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38

    苏盏抽完了半包烟,徐嘉衍拎着件羽绒服从后面走过来,望着一地儿的烟头,懒懒的倚上落地窗边框,笑的吊儿郎当:“这是跟谁撒气呢?”

    她夹着烟,回头瞥他一眼,又转回去,不语。

    徐嘉衍嘲弄地弯了下嘴角,走过去,站到她身边,把羽绒服给她罩上,然后弯下腰,手前臂撑着栏杆,一脚踩上栏杆下边的小石阶,视线笔直落在正前方,“怎么了?”

    苏盏垂着眼,用下巴点了点楼下,示意他看过去,“在哭呢。”

    徐嘉衍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沈梦唯正抹着眼泪从楼里冲出来,一边哭一边往外走,隐约可以听见啜泣声。

    他眯了眯眼,把脚放下来,人站直,懒懒的转过身,用背顶着栏杆,手越过她,从一边的石柱台上取了支烟,含在嘴里,虚笼着手,拿起一边的打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重重吐出,瞥她一眼,“她要不哭,你得哭,我顾不了那么多。”

    苏盏最后吸了一口,把烟掐灭,“你一直都知道她喜欢你?”

    徐嘉衍摊手,“前一阵才知道。”

    他向来对这些事不敏感,因为粉丝太多,崇拜和喜欢混淆了概念,他一直都知道沈梦唯是崇拜他,但也没往别处想,毕竟还是兄弟的妹妹,别说他自己那关过不去,沈星洲那关更过不去,什么德行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那时候还没认识苏盏呢,也就一个多月以前吧,在基地训练的时候,沈梦唯来单独找过他,说寒假想让他陪她毕业旅行。

    他当时还没放在心上,以为是沈星洲组织的,站在小姑娘面前,一边喝咖啡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再说吧,看到时候有没有比赛。”

    沈梦唯眼睛一亮,照着他这话的意思,是没有比赛就陪她去咯,瞬间心情大好,娇羞的点点头,“没关系有比赛的话等你比完再说,我回去找找咱们俩去哪儿好。”

    他顿觉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对,咖啡也不喝了,就端在手里,目光笔直地盯着小姑娘看:“我们俩?”

    小姑娘点头,眼睛里闪着光,“对啊。”

    “等等。”徐嘉衍握着咖啡杯在空中点了点,“就我跟你?”

    沈梦唯低头羞赧一笑,“是啊,嘉衍哥,就我跟你。”

    他惊讶,“不是,为什么?”

    这哪有为什么啊,沈梦唯甜甜一笑,“嘉衍哥,这还能有什么为什么呀,我想跟你去呗。”

    观摩小姑娘的情绪,他忽然就有点明白了,徐嘉衍不动声色的喝着咖啡,正在想怎么拒绝,下一秒,沈梦唯试图挽上他的手,他眼疾手快,撇开,用尽可能委婉地口气说:“不行,我跟你哥商量好了,过阵要巡演。”

    “那就等你巡演完结束呗。”

    “不行,cpl决赛可能也在那阵,真没时间。”

    沈梦唯铁了心就是要跟他一起,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有办法,“没关系啊,反正明年七月才毕业,实在没时间就明年暑假吧,暑假你都退役了,总有时间了吧?”

    小姑娘的粘人劲儿他在那时候终于见识到了,只觉得一阵头疼,撑了撑额头,明显没了耐心,刚好那时候大明经过,徐嘉衍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地直接一把将他拎过来,“来,让大明哥陪你,我还有事儿。”

    大明十分听话,朝沈梦唯挤了挤笑脸,摆出一副随时待命的模样:“怎么了?小公主?”

    沈梦唯望着徐嘉衍离去的背影噘嘴蹬脚,还不解气似的又朝大明踹了一脚。

    大明一脸懵逼。

    这他妈算什么事儿?

