,盛千薇第一个冲回房间,拎着她的脑袋左右翻看,“我的小可怜,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啊?egg要这样对你?”

    苏盏正在查资料,对着电脑头也不回,说:“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

    盛千薇才不信,“傻丫头,他怎么不砸卓哥啊,偏偏砸你,肯定对你有意见。”

    苏盏一想,仔细一琢磨,“我怎么听着你有点挑拨的意思?”

    盛千薇一笑:“不是不是,我刚听大明说。”

    苏盏转过来,“说什么?”

    盛千薇摊手,说:“egg这回惨了。”

    “为什么?”

    “老大罚他禁赛半年,据说连表演赛都不让参加了,让他回去先认认真真上半年学。”

    苏盏想着依那小孩的性子,肯定不能答应。

    盛千薇又说:“那小孩就急了,跟老大吵了一架,就冲出去了,现在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

    说完,她又八卦地凑到苏盏耳边,意味深长地推测:“你说,老大这回这么生气,跟你有没有关系?或者说砸到卓哥的话,还会不会有这么生气?”

    苏盏平淡地说,“一样,他生气的是egg的态度,换做是你的话,他也一样生气。”

    盛千薇切了声:“在我面前还装啊,私底下早就暗度陈仓了吧?”

    毕竟两人都还没说破,这事儿,苏盏心里也还没底,淡淡的敷衍过去:“真没有。”

    盛千薇见问不出啥,也不问了,过一会儿卓哥来敲门,说他们要出去找egg,让她们俩在酒店里不要乱跑。与此同时,苏盏也接到徐嘉衍的短信,让她乖乖待在酒店。

    她回:“嗯。”

    徐嘉衍一看这又是一个字,呵了声,把手机塞回兜里。

    egg跑的急,直接从他房间往楼下跑的,手机钱包肯定都没带在身上。

    夜幕降临,鹿城又开始飘起毛毛细雨,昏黄的路灯下,雨丝儿交织着光线,一点一点,落下来。ted除了两名女生全员出动,开车绕着鹿城的边沿一圈圈找,树林里,小道里,各种假山石,一圈圈找过来,连个人影儿都没看见。

    孟晨一边找一边骂,“别让我找到这臭小子,这么不省心,找到抽死他丫的。”

    徐嘉衍坐在车里,一言不发,视线盯着窗外的每一处,目光冷淡扫过每一个路人,遇上背影像的,会停留片刻,然后从发型服装及姿态排除掉一个又一个。

    ……

    绵绵细雨不知在何时已经转变为滂沱大雨,雨势大如注,雨珠直垂垂从空中落下来,眼见路面的小坑坑洼洼全都积上了水,再落上去,水面激起一层涟漪。

    盛千薇趴着酒店的窗口听雨声,啪嗒啪嗒落在窗台上,苏盏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又落下一串字。

    盛千薇有点无聊,转头问苏盏:“要不要帮忙出去找找?”

    “应该很快回来了。”苏盏专注盯着电脑:“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等会他们回来找不见我们,又要出去找我们了。”

    盛千薇噘嘴:“好吧。”

    此时酒店门口开进三辆保姆车,打着大灯,她眼神惊喜:“回来了!”

    苏盏也闻言站起来,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

    头车里下来三人,一人去开后备箱,拿下几个行李箱。

    盛千薇眯着眼睛仔细一瞧,摇着脑袋说:“哎,不对,不是他们。”

    车型实在太像,盛千薇差点看走眼,她又盯着瞧了会儿,总觉得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似的。

    许久,她猛地朝那儿一指:“那不是sr嘛!那男的是大光吧?”

    苏盏皱眉,觉得这名字耳熟:“大光?”

    盛千薇急着给她解释:“就是那个以前在队里给大神使绊子,解散了到处黑大神的大光啊!”说完,她就撸着袖子,缓缓收紧拳头,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眯着眼道:“早就想收拾他了。”

    ……

    冤家路窄这词儿还真是没错。

    事实上,大光的车一弯进酒店,他就看见了一辆贴着ted标志的车牌,身旁的队员也认出来了,提醒大光:“徐嘉衍他们也在这儿。”

    大光冷笑:“用你提醒?他在怎么了?他在我就不能来了?怎么,老子以后参加活动还得给他让道?”

    队员擦汗:“不是这个意思。”

    办理完入住,大光跟前台小妹聊了起来,“挺忙的啊,这几天还有队伍在住?”

    小妹回:“对,ted也在。”

    大光回头看了眼几个队员,“嘿,他们住哪层啊?”

    小妹说:“六层,就你们楼下。”

    上了电梯,按下七层,大光回头冲兄弟们说:“晚上全部来我房间。”

    “老大做什么?”

    “开派对,尽情嗨,送楼下的老朋友们一个见面礼。”(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