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34

    事后再回想那个吻,苏盏忍不住捂脸。

    ……徐嘉衍的唇很软,很热,接吻的方式很…唔…热情,跟他平日里那个高冷禁欲的形象实在太不符了。

    ……

    徐嘉衍将她抵在门上,低头蹭着她的鼻尖,一下一下,唇角勾着笑,气息喷在她脸上,却迟迟没有亲下去。

    小姑娘闭着眼,仰着头,借着微弱月光,长卷睫毛安安静静搭着,正等着对面的人给她落下一个深切的吻。

    ……吻,迟迟没有落下。

    睫毛轻轻颤了下,苏盏欲睁眼瞧,下一秒,徐嘉衍略一偏头,重重对着她的唇吻下去,重到她后脑勺直接被顶到门板上,他拿手挡住,一只手控着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迫使她脸仰到刚好是他一低头就能亲到的位置。

    他压着她的唇碾磨,又含着她的唇缓慢舔舐,下一秒,又用力含吮。

    浅缓的低吟从苏盏嘴里泻了出来,她没经验,几下就被人控得牢牢的,心尖轻轻发颤,腿软的快站不住了。

    见小姑娘身子往下滑,徐嘉衍把手从后脑勺摸到她的腰,勾住,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握着她的下巴,用力往上一提溜,小姑娘被他牢牢控在怀里。

    两人则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最惹火、最暧昧的姿势。

    徐嘉衍含着她的唇,轻轻挑开她的唇,从容不迫的把控着节奏,苏盏喘不上气儿来了,双手紧攥着他胸口位置的衣服,他松开握着她下巴的手,转而来到胸前,握住,反扣到腰后,牢牢摁住,轻啄她的嘴角,

    “记住了,这才是接吻。”

    她耳根都红了,忽然想到自己以前抱着他,毫无章法的一通啃咬,真丢脸啊……

    她趴在他怀里,戳着他的胸口,愤道:“我会的好不好,你以前又不肯配合我。”

    徐嘉衍低头看着她,再次寻着她的唇吻下去,这回,他可没留力道,*轻咬,渐渐用力,苏盏嘴唇被他吸痛了,呜咽着去推他,谁料,他不松口,更加用力的深入,直到她缓缓闭上眼。

    许久,他才稍稍松开她,撑着门板,低头对上她的眼睛,低音炮的嗓音:“嗯,我现在配合你,你也卖力点?”

    ……苏盏觉得自己卖力的腿都快站不直了。

    在一个电话响起之前,两人还亲得难舍难分,直到,徐嘉衍裤袋里的电话响起,苏盏勾着他的脖子,踢他,“你电话。”

    他这才从她颈间抬起头,一只手撑着门板,一只手低头去掏电话。

    是孟晨的。

    “嗯?”

    她被他圈在怀里,低着头。

    “等下上线。”他握着电话一边说,一边将她的长发拨到耳后,然后,轻捏了一下她的耳垂。

    苏盏一个颤栗,往后缩了下脖子。

    他收好电话,把电话揣回兜里,一只手轻轻捋着她的头发,一遍遍拨到耳后,无不遗憾地说:“要去开会了,今天,先这样了?”

    你还想怎样?

    苏盏伸手抱住他的腰,“我在边上陪你吧。”

    不过最后还是演变成她可以坐在他腿上开会。

    苏盏先是在他腿上坐了会儿,徐嘉衍嫌她太吵又缠人,一会儿亲他一下,一会儿又摸他一下,一点儿好处都不能落下,弄得他心乱,直接把她轰到自己床上去了。

    “你在这边自己玩会儿,我先开会,听话。”

    苏盏兴致缺缺地点头,开始刷起了微博。

    可耳边都是他平淡如许的声音,

    “半决赛那支队伍是去年一场国际邀请赛的冠军……那又怎样?嗯?”

    那又怎样?嗯?

    苏盏觉得自己无形中被撩了一下,她总觉得该做点什么,刚想爬下去亲他一下,好像被徐嘉衍看穿似的,他转过头来,警告地看她一眼。

    小姑娘又缩回床上去了。

    哎,好无聊……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他还在开会……

    大明:“swear夺冠的时候队长就在领奖台上说过一句话,要替代ted成为国内一流战队。”

    孟晨:“我呸,就五个小屁孩,pot当年拿t系列世界冠军的时候这帮小屁孩还在穿开裆裤吧?一个季度邀请赛瞧把他们瑟成什么样儿了?不行,这次比赛我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阿ken:“还记不记得去年他们夺冠时,解说ty发的一篇长微博。”