    ……

    交代完,徐嘉衍背靠着栏杆,手边的烟刚好抽完,掐灭,握着苏盏的肩膀,把她拉过来,拎起披在她肩上的羽绒服,“穿上。”

    苏盏听话地转过去,背对着他,把一只手伸进袖子里,然后是另一边,刚穿好,人就被拉进怀里。

    徐嘉衍靠着栏杆,从后面抱着她,胸膛贴着她后背,双手圈住她的腰扣在自己怀里,下巴垫在她的脑袋上蹭了蹭,苏盏心里一软,顺势转过去,勾上他的脖子,仰着脸问:“刚刚聊什么了?”

    他垂眼,似笑非笑地睨着怀里的人,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非常享受这样的拷问,故意磨她,“没聊什么啊。”

    苏盏瞪眼,伸手去拎他耳朵,愤道:“这才几天,就想恢复单身了是不是?”

    她没留力道,是真拧,徐嘉衍吃疼,嘶--了声,把她手拿下来,挑着眉毛一本正经地教训她:“你也够狠啊。”

    苏盏哼一声。

    “人问我,有个毕业画展,你去不去?”

    苏盏平静地答:“去啊,为什么不去?”

    女人都有好奇心吧,当出现一个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对手时,其实两人都忍不住想要去探寻对方的底。

    沈梦唯对苏盏好奇,同样的,苏盏对她也好奇。

    ……

    几天之后是cpl半决赛的日子,苏盏跟着他们一起飞了美国,这是她第一次随队,有些好奇还有些激动,头晚上蹿下跳地收拾行李到半夜怎么也不肯睡,最后还是被徐嘉衍给硬拽着上了床,手脚并用将她压住,厉声道:“睡觉。”

    徐嘉衍接连几天都在熬夜训练,日夜颠倒,困得不行,眼睛都睁不开了。苏盏平躺在床上,强迫自己放空,将大脑的兴奋点降下去。

    几秒后,她睁眼。

    “徐嘉衍。”

    身边的男人已经被困意袭的迷迷糊糊,还是低低了应了声:“嗯?”将睡未睡,透着极其性感、慵懒的沙哑。

    她看着天花板,“我睡不着。”

    “……”他大概是睡着了?

    苏盏微微撇头,看他。

    许久,他模模糊糊地说:“数羊吧。”

    苏盏不想打扰他睡觉,于是乖乖闭上眼,在心里默默数了起来。

    其实这几天,他都在训练,日夜颠倒,一回来就睡觉,饭也顾不上吃,苏盏回来他基本都是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呼呼大睡,还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模样,苏盏也心疼他。

    十分钟后,苏盏猛然睁开眼,“颈椎贴没放进去!”

    徐嘉衍完全被她吓醒了,说实话真的很想发脾气,但是看看身边这人是苏盏,又青着脸色硬生生憋回去,她作势要起来,被他一下按回去,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和:“我不需要,先睡觉,嗯?”

    苏盏推了他一下,“不行,要去一个星期呢,我还是先备上,不然你到时候疼起来怎么办?”

    “……”

    他直接翻身压上去,撩起她的睡衣,低头去吻她,“那索性就别睡了,做点别的。”

    “哎哎哎--”苏盏扭着腰去试图把衣服扯下来,“先把东西放进去!”

    他熟门熟路地探进去,手直接握住胸前那软软的一团,狠狠揉了一下,在她脖子上轻咬了一口,“治不了你了还?”

    说完,直接去咬她的耳垂。

    苏盏仿佛被电击中,浑身过了趟电一般,一下就软了,乖乖地伸出手勾着脖子,凑上去,尽量把身体打开。

    徐嘉衍直接把她睡衣推上去,埋头进去,一边揉她一边亲她,苏盏浑身都酥/麻了,身体跟着轻轻颤起来。

    □□相当成功。

    苏盏哪儿还有力气闹腾啊,直接睡了过去。

    ……

    飞机是第二天一早的,因为昨晚的……,两人都睡晚了,徐嘉衍的身体闹钟一般到早上十点,苏盏六点半醒过一次,但是她实在太累,又给睡回去了,直到徐嘉衍的手机一直在响,徐嘉衍撑着身体坐起来,捞过床边的手机接起来,眼睛还闭着,声音是清晨独有的沙哑,“喂?”

