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37

    苏盏靠着一楼的小阳台接电话,隔着磨砂的落地窗户,她的侧影有点模糊,更看不清此刻脸上的表情。

    徐嘉衍盯着看了会儿,又把注意力转回到比赛上。

    不一会儿,又转过去看,见她还没有挂电话的意思,不由得有点不耐烦起来。

    十分钟了……

    有什么可聊的?

    那声“苏盏,新年快乐。”

    不轻不重,话筒音质清晰,倒是清清楚楚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是个男声,叫陆烨明?

    因为他刚刚瞟了眼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好像叫这个。

    徐嘉衍开始回想自己跟这小姑娘相识的这段日子。

    除了她的名字和那份工作,好像其他的,他都一无所知。

    她的父母?

    她的爱好?

    好像也没问过。

    恋爱经历?

    嗯,他并不是很想知道。

    又过了十分钟。

    苏盏收了电话拉开落地窗走进来,徐嘉衍头也没转,看着电视,轻哼了一声。

    她刚洗完澡,头发也没吹干,还湿哒哒地挂在身后,身上穿的是他的宽大t恤,到腿根,没穿裤子,两条白嫩的小细腿儿在空荡的衣摆下晃啊晃。

    经过他面前的时候,徐嘉衍轻扫了一眼,不动声色别开,又轻哼一声。

    苏盏走到他身边,手搂上他的脖子,脑袋蹭在他肩膀上,一头的水全蹭在他衣服上,徐嘉衍把她手拉下来,不咸不淡道:“很湿,去吹头发。”

    她凑到他耳边,故意顿了顿,吹着气儿:“这就嫌弃了,刚刚那么湿,都没见你嫌/弃啊。”

    徐嘉衍瞥她一眼:“耍流氓?等会还想睡么你?”

    苏盏瘪嘴,不过还是乖乖地跑去吹干。

    二十分钟后,她又跑回来,冲他一笑:“吹完啦。”

    又伸手去抱他。

    被他挡开,苏盏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徐嘉衍捏着她的手腕,拿下巴指了指桌上的手机,“那谁啊。”

    “啊?”

    他不耐:“陆烨明。”

    苏盏笑,风轻云淡地说:“我以前的老板。”

    “以前干什么的?”

    “就在一家小破杂志社打打工,写写稿子什么的。”苏盏凑近,盯着他略微皱的眉头,笑:“又吃酱油了?”

    徐嘉衍松开她的手,环在胸前,人往沙发上一靠,没搭理她。

    电视上还在直播lo2的比赛,苏盏看了两眼就困了,实在提不起兴趣,人往他怀里一倒,头枕在他腿上,边打哈欠边说,“好困。”

    小姑娘乌黑的长发,柔润顺滑散在他腿上,小脸蛋白嫩,她的五官很小很精致,跟个瓷娃娃似的,徐嘉衍低头看了会儿,伸手帮她把遮在脸上的几根碎发给捋顺了,全捋到耳后去,一下一下,苏盏呼吸渐渐均匀起来。

    那时候徐嘉衍也无心看比赛了,低头认真看着枕着他的苏盏,手抚着小姑娘的头发,忽然蹦出一个想法,可能就她了吧。

    过往的二十六年里,从没有人能带给他这种感受过。

    一直认为,感情于他是一种很缥缈的东西,他从没爱过人,也没被人爱过。

    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游戏,比赛,兄弟。

    女人?

    他从没想过。

    第一次见她,在机场,小姑娘站在不远处看他,被他发现,抬头望过去的时候,也不慌张,大大方方瞧着他,那时候,他以为她是普通的粉丝,就把口罩拉上了。

    再相遇,在电梯口,小姑娘倚在墙上打着电话,整个人透着冷漠,唯独那双眼睛,又大又亮,看见他的时候,目光大胆又直接,瞧他的眼神里都闪着精光,可他居然并不讨厌。

    大明宣布被禁赛那阵,他心情糟糕到了极点,逮谁骂谁,回雅江的时候,发现她居然真跟个粉丝一样去接机,脸上还贴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站在公寓楼下被孟晨嘲笑却还不自知的蠢样,他意外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有点好了。

    两人在电梯里相遇,又忍不住拿吓她,却没想到那么倔强的她,居然一下就哭了。

    看着那双红彤彤的眼睛,居然觉得有点心疼,于是花了一晚上时间哄她。

    再后来,她追他,他拒绝。

    她锲而不舍地追。

    他再次拒绝。

    然后在沈星洲的公司再次遇见她,她冷漠的离开。

    他又心有不甘。

    之后发生的种种,好像就在一瞬间,这个人就忽然住进了你生命里,哪哪都有她,哪哪都能碰见,就连看到一个头发跟她一样长的女生都能想起她,甚至是一双鞋,一件衣服。

    她安静的时候那像那么回事儿,不吵不闹的,就在边上安安静静做自己事情,可你就是没办法忽视她,可能仅仅只是呼吸而已,也深深影响他。

    一开始他很排斥自己的这种情绪,总觉得好像不再是以前那个徐嘉衍了,这种无法自控的情绪真的很糟糕,所以,那天在车上她强吻他之后,却当做没事儿人一样,还让他帮她上药,其实他心里是有怒气的。

    凭什么就他一个人乱。

    于是,第二天就飞了芝加哥,他是刻意在躲她,拒绝了沈梦唯的生日宴。

    当知道宋柏言在追她的时候,虽然他不承认,但确实有点打翻了醋坛。

    他自己知道。

    当看她从宋柏言车上下来的时候,差点儿没把沈星洲给生吞活剥了。

    什么时候喜欢的?