    卡宝:“你说ty?记得啊,当年所有人都在庆祝这帮小孩年纪轻轻就如此成就的时候,就ty泼了他们一盆冷水。”

    ty是圈内有名的电竞解说,也是pot私下里唯一有私交的男解说,pot很多比赛,都是邀请的ty,因为他说话直,又爽快,人性子也淡,两人倒是能聊的来。

    当天当所有人都沉浸在swear夺冠的喜悦里,ty发了一篇洋洋洒洒的长微博,大致内容就是针对小孩在领奖台上的那句要替代ted的宣言,希望这帮十五六岁的小孩能把这次邀请赛的夺冠当成一个起点,而不是终点。自信但不要自负,那种全天下老子第一的心态千万不可以有,而在他们这个年纪拿着如此巨额的奖金,又如此名利双收,很容易失去了人生奋斗的目标,希望他们能不忘初心,并且强调,只要pot还在,ted是一流战队的事实就不会改变。

    大明:“这么多解说,我就服ty,他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觉,敢于说真话。”

    孟晨:“也就跟老大关系好吧,其他人他才懒得发这些,估计是那小孩的口气太狂惹怒他了,也是,老大的十年电竞地位是一帮小屁孩能动摇的?”

    一直没说话在揉眉心的徐嘉衍终于发话:“行了,我困了,下了。”

    众人:……

    大明:“不对啊,老大今天下这么早?”

    孟晨:“对啊,老大以前不到两三点肯下线?”

    egg:“老大……还在吗?”

    徐嘉衍正在退游戏,回:“在。”

    egg:“老大,我想抽个空跟苏盏姐姐道个歉。”

    苏盏听见自己名字,乍一个激灵,抬头望过去,徐嘉衍正在收耳麦,淡淡问:“嗯,挺好的。”

    egg:“那你说我什么时候去方便?”

    徐嘉衍瞥她一眼,说:“等下次比赛吧,下次比赛她跟我们一起。”

    众人:“???”

    “我先下了。”

    众人:“什么情况啊……老大出比赛带女人了啊喂!”

    然后话筒就被人切断了。

    徐嘉衍走到床边上来,低头看安然躺在他床上的小姑娘,她抬眼看他,惊喜道:“比赛你要带我去?”

    他弯下腰,“你不是想去?”

    “想啊,但是我怕打扰到你啊。”

    他说:“打扰倒是不会,就是怕到时候顾不上你,你别哭鼻子。”

    “怎么会!”她坐起来,手勾上他的脖子:“我保证不会吵到你。”

    徐嘉衍弯了下嘴角,揉了揉她的脑袋,脑子里又想到今晚上在酒店门口的那一幕,不由下了重手,使劲拍了两下。

    苏盏不明所以,迷茫地看着他:“干嘛呢你!”

    他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以后别随随便便给人摸脑袋,听见没?”

    苏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指的是什么,有些愣神的坐在床上,手挂在他的脖子上,徐嘉衍则弯腰俯身稳稳让她勾着,双手撑在她的两侧。

    “……”

    他提醒她:“宋柏言。”

    苏盏顿时反应过来,心里一乐,“我也不知道他那时候过来要揉我头发呀。”

    他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

    苏盏:“哎哟,这是吃醋啦?”

    他不言,目光定定地看着她片刻。

    苏盏:“真吃醋啦?”

    他本来不想这么快,比赛在即,这场比赛关乎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职业生涯,ted队员,以及那些喜欢电竞的热血粉,都在等待这场电竞十年梦完美落幕。

    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分给苏盏,又怕两个人现在太好了,到时候顾不上她,苏盏心里会有落差。

    徐嘉衍把她的手拉下来,“我去洗澡,你也回去睡觉。”

    苏盏瘪嘴,徐嘉衍已经拎了件干净t恤衫往浴室走了。

    苏盏下床,追上去,扒着浴室门,有些不甘心的问:“是不是吃醋了?真吃醋了?”

    他把t恤衫搭在肩上,有点无奈地笑,“这很重要?”

    苏盏忙不迭点头,俩眼睛真诚地望着他。

    徐嘉衍把她扒着浴室门的手,轻轻拨开,淡淡地说:

    “好吧,我吃酱油了,满意了?”

    “……”

    ……

    第二天刚好是阳历年的最后一天。

    苏盏在单位给徐嘉衍发短信:“你要回家过年吗?”

    他很快回:“不回。”

    她心里一乐,喜滋滋给他回:“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许久,他回了两个字:“随你。”

    好简单。

    言简意赅。

    于是她坚定地敲下去:“那就吃你吧。”

    彼时的徐嘉衍正在跟孟晨讨论几天之后的半决赛,意见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分歧,谈话并不是特别愉快,转首之间,就瞥到了亮起的屏幕。

    “那就吃你吧。”

    真是坚定又符合她的好丨色的个性。

    他捞起手机,人靠在沙发上,一手揉着头发,单手敲着手机回。

    “嗯,你到时候别哭。”(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