    接电话的途中他又将身体往上挪了挪,靠着床头,支起一条腿,用手揉了揉脖子。

    大明一听这声音就是还没睡醒,瞬间炸毛:“老大啊!!!九点的飞机,你看现在几点了?!!”

    两人瞬间都醒了,徐嘉衍倏然睁眼,往墙上的壁钟看了眼,下一秒,苏盏已经从床上蹦下去,人冲进厕所洗漱去了。

    他说了句:“马上过来,你们先办手续。”随后就掀开被子下床,赤条条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从柜子里抽出几件衣服丢在床上,隔着门问苏盏:“你要多久?”

    女生出门貌似要好久。

    谁知道,苏盏已经洗漱完穿戴整齐地站在浴室门口,“我已经好了,你快点。”

    “……”

    两人赶到机场刚好八点零五分,粉丝已经把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徐嘉衍在负一层的时候接到大明的电话,“你们走贵宾通道,已经跟经理说好了,楼上粉丝太多,估计一时半会儿挤不过来。”

    徐嘉衍戴着口罩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苏盏跟在后面,贵宾通道的入口已经有工作人员在等,挂着牌的工作人员似乎也是他的脑残粉,笑着迎上来,“大神这边。”

    苏盏默默跟在后面,徐嘉衍脚步大,走两步回头看她一眼,“别跟丢了。”

    苏盏点头。

    临上飞机前,工作人员还冲他挥挥手给他鼓气儿:“大神,加油。”

    徐嘉衍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又回头找苏盏,大概是嫌她走的慢,顺手牵过她的手,进了机场。

    工作人员:???

    ……

    飞机降落旧金山,当地时间早上六点,比赛主办方有车来接,下榻的酒店换成了另外一家五星级酒店。

    一行人走出机场。

    徐嘉衍跟主办方负责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手里拖着两只行李箱,一只黑色一只粉色,美国也有粉丝接机,不过没中国那么疯狂。

    主办方负责人还在跟徐嘉衍聊着这次比赛的赛况,跟之后的全明星赛,正在询问徐嘉衍的意见。机场过道两旁有不少粉丝,看到前面几个脸生但是穿着ted队服的人,有些兴奋地喊:“ted诶!”

    然后下一秒,就看见扣着帽子,带着口罩的pot从寥寥的人群中风轻云淡地走过去,粉丝有些疯狂,尖叫。

    “大神!!!!!!”

    “pot我爱你!!!!!!!”

    “老公!!!!!!!!”

    仿佛被一人给了勇气,其余的粉丝蠢蠢欲动,也都纷纷扯开嗓子喊了出来:“老公!!!!!”

    走在最后的苏盏汗毛一紧,只见大神倒没什么反应,压低了帽子,拖着行李箱,直接从通道口走了出去。

    不过,

    粉丝们眼尖,很快就发现了猫腻。

    等等等--

    那只粉色的箱子是什么鬼?

    粉丝:????

    然后又走过一个娇小的身影,也戴着口罩,扣着羽绒服的帽子,跟大神一个打扮,从背后看,好像是缩小版的大神,但像个女生。

    粉丝:????什么情况?

    ……

    苏盏两手空空的走在最后,egg跟在她身边,到底还是小子后生,少年想跟她道歉来着,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搔脑袋,面露羞赧的跟在苏盏后面。

    有粉丝跟egg打招呼,“正太egg!”

    egg冲她们笑笑。

    粉丝低呼:“好萌啊!”

    “egg也太萌了吧?”

    有粉丝发现了苏盏,眼神在她身上打量,“跟在egg身边的那女生,是他女朋友吗?”

    “……egg才十五岁,不能吧?”

    “谁知道呢,egg那么萌,倒贴的女生也很多。”

    ……

    一行人从机场出来,上了车,回到酒店才松口气。

    在前台办理入住,大明一边擦汗一边说:“每次过机场比打比赛还紧张,那一双双眼睛盯的我……”

    孟晨踢他一脚,“又不是看你,你紧张个屁,看的都是老大好么?”