    他真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在意的。

    而且很在意。

    今晚的发展,他其实觉得有点太快。

    但转念一想,那又何妨。

    反正横竖就是她了吧。

    ……

    过几日就cpl半决赛,徐嘉衍最近几天全留在基地训练,苏盏似乎事情也多,也挺懂事的没打扰他。

    基地。

    ted一伙人正在刷服务器的排位赛,大明孟晨pot一队,其余三人一队,剩下的电脑随机。

    大明:下路围剿啊卧槽。

    孟晨:推掉中路高地先,大明你撑一会儿。

    阿ken:我草你们太过分了!老大在干吗?

    egg往边上看一眼:卧槽,老大出去打电话了。

    阿ken:走,去砍老大,谁让他出去打电话了。

    话音刚落,徐嘉衍就边塞着手机边走回来了,脸色似乎不太好。

    egg:阿ken惨了。

    仙女请拿下你的头套:我打赌,老大秒杀。

    果然,下一秒,系统提示:pot超神。

    阿ken:卧槽,老大绝对不是人。

    大明哼笑:你还太嫩,没见过有一年全明星solo大赛,老大那叫一个霸气威武,帅气逼人,那一场solo大赛,解说都激动的磕巴了。

    打完一局。

    徐嘉衍又看手机,没回电话,短信也没人回。

    他发现这女人还真他妈懂事。

    大明发觉不对:老大一直看手机是怎么回事?

    孟晨冷哼,一脸你们一群傻/逼的表情。

    阿ken也楞:老大最近好奇怪。

    egg作为萌萌哒十五岁少年,一脸懵逼。

    一帮小孩都望着他,徐嘉衍仰在椅子里,视线冷淡地扫了一圈,皮笑肉不笑,“都很闲?看我干吗?”

    下一秒,全都迅速转回去,看向自己的电脑。

    最怕老大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了,指不定在心里琢磨什么事儿呢。

    ……

    徐嘉衍拎着车钥匙进公寓楼,苏盏刚好从后面跑过来,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脑袋往他面前一凑,“训练结束啦?”

    徐嘉衍垂眼瞥她一眼,淡淡的:“嗯。”

    两人走进电梯,徐嘉衍按下楼层,把手插/进兜里,也没看她,问了句:“你电话呢?”

    苏盏说:“在家里,早上出门忘带了。”

    “……”他还能说什么。

    在基地呆的那几个小时,就因为她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异常烦躁,脑子里已经过了n遍,回家要怎么教训她,这么一句话,火气啊,戾气啊全都没了,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怎么不把自己忘在家里?”

    苏盏笑。

    两人叫了外卖,在家里吃,徐嘉衍吃东西很安静很认真,苏盏吃两口自己碗里的就抬头看看他,像在欣赏一副完美的壁画一样,眼神攻势猛烈起来,徐嘉衍终于意识到了,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饮料喝了口,放下杯子,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看我能看饱?”

    苏盏这才低下头扒了两口,她吃的少,几口就扒完了,碗筷一放,“吃饱了。”

    徐嘉衍继续喝饮料,盯着她的碗看了会儿,“这么点?”

    “嗯。”

    他把饮料放下,坏笑地望着她:“你太瘦了。”

    “嗯?”苏盏不解。

    “摸起来没手感。”

    “……”

    苏盏咬牙,拾起筷子,又硬着头皮往嘴里塞了几口,徐嘉衍一边喝着饮料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夜里。

    徐嘉衍洗完澡直接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出来,他身材相当好,胸肌,腹肌,就连背部的肌肉都流畅的十分诱人。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苏盏先洗完,穿着一件吊带睡裙坐在床上。

    他坐在床边擦头发,苏盏盯着他裸/露的背肌,后背的脊柱弯着一道好看的弧度,有力又硬朗,苏盏不禁咽了咽嗓子,手脚并用地爬过去,从后背抱住他。徐嘉衍擦头发的手顿了顿,低头看了眼环在自己腰间的一截白臂。

    细软又光洁,白嫩的一个毛孔都看不见。

    他微微停了下,继续不动声色的擦着头发。

    苏盏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男人宽阔而硬朗的背部肌肉透着有力的线条,她轻轻蹭了蹭,连带着胸前那软软的两团。

    战火,一点即燃。

    昨晚的记忆还未退却,今天的空虚继续填补。

    苏盏下一秒就被人压在床上,徐嘉衍将她两只手高举过头顶,单手压住,从脖颈一路吻下去,另一只手撩起她的睡裙,一路掀上去,然后他坏笑着埋下头去。

    苏盏轻颤着身体,扭着腰,低声求饶。

    是谁说过,男人在这方面,无师自通?