    一旁的徐嘉衍已经摘了口罩,外套脱下来拎在手上,对于孟晨的调侃不予理会,淡然地坐在行李箱上慢悠悠喝着刚买的咖啡,无声地看着一旁的苏盏。

    苏盏坐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看他,趁众人不注意地时候抛他一个媚眼,见有人瞧过来,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别开头。

    徐嘉衍泰然自若地仰头喝着咖啡,对于她的无聊之举,很轻地哼了声。

    手续办理完毕,几人领着房卡去等电梯,电梯不大,行李箱加这么几人就刚刚塞满了,连位置都勉强站下。

    苏盏跟徐嘉衍站最里面,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苏盏就去勾徐嘉衍的手,或者去掐他的腰,徐嘉衍警告的看她一眼,然后苏盏乖乖拉着他的手,不动了。

    大明看了一圈,问出了一进酒店就想问的疑惑,“主办方怎么忽然想到换酒店了?我记得以前不是这儿啊。”

    孟晨瞥他一眼,“这是老大要求的。”

    “啊?为什么?”

    苏盏也忍不住竖着耳朵听。

    孟晨说:“上次你们前大嫂冲到酒店来找老大,还冲到他房间去了,老大估计受不了了吧。”

    众人艳羡:老大这女人缘太好了吧?

    听到这话,苏盏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人,仰着头看他,眼神里有点探究的意思。

    徐嘉衍倒是没什么表情,下一秒,抬手冷不丁推了孟晨的脑袋一下,“说什么呢你?”

    ……

    众人都回房去倒时差了。

    徐嘉衍揉了揉苏盏的头发,“先去睡一会儿,吃午饭叫你。”

    虽说两人现在低调在一起了,但这队里都是男生有些都还未成年,为了不造成某些不良影响,也照顾女孩子的面子跟名声,还是单独给她定了一间。

    苏盏:“……”

    就这样?

    表示呢?解释呢?

    见她不说话,徐嘉衍忽然笑了笑,俯身,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边轻啄了一下,“满意了?”

    切……

    谁要你亲啊,她表示不屑。

    徐嘉衍将这个理解为并不是很满意,于是又低下头去,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了抬,重重含住她的唇,给了她一个更加深入的舌吻,苏盏舌根都被他吸痛了,呜咽了一声,手抵在他坚/硬的胸膛,试图推了下,可他跟个城墙一样,怎么都推不动。

    她急了,这是在外面啊--加上孟晨的话又有抵触心理,直接在他唇上反抗性的咬了一口,徐嘉衍吃疼地抹了下唇,松开她。

    情急之下,自己好像有点下了重手,看着他破掉的唇角,又立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徐嘉衍咬着下唇,用手抹了下,“你真够狠啊。”

    她愧疚:“我进去帮你上点药吧?”

    “你还带药了?”

    “对啊,颈椎贴也带了。”

    “……”

    一打开行李箱,满满当当半箱都是药。

    徐嘉衍蹲在那只粉色行李箱前,手肘撑着膝盖,每个盒子都拎起来看看,又丢回去,随后转头看向苏盏,谑道:“你干脆转行当医生好了?”

    苏盏也蹲下来,从一个四四方方的粉色盒子里拎出一瓶小药瓶,说:“我妈妈就是医生。”

    徐嘉衍弯了下嘴角。

    她把药瓶打开,又去包里找棉签,被徐嘉衍拉住,“行了,别找了。”

    “给你消下毒吧。”

    他看着她笑,那双眼睛笑起来扬起的弧度特别好看,苏盏有点怔,被他拽着手,愣愣盯着他瞧。

    徐嘉衍道:“你牙齿有毒吗?接个吻被咬了已经够丢人了,还上药,我还要不要去比赛了,别人问起我怎么说啊?被蚊子咬的?还是被女人咬的?”

    苏盏愧疚地低下头,过一会儿,又抬起来,“那我给你贴个颈椎贴吧?”

    徐嘉衍轻顶了下腮帮,盯住她的眼睛,失笑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病秧子?”