    徐嘉衍这男人是他妈的天赋异禀吧?

    才第二次就把她弄得要死要活的,欲/仙/欲/死的,差点去了半条命,他非常有耐心的磨着她。

    如果他平时的脾气要是能有做这事儿的耐心,一定是个好好先生。

    可惜他没有。

    他仅剩的耐心也都耗在这件事儿上了。

    两人的呼吸都重了,也乱了,苏盏忘了昨晚那痛感,换上一阵酥麻感传遍她全身,她轻颤着求饶。

    ……

    沈梦唯敲门的时候,里头两人已经结束酣战。

    趁着徐嘉衍去洗澡的时候,她穿着件吊带睡裙,去阳台抽了支烟,就在那时候听见敲门声的,正在开门与不开门之间犹豫。

    最终,还是去开了。

    沈梦唯穿着件很可爱的羊角大衣和短裙,头上绑着很可爱的丸子头,牵着站在门口。

    她有着一副窈窕匀称的好身材,一双优美浑圆的修长*,就那么站在门口还真是娉婷玉立,少女味儿十足。

    门一拉开,

    “嘉衍哥!给你……”沈梦唯愣了下,脸上的笑也收住了,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苏盏。

    此刻她长发及腰,披在身后,身上一件黑色的名牌吊带睡裙,手上还夹着一支吸了半根的烟。那裙子还是去年新款的halle的睡裙,她都没舍得买。

    沈梦唯情绪收得很快,问她:“苏盏姐,我是敲错门了么?”

    苏盏露出一个温婉的笑:“没有。”

    两人心照不宣的笑笑:“那嘉衍哥在么?”

    苏盏点头,把她请进来,“他在洗澡,你先坐一会儿。”

    等沈梦唯在沙发上坐定,又非常客气地问了她一句:“需要帮你倒一杯水吗?”

    “不用了,谢谢你。”

    也许是终于回到家的缘故有点躁动,又或许是闻到了一丝异样,毕竟苏盏刚刚才跟他主人做完某种运动,身上还留有些许他的味道围着苏盏直打转,弄得她有点心慌意乱。

    苏盏躲到阳台上抽烟去了。

    沈梦唯盯着她背影瞧,发现这女人这么看真有味道,她皮肤好,细腻柔滑的,脸小,五官精致,身材又好,刚刚那身吊带裙衬的她腰细膀圆,胸前还能隐约看到一丝若隐若现。

    正面看她显得年龄小,背面看,身段倍儿好,充满韵味,特别是此刻夹着烟倚着栏杆吞云吐雾的时候。

    沈梦唯在打量苏盏,而苏盏又何尝不是在打量她。

    沈梦唯看上去天真单纯,确实不比一般的小姑娘,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相视一笑,带着未名的情绪,各自别开,苏盏低头掸了掸烟灰。

    直到徐嘉衍打开门腰间裹着浴巾走出来,大概他也没想到家里忽然多出一个外人来。

    沈梦唯看到他出来,更加大胆的猜测了两人的关系,又看到徐嘉衍的裸/着上半身,红着脸低低叫了声:“嘉衍哥。”

    徐嘉衍只淡淡的嗯了声,走进卧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的衣服裤子,“你怎么来了?”

    沈梦唯说:“我带出来散步,经过这里,我看想上来,我就带它上来看看你。”

    一看见徐嘉衍就整个人往上扑,一个劲儿的趴在他身上舔他大只,站起来刚好到徐嘉衍的腰腹过,他挠挠下巴,一边逗狗,一边漫不经心地对沈梦唯说:“这次半决赛比完,我把它带回来。”

    沈梦唯好奇地说:“你后面不是还有比赛么?有人养么?”

    徐嘉衍摸着的毛,“嗯,有了。”

    话毕,他又抬头看了眼落地窗外的苏盏,她整个人倚着栏杆,又点了一支烟抽,夜太黑,人影倒是看不清楚,指尖的星火从未灭过。

    沈梦唯故意没问两人的关系。

    她站起来,有些失魂落魄,“那我先走了。”

    徐嘉衍点头却怎么都不肯走,最后还是被徐嘉衍哄了两下,才失落地从他身上滑下来,跟着沈梦唯离开。

    临出门前,沈梦唯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笑了下,“对了,嘉衍哥,我有个毕业画展,能请你……和苏盏姐去么?”

    沈梦唯是国内第一美院的学生,从小她就对画儿感兴趣,加上家里条件不错,沈星洲又是个什么艺术细胞都没有的二愣子,家里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苗子,沈老爷子跟沈星洲就拼了命的把她往这方面培养,优秀的绘画班,后来又拜入有名画家的师门,成了最后一代关门弟子,后天条件确实优渥,所谓先天不足后天补么,这小姑娘画得倒是还像那么一回事。

    徐嘉衍说:“嗯,我问问她。”

    沈梦唯转身走了。

    转身的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