    “那倒不是,只是颈椎这个问题你真的要好好保护,不然以后很麻烦的,颈椎病治不好的。”

    “我以为这几天证明的够多了……”他笑得吊儿郎当。

    苏盏瞪他,“说什么呢!”她把药箱丢回去。

    然而,事实上,就算不上药,唇角破了那么大一个洞,是个人有双眼睛都不可能看不见啊,于是吃午饭的时候,所有队员都盯着徐嘉衍的嘴唇看。

    看到最后苏盏都觉得自己有点罪孽深重,忍不住想把脸埋碗里。

    还有人不怕死的问:“老大,你嘴巴破了。”

    徐嘉衍低头吃饭,头也没抬,淡淡地:“嗯。”

    “好像是被谁咬的。”

    大家都替他默哀,眼神不好,脑子还不好,这小孩怎么打比赛的,没看见老大现在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吗?

    徐嘉衍放下筷子,人往后一仰,皮笑肉不笑道:“要我详细给你解释一遍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吗?”

    “……不,不需要。”

    小孩忙低头去扒饭。

    ……

    cpl半决赛放在三天后,这几天他们在酒店什么也不做,就是打打牌,倒倒时差,等他们倒完时差也差不多开始了,入场券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售空了,这次比赛算是cpl荣耀回归的第一届,赛制变了,奖金也比以往优厚。

    微博首页几乎都在刷半决赛,电竞圈爆红,热门都是关于一些电竞选手的热搜,除了第一个是cpl的官方热搜,第二个就是pot,力压所有当红娱乐圈的小鲜肉。

    苏盏已经以各种姿势围观过pot的迷妹们了。

    还有前几天的接机视频都被不少迷妹在网上疯传,尽管只拍到pot的几个背影和侧影,迷妹们已经疯狂了。

    热门评论里都是一些。

    “我老公好帅!”

    苏盏:“……”

    “半决赛坐等男神吊打对方。”

    “摔倒了,要pot亲亲才能站起来呢--”

    苏盏:“……”

    还有一些画风不太对的。

    脑残粉1:“老公拿粉色行李箱诶,萌萌哒的少女心--”

    脑残粉2:“我赌那是大明的。”

    脑残粉3:“哎,不对,画面里那个小女生是谁?就是跟正太egg走一个那个!!”

    脑残粉2:“卧槽,不是大明的?有情况了?”

    路人1:“难道是egg女朋友?”

    脑残粉4:“大神帮egg女朋友拎行李箱?哦,也是,egg那么小也拎不动两只,我老公好暖。”

    名侦探柯南:“……也可能是大神女朋友。”

    脑残粉1:“楼上去死。”

    脑残粉2:“我上面的上面赶紧去死。”

    脑残粉5:“柯南,请你原地爆炸。”

    ……

    三天后,半决赛正式拉开帷幕。

    徐嘉衍不知道从哪儿给她弄了一块工作证,可以随意出入的那种,苏盏在赛区的vip区看比赛,由于大明被禁赛,只能跟她一起在旁观战。

    面前是偌大的体育中心,舞台上灯光绚丽,而她身后,座无虚席,人山人海,还有各种人形牌,荧光棒,仿佛置身一场大型的演唱会现场,现场人很多,有华侨和美国粉丝,还有特地从国内赶来看比赛的ted忠粉,除了女生更多的是男生,他们脸上都是光彩洋溢,还有那一脸的崇拜和期待。

    他们的嘴里在不断讲述同一个人,说着他曾经的辉煌和战绩,他们的眼神里染着热血,下一秒,却又觉得遗憾,也许以后再提起这个名字,就只能用他曾经来叙述。

    他曾经是电竞圈的神话呢--

    也是无数电竞粉的神呢--

    苏盏转回头,重新将目光投向舞台。

    仿佛被这周身的氛围渲染,

    直到--

    他缓缓从幕布后走上来。

    那高大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那一方舞台,还是刚刚在台下看到的样子,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变化。

    可那一刻,她连呼吸都忘了。

    你们见过星光吗?

    喏,那就是。

    那是他在赛场上的样子,苏盏知道,那才是人人景仰的pot。

    这是他的时代,他的战场。(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